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个性名为人间失格【文野】──花辻

时间:2020-12-02 14:30:49  作者:花辻

  

  文案:
  “不想失去的东西,总有一天还是会离你而去。人们渴求的一切存在价值的东西,从得到它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有失去的一天。”
  “不惜延长痛苦人生也要去追求的东西,一个都不存在。”
  
 
 
第01章 
  “把头抬起来,弔,”青年的声音平缓淡漠。
  他这句话应该没有带着什么感情才对,但硬生生让守卫在周边的几个人打了个寒颤。
  裹杂着尘土的夜风从城市边缘飘荡而来,漆黑的夜空中仅有两三点明灭不定的星星,深沉而浓密的黑暗从天际蔓延开来,笼罩大地。
  厚重的云层遮挡住圆月洒向大地的银辉,仅留下晦暗不明的残影。
  站在正中央的人穿着身长及脚踝的砂色风衣,边角在风中翻转。深棕色的发丝在风的作用下贴近脸颊,和白到有些不自然的皮肤映衬着。
  他和周围立着不动的那些人相比太过年轻,但即便如此也不会有任何人迟疑他是这群人的首领。
  ——毕竟只要注视着他的眼睛就能知道,那是只有长期身处黑暗的人才会拥有的眼神。
  “愚蠢,莽撞,被人利用而不自知。无论重来多少次也改变不了你失败的结局。”
  停顿了一下后,青年把缠着绷带的手从口袋里伸出来,迈步走到少年身边,俯下身轻声道:“我开始怀疑我的选择是否正确了。”
  轻飘飘地声音才刚响起就被周边愈加狂乱地风吹散,但听到这句话的人却如遭重击。
  “绝对没有错,”死柄木弔几乎是在他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就猛然抬起头、像是想要拼命抓住浮木的溺水者一般。
  “不会有下次了, ”死柄木弔附在地上的手死死地扣紧,用尽力气才说出这几个字,“太宰老师,我一定会——”
  从他的视角仅能看到面前人线条优美的脸以及那双不带感情的鸢色双眸。
  灰发少年直视着对方的眼睛,最后在周围死寂般的静默中一寸寸地把头低了下去。
  “我对你那些所谓的保证没有任何兴趣,”说完,太宰治转过身,仿佛看都不想看他一眼。
  “……”
  太宰治抬头看了眼阴云密布的天空:“治崎那边有消息了吗?”
  “暂时还没有。太宰先生,要再去联络吗?”意识到他已经结束了和死柄木弔的对话后,穿着黑西装的男人连忙上前。
  “不用,预料之中,”太宰治回头瞥了眼还个跪在地上没有动作的死柄木弔。
  灰发少年的身上带着数道锐器造成的伤口,虽然不深但造成的视觉冲击还是十分强烈的。
  殷红的血液在氧化之后转为更加深沉的黑色,甜腻而血腥的气味向外扩散。很难想象这样的伤口会造成多么强烈的痛苦。
  一般人受到这种伤势恐怕周围的人已经手忙脚乱地要把他送到医院,但围在这里的人只是背着手默默注视着他——在没有接到命令之前谁也不敢有任何动作。
  半晌,太宰治收回视线,声音一如之前的平淡:“伤得这么重——黑雾,带他回去。”
  说完,他径直朝城市更外围的方向走去。
  ※※※※※※※※※※※※※※※※※※※※
  设定什么的之后会全部讲出来,大家可以慢慢体会。
  目前可以公开的情报:
  1.森给宰的衣服他已经烧了。
  2.AFO已经差不多凉了,目前这个组织的老大是宰。
  原创轻小说求预收:
  《我爸是魔王》
  公元2019年,现实世界和魔界的境界线崩坏。
  数百年的和平结束,魔族虎视眈眈,企图一雪前耻重夺霸权。
  各国的异能力者们严阵以待,静候风暴来临。
  众人皆为即将到来的战争惶惶不安,但——
  段千秋:“但我就不一样了,魔王是我爹。”
 
 
第02章 
  血液从上伤口浸出,慢慢染红了米色的外套。
  “找不到的。”
  “你自己应该也很清楚,无论你是站在杀人的一边,还是救助他人的一边。都不会有超出你预料的事发生。”
  男人的声音平缓沉静,如果不是看着他,没人能想到这个人已经身受重伤。
  “能填补你内心孤独的东西,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你会永远彷徨于黑暗之中。”
  残阳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投映进来,洒在被鲜血浸湿的地板上。
  暖橙色的光芒像是催人沉眠的致幻剂一样,在空气中弥散。血液挥发在空气里,一切都令人目眩。
  一身黑衣的青年半跪在地上,握着友人的手。
  声音颤抖:“那……我该怎么做呢,织田作。”
  这可能是他生平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巨大恐慌。
  “如果待在哪边都一样的话,就去成为好人吧。那样子多少会好一点……”
  然后,在友人失去呼吸的那个瞬间,他听到了不该存在于世的、神明的声音。
  “你有想要实现的愿望吗?”
  他仰起头:“——有。”
  在那一天,青年向不知名的神明许了愿。
  而实现愿望的代价是去异世界“将某个人培养为黑暗的象征”。
  //
  这是间空无一人的教堂。
  由纯白色大理石雕刻而成的圣母玛利亚像被摆在正前,那后面是传教用的正殿。
  这是天主教徒们洗涤灵魂,向上帝倾诉一切的场所。
  庄严肃穆,神圣无比。
  亮白到近乎刺眼的白炽灯照在台后墙壁上方的彩绘玻璃上,反射出的光芒五彩斑斓。
  穿着砂色风衣的青年双手交叠坐在倒数第二排的座位上,什么也不做,只是闭着眼静静地在那里思考着什么东西。
  半晌,他终于站起身来,仰头最后看了眼微笑的圣母像后才轻叹了口气迈步走出教堂。
  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深夜,到现在这条路上剩下的就只有几盏孤零零的路灯还立在那里。
  夜风透出股凛然的寒意。
  太宰治踏出教堂,一步步顺着阶梯走下去。
  在走到倒数第一阶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前方。
  “哦呀,”他似乎并没有对来人的突然出现感到多么惊讶,只是接着迈步向前,走近那人。
  “这么快就来了吗?我还以为会晚一点。是太过在意那个人、还是感觉身为‘敌联盟’首领的我根本不足为惧呢?”
  太宰治注视着男人的脸,忽然笑着道:“不过那些都不重要就是了。”
  他俯下身,礼节无可挑剔:“那么,初次见面——‘和平的象征’,欧尔麦特。”
  ※※※※※※※※※※※※※※※※※※※※
  复活织田作的代价就是培养弔哥√
  文内可能有疑似单箭头的情况。
  织田作不是cp。
 
 
第03章 
  空气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这里是敌联盟所属的医院,虽然对外是家证件齐全的医疗机构,但背地里也负责着敌联盟成员的医治工作。
  身受重伤的死柄木弔目前正在这里接受治疗。
  因为首领的命令,黑雾一直都守在死柄木弔的病房里。
  这是常有的事。每次死柄木弔受伤需要人来看护时被派来的人总是黑雾。
  作为首领的太宰治似乎认为黑雾个性是传送、适合遇到突发情况时的转移,是最为恰当的人选。
  外加他跟在死柄木弔身边的时间很长,死柄木弔应该很希望他来看护。
  ——如果有机会黑雾一定会告诉自家boss,事情根本就不是他想的那样。
  死柄木弔最想要的看护人是谁,凡是敌联盟里的人都心知肚明。
  “……”
  时针的分针又一次指向零点的时候,躺在病床上的人终于睁开了眼睛。
  灰发少年睁开眼,往黑雾这边扫了一眼、发现除他之外并没有其他人在之后一言不发地支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
  黑雾连忙阻止他:“死柄木,还是先不要起身,你伤得很重,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太宰老师交给我的任务还没完成。”
  黑雾边帮他把手上的细针管拔掉边道:“那件事boss已经解决掉了。”
  这次的任务本来就是为了历练死柄木弔,所以并不是什么生死攸关的大事。
  死柄木弔失手之后太宰治派了几个人,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摆平了一切。
  死柄木弔看着黑雾,半晌才:“啊,我知道了。”
  说完这句话,他就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黑雾不敢说话。
  每当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死柄木弔的心情都非常不稳定。要是不小心说了什么触动他的话,指不定他又要发什么火。
  死柄木弔张开手,看着手心,似乎是透过它注视着什么东西:“我果然,无论怎么样都赶不上太宰老师。”
  “……”虽然很想安慰死柄木弔,但黑雾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让敌联盟这个组织在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发展到如今的规模,可以说太宰治本身就是为黑暗而生的也不为过。
  虽然个性并不是什么侧重战斗力的能力,但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要与之为敌。
  对敌联盟其他人来说拥有这样的首领自然再安心不过,但对死柄木弔这个被当做继承者培养的人来说,他的高度反而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险阻。
  黑雾这边还在担心死柄木弔的未来,坐在床上的重伤患终于又开口了。
  “我一直在想太宰老师为什么会选择我。”
  “那个时候,太宰老师告诉我,”死柄木弔像是在自言自语,“没有人会做不求回报的事。”
  黑雾微微一怔。
  那个时候是指前任首领,AFO失踪的时候吗?
  虽然表面上说是失踪,但敌联盟里早就有人猜测AFO其实已经被现任boss杀死了。
  谁也不清楚那天发生了什么,唯一知道的就是从那天之后死柄木弔就绝口不提AFO的事,一直跟在太宰治身边直到现在。
  现在看来里面似乎还有不为人知的隐情。
  “曾经我以为的、拯救我的人其实只是在利用我。”
  他略显沙哑的声音似乎不带任何起伏,但似乎又隐含着复杂而浓烈的情绪。
  “抛去那个让人反胃的身份我一无所有……但太宰老师最后还是选择了我,”死柄木弔最后那个问句声音一反常态的轻柔,赭色的眸子里带着疯狂的意味。
  “明明我没有任何价值,但他还是选了我,”灰发少年露出一个病态的笑,声音沙哑,“那么对老师来说我一定……”
  他看着黑雾,眸子里一片深色:“所以我必须要回应老师的期待。”
  ——我要让他的眼睛一直注视着我。
  ※※※※※※※※※※※※※※※※※※※※
  卖萌打滚求评论XD
 
 
第04章 
  一年后。
  雄英高中英雄科,A班教室。
  和平的象征欧尔麦特会亲自教授英雄基础课的消息让A班的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
  这是个八成人口都拥有超能力的超人社会,而站在顶点的人即是欧尔麦特。
  自幼立志要成为英雄的孩子们对这位英雄本来就十分憧憬,现在有了被亲自教导的机会当然是激动不已。
  轰焦冻坐在座位上,面前是一本摊开的英语书。
  发色半红半白的少年盯着站在讲台上的男人,又默默收回了视线。
  因为没能在昨天那场入学测试里拿到第一的缘故,他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他一边听着欧尔麦特对下午课程的介绍,一边看了眼坐在左边的八百万百。
  ——下次一定要得第一。
  欧尔麦特对课程的介绍相当简洁,只花了几分钟就说完了重点,然后让班里的人全都去训练场集合。
  //
  换好战斗服以后,轰焦冻跟在大部队的后面迈入了训练场,然后沉默着听欧尔麦特介绍规则。
  大概是平时看上去太过冷淡,再加上保送入学这个身份,周围的人虽然三三两两有低声交谈,但却没有任何人来和他对话。
  ——当然了,他本身也完全不在意这些就是了。
  反正这些东西对他也没有影响。
  被叫到名字之后轰焦冻上前抽了签,决定好分组以后就和暂时不参战的人一起跟在欧尔麦特的后面去了监控室。
  显示画面上,绿谷出久和丽日御茶子正小心翼翼地迈入大楼。
  这次的演习是学生两人一组分饰敌人英雄,而后由英雄一方去进行对核武器的抢夺。
  第一组是爆豪胜己和饭田天哉对绿谷出久和丽日御茶子。
  轰焦冻微微抬起头。
  据他所知爆豪胜己的个性是爆炸,从昨天测试的结果看各项身体素质也都是顶尖的。
  饭田天哉的个性在战斗上的使用也很广泛。
  反观英雄一方——绿谷初久的个性似乎很强但使用之后反而会伤到自己。
  丽日御茶子的个性在战斗上不算强势。
  胜负似乎已经注定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爆豪和饭田同学的胜算似乎比较大,”陌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轰焦冻猛地转过身。
  穿着砂色风衣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那里,见他看过来,不在意地笑了笑,而后接着道:“但是我觉得有绿谷同学在,意外发生的几率会很高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