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斑斓【完结+番外】──泠萸

时间:2020-12-02 01:23:00  作者:泠萸

 

 
  文案:
  穿过灰白荒漠,走进风雪下的街头,圣诞夜的钟声响起时,伸出手,拥抱你,我的斑斓世界。
  没养成就吃了番外篇,平行世界,ABO。
  猫耳软萌受,强势攻,现实里的童话故事,不合胃口请弃。
 
 
第1章 
  杜公馆是一座上世纪建造的白色洋房,时间冲刷掉了它的皓丽,曾经华贵精美的家具摆设变得陈旧,曾经油润的橡木地板变得暗沉斑驳,高悬的水晶灯也蒙上一层昏黄,房子里的一切都那么沧桑颓朽,就连在这里工作的管家和厨娘都不再年轻了。
  厨娘一边准备烤火鸡的香料和配菜,一边自言自语的念叨:“火鸡的口感太老了,吃起来像在嚼木头,先生喜欢软嫩的鱼肉。”
  在厨房里帮手的管家附和道:“是太老了,再过几个圣诞节我们怕是咬不动了。”
  厨娘本就不高的兴致又低了几分,但毕竟是一年一度的节日,该准备的还是要准备的。
  今天是平安夜,忙于冬训的先生没有回家,不必费心准备晚餐。厨娘把火鸡腌制上,随便弄了些吃的,与管家吃过晚饭便各自回房休息了。
  夜里下起了雪,卷携着雪片的风吹落了门上的圣诞花环,像是连这一点鲜活的色彩都不愿留给这座老旧的房子一般。
  工作是唯一可以打发时间的消遣,管家和厨娘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的事,不知不觉天便黑下来了。
  壁炉里的松木烧的噼啪作响,披挂着彩灯的圣诞树在清寂的圣诞夜里熹微闪烁。
  厨娘将烤好的火鸡端上餐桌,把配餐酒醒上,又重新整理了一遍刀叉和餐巾,再也无事可做。只能和一变天便腿脚麻痛的管家围坐在壁炉边烤火,等候不知会不会回家过节的先生。
  古旧的座钟不疾不徐的敲过七声,卧在地毯上打盹的狗忽然弹了弹耳朵,随即睁开眼睛,透过茂密卷曲的毛发望向大门,像是有些迷惑的歪头“唔”了一声。
  管家和厨娘对视了一眼,在彼此脸上看到了意外和不甚确定。管家随即揭开腿上的毛毯,撑着膝盖站了起来,跟在先一步起身的大狗后面,缓步走向玄关。
  冒雪而来的军用车已经停在了宅院外,勤务兵先行下车,拉开了后排的车门。
  高大的alpha军官迈下车子,随后从车厢里抱出一个蓬头垢面的少年。乱糟糟的长发掩住了少年的面容,瘦小的身体被alpha的大衣包裹着,只在仰头伸手的瞬间露出了小巧的喉结和一只尖耳朵。
  无所事事的管家和厨娘因为这个意外“造访”的少年忙碌了起来,管家先去浴室放了热水,又上楼去找干净的衣服和药箱。厨娘则重新系上围裙,去了厨房烤面包,煮热汤,油腻的圣诞餐可不适合这位不知饿了多久的小客人。煮汤的间隙,厨娘又担心小客人饿的紧,便先端出来一杯热牛奶给他垫肚子。
  少年虽然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好像一只脏兮兮的小猫,但家教很好,他两手接过牛奶,礼貌的向厨娘道谢。
  刚才忙着进厨房准备吃食,没顾得细看,厨娘这时才发现先生带回来的少年居然是个omega——因为出身富庶的omega母亲任性刁蛮并且极不负责任,以至于对omega和婚姻都心存抵触的先生,居然带回来一个omega,还是亲自抱进家门的,这太令人不可思议了!
  厨娘老花的眼睛几乎瞪圆了,她看着裹在先生大衣里小口喝热牛奶的少年,简直比看到窗外飞进来一只迷路的小精灵还要惊讶。
  勤务兵还在车上等候,把人带回来的杜君浩换了一件大衣,便又匆匆离开了,将这个路上捡到的小omega留给了管家和厨娘照顾。
  少年自然不是什么迷路的精灵,他说他叫路希,双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碍于妻子被迫收养他的姑丈一直嫌弃他不详,后来借着一个意外事故消了他的户籍,他便辗转流落到了这里。因为年纪太小,又没有任何证明身份的证件,只能靠沿街吹口琴为生。
  无论是战乱年代还是和平年代,各方面才能天生优异于B、O人群的alpha都占据着主导权,而生活在社会底层的omega是极为弱势被动的群体,人权于他们而言就是个笑话。
  路希很快便被拐卖omega的人口贩子盯上,那是一个小型团伙,拐骗不成干脆强虏。路希在逃跑时摔伤了腿,若非遇到杜君浩,现在怕是已经被卖到黑市了。
  厨娘心肠软,一边哀其不幸,一边变着花样做吃食,把身世遭遇都很不幸的omega少年当做亟需关怀的小弃猫对待。
  路希性格温软,人生得也漂亮,一笑亮汪汪的眼睛便会弯成两轮半月,睫毛浓密的像两片黑羽毛。他的家教也很好,是个礼貌懂事的孩子。虽然腿上有伤,行动不方便,他还是会帮忙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尽量不给人添麻烦。
  这样的孩子是很容易被接纳的,上了年纪的管家和厨娘又盼望家里添些鲜活的事物,新买回来一盆花草都会精心照顾,没理由排斥这位远比花草鲜活的小客人。
  管家也不讨厌路希,但要比厨娘谨慎许多,见她对路希毫不设防,便在私下里叮嘱她,路希的来历有待证实,即便是先生带回来的,也要防备些。万一这个漂亮的omega少年是敌国派来的间谍,落难与被救都是精心布下的局,先生的日行一善便成引狼入室了。
  厨娘虽然心肠慈软,但也明白孰轻孰重,经管家提醒后,说话做事都加了提防,不敢再对路希提及任何有关于先生的事。
  Omega心思细腻,再加上寄人篱下,懂得察言观色,本就不多言不多语的路希便越发安静规矩了。
  脾气古怪不容易被讨好的花卷儿冷眼旁观,它倒要看看,这只和它一样被主人抱回来的小屁孩能留多久。
  路希会看人脸色,却不会看狗脸色,闲来无事便想给这条一身脏辫酷似拖把成精的大狗梳梳毛,不料才拿起壁炉上的鬃刷便被“唔”了。
  卧在壁炉边打盹的花卷儿倏地跳了起来,以一个敌意明显的姿态威吓路希:谁准你动我东西的?给我放回去!
  路希吓了一跳,跟着便听厨娘扬声提醒:“不要动它的东西,它脾气很坏的,当心它踩你。”
  路希连忙将鬃刷放了回去,一边跛着脚后退一边说:“我只是想给你梳梳毛,你不喜欢就不梳了,不要生气,梳子给你放回去了。”
  花卷儿仰头看了眼放回原位的鬃刷,这才收起预备攻击的姿势。
  路希松了口气,跛着脚去了厨房,见厨娘戴着老花眼镜在挑豆子,便主动接下了这个考验眼力的工作,一边干活一边好奇的问厨娘:“它生气会踩人吗?为什么不是咬?”
  “先生因为它咬伤人打过它一次,从那以后它就不敢咬人了,实在气不过就把人扑倒用力跺,像犀牛灭火那样,拖都拖不开。”
  “……原来是这样踩啊。”路希庆幸自己没有真得把它惹火,他尚在发育的骨骼可经不起大拖把精的犀牛灭火式踩踏,说不定会骨折的。
 
 
第2章 
  每一年为期六周的冬训都会与圣诞节撞车,以至于军中没有圣诞,只有训练之后一顿相较丰盛的晚餐和冬训结束后给本教徒军官的一天调休。这已经是军队对他们的信仰最大程度的尊重了,毕竟战争爆发起来是不会刻意避开耶诞日的。
  杜君浩会在圣诞这天外出,也不是为了回家过节。在他的原定行程里,这一天是没有外出安排的,他会出现在回家的必经之路上,其实是赶去参加一个临时会议。由此看来,他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救下被人口贩子追赶的路希属于偶然。
  不过慎重与警觉是身居要职的军人必备的素质,所以路希的资料很快就送到了杜君浩的办公桌上,然后他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
  路希,确有其人,他也的确出生在那座偏远的海滨小城。母亲在生下他之后就过世了,父亲在他六岁那年出海遇难,再也没有回来。他被姑母一家收养,寄人篱下,动辄得咎,被姑丈嫌弃的称之为不祥之人,被顽劣的表哥任性的表姐欺负,这些都没错。
  但是,这个可怜的仿佛翻版辛德瑞拉的路希是个25岁的beta,而且他已经在两个月前遇袭身亡了。
  袭击他的人是一位富商的外甥,患有二级精神疾病,不具有刑事责任能力。事后那位蓝姓富商给了所谓的受害者家属一大笔赔偿金,同时贿赂了当地的警察和法医,一起伤害致死案就此了结。警方提供的结案报告滴水不露,用副官的话说:毫无瑕疵,完美。
  杜君浩没有理会如是评价结案报告的副官,深邃锐利的眼睛沉敛着,似在寻思什么。
  白鹭放下和调查资料一同送来的照片,用调侃兄弟而非对待长官的口吻,笑着说:“这是你收到过的最特别的圣诞礼物了吧?要不要拆开看看再送给国安局?”
  杜君浩抬眸看他,面上既无被兄弟或者属下调侃的不快,也没有被好心救下的小omega欺骗的恼怒,那张轮廓立体而俊朗的脸波澜不兴,看起来和往常和一样不近人情。
  白鹭自觉无趣,收起玩世不恭的笑容,道:“好吧,从军……啊不,应该说,活了这么多年,我还从没见过这么马虎的间谍,伪造身份都能出这么大纰漏。不开玩笑,如果你问我,他是特情人员和他是一个因为仰慕你所以设局接近你的小fans,哪个可能性更大,我只能回答你……”
  杜君浩没有听完他的“高见”便按下了内线,通知勤务兵备车,晚上送他回家。
  听他这意思是准备自己过过堂再把人交给国安局,白鹭也就不再废话了。
  没有等到杜君浩回去,家里就出了事,但和身份存疑的小omega并无关系。是身体一向不错的厨娘在准备晚餐时忽然晕倒了,管家担心她是突发心脑方面的疾病,不敢冒然搬动,便打了急救电话。救护车却迟迟不到,管家唯恐延误抢救,便联系了杜君浩。
  挂了电话不过几分钟,就来了两个年轻人帮忙送医。虽然他们穿的是便服,但从身姿步伐可以看出,这两个年轻人都是军人。
  管家没有多问,只对路希交代了一声便随车去了医院。他不必费心照看来历不明的小客人了,先生虑事行事远比他要周全,可能早在圣诞节那天就派了人过来,家中来历不明的客人一直有人暗中“照看”。
  因为送医及时,突发心脏病的厨娘逃过了一劫。晚些时候,杜君浩从医院出来,独自驱车回家,勤务兵被他留在了医院。厨娘还没有完全度过危险期,管家又上了年纪,没有年轻人陪护不成。
  杜君浩放好车,穿过庭院,按响了门铃,耳听一轻一重的脚步声从门里传来,终于到了玄关。门从里面打开,松木烘烤的热气扑在脸上,其中夹杂着一缕茉莉花香——那是小omega尚在发育的腺体流逸出的信息素,浅淡而甜软,和它的主人给人的感觉一样。
  穿着白色毛衣和软毛拖鞋的小omega站在暖融融的光亮里,一只尖耳朵被月光般的长发遮住了,因为忧心厨娘而微微蹙着的眉眼在映入杜君浩的身影后,弯成了两轮半月:“先生,您回来了。”
  杜君浩没想到这孩子看见自己会是如此表情,像是开心,又似乎是安心,微顿了下才应声:“嗯。”
  那短暂的停顿给路希的感觉是,他在打量和思索,这个人可能已经忘了自己在圣诞夜捡了个人回来,又或者他还记得,但没有想到这个人还赖在他家。
  路希讪讪地让到一边,等杜君浩穿过玄关才跛着脚跟进去。他小心的收敛着声息,眉目间的笑意也一并隐去了,就像一只忽然意识到自己不受欢迎害怕被赶出去的小猫。
  杜君浩瞥了眼难得没有窝在壁炉边烤火的花卷儿,小omega赶忙跛着脚走过去,把随手放在沙发上的毛毯拿起来,快速的折成几折抱在怀里,想走开又觉得不妥似的。
  “婆婆下午忽然晕倒了,管家爷爷陪她去了医院。”路希犹豫着请缨,“先生还没有吃晚饭吧?如果您不介意的我厨艺,就先简单吃一点吧。我煮了蘑菇汤,厨房里还有面包,烤一下就可以吃。”
  杜君浩可以看出他的小心翼翼,却不明白开门时看到自己还很高兴的小omega怎么忽然胆怯了起来。难道因为他年纪小,信息素感知能力不如成年omega敏锐,以至于现在才发现,他面对的人被人们称为alpha里的霸王龙?
  胆子这么小,还真不适合做特情工作。但如果他的柔弱胆怯都是伪装,那就另当别论了。
  杜君浩转开视线,摘到手上的黑色羊皮手套,摸了摸沙发上只抬起脑袋表示迎接的花卷儿,道:“我先上楼洗个澡,好了叫我。”
  路希拘谨的应是,等到alpha高大的身影感消失在楼梯间,他才稍稍放松一点。
  杜君浩猜测的没错,被救下那天光顾着腿疼和害怕,无暇关注其它,信息素感知能力也确实不够敏锐的路希,真的刚刚才发现,救下他的人是一位被称之为霸王龙的顶级alpha。
  这种级别的alpha,仅仅停留在你的感知范围内,不去刻意施压,从血统和基因里弥散出来的威慑力也会形成一种无形的震慑。
  花卷儿懒懒的趴回沙发上,透过茂密卷曲的毛发看着路希,从路希的角度看就像在翻他白眼一样。
  “……你怎么总是一副看不起我的样子?”路希说着不由笑了,“不过我也确实没什么值得高看的地方,恰巧你又擅长狗眼看人低。”
  花卷儿眯起眼睛“唔”他,好像听懂了狗眼看人低不是正面评价似的。
  路希立即乖了,好声问它:“要不要吃鲑鱼?”
  这句花卷儿大人听懂了,和食物有关,尤其是问它要不要吃某种食物的时候,它可以瞬间领悟对方的意思。
  懂了就要表态,花卷儿大人抬起搁在沙发上的大脑袋,切成狮身人面像的姿势,矜持的“唔”了一声:可以。
 
 
第3章 
  除去烤面包和蘑菇汤之外,路希临时加了一道烤鲑鱼。新鲜的鲑鱼肉抹上一层橄榄油,撒上盐和黑胡椒,中火烤制20分钟,翻面再烤10分钟,装盘淋上柠檬汁。很家常的做法,也不知合不合杜君浩口味,反正他都吃光了。
  路希窸窸窣窣的洗完盘子,泡了一杯茶给似乎还不准备去休息的杜君浩,再也无事可做,和仅仅坐在那里喝茶看晚报存在感也很重的alpha待在一起又很拘谨,呼吸都不敢太放任。
  他那副噤如寒蝉的模样又成功的赚来几个白眼,很显然,才吃了他煮的鱼肉的花卷儿大人,只接受美食与讨好,不接受吃人嘴软。不过花卷儿大人毛发茂盛,厚重卷曲的狗毛挡住了它轻蔑的视线,路希的注意力也不在它身上,所以这一腔发自狼心狗肺的轻蔑悉数石沉大海,路希完全没有接收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