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养的龙幼崽过于值钱【完结】──木成天

时间:2020-12-01 17:55:18  作者:木成天

   =================

  鸣海,一个一毛不拔之人。
  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力所能及的忙都会帮你。
  但是想要从他手中拿走哪怕一毛钱……你就是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都会面不改色
  告诉你:要命有,要钱?没门!
  心理测试,这个男人百分之两百不会被中奖短信欺骗。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得到了一颗蛋。
  人家告诉他,这是一只吞金兽的蛋,只要用钱供养,以后说不定可以得到更多的财产。
  他闻言,转手就将蛋挂在了二手平台上。
  开玩笑,想要让我花钱,不可能!
  然后,穿着忍者服的男人,穿着古时衣服的女人,甚至拿着剑的兔子……无数奇奇怪怪的自称勇者的人要一分钱不花从他手里抢走蛋。
  为蛋投入过一块钱的鸣海:不花钱?做梦!
  收服坏人的同时,蛋也孵化了。
  是个脑袋圆圆胳膊肉肉眼睛大大,额头上还有小角的小屁孩。
  小屁孩只会嗷呜嗷呜叫,还什么都要吃最贵的。
  勇者们:这么费钱,你该将他扔了吧。
  鸣海:来,这是从澳洲空运来的大龙虾,这是每年限量的神户牛肉,这是金箔……
  勇者们:这个男人怎么肥四?
  鸣海一脸理所当然:这么可爱的龙崽子,当然要用最好的食物养着。
  内心:龙应该是越大越值钱吧。
  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点进作者专栏收藏一下,爱你。
  内容标签: 励志人生 甜文 爽文 异想天开
  搜索关键字:主角:鸣海,龙珏 ┃ 配角:各色人等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赚钱养龙,养龙赚钱
  立意:没有人是完美的,但一定有人是拼了命努力的
  ==================
 
 
第1章 我下蛋了
  一望无际的碧蓝色天空下,两名穿着西装的大汉正跪在草地上抱头痛哭。
  瘦点的大汉一边抹着豆大泪珠,一边说:“枉我神龙一族作为仅存的神之血脉,竟然被那些勇士逼到这种地步。”
  胖点的大汉哭得都抽搐了,说话便不自控地结巴:“都……都……都怪那些该……该死的作者瞎写什么恶……恶龙与公主,龙与宝藏的故事,害的那……那些娶不到老婆和没有钱的勇士全都来找龙族麻烦。”
  瘦大汉说:“这一次将王送到人间,只希望他能好好长大,假以时日带领我们龙族重回巅峰。”
  胖大汉用力吸了下鼻涕,说话顺畅了许多:“放……放心吧,那个人可是我千辛万苦挑选出来的,他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会守财的人,有他在,没人伤得了王。”
  瘦大汉说:“开始吧,不然那些人又要追上来了。”
  话音落下,两人便如闪电般拉开距离,对立而站。
  一阵清风吹来,满地小草被吹得晃动,两人的西服也随风猎猎作响。
  两人对视一眼,像是确定了什么,接着向对方伸出手去。
  铮的一声,像谁凭空拨动了一下琴弦,接着,两根金色的光线游龙一般从两人的手心飞出,在空中相遇。
  两根线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牵引在,在空中交织,穿梭,渐渐,竟然编织出一个篮球般大小的金色圆蛋。
  望着圆蛋,胖大汉眼中闪现出一丝不舍。
  瘦大汉看到他的表情,说:“别伤感了,过不了多久就会再见面的。”
  胖大汉用力点点头,然后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接着向着空中一弹,一颗晶莹的红色血珠飞了出去。
  瘦大汉如法炮制。
  两颗血珠在那颗金色的蛋下相遇,接着红光一闪,幻化成了一个黑白分明的八卦图。
  八卦图的边缘散发着淡淡的红光,金色的蛋宛如受到吸引,开始向着八卦图慢慢飞去,与此同时,八卦图的两个原点上出现了倒计时的图案:15,14……
  然而,就在此时,一阵气动山河的呼喊声从不远处的传来。
  胖瘦两大汉迅速看向声音的地方,就见一群拿着刀或□□的少年骑着摩托车往这边冲了过来。
  “他们追上来了!”瘦大汉说着,突然跃至空中。
  只见他手中变化莫测,接着眼睛忽地一瞪,怒吼一声:“火遁,火球之术!”
  眼看着一个火球飞过去打飞了好几个勇士,胖大汉冲着天空叫到:“火系法术就火系法术,你瞎取什么名字!”
  瘦大汉在空中不好意思地绕了绕脑袋,说:“哎呀,这不是这样帅吗!”
  说话间,好几个勇士们已经来到面前。
  眼看着传输时间只剩下3秒钟,胖大汉突然跪在地上冲着天空作揖,一边怒吼道:“天雷降世,严惩恶人!”
  话音刚落,就看到黑云如浪潮般从天际滚来,一下子遮住了原本的蓝色天空。
  无数蛛网似的闪电在黑云中走动,须臾,轰隆一声巨响,刺目的白色闪电降世,将那些狂奔的勇士们打了个措手不及。
  瘦大叔显然也被这阵仗吓到了。
  他忍不住回头看向自己的同伴,接着下巴直接砸在了地上!
  他抓狂道:“这是什么鬼,为什么你连装扮都变了!”
  地上,原本的胖大叔一身西装变成了一身裹身绣袍,头发贴着头皮梳起来,肥硕的耳朵上各自带了两个耳坠,脸上还带着羞耻的腮红。
  他冲着瘦大叔甩了下手帕,一脸娇羞道:“这一招叫天雷降世,又名魏因落的惩罚!”
  瘦大汉闻言,直接从天空摔到地上。
  他叫到:“少看点宫斗剧啊喂!”
  话音刚落,空间忽地响起叮一声脆响。
  两人不约看向蛋的地方,恰好看到一名勇士举刀向着蛋砍去。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阵白雾旋转着从蛋上飞出来。
  那勇士一惊,来不及闪躲,直接被白雾打飞,化成一颗闪亮的十字形星消失在空中。
  白雾如刀般飞射开来,金蛋下面的地面轰隆一声坍塌下去,绿色的草被割得飞了满天,周围的人跟球似的在地上乱滚。
  过了好一阵,白雾终于消散,大风也随之消失,原本绿色的草地此时一片疮痍。
  瘦大汉从地上抬起满是泥灰的头,看向蛋的地方。那边只剩下空空如也的一个大坑。
  他不由惊喜道:“成功了!”
  胖大汉往地上淬了口碎草,开心地嘿了一声,然后站起来,说:“接下来,该我们打个痛快了!”
  言闭,两个人便蹬起地上飞泥,向着那些被大风吹晕乎了的勇士奔去。
  ……
  “钱钱钱,好多钱……”奇怪的铃声吵醒了床上纤瘦修长的少年。
  他不耐烦地抄起枕头下的手机,接起电话,放在耳边喂了一声。
  眼睛从始至终都是闭着的。
  他开口的一瞬间,电话那边就传来野兽般的咆哮声:“鸣海,真有你的哈,我说租房子找你借点钱,你不借就不借,给我转这红包是什么意思?”
  声音大得像是有人直接穿过听筒一拳打在了耳朵上,鸣海瞬间清醒。
  他坐起来,用手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然后冲着电话那边道:“我微信就这五毛。”
  作为鸣海的好朋友,王成宇是明白自己这个好朋友有多一毛不拔的,但不到黄河不死心,他总觉得他们之间多年的感情是可以战胜一切的。
  然而事实是,确实,他们之间算不上一毛不拔,对方给他转了五毛!
  可是……想到这五毛,他更来气:“你告诉我现在五毛能买个什么?如果我没记错,这五毛还是我上次在群里发红包时你抢的吧。”
  鸣海用手抹了抹那张异于常人的漂亮脸蛋,毫不害臊地说:“额,是的。”
  电话那边:“我……枉我们从小玩到大,你说说,以前人家欺负你,哪一次不是我给你出头,你连点钱都不肯借给我!”
  鸣海语气淡淡:“话说反了,是别人欺负你,我帮你的忙。我不是说了,你要是没地方住可以住我爷爷家。”
  电话那边气笑了:“你爷爷家就在我家隔壁啊,那我还搬出来做什么!”
  鸣海将手机拿开,揉了揉有些发麻的耳朵,一边冲着手机说:“你差不多行了,都大学毕业了还玩离家出走,也不害臊。”
  电话隔了老远都能听到对面愤怒的声音:“你懂什么叫害臊吗?我都大学毕业了每次家里有人来我妈还让我背唐诗三百首!”
  说着,竟呜呜哭了起来。
  鸣海本来想着安慰对方一番,却发现被自己踢在一边的被子鼓鼓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下面。
  他顺手顺手扒拉开被子,接着愣住了。
  面前,是一颗大概篮球般大小的金色球体。
  他有些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睛,确认了面前这玩意似乎……是颗蛋!
  他低头迅速检查了一番自己的身体,还好,是完整的。
  打断电话那边还在絮絮叨叨的声音,他用一副宛如中了邪地语气道:“我下了一颗蛋!”
  嘎!
  电话那边的声音戛然而止。片刻,王成宇语气凉凉地说:“铁公鸡还会下蛋,您还真幽默!”
  说完,啪一下挂了电话。
  鸣海此时没有心情管王成宇的情绪,他盯着面前的蛋,本来还有些模糊的意识此时也完全清醒了。
  这是一颗十分圆润的蛋,还散发着淡淡的金光,大概是光的作用,看起来软软的,绵绵的,像一团圆圆的棉花糖。
  鸣海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那蛋一下。
  蛋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动作,竟然左右摇了摇,看起来实在是……太值钱了!
  宛如什么稀世珍宝。
  鸣海立刻捡起一边的手机,开始咔嚓咔嚓对着蛋一顿拍摄。
  拍完照片,他打开手机上的二手转卖平台,将蛋传了上去,并配文:一颗会动会发光的蛋,吃了可以延年益寿,摆在家里可以镇宅兴室,价格私议。
  刚上传完毕,手机又响起来:“钱钱钱……”
  望了眼来电显示,是他爷爷打来的。
  鸣海爷爷年纪大了,刚学会使用智能手机,隔三差五就跟相依为命的孙子打个电话。
  鸣海接起电话,那边传来爷爷沧桑的声音:“鸣海啊,你工作找得怎么样了?”
  作为刚毕业的大学生,因为恰巧碰上新冠疫情,工作难找,鸣海正在为工作烦恼。
  但他还是对着电话道:“有几家意向不错的。”
  声音比跟王成宇聊天时的淡然多了丝温和。
  爷爷道:“行了,别骗爷爷了。听你这语气,估计早餐都还没吃吧。是不是还窝在学校宿舍没搬出去呢?”
  鸣海:“……”
  爷爷说:“鸣海,回来吧,爷爷有件大事要对你说。”
  鸣海故意道:“爷爷,就算你告诉我其实我的真实身份是富二代我也不会开心的。”
  爷爷害羞地说:“那哪可能啊。是前些日子我把人家的车碰坏了,这部最近手头紧吗,就擅自做主借用了你存钱罐里的钱。”
  鸣海一口老血喷了十米远。
  这时,爷爷突然转开话题,问:“你是不是得到了一颗蛋?”
  鸣海惊了。这蛋分明是今天突然出现在他床上的,爷爷怎么会知道?
  爷爷说:“你带着蛋回来,我有件事告诉你。”
  说完,电话嘟一声挂断了。
  鸣海看向床上的蛋,心中的好奇几乎要溢出来。
  他赶紧起来洗漱一番,然后用一个斜跨运动包装了蛋,准备回家去。
  爷爷家就在本市,坐公交一个小时的车程。
  他正往宿舍楼下走,手机一震,二手平台上有人私发了一条消息给他。
  他本来是传着好玩的,没想到还真有人问蛋卖不卖。
  他看了眼消息,对方问:卖家在吗,这个蛋五十万卖吗?
  五……五十万!?
  鸣海吓得手机差点掉在地上。
  他不敢置信地盯着书包里的蛋。这到底是什么蛋,竟然比他的肾还值钱!
  接着人家又发了一条消息:要是不卖我可以再加钱,卖就当我没说。
  鸣海:“……”
  忍住要说脏话的心,他正要退出窗口,又一个人发了条消息,这一次只有短短的三个字:多少钱?
  鸣海想着刚才那人恶作剧,没好气地回:一千万!!!
  谁知道那边秒回:设置好价格,我直接下单。
  鸣海站在原地,迷惑了。
 
 
第2章 一只兔子
  虽然鸣海对这人表示怀疑,但鉴于这颗蛋确实诡异,他还是抱着尝试的心态设置了个一千万的链接。
  过了一会,订单显示被拍下。
  他惊了。
  结果等了半天对方都没有付款,他心中隐约感受到什么,果不其然,下一刻,对方发过来一条消息:不好意思,卡里余额不足。
  鸣海:……
  他都不明白自己方才为什么要期待。
  正要关手机,对方又来了条消息: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鸣海懒得理会,干脆将商品下架,然后直奔公交车站。
  鸣海跟爷爷住的地区是杭市近郊的一块老街区,叫老通街。
  因为发展缓慢,街区还保留着□□十年代的风格。
  老房旧巷,矮楼林急。
  附近有个小景点,街区顺势开了大大小小旅馆酒店,吃的也不少,各种颜色形状的招牌支撑在街头巷尾。晚上招牌上颜色各异的霓虹灯一亮,低矮交错,有种赛博朋克的感觉。
  鸣海爷爷在这一代十分有名。
  掐指算命,家里邪门事情,找他爷爷一看就能看个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