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爬墙观察日记【完结+番外】──骨火

时间:2020-12-01 17:52:18  作者:骨火

 =================

楚棋收,作为一个低调的学霸,踏足娱乐圈的原因,竟然是为了给男友当“站姐”。
后来,男友火了,站子没了,他被甩了。
男友(摊手):没办法,我怕被粉丝知道我们的关系……
分手后,拥有着优秀拍图技术的楚棋收,并没有白白浪费这项技能,又开始在另一家影视公司做兼职摄影师,结识了这家公司的大佬摇钱树演员言明。
后来,他们经常一起出通告。
 
没过多久,他发现自己总是误会言明想约他。
久而久之,他发现这好像不是误会……
太好了,楚棋收发现自己终于可以不用再做1了。
 
某日,前任在片场看到了楚棋收,以为是楚棋收想来找他复合,于是沾沾自喜:我就知道你忘不了我。
楚棋收:你想多了。
 
业界精英恋爱小学鸡外表高冷攻(言明)x富二代闷葫芦护短受(楚棋收)
 
本文原名:《观棋不言语》
(本文有许多人名来自于李商隐《灯》,其中个别字不适合用作现耽大名所以改了一点点)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棋收,言明 ┃ 配角:李半焰,潘良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如此期待相遇。
立意:学会认识自己,才能学会认识整个世界。
==================
 
  第一章
 
  楚棋收是个“站哥”。
  准确说来,楚棋收是他男朋友潘良的托儿。
  潘良作为偶像出道两年,一开始名不见经传,需要曝光,于是拜托楚棋收帮他在网上开个发图的站子。说白了就是想请职业粉丝但请不起,只好请男友帮忙。
  当时楚棋收刚上大二,时间充裕,干脆自己买了套设备为潘良拍图,机身镜头一应俱全,只要不是特别偏远的活动,楚棋收都亲自上岗,兢兢业业,为此还专门自学了修图和排版,把一个从无到有的站子经营得有声有色。
  现在,潘良渐渐红了,千奇百怪的站子涌现出来。楚棋收的站子虽仍是粉丝圈内最大最有资历的,但出图速度已经竞争不过那些新上岗的站姐了。
  大四最后一个学期,楚棋收一边备战毕业论文一边实习,整日披星戴月,非常忙碌。他无法再像以往那样频繁经营站子,最多只能参加个别重大活动,例如本月末潘良所在组合SNE的年度演唱会。
  半夜楚棋收正在家里举着相机思考到时该如何构图,潘良的电话忽然打进来了。
  楚棋收把手机听筒凑到耳边。
  “喂?小良?”
  “楚哥,还没睡呢。”
  “我刚从图书馆回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打来是想问问你,那个……”潘良停顿了一下,“月底B市的演唱会门票你买了吗?”
  对方估计是特意打来告知帮他留了门票。
  “我已经买好了,一排六座,正对舞台,可以看得很清楚。你不用帮我留座位了。”
  倒不是楚棋收缺心眼花冤枉钱买黄牛票,而是每次演唱会潘良拿来的票位置视野都不佳。好位置会被公司高层分走,根本轮不上他。为了拍到赏心悦目的照片,楚棋收一向舍得砸钱。
  反正他挺有钱。
  “哦哦,那就好。经纪人刚刚给我下达了命令,说是这次演唱会前后,不允许你再过来找我。”
  楚棋眉头一紧:“为什么?”
  “她说我们组合现在很红,和以前的关注度不一样了。每天都有狗仔盯着。我们被人拍到了影响不好,所以……”
  潘良没有把话说完。
  混娱乐圈的艺人都知道:偶像恋爱,天打雷劈,粉丝要是知道潘良从出道到现在一直有个素人男友,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他们的关系不能公之于众。
  这一点楚棋收理解,虽然不是那么乐意,但也没办法:“好。我拍完照就走。”
  “楚哥,还有一件事……”
  潘良在犹豫。
  听着潘良漫长的呼吸声,楚棋收心里燃起一小股烦躁的火焰:“是不是还有什么需要‘叮嘱’我的?”
  潘良支支吾吾的:“楚、楚哥,你马上就要毕业工作了吧,到那时应该也没时间经营站子了。我可以让公司把你的站子买下来,交给职业的人去经营。”
  楚棋收不以为意:“你不用担心,我可以找代拍。”
  平常实在没时间的时候,他都会找代拍。这些潘良全都知道。
  这个站子归根结底是他两年来日积月累的心血。从零开始,到拥有八十八万的粉丝数,他不舍得交给陌生人打理。
  潘良有什么也不直说,就拐着弯说:“那多不好意思啊,之前让你帮忙是因为我太糊没粉丝,缺热度,现在我红了,站子也不少。而且要是让别人知道‘陌上良人’的站姐不是别人,而是我男友,我非得被粉丝打死不可……”
  这下楚棋收听明白了,潘良打这通电话的目的就是在提醒他,“男友”会给自己的事业带来沉重打击。
  这种打击对于刚站稳脚跟的偶像来说极度致命。
  楚棋收压住心里的不快。他放下电话,打开蓝牙耳机,继续捣鼓起了自己的相机:“之后我会把账号密码和验证信息交给你,你不需要付我‘分手费’。不过,我在退出站子前,必须拍完这次的演唱会。”
  “楚哥你答应的好快!谢谢你理解我……”潘良对着手机叭叽亲了一口,“行,没问题!那我不打扰你了啊。别忘了一会儿把账号的信息都发给我。”
  随即耳机里传来嘟声,楚棋收仰卧在沙发靠椅上,烦闷地将手机向旁边一丢。手机在柔软的沙发上弹了一下,正好砸在电视遥控表面。
  电视忽地打开了。
  此时,V市的旅游频道正在随机播放城市夜景。哪怕只是远远一瞥,楚棋收也能很清楚地看到,在市中心某座高楼最大的两块大屏上,分别投放着潘良和言明的代言广告。
  言明是当下最炙手可热的青年男演员,全国人民都熟悉他。这位演员也是好运气,他没有什么家世背景和科班功底,却在阴差阳错下被大导相中进入娱乐圈,起点颇高。这几年来也顺风顺水,有两部大火剧加持人气,羡煞许多影视同行艺人。
  而并肩而立的潘良路线和言明完全不同。潘良是舞台偶像,长着漂亮可爱的脸蛋,以编织青春幻想为第一要务。近年来他在国内的人气不断攀升,已成为当下最火热的偶像之一,拥有粉丝无数。
  他除了有粉丝,还有我。
  楚棋收这样告诉自己。
  楚棋收建立的站子在早期帮助潘良吸纳了许多新粉,创造了许多热度,还上过热搜,算是一枚大功臣。
  他相信经过短短几年的磨练,潘良定能像言明一样,实力被所有人认可,享受百花簇拥百鸟围绕。
  .
  时间过得很快。月底的演唱会到了。
  上午九点,楚棋收带着门票和他心爱的相机出发了。还特意多备了几块电板。
  他买了稍早于潘良抵达的航班,刚下飞机,一条微信就冲了进来。
  “棋收,今晚出来玩啊。”
  是他的哥们儿李半焰。
  楚棋收回过去:“不了。今天B市有潘良的演唱会。”
  对方的语音立即跳了出来:“好家伙,你为了那个小白脸跑又去B市了啊,可劲儿折腾吧你就。”
  李半焰从小在V市生活,但父母都是纯正的北方人,他只要稍微一激动,那一口儿化音就会暴露无遗。
  楚棋收:“别说这些了。”
  “行,你去忙吧。哼,我们下次再约。”
  李半焰人如其名,有着火一样的爆脾气,心直口快。他看不惯潘良多年,因为他总觉得,是潘良把他的优等生好哥们儿带坏了。
  在李半焰心里,楚棋收的前十九年人生非常完美,从小品学兼优,受人欢迎,高考顺利考上了V市最好的重点大学,让人找不出缺点。但这份独一无二的完美被潘良的到来打破了——楚棋收不知怎么就喜欢上了隔壁学校的这个小白脸,从此竟沦落到天南地北乱跑、不好好学习的地步。都怪潘良,不但带坏了他的好哥们儿楚棋收,还掰弯了他的性取向。
  李半焰从来不给潘良好脸色。
  楚棋收没敢告诉李半焰的是,他从青春期起就朦胧地意识到自己喜欢男人,而且还是个0号;他更加不敢告诉李半焰的是,潘良也是0号,他楚棋收在这段恋情里勉为其难做了1。
  楚棋收在机场到达层找了个视角极佳的位置等待。
  其实他很少亲自来机场拍摄。机场粉丝多秩序差,他不喜欢人挤人的氛围。这次之所以心血来潮,是因为这是他最后一次当站哥了。
  在机场等了半个小时,眼看时间就快到了,可周围聚集的粉丝仍不如预想的那么多。SNE是当红偶像组合,哪一次降临机场不是人满为患?旁边有几个手拿相机的女生,看起来也不像是SNE的粉丝,她们之中没有一个人拿着SNE的应援物。
  可这个航班号明明是潘良亲口告诉他的啊。
  难道改签了?
  楚棋收连忙拨出潘良的手机号,但无法接通。两年以来他从来都是直接从潘良那里获取行程,不懂怎么像别的站姐那样从特殊渠道查询航班。于是他迫不得已问了个朋友圈里的黄牛。这才知道,SNE组合全部走了B市另一家国际机场。
  “改签了。”黄牛的语气惋惜不已,“五个小时前就改签了。现在应该也已经正点到达,你赶不过去了吧?”
  楚棋收没有回答,他握着手机的手逐渐收紧,指尖开始泛白。
  “看你这么惨的份儿上,我再把言明小哥哥今天的航班传给你吧。你在B市玉华机场对不对?”黄牛神秘兮兮地给他透露,“言明的飞机就在玉华抵达,不过能不能拍到照片就是你的本事了。他们公司迂腐的很,不懂粉丝经济,不允许艺人有站子,不允许粉丝接送机,更不允许代拍。”
  楚棋收第一次遇到这么啰里八嗦的黄牛。
  “言明走的是一号航站楼,下午两点整到达。你见到他了没?”
  楚棋收恰好在一号楼的到达层,他抬腕看向手表。
  现在已经是两点十分了。
  就在他垂眸看表的时候,周围的女生全都尖叫起来,一哄而上围住了他。
  楚棋收差点被这阵尖叫声晃晕了。
  不是说他们公司不让接机吗?怎么还这么多人。
  与此同时,一个样貌俊朗的年轻男人走了出来。他身材修长,头戴一只深灰色的口罩,脸未上妆,头发也没用发胶定型,碎发闲适地落在前额,呈现出一种蓬松美感。
  是言明。
  言明的眼尾比常人略长一些,乍一看像是在末梢画上了一小段极其自然的眼线,挺拔的鼻梁弧度在口罩中隆起,那双眼窝分外深邃。
  本来楚棋收真没想拍言明的。
  如果不是为了拍SNE,他早就占据了玻璃门外最靠前的位置;如果不是言明的几个粉丝挤在他身后让他一时半会儿走不脱;如果不是镜头里的男人太好看……
  楚棋收忍不住举起了相机,捕捉着言明举手投足间散发的优雅气质。
  拍了两年的潘良,也拍过一些和潘良同场出现的明星拿来练手,然而不得不说,言明是他这辈子拍过的最适合镜头的男人。
  按照李半焰的话来说就是:“瞧瞧言明在电视剧里的五官多立体,都不用ps。”
  他正欣赏着镜头里的言明呢,突然发现哪里不对劲……镜头里的帅哥似乎正慢慢向他逼近。
  楚棋收猛然想起来,刚刚那个黄牛说言明公司“不允许粉丝接机,更不允许代拍”。
  他一个戴着口罩和棒球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大老爷们,和周围一圈小鸟依人的女生一对比,太醒目了。
  在别人眼里,他可不就是代拍吗!
  楚棋收背后冷汗直冒,向他逼近的言明五官看着清秀,气场却有四米八,压迫着周围所有人。旁边那些女粉丝全都吓得闭上了嘴,他还听到了有人吞咽口水的声音。
  害怕极了。
  只见言明伸手接了一封粉丝的信,浅棕色的眼瞳在靠近时瞥了他一眼,意味不明。
  “这次接信是例外,看你们等在这里太辛苦。下次不要再接机了。”言明低头看着女孩子们,嗓音柔和,“听话,好吗?”
  “好!”
  “知道了哥哥!”
  言明以退为进式的口吻让粉丝们感觉受到了尊重,她们顿时心花怒放。等到言明走远了,许多粉丝都没回过神来。
  “刚才真是吓死我了,还以为哥哥走过来是为了赶我们走。”
  “不枉我每次冒险来接机,他今天竟然接信了。呜呜呜,人生高光时刻也不过如此。”
  “你看到没,他身后的助理那眼神好像要吃人。”
  “没办法,谁叫贝传这个老古董公司不让我们在这儿等呢。”
  贝传就是贝氏传媒,言明所属的影视公司。由于冥顽不灵且宣传风格跟不上时代审美,常常被粉丝称作老古董。
  身边的女孩子们三三两两地散去。楚棋收也收起相机,在机场找了个星巴克坐下来休息。
  既然潘良不让他过去找他,那就只能等演唱会开始了再过去了。
  说起来,潘良为什么没告诉他他们组合的机票改签了?
  等演唱会结束了再打电话问问吧。
  演唱会的场地庞大,拥有近三万个座位。开场时大屏幕上的远景呈现出座无虚席的景象,粉丝人数爆满。
  这次的灯光舞美设计十分精良,但楚棋收并没有多少精力去欣赏。最近他的生活实在太劳累了,半个多月没睡过一场好觉。
  潘良的队友在台上单独表演的时候,楚棋收在巨大的音响声和粉丝欢呼声中睡着了。
  而潘良在台上对着观众唱歌时,他也提不起精神,可能是因为潘良没有面向他互动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