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一错【完结+番外】──老夏子

时间:2020-12-01 17:50:06  作者:老夏子

   =================

  HE,非双洁,霸道总裁爱上我文风。
  老梗烂梗狗血梗,梗梗有我。坚持渣且深情。
  后面攻会有一个孩子,介意的慎看。
  “程总,国内目前还有哪家公司是美休没有入股的呢?”
  “我爱人的户口本,我正在申请入股。”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景明;方南错 ┃ 配角:马云川;周知行;蒋励 ┃ 其它:常悦华
一句话简介:狗血练笔文,爱看看。不爱看憋着
立意:两个人在爱中一起成长和救赎的故事。
  ==================
 
 
第1章 第 1 章
  大雪洋洋洒洒下了一整夜,给万物披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棉被。早上的幽城空气稀薄而寒冷,让人产生了一种将要窒息的错觉。
  郊区奢华的别墅客厅里很安静,只有壁炉里燃烧着的电子火焰发出劈劈啪啪的声音。程景明正百无聊赖地站在落地窗旁注视着屋外枯树上停着的一只很好看的鸟。他不时扭头看一眼身旁的落地钟,时针和分针形成一个直角,现在是早上9点整。
  就在这时,黄助理领着一个年轻的男孩走进客厅,毕恭毕敬地对程景明说:“程总,人来了。”
  程景明结束了无聊的等待,他转身走过来,挑眉打量起了黄助理身旁瘦削的男孩,这男孩似乎很紧张,程景明甚至能听见他轻微的呼吸声。
  “你叫什么?”
  男孩拘谨地看了一眼黄助理,慢吞吞回答:“方南错。”
  程景明微微朝黄助理点头。
  黄助理看老板没有拒绝方南错,在心中轻轻吁了一口气,挑剔的老板今儿总算点头了。
  程景明说:“带他到二楼客房去换衣服吧,我在一楼画室等你们。”
  方南错低头跟着黄助理进入二楼的客房,虽然这只是一间客房,但装修是纯白色的欧式风格,十分奢华。白色的大理石地板射出冷冽的光芒,带着一种石材独有的疏离感,照得方南错心里一个寒颤。
  黄助理走后,方南错坐在床边犹豫了一会儿,才换了衣服下楼。
  他走进一楼的画室,程景明已经支好了画架在等他。这间画室大约有100多平方,三面都是巨大的落地玻璃,光线十分充实。室内两边摆了两张巨大的长方形木质操作台,上面放满了各种颜料瓶和画笔。一侧墙上挂满了油画,方南错匆匆扫了一眼就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程景明看出了方南错的拘谨,他指指画架面前的雕花木椅:“你把睡袍脱了,坐椅子上去。”
  方南错咬紧了下嘴唇,他走过去转身背对着程景明脱下浴袍,然后轻轻侧坐在椅子上,他始终低着头,不敢和程景明对视。
  方南错没有想到现在的情形会是这样尴尬,他不自觉地想起黄助理在校门口遇见他的情景,黄助理说他的老板要找个人体模特。当时方南错的第一反应就是摆手拒绝,可是黄助理继续说服他,只需要坐一上午,就有5000块钱。方南错长期寄宿在舅舅家,只能趁寒假打工多攒些钱。所以当他听到5000块的薪酬时,他只考虑了一分钟就同意了。方南错起初想不就是坐在椅子上被一个男人看一上午嘛,然而当他真真切切坐在这里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每根汗毛都不受控制地颤动了起来。
  方南错抬头忽然发现程景明正一边把玩着手里的素描笔一边注视着自己,这样的四目相对让方南错不知所措,心脏也跳得没有节奏起来。他急忙把目光转向一边以掩饰尴尬。可是,他又忍不住对眼前的男人感到好奇。程景明大约30岁,身形高大,俊朗大气的五官中鼻子长得尤为突出,又高又挺。他的下颚棱角分明,带着独属于英俊男人的阳刚之气,像是古希腊雕塑家的完美作品。他身上有一种淡淡的木质香水味,和他气宇轩昂的气质相得益彰。
  “你的胳膊往上一点。”程景明忽然开口把方南错的思绪拉回现实。
  方南错急忙在程景明的示意下把身体朝里的一侧胳膊搭在椅背上。
  程景明摇摇头,走到方南错身边,抬手示意方南错,然而方南错依旧没有领会他的意思。程景明没办法,只能伸手像摆弄木偶一样调整方南错的四肢,他把方南错的一条胳膊尽力伸长搭在椅背上,然后轻拍方南错的后背让他脊背弯曲。他蹲下身,直接抓住方南错纤细的脚踝把小腿拉直。
  程景明退后几步,微微侧头,依旧不满意。他皱眉思索了一阵,让方南错内侧的耳朵贴紧搭在椅背的胳膊上,然后一手捏起方南错尖尖的下巴,使他微微扭头呈30°上扬面对画架。这个姿势让方南错十分难受,却最大程度地展示方南错背部的骨骼结构。程景明温热的手掌轻轻抚摸过方南错的皮肤,他的心里划过一丝异样,不自觉就红了耳朵。
  程景明对这个姿势很满意,他拍拍手,走到画板前拿起素描笔,安静的画室只有笔尖划过画纸的沙沙声。
  “你可以说点什么。”程景明的嗓音带着一种属于有钱人的低沉。
  “唔,我以为你画画需要安静。”方南错看着专业而认真的程景明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
  “你今年多大?”
  “22。”
  程景明停下画笔,抬头盯着方南错。他很瘦,即使用这样怪异的姿势坐在椅子上,方南错的腰身依然柔软纤细没有一丝赘肉。他眼角细长,带着一种南方人特有的风情。大概是因为紧张,方南错薄薄的嘴唇微微开启,带着一股禁欲的诱惑。程景明看着眼前的方南措,有些心猿意马,他不自觉地扬了扬眉毛。
  “你不是幽城人?”程景明继续问。
  “嗯,我是清安人。”
  “怎么想到做这个?”
  “我需要钱。”
  听到这句话,程景明放下手中的画笔,很直接地问:“你卖吗?”
  方南错被问得一愣,他猛地坐直了身体,睁大了眼睛不安地看向程景明。
  程景明却不以为然,像方南错这样的男孩,他没遇见一百个,也有九十八个。眼前的男孩还挺顺眼,脱光了坐在他面前,要是不做点什么,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行了。
  “怎么你不是?”
  方南错摇摇头,不自觉地低下头,握紧自己有些僵硬的双手,觉得程景明有一种让人无法说不的魔力。
  程景明看方南错没有明确拒绝自己,继续用一种不容拒绝的眼神继续注视着方南错。方南错细长的眼角湿漉漉地下垂,回避着程景明逐渐火热的目光。程景明走过来,伸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方南错的身体便不由自主地颤抖地更厉害了。他抬头看着程景明,眼睛里有一种说不清的情绪。
  “你是第一次?”程景明看着方南错发红的鼻尖觉得很有趣,“别紧张,我技术不错。”
  程景明温热的身体贴近方南错,后面的事情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第2章 第 2 章
  等方南错醒来,安静的客房内漆黑一片,窗外也是漆黑一片,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他打开手机一看居然是晚上7点。方南错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面他喝了很烫的热水,一直顺着喉咙烫到胃里。
  方南错挣扎着起了床,双脚刚一着地,就是一阵钻心的灼痛感。他的身体好像散架了一般,两条胳膊都沉重地抬不起来。他走进洗手间艰难地冲了个热水澡,才穿好衣服下了楼。
  “你醒了?”黄助理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宽大的欧式沙发上玩手机,他抬头看着方南错,带着一种调侃的神态。
  方南错想开口,却发现喉咙疼痛的像声道被撕裂了一样。他点点头,下意识环顾四周,偌大的别墅内并没有看见程景明的身影。
  “走吧,我送你回学校。”黄助理起身,递给方南错一个沉甸甸的信封,“程总给你的,两万。”
  “程总呢?”方南错低哑着嗓子问完就知道自己多嘴了。
  果然,黄助理不耐烦地白了方南错一眼:“这不是你该问的,出了门就把这些都忘了,我老板不喜欢多嘴的人。”他说着又把拿钱的手朝前递了一下,态度再明显不过。
  方南错接过信封,跟着黄助理上了停下外面的黑色迈巴赫。
  车辆缓缓驶出,方南错透过车窗看着身后的别墅逐渐消失在黑暗中,如果没有意外,这将是他最后一次看见这所别墅。
  午夜十二点,幽城高档的私人会所内,程景明和几个朋友坐在一起喝酒,他们身边围着一群靓丽的少男少女。也许是酒劲上来了,程景明觉得有些热,便单手解开了衬衣的纽扣。
  马云川瞥了一眼程景明脖子,打趣道:“这小妞够辣啊。”
  程景明这才觉得脖子左下侧有一处轻微的炽灼感,他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事,得意地咧开了嘴角。
  “是那个叫什么来着?”马云川想了想,“是不是那个模特叫什么华来着?”
  “你没和男人做过不知道,男人可比女人有意思多了。”
  马云川嘿嘿笑了两声:“还是你老程会玩。”
  距离在别墅发生的事已经过去了大半年,这半年,方南错忙着论文答辩,忙着毕业,又忙着找工作。偶尔他也会想起大雪中的那个神秘男人,只是一切都好像是做了一场梦。
  方南错的大学虽然是个985,但是在名牌云集的幽城就显得十分普通了。幸好他大学期间成绩优异,找工作时又运气爆棚,第一次面试就被美休集团录取了。
  作为国内顶级投资集团,美休高大的办公楼在幽城寸土寸金的CBD商业中心显眼。不仅是因为高耸如云的摩天大楼,还因为周围的大楼都是墙体挂满了各种公司的广告牌,唯独美休大厦只挂了“美休”两个字。
  方南错工作了一个月渐渐熟悉了美休营销部忙碌的工作。每天下班以后都是方南错最放松的时刻,他有时候会选择坐公交车回,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他可以尽情欣赏幽城的繁华。
  晚上8点,方南错回到出租屋,隔壁的住户似乎是在看一场球赛,薄薄的墙壁根本挡不住震耳欲聋的电视机声音透过来,方南错叹了口气,拿起耳机戴上,他放了一首吴侬小调,然后闲适地躺在床上,这5平方的出租屋就是他全部的世界。
  这天上午,方南错在办公室写了会儿周报就起身去茶水间接水。他一出办公室就撞见了走廊里站着的几个人。方南错的冒然出现,让几个人同时看向他。方南错一时囧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什么。
  一旁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低声问他:“你愣在这里干什么?”
  说话的正是营销部的刘经理,他看着一脸尴尬的方南错,知道他估计是吓傻了,急忙对身旁两个男人解释:“营销部新来的员工,还有些拘谨。”
  “没事,年轻人嘛。”其中年长的男人开了口。
  “这种笨嘴拙舌的还来营销部工作?”另一个男人神情傲慢,语气中带着满满的鄙夷。
  方南错看向那男人,英俊的面庞,深邃的眼眸,宽肩窄腰的高大身材,方南错在脑中思索了好一会儿,顿时心头一紧,是他?
  作为美休的执行总裁,程景明在工作中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尤其喜欢站在高地上俯视别人。幸好他的身价和身高满足了他这一爱好。他看着眼前文弱的男孩,觉得有些面熟,他思考了好一会儿依旧没想起来是谁。
  刘经理急忙替方南错打圆场:“这是咱们美休的程董和程总,这是方南错。”
  听见方南错的名字,程景明才记起来眼前的男孩和他上过床,细长的眼睛很有风情,身体柔软,摆弄起来温顺的像只小猫。
  “程董好,程总好。”方南错说完,就露出一个假笑以掩饰脸上的尴尬。他只知道美休的董事长叫程峻海,却从来没有和别墅中的男人联系在一起。
  “好了,我们走吧。”程峻海说完,忽然发现自己的儿子正神色怪异地盯着方南错,“景明?”
  “哦,爸,我们走。”
  几个人走出一段距离,程峻海忽然意味深长地对程景明说:“景明,你不是最讨厌麻烦吗?”
  程峻海纵横商场三十年,目光犀利敏锐,对于程景明的那些事他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有些原则还是应该遵守的。程景明听见这话,已经明白了程峻海的意思。
  他坐电梯来到74楼,快步走进了总裁办公室,把黄秘书叫进来,直接劈头盖脸地质问:“你知不知道今年冬天那个模特现在美休上班?”
  黄秘书被问的一头雾水,只能小心翼翼地问:“哪位?”
  “方南错。”
  “方南错?招聘是人力资源部负责的,具体情况我去问一下。”
  “我从来不和下属发生关系,”程景明轻哼一声,“今天就把他辞退了。另外给他5万块钱,不许他再踏入美休半步。”
  黄助理记得方南错是个腼腆的男孩,是他老板喜欢上的类型。所以,他在Z大门口一眼就看中了方南错。
  黄助理试探地说:“他应该不会乱讲话。”
  “我的性取向向来不是什么秘密。可是我也没必要对他负责吧?他能厚着脸皮来美休上班,我就有把他辞退的权利。”
  “他可能不知道您在这里工作,这也许是个误会呢?”
  程景明不耐烦地提高了音量:“你跟着我不是一年两年了,有些事还要我再说一遍吗?”
  黄秘书急忙点点头,走出总裁办公室,黄助理才注意到自己的后背全是汗。他想了想觉得还是自己亲自处理这件事比较妥当。
 
 
第3章 第 3 章
  方南错接到通知便急忙来到了总裁助理办公室。他在路上已经猜到了七八分。其实,不用程景明找他,他也正准备辞职。虽然美休大厦足以让两个不想见面的人保持距离,可是方南错现在看见美休两个字,就会不自然想起那天。
  方南错拘谨地坐在办公椅上,还没开口,黄助理就直接问他:“你工作多久了?”
  “一个月。”
  “你明天就不用来了。”
  方南错听完,并没有吃惊,只是一面木然地看着黄助理。
  黄助理看他这反映,以为他吓傻了,便稍微缓和了语气说道:“五万块钱已经打到了你的工资卡上,你被辞退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