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绿水共长天【完结】──老夏子

时间:2020-12-01 17:49:07  作者:老夏子

   =================

  复安医院新入职的实习医生陆澜波本以为自己会努力工作,攒钱买房子结婚,却没想到遇见了高富帅医生秦铭昶。如果有人注定只能陪你走一段路程,那么我希望是你。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铭昶;陆澜波 ┃ 配角:袁欣;李泽鹏;张绍杰 ┃ 其它:医院;医生
  一句话简介:男男爱情故事
  立意:我爱你,你也爱我,那很好。
  ==================
 
 
第1章 虔诚的实习医生1
  9月的嘉阳市,夏日的炎热已经开始渐渐褪去。
  一个普通的早晨,阳光很好,天空很蓝,微风中恍惚有一丝桂花的甜美气息。气派的复安医院门前人来人往,车流匆匆,马路对面各种卖快餐、卖义肢假发的小店鳞次栉比,提醒着路过的人这里是医院。医院大门口有挺着大肚子的女人,也有白发苍苍的老者,他们或悲或喜,这样的场景一切和昨天一样,和前天一样,和上周一样,和上个月一样。忽然,一声闷响引起了人们的注意,陆澜波又双骑自行车跌倒在了医院门口,这已经是他本周跌倒的第二次。
  “这该死的破马路!破大门!“陆澜波心里边骂边揉揉左膝盖,上次还没好的膝盖雪上加霜。众目睽睽之下,他这会儿也顾不得疼痛了,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赶紧起身骑车冲进医院。
  复安医院坐落在嘉阳市开发区的中心,作为全国的重点三甲医院,门口的马路自然建的宽阔平整,笔直的大马路把各地病人迎入医院,然而城建和医院可能存在信息不对称,医院的大门和马路有个巴掌宽的接缝。陆澜波的自行车每次不偏不倚正好卡在这个缝隙里。
  陆澜波是一个月前刚通过层层考试应聘到复安医院的一名实习医生。因为应聘成功,陆父陆母还大摆筵席,连庆了三天。
  陆澜波今年26,刚刚从临南省医学院研究生毕业。小时候的陆澜波最想成为一名厨师。对于男生来说,做饭这个爱好有点丢人,甚至有点古怪。但是陆澜波从小就喜欢在厨房琢磨。当小伙伴们思考如何把弹弓发射的更远时,陆澜波在厨房想着往蛋液里加多少水,能使炒鸡蛋最鲜嫩蓬松。当小朋友们在看《灌篮高手的》的时候,陆澜波正使劲儿琢磨着《中华小当家》。每次研制新菜品,陆澜波总要感叹一句:“我TM在厨艺上肯定是个天才!”
  而现在,陆澜波和大多数中国传统男性的想法一样,好好工作,攒钱买房,然后结婚生子,使父母满意,人生圆满。
  陆澜波一瘸一拐的走进住院一部15楼肿瘤一科医生更衣室,快速套上白大褂,恨不得隐形般的悄悄溜入病房。李主任带着一群医生在查房,他双手按压着一位患者的腹腔,认真对周围的人讲解着病情趋势,忽然他抬头瞥见了刚刚进门的陆澜波,虽然李主任的眼睛不大,又戴着厚厚的眼镜,但是这轻轻一瞥,还是吓得陆澜波一个激灵。
  旁边的实习医生袁欣看着陆澜波发红的脸,神情有些幸灾乐祸,她梳着高马尾对陆澜波悄悄做了个鬼脸。
  复安有个规定,所有新来的医生都要在医院每个重点临床科室轮转1-2个月,科室跨度从内科到外科,从妇产科到泌尿外科,专业差别之大,劳动强度之高,让复安医院每年的实习医生留存率只有20%。
  虽然,人事科长一直在院周会上呼吁各位主任要关爱实习生。然而各位主任可不这么想,谁还不是这么一步步熬过来的?我们当年受的苦实习生也都得受一遍。你人事科觉得我们不关爱实习生,你倒是给实习生涨涨工资啊。
  中午吃饭的时候,马护士长对陆澜波关心道:“你的腿怎么了?我看你走路不太方便,要不要去骨科看看。”
  马佳颖护士长今年40有余,余多少不知道,大家都爱叫她马大姐,因为马护士长常说,就这医院,她已经帮7对儿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陆澜波这样五官清秀又家境良好的实习生自然引起了马护士长的注意,她心里暗暗盘算着这个可以给她二侄女的小姑子介绍,或者她老公的表弟的老婆的妹妹介绍,所以平时对陆澜波十分关心。
  “护士长,没事,他这是虔诚的烙印。”袁欣边啃着鸡翅边说道,她啃鸡翅的动作十分豪放,陆澜波瞪着她,不明白她的意思。袁欣和陆澜波是同一批进入医院的实习医生,她性格开朗,很快就和所有人打成了一片。而在所有人中,她尤其喜欢作弄陆澜波。
  本来陆澜波连着跌倒两次并没什么,但是他每次都以一种跪拜的姿势落地。于是最先是保卫科谈论,后来不知怎么被医院的信息交流站-药学部知道了,于是每个来取药的护士都知道了这个倒霉的小实习医生,再然后就全院皆知了。等袁欣知道的时候,这个事情已经被传成有个实习生由于艰难应聘成功,每次来上班,都要在医院大门口跪拜。
  陆澜波这才知道自己的事迹已经被全院杜撰了一百多次。他心想这都什么乱七八糟啊,没想到自己竟是以这种方式在医院出名的。
  陆澜波白了袁欣一眼,又客气的对马护士长说道:“谢谢护士长,只是膝盖有点痛,应该没事。”
  袁欣吐吐舌头,单手托着下巴,漫不经心的说道:“波儿,你知道吗?我有个亲戚摔了一跤,没当回事,越来越严重,你猜怎么了?”
  她看着陆澜波好奇的目光,瞪大了眼睛,手一摊:“到医院就截肢了!”
  陆澜波嘴角上扬轻轻摇头,感觉自己又被袁欣捉弄了。
  “疼就去看看,你们年轻人在外地,也不注意自己的身体,你吃完饭就去吧。”马护士长一向是个大家长的形象:“骨科门诊今儿应该是张大夫坐诊,到了你就提我的名字。”
  可能真是被袁欣的话给吓着了,陆澜波觉得膝盖比刚才更痛了。陆澜波点点头,决定还是去看看骨科。
 
 
第2章 虔诚的实习医生2
  骨科门诊在门诊大楼9楼-顶楼,陆澜波站在医院门诊导向图前暗自思忖,医院领导这是怎么想的把骨科放在顶楼。骨科有病人走道麻利的吗?医院领导的脑回路真是好特别。
  到了9楼,因为是中午的缘故,骨科门诊显得有些冷清,只有走廊坐着几位患者。他看到左边第二间屋门开着,便走过去站在门口敲门,里面的医生正对着电脑打字,他抬头看着陆澜波。
  “是张大夫吗?马佳颖护士长介绍我来看膝盖。”陆澜波站在门口有些拘谨。
  那人不紧不慢的抬起头:“张大夫有个紧急会诊,你可能要等一会儿。”
  陆澜波一听到等一会,又想到李主任的死亡之瞥,他怕耽误下午上班,急忙套近乎:“我一会儿还得上班,你能帮我看看吗?我也是咱们医院的......”
  “好吧。”那人站起来走到洗手池前一边洗手,一边说:“你把裤子卷上来。”
  陆澜波走过去,坐在椅子上,这时他才发现想卷起来裤子露出膝盖是不可能的事。
  医院虽然要求医生穿白大褂,却没对下半身着装有严格要求。所以陆澜波穿着一条9分休闲裤,裤腿倒不是很紧,但是卷到小腿肚那里就再也卷不动了,陆澜波本来就有点拘谨,现在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那人洗完手,看出了他的窘迫:“你自己把裤子从上面褪下来,我去关门。”
  说着,他起身便去关门,陆澜波回味着他这句话,觉得这话听起来像极了爱好坐上来自己动的渣男语录,他低头快速脱去裤子,坐在椅子上。
  那人戴着口罩,陆澜波看不清他的长相,但是他个子很高,身材匀称,梳着一丝不苟的纹理中分,他的眉眼生的极好,看起来很年轻。那人看着陆澜波却明显扬了扬眉毛,明亮的眼睛也有一刹那的停滞。
  陆澜波这才低头注意到自己穿着祖传老内裤。松松垮垮,还有些褪色的内裤,这会儿突然暴露在人前,陆澜波有些尴尬,但他又一想,都是男的,有什么尴尬,保不准这人内裤比我还旧。毕竟每个男人都知道新内裤不如旧内裤舒适,只有旧内裤才能完美契合重点部位,轻柔承托。
  那人伸出手,按压着陆澜波的膝盖。他的手因为刚洗过,有一点点凉,带着一股医院独有的消毒洗手液的味道。
  “这里疼吗?这里呢?”
  陆澜波的脸不自觉的发烫,他抬眼,看见了他的胸牌。
  “秦铭”陆澜波还没念完。
  那人说到“昶(chang)”,正好截住了陆澜波即将念出来了的yong。
  幸好,陆澜波轻吁一口气:“嘿,我叫陆澜波。现在在肿瘤一科实习呢。”
  秦铭昶并没有接他的话,说道:“髌骨没什么大问题,我用碘酒把你的伤口处理一下吧。”他起身取出两根棉签蘸了碘酒,闲聊似的问陆澜波:“你怎么伤到膝盖的?”。
  陆澜波说到:“我打球摔的。”好吧,难道能说,我就是医院门前跪拜了两次的实习生?心里这么想着,他又有点心虚,毕竟他的小身板可不像经常运动的人。
  其实陆澜波并不矮,还一度被学校选为校仪仗队成员,然而他182的身高却只有130斤,硬生生看起来矮了好几公分。
  那人动作很轻柔,冰凉的棉签碰触到陆澜波的膝盖,不知是紧张还是疼痛,陆澜波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是冻住了。
  处理完擦伤,那人看着穿裤子的陆澜波,没有丝毫回避。
  “下次把裤子褪到膝盖以下就行。”他说的很自然。
  陆澜波忽然意识到来秦铭昶可能刚才给他说的是“褪下来”,而自己不知道怎么把整个裤子给脱了,他现在只能对着秦铭昶穿裤子,而这人居然一点回避的意思都没有。陆澜波觉得一定是自己脑子刚才短路了。
  他三两下扣紧腰带,红着脸道了谢,就回到了科室。
  “怎么样,小陆?”马护士长站在护士站一角,正在查看住院登记簿,她抬头问到。
  “嗯,张大夫不在,我请秦医生帮我看的,膝盖没什么大问题。”陆澜波声音很低,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
  “哦,秦医生啊。”马护士长高兴的说道,“他可是创伤骨科的技术骨干呢。不过他很少坐门诊,你挺幸运呀。”
  陆澜波还没接话,这时,18号家属急匆匆跑过来喊道:“大夫,大夫,我老伴儿昏过去了!”
  张副主任疾步走出医生办公室:“小陆、小袁,你们跟我来。”陆澜波和袁欣都紧张了起来。
  18床的老太太是位乳腺癌晚期患者,虽然做了手术又进行了化疗,但是效果却并不理想。她在肿瘤一科住了很长时间,平时一直是老伴儿一个人陪护。据说是子女都想放弃,老先生却不放过任何一个治疗机会,他就这样倔强的守护着老太太。老先生每天最早来医院,又最晚离开,他尽心尽力的照顾着老太太。肿瘤一科的医护人员都感叹,又相信爱情了。
  此时老太太紧紧闭着嘴,蜡黄的脸枯瘦。她的血压很低,张副主任紧急指挥着抢救。虽然拼尽全力,老太太的生命还是定格在了18:00这一刻。老先生意外的并没有大哭,他沉默的扭头不想被别人看见自己的眼泪。半晌,他平静的说道:“谢谢你们。”
  陆澜波听着那句“谢谢”,觉得十分沉重。
  老太太的遗体很快被拉走,病床被打扫干净,一会儿它将迎来下一位患者。
  陆澜波和袁欣情绪都有点低落。
  “肿瘤科真是一个压抑的科室。”陆澜波叹口气。
  旁边一向大大咧咧的袁欣拍拍他的肩膀:“想那么多干嘛,快点回家吧!”
  陆澜波下班时已经过了19:30,虽然医院的上班时间是早八晚六,但是病情不会按着上班时间发作,对于医生来说加班是常有的事。
  陆澜波骑上自己的自行车,晚风很柔软,吹着人很舒服。他买了份麻辣烫,就朝自己的出租屋骑去。
  他和医院另外2位医生一起在医院附近了租了套小三居,骑车只需要20分钟就能到医院。20分钟对于诺大的嘉阳市来说,四舍五入简直等于住在医院里面了。
  出租屋内,张绍杰已经回来了,他比陆澜波早两年入院,又因为高考复习了两年,考研复习了两年,被陆澜波和李泽鹏尊称为“张哥”。目前,他已经过了实习期,被分配在肝胆胰外科。张哥今年33岁,已经初现秃顶的危机,他个子不高,为人温和谦虚,对陆澜波和李泽鹏十分照顾。平时两个小兄弟有什么工作疑惑都会向他请教。
  “小李还没回来?”陆澜波环顾屋内说道:“看来产科是真忙啊。”
  李泽鹏和陆澜波都是今年被招聘到医院的,然而很不幸,李泽鹏第一次转科就是产科,才上班一个月,李泽鹏已经开始怀疑自己还能不能硬起来了。
  陆澜波换了衣服,坐在客厅的茶几边,一边大口吃着麻辣烫,一边和张绍杰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张哥,你今天怎么样?”
  张绍杰葛优摊似的躺在沙发上,显得十分疲劳:“别说了,跟着主任做了6个小时的手术。”张哥长吁短叹,“胰腺癌转移,我们切了患者一部分胃,一部分脾,一部分肠······”
  “呵,你们这可是切了一盘下水啊。”陆澜波打趣道。
  “等我过几个月独立管床了,估计更忙。”张绍杰说着抬眼,看见了陆澜波膝盖的擦伤:“你又摔倒了?”张绍杰这话问的很习以为常。
  “是啊,这伤口还是在门诊处理的呢,你知道秦铭昶吗?”陆澜波不知怎么张嘴就提起了秦铭昶。
  张绍杰用手使劲搓搓头说道:“知道啊,骨三科的明星医生,常院长的嫡系。他给你擦的碘酒?”
  陆澜波又想起了自己中午的尴尬,点点头。
  “他人挺好的。不过,你转科千万别跟着他,他是出了名的工作狂,在他手下的实习生都很惨。”
  陆澜波心想就算杀了我,我也不想再接触秦铭昶了,没想到自己生平第一次脱裤子脱的这么尴尬。
 
 
第3章 又见到了
  连着好几天,陆澜波骑车过医院门口时都心有余悸,万幸他没有摔倒。陆澜波怀疑门口的保安在拿他摔不摔倒做赌注。因为每次他路过医院大门,人高马大的保安看起来比他还紧张。
  上午23床患者家属,一会儿一个“服务员,打扫卫生”,一会儿一个“服务员,拔针”。全科护士整个上午都非常烦躁,当然这种烦躁还不能表现出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