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在末世开个门【完结+番外】──盐多多

时间:2020-12-01 17:43:22  作者:盐多多

 

 
  一睁眼回到末日初,被二叔扔进丧尸群?
  当然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下一秒“叮,你的末日传送功能启动。”
  永远冰寒的世界,冻土失去种植功能,动植物变异,人类挣扎求存中觉醒伴生兽。
  落地的云昭迅速收敛爪子,察觉异能卡住不能动后,乖巧扮演失忆人设,抱着大佬的腿坚决不放。
  大佬哪里都好,就是嘴太毒、牙太硬,有点难对付。
  每天都愁着怎么应付大佬时,卡在肚子里的异能突然变成一只绿毛球?
  看着那鲜艳的颜色,脑中再次叮一声“您的末日传送功能已启动,请问亲你需要返回丧尸末日吗?”
  在大佬凶残的试探危机中,他毫不犹豫点头,走走走,赶紧走。
  辛苦喂吃的、送宝贝的大佬冷笑:“想溜,没门!”
  腹黑嘴贱彪悍攻x皮皮虾狐狸受
  修改了一下文案。不生子,毛球也不是生出来哒
  受先重生再穿越
  双末日互穿,穿越两个末日世界【生化丧尸病毒世界x全球变冷生存危机】【异能X伴生兽】主受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异能 重生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昭,顾邗 ┃ 配角:接档文《仙厨的星际私房菜馆》求预收 ┃ 其它:末世、伴生兽
  一句话简介:我在两个末日来回游荡
  立意:就算在困难时期也不要放弃努力,要好好活着
  ===============
 
 
第1章 重生加穿越
  疼!
  云昭眼睛还没睁开,呼啸的痛楚就已经传递而至。像野蛮生长的藤蔓凶狠扎进细胞,偏偏血液灼热挣扎着拒绝侵入,两种不同的痛楚在体内此起彼伏,痛得他连低嚎的力气都没有。
  睁开眼,惨白发黄的天花板撞进眼中。上一秒还是七级丧尸袭城,他与城中的异能者挡在西城墙,最后异能耗空力竭死在丧尸围攻之中。
  现在呢?
  茫然仰头,脑中徒然剧烈疼痛起来,他抑制不住的痛嚎出声,想蜷缩起身体,又重重倒在桌板上。
  下一秒,熟悉又陌生的记忆汹涌朝脑中席卷而至,他浑浊而布满血丝的眼中一片恍然。
  他回到了末世刚开始的一个月,竟然重生在了这时候?
  比起上一世顺利觉醒异能,这一世有所偏差的是他没能在黄金24小时内觉醒,烧得迷糊被云强当成挡箭牌扔进丧尸群。但运气好及时遇到军方清理丧尸,还未曾分化的他被送进这里等待变异。
  末世后一个月,存活下来的所有人都知道被丧尸抓咬百分之九十九会变成丧尸,但却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会借此激发异能。
  云昭绷着唇线,遏制想骂娘的冲动,怪不得一醒来就疼得这么厉害,居然是这样。
  不能骂人。
  云昭冷漠的劝慰自己,一边在心里给云强一家三口来了个十八种新鲜又好玩的死法,没想到上一世被他扔进丧尸堆里死了的一家子垃圾,在他醒来后竟然先将他给扔进去了。
  呵!
  闭眼,节约力气抵抗体内呼啸的病毒袭击。
  他不信老天爷让他重生一次,是让他体验一次当丧尸的感觉,至于那家垃圾,等他恢复,自然会一一报复回去。
  舔了下干涩的嘴唇,咬牙抵抗着。他什么苦没吃过,就凭这点小痛苦,就想让我变丧尸?
  没门!
  嘴唇被咬得血迹斑驳,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苍白的嘴唇慢慢朝着灰紫变化,白色的皮肤渐渐转向灰白。
  但一分钟、十分钟、一个小时,被病毒攻击得龟缩的异能始终顽强保护着最后一个角落,但就像火山爆发时一颗渺小的水珠,异能小苗脆弱摇晃,仿佛下一刻就要碎裂。
  身体被呼啸而过的病毒肆意破坏,就在他觉得快撑不过去时,一个声音在脑中响起:“叮,宿主本位面能量值积蓄达到开启值,将开启位面传送功能,请宿主保持好姿势,务必不要头着地哦~~~”
  ???
  云昭茫然脸,竭力思考刚才听到的一番话。
  所以我重生的不是末日生存剧本,而是穿越剧?
  与此同时,体内恣意施展的丧尸病毒就像遇到猫的老鼠,被忽然而至的吸力抓住,短短两三秒就被拔除干净。被逼得在角落疯狂挣扎的异能苗苗抓住机会爆发出强烈的生机。
  随着病毒抽离,青年灰白的皮肤渐渐变成苍白,但不等异能正式觉醒,绑在桌子上的人突然消失在空气中,只剩下四个扎扎实实的绳结依然摆在那里。
  ——————————————
  冰雪覆盖的平原,入目的是延绵而出不知多远的雪原,一块快巨大的雪花砸在雪地上,被风一吹满天又都是雪花飞卷。
  云昭就是在这样的一幕中悄无声息掉落在一座十多米高的小冰山侧面,冰寒刺骨袭来,他极力睁大眼看向前方,模糊的视野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突兀撞进眼帘,他伫立在满地的血迹残骸中,四周是警惕而凶悍的灰白色狼群,单手持刀,反射着凌冽刀光的刀刃朝身后无声无息扑过来的野狼砍去。
  刹那间刀光血影,滚烫的狼血喷在他锋锐的眼角,一刀被砍成两半的狼尸噗通落在雪地,群狼低吼着谨慎后退,却挡不住男人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刀刃,片刻间动物的恐惧嘶吼声,扑哧的刀光入肉声接连响起。
  云昭喉咙动了动,疲倦至极的身体霎时间被警惕包围,但强撑的手臂突然压断支撑的冰层,发出细微的咔擦声。
  “谁?”杀完狼群的男人猛地扭过头来,一双眼犀利有锋锐,牢牢抓住躲在冰雪旁的云昭。正面直视,对方那满身的硝烟满身的硝烟血腥味凶悍的闯进他的视野最中心,立在一片血腥味弥漫的狼尸之中,满地残缺的尸体与灼热猩红的血迹洒在冰寒的雪地上,触目惊心却又震撼。
  对方身躯高大,眉目冷冽凶狠。顺着流畅且清晰的下颚线条往上,是一双染了血迹的琥珀色双眼。
  伴随着汗毛炸起的危机感,云昭喉咙动了动,还来不及思考怎么应对突如其来的危险,眼前突兀的眩晕,下一秒眼前一黑在这危机关头竟然就这样晕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嗷嗷,预收文求收藏么么哒《仙厨的星际私房菜馆(穿书)》
  纪虞好不容易爬上仙厨尊位,一睁眼穿到星际时代。
  又要重新奋斗一回?
  已经忍了几百年,如今还是算了吧!
  但哪知道原主太穷,不努力就得吃土。
  纪虞挽起袖子,那就让味觉被荼毒却不自知的星际人见识见识什么叫美食!
  美食店开起来!
  结果上门的竟然只有一条流浪狗?!
  正穷得快关门大吉,可没想到就此时来运转,生意一天天好了起来。
  纪虞:这狗敢情也能招财?
  客人越来越多,涨价也不能劝退食客们的热情。
  纪虞:好累,钱也赚够了,可以考虑关店享受人生了。
  二狗子瞬间变人:不如换个工作?年薪上亿、福利丰厚,工作时间短、带薪休假长,干不干?
  看着狗子那张星际第一美人的脸,纪虞错愕:什么工作?
  狗子:当我的私厨,或者你想当什么?
  ps:二穿佛系仙厨受x星际第一美人攻
 
 
第2章 顾邗
  寒风凛冽中,顾邗冷眼扫过被他吓晕的年轻人。单手持刀杵在地面,扫过满地的狼尸,慢条斯理的踢开一头灰狼的脑袋,朝着人走去。
  雪层很深,一脚踩下去发出吱呀的声音,脚掌深陷。他毫不在意的大步跨过,几十米的距离转瞬即至。
  居高临下俯视着倒在地上的青年,从对方单薄破烂的衬衫到那张清隽干净却被冻得发青的脸。眯起眼角,刀刃轻轻挑起,将人在雪地里翻了个个,露出后背从右肩到左腰,一条斜着往的抓伤。
  那伤口没有动物抓出来的深且宽,而显得狭长尖锐,分明有些像人的指甲紧扣着抓出的痕迹,但谁的手这样锋利能抓得这样深?
  顾邗嗤笑一声,将年轻人一脚踢回正面朝上的状态,不管对方快被冰雪覆盖的身体,转身就要走。
  至于这个人的死活,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嗷~~”
  一声呜咽的狼嚎突然响起,一只三米多长的巨大银狼从冰山一角探出头来,它的后腿有被撕咬的痕迹,背上厚实的皮毛血迹斑驳,冰冷的冰蓝色双眼俯视着下方的年轻人,忽然鼻头轻轻动了动。
  从高处一跃而下,巨大的狼头凑到年轻跟脆弱的脖颈边,深深的嗅了嗅。
  一股若有若无却让它舒适的香味传来,正要再闻,一块寒冰从后方‘啪’地砸在它脑袋上,银狼嗷呜低吼一声,扭头去看,而后立马瞪大眼乖巧讨好的坐在原地不动了。
  “蠢货。”穿着军靴的脚踢向银狼:“让你出来找吃的,你就找了这一群?还被一群垃圾玩意儿揍得快死了?”
  巨大银狼扬起脑袋、任由蹂躏,不敢动不敢叫,只有尾巴扫帚一样在雪地扫动。
  顾邗冷笑一声:“给老子等着吧,回去后特训。”说着没好气的踢了银狼一脚,转身就走。
  银狼哪里还管什么香不香,闻言人性化的松了口气,连忙跟上步伐。
  “喵~~”一声浅浅猫叫声突然从衣服内袋里面传来,明明脆弱又微弱被风雪声一刮,更是遮盖住,但一人一狼却脚步猛地一滞,站在原地不动了。
  男人脚步停下,单手抄进内袋摸出一只巴掌大的黄色小猫,猫咪一身绒毛软软,小耳朵轻轻耷拉,那双紧闭了三个多月的眼睛却慢慢睁开,剔透的紫色眼睛与捧着它的主人对视,而后又冷漠的发出一声虚弱猫叫。
  凝固在原地的银狼被这声猫叫猛地惊醒,瞪大了一双眼,醒了?不敢置信的凑近鼻子,怼着脸使劲儿看。
  小猫咪懒洋洋睁开一双紫罗兰似得眼睛,柔软的爪子顶住巨狼伸过来的大鼻子,冷漠推开,对银狼的热情表示拒绝。
  “嗷呜。”明明轻得不得了的力道,巨狼却仿佛受到了巨大攻击,急忙往后退了好几步,一双狼眼却仿佛灯泡一样亮了起来。
  猫咪仰起小脑袋,也不在意一人一兽直勾勾的目光,歪着脑袋隔空打量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年轻人,再次发出喵叫一声。但似乎并不情愿这么叫,只叫了一声就闭了嘴,眼睛直直的盯着捧着自己的男人。
  顾邗眯起眼,弯腰将它放在地上。就见小猫踩着虚弱又缓慢的步伐坚定的迎着风雪朝躺在地上的年轻人走去,等艰难的终于走到,它跃上他的身体,绕着圈转了几圈后选择了脖子的位置躺下,将自己蜷缩在一起后再次闭眼睡觉。
  并不想管闲事的顾邗薄唇微抿,目光锐利的看着一动不动的年轻人,第一次认真打量起他来。几秒钟后弯腰从对方脖子上捡起猫塞进衣服内袋,吩咐银狼:“带走。”
  银狼嗷呜一声听话跃去,大嘴一张一口叼起,甩着尾巴快速跟在身后。
  一人一狼踩过满地的血腥,随着一串脚印离开,才逐渐有雪原中的动物试探着跑出来,见安全后咬起一块血肉快速逃跑。
  十几分钟后一辆被冰雪包裹的车辆进入眼帘,顾邗一把拉开车门,随着一股热气铺面而来,他正要脱掉外套,门口突然传来‘咚’的一声,冷漠看过去,被好好叼在嘴里的年轻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头朝下扑进了雪堆中,而那头该咬着人的傻狼正低头将人从雪堆里面刨出来。
  咬着人又要上车,只听又‘咚’的一声,年轻人的脑袋再次撞到门框,造成了二次伤害的后脑门立刻鼓起一个大包。
  顾邗嫌弃:“都说过几百次了,你给老子走后面,你看看你这身肥肉能挤进来吗?”
  银狼连忙咬着人朝后车门跑去,等顾邗打开门,利落的一跃而上将昏得人事不知的青年丢在车厢地上,抬眼看着主人忙碌。
  咬着一根烟,顾邗摸出一个医疗箱,利落的打开找出消炎和缓冻针剂,抓出手臂利落扎进去,随后将人扔沙发上后,再将那只小猫掏出来塞到云昭胸膛上,小猫在睡梦中立马调整姿势蜷好,微弱的热度却逐渐温暖云昭快被冻僵的心脏。
  收好医疗箱,顾邗走过去居高临下打量着呼吸微弱的年轻人。眯着眼,若有所思。
 
 
第3章 醒来
  如果上次醒来是体内冲撞的无法呼吸,这次就是头也疼背也痛,胸口还像压着一座山,压得他被丧尸啃咬的噩梦连续剧一样的上演。终于从追逐的丧尸噩梦中脱离,唰的睁开眼,入目的不是惨白天花板,而是摇摇晃晃的车顶,车顶上一根白炽灯正向四周散发着惨白冷光,旁边的墙上挂着一个时钟。
  他茫然且困惑的躺在那里,目光随着时钟分针的变化摇晃了一回儿,后知后觉的理智才逐渐恢复。闭上眼冷静一秒正欲再睁眼,半边脖子突然喷上一股灼热的吐息,伴随着呼哧哧的呼吸声毛骨悚然的响在耳边。
  浑身汗毛几乎是立刻竖起,他急忙睁眼。
  一颗巨大而狰狞的兽头冷冷的靠在他的脸上,距离不过十厘米,得他能清晰看到这头野兽白色发光的毛发,比手掌还大的狼爪,以及那口能轻易咬碎他脑袋的锋利牙齿。
  狼!
  他脑中徒然窜出一个猩红得滴血的字,昏迷前的场景迅速倒流回到脑中。死去的狼群,拎着一把长刀杀意且冰冷的陌生男人。
  而眼前最近的危机,却是这头大得不可思议的银狼,让他浑身绷紧一动不敢动。
  银狼好奇且友好【自认为】的人第一时间醒来时,就把自己的脸凑过去,嗅了嗅对方身上的味道,狐疑的发现之前那股让自己非常舒服的味道竟然消失了?
  它不甘心的凑近鼻子,巨大的狼吻零距离卡在云昭的脖子上,只要轻轻抬起牙齿,他脆弱的脖子就能被咔嚓一下轻松咬断。
  云昭浑身绷紧,双手紧握成拳,脑中放电影似得想着各种逃脱办法,但此时唯一能做的却只有一动不动减少对方的杀意。
  正嗅得起劲儿,一声嗤笑从右边传来,一把懒散且磁性的声音强行打断了一人一狼诡异的相处画面:“蠢货,没看出来他怕你?”
  有人?
  云昭还来不及去看声音来源,就见这只恐怖到骇人的巨狼竟然人性化的瞪大了眼,而后迅速一跃而下,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用那只狼头俯视着他,冰蓝色的眼中锐利的上扬,而后从鼻腔中发出一声轻哼,施施然趴在了旁边的地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