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谁把我宠成了这个样子[末世]【完结+番外】──遥屹之

时间:2020-12-01 17:41:32  作者:遥屹之

 

 
  拥有脑域异能,有丧尸病毒抗体,甚至能操纵丧尸,洛饮冰本该是末世中的人生赢家,却被人束缚囚禁了三年,惨遭人体实验,生不如死。
  爆体而亡后,他自深渊归来,重生回两年半前。
  他依旧被捆绑在束缚衣中不能动弹,看着周围熟悉景象,洛饮冰双眸微敛,神情冷淡而阴郁。
  重生的第二天,他操纵丧尸攻破前世禁锢他三年的实验室,漫步在丧尸群中,他找出一个笔记本,写了一篇简明扼要只有三句话的末世生存指南。
  第一条:“复仇曾背叛自己、折磨自己的所有人。”
  第二条:“报答前世救出自己的纪初。”
  第三条:“确定自己究竟想做救世主还是丧尸皇。”
  很久以后,早就完成前两条内容的洛饮冰拿出笔记本,皱着眉头划掉第三条,改成了一个问句:
  “我本应成为一名厌世病娇,谁把我宠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他身后,纪初淡淡一笑,放下手中骨瓷盘,唤他:“先生,我刚烤好的点心。”
  厌世病娇翻译为:
  苍白病弱,懒散淡漠,有需要时碾压全场,没必要时家养娇气包,纪小初我膝盖疼过来抱我走。
  路人:得知那个漂漂亮亮的喜欢伪装成普通人的病弱青年是当世最强异能者兼最强丧尸,我们也很幻灭啊!
  攻视角:你是万物之主,你是世界之王,你是我至死追寻的信仰。
  食用指南:
  1.末世重生文,有异能,攻受都是挂,贼苏贼爽贼甜
  2.主受,攻宠受,纪初×洛饮冰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末世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饮冰,纪初 ┃ 配角:新文《恶犬和他的病美人》求预收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逆转世界,只为见你一面
 
 
第1章 
  末世后三年,燕城安全区。
  末世以来极端天气频发,十二月初的清晨,冷到滴水成冰,太阳尚未升起,天边弯月泛白,光线昏暗。
  前些天下了场大雪,满树的银白压弯了枝头,地上积雪未消,偶尔有出行的人踩出轻微声响,除此之外,整个安全区寂静无声。
  末世之后水电供应一度中断,即使是燕城这样的大型安全区,也在几个月前才限量恢复供应,但没有人会把珍贵的资源浪费在清晨,因此这样的安静已经是常态。
  今天却有些不同。
  城中心的任务大厅里一反常态地聚集了上百位年轻男女,他们的穿着虽不亮丽,却整齐厚实,在末世还能有这样的仪容的,显然都能力不俗。
  此时众人三两成群,正小声交谈着,不少人还时不时抬眼,看一眼大厅中心那块悬挂的显示屏。
  今天是半年一度的为异能者排名次的日子,这些人都是有望上榜的异能者,末世后异能者地位极高,而这个榜单就是他们能力的证明。榜单七点发放,距现在还有将近一小时,但等不及的异能者们早已经翘首以盼。
  “这次的榜首只怕还是纪初了。”交谈声中突然冒出一个名字。
  伴随着这句话,整个大厅都沉寂了两秒,才有人叹道:“肯定又是他。”
  榜单已经排了四次,四次的榜首都是纪初,这一次想必也不会是别的人。
  有人似乎知道什么内幕,神神秘秘地笑了笑,又自嘲地摇头道:“我听说纪初已经摸到五阶的门槛了,咱们啊,追不上的。”
  人群又沉默了一会儿,纪初的优秀所有异能者有目共睹,他是速度异能者,在大多数异能者还挣扎在三阶的现在,他却独领风骚快要五阶,这种天堑般的差距让他们连嫉妒都不能。
  谈论人生赢家总是难以让人愉快,他们很快主动换了个话题,聊着各种或真或假的八卦消息,眼睛却越来越频繁地看向显示器。
  终于,伴随着冰冷的一声提示音,七点到了。
  整个大厅顿时安静下来,几百双眼睛一齐盯着显示器,下一瞬,液晶屏幕发出荧光,最新版本的排名缓缓浮现在显示器上。
  看清榜首的名字只需要一秒,但在下一刻,所有人甚至忘了寻找自己是否上榜,而是异口同声地惊叫道:“怎么可能!”
  排名的首位竟不是所有人之前以为的纪初,反而十足的陌生。
  “洛饮冰。”
  良久,终于有人念出了那个名字,然后茫然地问旁人:“这是谁?”
  他人摇头道:“不知道,闻所未闻!”
  众人交换着视线,燕城之内,甚至华国全国范围内,高阶异能者们都对彼此有所了解,可没有任何人听说过洛饮冰的名字。
  难道是任务大厅的工作人员出错了?可这么重要的名单,难道也会出错?
  众人惊疑不定地讨论了足足几分钟,突然看到名单首位的那个名字一点点的,光芒黯淡下来。
  七点十分,在仅仅占据榜首十分钟后,洛饮冰的名字消失无踪,下一行的纪初名字自行上移,重回曾占据良久的榜首位置。
  大厅中的异能者们这才纷纷点头,心说原来真的是名单出错了。
  下一瞬,短暂而尖锐的疼痛却突然闯入每一个异能者的脑海。
  十分钟前,安全区政务中心。
  空荡的房间里幽暗阴森,厚重的天鹅绒窗帘将些微晨光都阻隔在外,浓稠的黑暗中,身形消瘦的苍白青年整个人陷进沙发里。
  青年正是招来无数讨论的洛饮冰。
  他的样貌清俊,只是面色苍白得近乎病态,连嘴唇都不见血色,他纤长的羽睫垂着,半遮住眼瞳,却没能遮住眼底的阴郁狠厉。
  剧烈的头痛已经持续良久,洛饮冰修长的手指用力抵住额角,却只能获得些许微不足道的缓解,他的手背与面色一样苍白,突出的幽蓝血管便格外明显,彰显着他正忍受的痛苦是何等剧烈。
  血色自他眼中一闪而过,其中夹杂着冰冷恨意。
  他不甘心。
  末日以来的所有经历在他脑中飞速闪过,在丧尸病毒大规模爆发前,各国已对此有所察觉,无数精英人才被聚集起来研发疫苗,他也跟随导师,以助手的身份成为了研发团队的一员。
  可惜等他们得到初步结果时,丧尸病毒已经全面爆发,那时他们拿着不确定效果的疫苗,却连实验对象都找不到,最终只能让少数研究人员志愿作为实验者,注射了疫苗。
  他也是志愿者中的一员,那时他还太年轻也太单纯,不知道随着末世的到来,许多没有变异的正常人却变得比丧尸更加可怕。
  注射疫苗后需要定期抽血检查,第一次变故就在这时发生。在他曾经的导师邱名章的操纵下,抽血的针头在刺入志愿者的皮肤前,已经被丧尸病毒感染。
  邱名章用这种简单却残忍至极的方式检查疫苗的效果,不幸的是他们的研究基本失败,短短一天之内,几乎所有志愿者先后丧尸化,只有他一个人,竟然真的产生了抗体。
  但这远非结束。
  实验室早就脱离了国家控制,有良知的研究员也纷纷被铲除,只余下以邱名章为首的疯子们,他们将他用束缚带捆绑在病床上,进行了无数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
  疫苗与病毒改造了他的身体,他的恢复能力远超常人,即使是普通异能者都无法比拟,只要不伤到他的大脑,多重的伤都可以愈合,这显然为邱名章他们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却给他自己带来了无尽的痛苦。
  他就这么被折磨了三年,直到一个月前,一小队异能者接到安全区发布的任务铲除了实验室,才将他救了出来。
  获救的那天,新一轮的人体实验刚刚结束,他的半个身躯都血肉模糊,甚至露出森森白骨,将他救出来的异能者们三年来经历过无数场战斗,依然不忍细看,但他对那样的伤势却早已经习以为常。
  被带回安全区后,他的身体渐渐恢复,之后才陆续得知三年来外界都发生了什么,他也才知道,原来他越来越快的思维速度并非错觉,他是一位脑域异能者,并且距离四阶只剩下一步之遥。
  再后来,伴随着燕城科研人员的研究,他得知自己的能力远不止于此,作为当世仅存的身含丧尸病毒抗体的人类,他竟然可以操纵丧尸!
  他以为他终于可以获得新生,但现实却给他惨痛一击,他被束缚了三年,从未主动修行过异能,体内的异能其实是人体实验的副产品,而他的体质依旧如同普通人一样羸弱。
  就在前一天夜里,他尽管不想,却无法自控地进阶为四阶异能者。
  但他脆弱的身体根本无法承载如此多的能量,这场头痛已经折磨了他十几个小时,脑域异能还让他能精准地模拟出不久之后,自己爆体而亡的景象。
  洛饮冰眼神一暗,他不甘心就这么死了,之前的营救虽然铲除了实验室,却被同是异能者的邱名章等几人逃脱了,他不甘心死在对方前面。
  洛饮冰蹙着眉,头部的剧痛已经远超过常人的忍耐极限,即使他三年来受尽折磨甚至已经习惯了疼痛,也要用尽全力才能忍住痛呼,冷汗自他额角滑落,有一滴落进了眼角,让他眼眶发红。
  他已经拼尽了全力,与自己脆弱的身体僵持了许久,可终究还是没能抵抗体内翻涌不受控制的能量。
  耀眼的白光忽然爆发在黑暗中,失控的能量宣泄而出,冲击之下,玻璃窗发出清脆爆响,家具轰然碎裂成片,巨大的裂痕撕开墙壁,光芒照出了一片狼藉,洛饮冰哑声低咳,猩红血液自他嘴唇涌出,滴落在地面。
  然后白光再度爆发,比方才的更为明亮,刺目到让人睁不开眼睛。
  这一次,等白光散去时,房间里已经空无一人。
  这就是异能者的,爆体而亡。
  爆体的能量逸散,并不能被人看到,但每一个被能量扫过的异能者都会感到一阵短暂而尖锐的疼痛。
  任务大厅中,异能者们有些纳闷地摇摇头,疼痛来的突然,消失的也迅速,让人几乎以为只是个错觉,他们转眼就将这件事抛在脑后,专心寻找自己的名次,对他们来说,名单上那个昙花一现的名字只是个小插曲。
  燕城安全区的入口处,刚完成任务归来的纪初觉察到那突然的刺痛,却陡然面色苍白。
  他发挥异能冲到洛饮冰屋外,深吸一口气,忐忑地推开了房门。
  宽敞的房间内空荡无人。
  纪初表情空白。
  他目视前方,眼神却一片空茫,如同极夜落入眼底,再也没有什么能照亮。
  他突然抱头蹲下,千万倍于刚才那一瞬的痛苦击中了他,他本就摸到了五阶的门槛,竟然因为眼下的刺激进阶了。
  无形的能量在他身旁形成乱流,房屋的四壁轰然坍塌,极致的暴力摧枯拉朽地毁灭一切,警报疯狂鸣响,唤醒了整座安全区,站在乱流正中央的纪初却丝毫不受影响,连飞扬的尘土都没能靠近他的衣角。
  他站起身,环顾四周,极致平静的神色中掩藏着极致的疯狂,他伸出手掌,缓缓地覆过手,如同发号施令。
  伴随着他的动作,能量乱流渐渐平静下来,乖顺地任凭他操纵,自他掌心源源不断地涌向世界。
  纪初看着自己的手掌,而政务中心内,被惊醒的无数人惊惧地看着纪初。
  第一个五阶异能者,诞生了。
  ——
  花谢复花开,月缺复月满,时间的长流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微小的漩涡。
  两年半前,末世后第八个月,西北研究所。
  洛饮冰自深渊归来,缓缓睁开了眼睛。
  灯光惨白,消毒水味道刺鼻,左臂传来钻心的疼痛,他被特制的束缚带绑在病床上,全身上下只有几根手指能够动弹。
  洛饮冰半垂眼眸,漆黑如墨的瞳孔中带着郁色,他缺乏血色的薄唇抿了抿,冰冷的笑容转瞬即逝。
  我归来时,背叛者皆将死去。
 
 
第2章 
  洛饮冰偏了偏头。
  卡在脖子上的束缚带绑得很紧,微微扭头的动作就带来疼痛与窒息感,但他却平静地保持扭头的姿势,直到看清自己所处的环境。
  这种程度的痛,他早已经习以为常。
  他此时所在的实验室干净整洁灯火通明,甚至完全看不出末日的气息,这是他前世曾待过的第一间实验室。
  在末世后第十个月,这间实验室毁于事故,他被转移到另一间实验室里,很多骇人听闻的人体实验也是从那时开始。
  洛饮冰狭了狭眸,他既然回到了这里,就必定会改变之后发生的一切,只是感受着身上的重重束缚,他眼神微沉。
  无论是恢复能力还是脑域异能,都无助于他挣脱束缚带的捆绑,他必须了解更详细的情报,制定一个脱困计划。
  推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有人走进了空荡的实验室,脚步声由远及近,对方显然正向他走来。距离越近时,来者的脚步声就越重,像是故意地重重踩下每一步,好让洛饮冰知道自己的到来。
  洛饮冰很清楚对方这么做的用意。
  在这个变态云集的实验基地,不少研究人员都很享受用这种方式捉弄他们的实验对象,不知从何时起,看实验对象惊慌失措的样子已经成为了研究员的娱乐项目。
  但洛饮冰只是平静地等待着。
  处于第一间实验室时他虽然毫无自由,但此时邱名章等人还只会做一些基础实验,有人到来不足以让他忧惧,他反而还准备利用来者获取更多的消息。
  在洛饮冰思考的同时,来者终于走到了他病床边。
  那是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他样貌平平,一张丢进人群后就很难找出来的大众脸,唯有一双浓眉添加了些微英气,让他不至于太泯然众人。
  但他看着洛饮冰,一副得意洋洋的小人嘴脸,眼睛里闪着兴奋而邪恶的光,那双浓眉放在这样表情的脸上,只显出违和与诡异。
  “洛饮冰。”来者叫洛饮冰的名字,或许是因为他强压着亢奋的情绪,语调显得很怪异,然后他咧着嘴,露出个恶劣的笑容,继续道:“该抽血了。”
  在这间实验室里,抽血两个字与在别处有着不同的意义,这时洛饮冰的恢复能力已经初步显现,因此每一次抽血时,研究人员都会抽走对常人而言已经远超致死量的血液。
  尽管最终能够恢复,但每一次抽血都伴随着几天的痛苦与虚弱,因此这曾是这一时期的洛饮冰最惧怕的东西,但对于重生之后的他而言,这份痛苦根本微不足道。
  但是洛饮冰平静的神色中依旧浮现出些许波动,因为他没有想到,在重生回来不过几分钟时,他就见到了老熟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