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成霸总白月光的替身【完结】──曳萝

时间:2020-12-01 17:37:32  作者:曳萝

 

 
  在《替身》这本狗血BL小说中,主角受十分可怜,他直到死前最后一刻才知道自己不过是丈夫用来保护心中白月光的工具
  主角攻在商场上树敌良多,为了护住心爱之人,主角攻便选了一人,对他表白,求婚
  很不幸,被选中的人就是主角受
  一脸甜蜜幸福的主角受还不知道,他是主角攻精挑细选出来替他心底的白月光承受所有危险与伤害的替身
  在这本书中主角受经历了车祸、绑架、毁容、住院等等一系列事件,最后死在了白莲花白月光的手里,命运可谓十分凄惨
  更惨的是,苏余里穿到了这个苦逼主角受的身上,且他穿过来的时候已与渣攻办完了婚礼,渣攻的对手知道了他的存在
  苏余里很冷静,他知道自己已经与渣攻绑定在了一起,此时离开死的只会更快
  他凭着自己的聪慧,对照书中内容,一直苟到人渣老公解决所有敌人
  然后苏余里收拾包袱跑路了!
  苏余里:“渣男跟你的白月光腻歪去吧,小爷也有自己的幸福人生要过,拜拜了你呐。”
  却不想,一个月后,男人手持未签字的离婚协议书,赤红着眼将他堵在角落:“你可知我为了找你,耗费了多大功夫?你倒是能跑!嗯?”
  攻受双穿书,但都不知道对方内里已换了芯子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婚恋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余里 ┃ 配角:预收《恶毒反派心里苦》《本座今天依然活蹦乱跳》求收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这渣攻演技可真好,我差点信了
  立意: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多看自己所拥有的,知足常乐,拥抱快乐人生
 
 
第1章 
  手指上冰凉的触感唤回了苏余里的神智,他茫然低头,就见一只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大手温柔的握着他的手。
  那人的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款样式简单大方的男士戒指,正往他左手无名指上套。
  戒指?
  苏余里茫然的眨眨眼,这是什么情况?
  苏余里的目光顺着面前之人的手往上看,视线滑过那人整洁干净的袖口,发现面前的人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
  这身黑色西装完美的将面前之人的好身材显露出来,宽肩窄腰,就算是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也能让人感受到这具身体所蕴含的蓬勃爆发力,再往上,则是精致性感的喉结。
  这样一具完美的□□,让人开始期待他会拥有一张怎样俊美的面容。
  苏余里抬起眼帘,当他看清面前男人的容貌时,呼吸不由一窒。
  只见面前的男人拥有一双如大海般深邃的眼眸,皮肤白皙莹润,英挺的鼻梁下是形状美好的薄唇。
  苏余里心中惊艳不已,这张脸配上这样的身材,绝了!
  耳边忽然响起一道苍老、充满慈爱的声音:“请新郎给配偶戴上婚戒,从此以后,无论身体还是心灵,他都将永远属于你。”
  婚戒?
  苏余里转头,才发现自己站在台上,周围是由白玫瑰组成的花海,浪漫且壮观,远处是蔚蓝的海面,海边停靠着几艘豪华游艇。
  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花香气息,下方则坐满了宾客。
  这无疑是一场婚礼,且是一场十分盛大的婚礼。
  苏余里觉得脑子快不够用了,他结婚了?他明明记得他在宿舍睡觉来着,而且,他今年刚满二十,还没到法定婚龄。
  正想着,就听一道低沉悦耳的声音温柔地在耳边道:“回神了。”
  苏余里想事情正想的出神,乍然听到声音在耳边响起,不由惊了一跳。
  许是被苏余里小兔子一般惊慌的眼神取悦到,男人笑起来,胸腔轻轻颤动着,笑声如低音炮一样,苏的人双腿发软。
  男人笑问:“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苏余里摇摇头,快速拿起花童手中的另一枚戒指套在男人手上,试图以此来转移男人的注意力。
  他用余光扫了一眼台下,发现下面坐着的全都是陌生面孔,不过他们的脸上都带着善意的微笑。
  苏余里很快镇定下来,这种情况怎么看怎么怪异,简直像做梦一样。
  做梦?
  苏余里眼睛不由一亮,对呀,做梦!
  他忽然想起来,他发小兼死党顺利脱单,并与男友迅速上垒,发小昨晚在视频里跟他秀恩爱,还嘲笑他是纯情小处男,至今没牵过男人的手来着。
  苏余里在心里狠狠将死党骂了一顿,都怪他跟自己秀,他才会做这么一个无厘头的梦。
  正想着,老神父的声音再次响起:“请新郎亲吻新郎。”
  等等,亲吻?纯情小处男苏余里心下一跳,那不就是要亲、亲嘴?
  不等苏余里做出反应,英俊的男人上前一步,低头吻落在了苏余里唇侧。
  一吻即分,看着男人含笑的温柔眼眸,苏余里脊背泛起阵阵酥麻,他忽然觉得做这一场梦也挺好的。
  母胎单身二十年,也想体验一把有伴侣的滋味。
  反正是做梦,做什么都只有自己知道。
  这么想着,苏余里一把拉过男人的衣领,阻止了男人的后退,接着他踮脚吻在了男人唇上。
  唇上传来绵软的触感,男人眼底闪过一抹诧异的神色,紧接着笑了笑,抬手摸了摸苏余里的头发,说道:“走吧,去招待客人。”
  已经认定这是一场梦,苏余里也没什么避讳的,全凭自己的心意行事,他主动牵起男人的手。
  男人的掌心干燥而温暖,触感十分真实。
  苏余里握紧男人的手,在心里暗戳戳地想,等下次周言那孙子再跟自己秀的时候,就告诉他自己是结过婚的人。
  ——虽然是在梦里。
  但能做一场美梦,也是他的本事。
  苏余里跟着男人从台上下来,一路接受众宾客的祝福,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道含笑的声音:“岁言。”
  苏余里循声望去,就见一名身着深蓝色西装的男人穿过人群走了过来。
  男人相貌英俊,眼眸深邃,面上的笑意让人如沐春风,他举起酒杯,冲苏余里身侧的人道:“新婚快乐。”
  苏余里耳朵动了动,岁言?是他便宜老公的名字吗?
  别说,名字挺好听的。
  只是好像……有些熟悉。他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听过。
  “多谢。”林岁言微笑着,跟男人轻轻碰杯,玻璃杯发出清脆的声响。
  穿着深蓝色西装的男人抿了一口酒,这才看向苏余里,他自我介绍道:“我姓牧,牧朗,我是岁言的朋友。祝福你们。”
  牧朗?
  这名字也有点耳熟,苏余里一面这么想着,一面亲热的挽住林岁言的胳膊,他含笑道:“多谢牧先生,很高兴你能来参加我跟岁言的婚礼,也承您吉言,我跟岁言一定会幸福的。”
  苏余里直视牧朗的眼睛,笑容得体,姿态大方。
  牧朗眼底闪过一抹兴味的神色,他笑起来,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好。”
  说着轻抿一口酒,随后跟林岁言聊了起来。
  苏余里听了几句,发现他们聊的好像是生意上的事。
  苏余里家中世代经商,不过他上面有大哥顶着,他还在学校读书,并不清楚商场上的事情。
  苏余里听的云里雾里,唯一的感受就是,他这个梦做的好厉害,竟能将细节完善到这种程度。
  无事可做,又走不开,苏余里就捏着手里的酒杯,轻抿了一口酒。甜津津的,又带着酒的醇香,味道十分美妙。
  林岁言,牧朗说话的短短功夫,苏余里已经喝完了一杯酒,他放下空杯子,重又拿起一杯新的。
  苏余里刚将酒杯送到唇边,旁边忽然伸来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温柔却不容置疑地取走了他手中的香槟,换了一杯橙汁给他。
  看着掌中的橙汁,苏余里:???
  什么情况,他八岁就不喝橙汁了!
  苏余里瞪着面前塞给他橙汁的人。
  林岁言眉宇温柔,眼神中带着无尽宠溺,他对苏余里道:“当心喝醉了。”
  苏余里:“……”开玩笑,他遗传了他爸的好酒量,千杯不醉!
  苏余里正想开口,忽见牧朗冲着一个方向道:“那不是洛学长吗。”说着抬了一下手臂,叫道:“洛学长。”
  苏余里心里嘀咕,他这个梦也做的太不争气了,怎么还不早点结束这一切,快点进入成人动作片时间啊。
  难得做一个这样的美梦,对象还这么英俊帅气,可不能白白放过。
  心里虽这么想着,苏余里还是耐着性子顺着牧朗的目光看过去。就见距他们不远处,站着一名穿着白色西装的青年。
  青年身材修长,皮肤白皙,眉眼间透出淡淡的温柔,气质清雅如莲,使人一见就很难移开眼睛。
  听到有人唤他,青年迈步走了过来。
  待青年走近了,苏余里才注意到青年的右眼角有一颗泪痣。
  这颗泪痣将青年身上淡雅的气质削弱了几分,平添了几分妩媚惑人。
  苏余里盯着青年眼底的泪痣,不知为何,他觉得这颗泪痣十分眼熟。
  这个说法可能有些可笑,但苏余里真的十分在意这名洛姓青年眼底的泪痣。他一见这人眼底的泪痣,还有这人身上莲花一样淡雅的气质,就觉得牙根发痒。
  这种感觉只有在他见到极度讨厌的人的时候才会出现。可这实在没道理,这名青年他不认识。
  难道是梦的原因?梦境里发生的一切都是毫无道理可讲的。
  苏余里这么想着,还是忍不住悄悄凑到林岁言耳边,低声道:“他叫什么名字?”
  因为距离挨得近,苏余里说话时的热气就打在林岁言耳朵上,林岁言侧过头,
  就见苏余里睁着大眼睛,满脸好奇的看着他。
  不等林岁言回答,一道温柔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我叫洛星。”
  洛星?
  洛星!
  洛星这个名字就像是打开了某种开关,让苏余里睁大了眼睛。他总算知道为何会觉得岁言、牧朗这两个名字那般耳熟了,因为他们和洛星这个名字一样,都出自同一个地方。
  ——一本名叫《替身》的狗血BL小说。
  《替身》这本BL小说,因其狗血、气人、无脑程度,在网上火爆了很长一段时间,追更者无数,苏余里就是其中之一。
  这本书的主角受名叫温锦,人如其名,是一个温柔善良的人。主角攻叫林岁言。而攻心底的白月光,就叫洛星。
  故事开始的时候,温锦二十岁,还在读大学。
  温锦家世不错,虽称不上名流巨富,但也是可以安安稳稳,舒舒服服过一辈子的。
  温锦上面有一个哥哥,父母康健,家庭和睦,全家都宠着他。
  说温锦是一个在城堡中长大的无忧无虑的小王子也不为过。而攻林岁言则是A城赫赫有名的风启集团的公子,相貌英俊,年轻有为。
  林岁言与温锦在一个酒会上相识,其后林岁言与温锦多番“偶遇”,温锦很快沉浸在林岁言的温柔体贴中,不可自拔。
  毫无悬念的,两人陷入热恋。
 
 
第2章 
  温锦还在念书,什么都不懂,他哥哥温棋却知道林家老爷子重病住进了疗养院,林家一切事由都交给林岁言处理。
  林岁言年轻气盛,手段强硬,在商场上得罪了不少人,现在老爷子住院,各家都有些蠢蠢欲动,想要将林家拉下来。
  林家现在表面上看着风光,暗地里不知有多少麻烦。
  只是温锦现在满心满眼都是林岁言这个人,旁人的劝是听不进去的。他跟温棋说,他喜欢的是林岁言这个人,无论林家以后怎么样,会遭遇多少困难,他都愿意陪着林岁言一起扛过去。
  温棋无法,只能同意了。
  温棋年岁见长,父母退居后方,他算是家里的主心骨,他点头之后,温家父母也都同意了。
  温锦与林岁言很快就定了婚,接着闪电般结婚。
  也确如温棋担心的一样,温锦与林岁言结婚后日子过得虽是蜜里调油,可麻烦也是不断,甚至还有人胆大包天的躲在暗处,想要取林岁言的命。
  温锦跟林岁言在一起,经历了车祸、绑架、毁容等一系列事情,最后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林岁言笑到了最后。
  解决了所有敌人,温锦以为他和林岁言可以携手到老,却不想,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林岁言开始频繁的在外面加班、应酬,回来后身上还带着属于别人的香水味。
  这个香水的味道,温锦曾在林岁言身上频繁的闻到过,那时他没多想,现在他仍在心里安慰自己,商场上应酬是在所难免的,不必如此多疑。
  直到后来,温锦在林岁言的脖子上发现了吻痕。到了这个时候,他再也不能欺骗自己了。
  温锦这个人对待感情十分认真,他爱的纯粹,不容许感情上出现一点问题,他想跟林岁言好好谈谈。
  可林岁言并不想跟温锦谈。
  自从收拾完那些对手,林岁言跟温锦之间,好像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以前的无话不谈,以前的柔情蜜意,仿佛都是温锦做的一场梦。
  温锦提到林岁言颈边吻痕的事,林岁言大怒,拎起外套就离开了家,一夜未归。
  林岁言明明就知道,只要他说一句没有,温锦就会信的。
  可是林岁言没有。
  温锦本以为夫夫离心,这已经够可悲的了,没想到还有一个更可怕的秘密在等着他。——一个足以彻底摧毁他的秘密。
  温锦在林岁言白月光洛星的设计下开车外出,不想在路上遭遇“意外”,出了车祸。
  直到那时,温锦才从洛星口中知道,原来林岁言心中一直深爱着一个人,那个人不是他,而是洛星。他不过是洛星的替身。
  林岁言会追求他,只是为了保护洛星,不受对手的伤害。因为那是他的软肋,他不舍。
  直到那个时候,温锦才明白,这三年的幸福与美满不过是一场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只有他自己。
  温锦躺在翻倒的车子里,鲜血不停的往外涌,他却像感受不到疼一般,哈哈大笑,笑声里满是绝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