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还能抢救一下吗?【完结】──策马听风

时间:2020-12-01 17:23:24  作者:策马听风

 

 
  同样都是书穿,别人书穿只穿一次。
  但苏云景在某个生病的娇娇身边却趴了三次活儿。
  第一次,他八岁,娇娇七岁。
  苏云景主动上前,“我想跟你做朋友!”
  傅寒舟用小奶音冷酷的说,“我不需要朋友!”
  苏云景:……原来生病娇娇小时候都是酷娇。
  第二次,苏云景书穿进来,他跟傅寒舟都已是少年。
  苏云景热情相邀,“晚上要不要一块?”
  傅寒舟不理人,背对着他躺了下来。
  苏云景结交失败,灰心正要离开时,躺在床上的人动了动。
  然后,默默腾出半边床。
  苏云景:……酷娇进化成傲娇了?
  第三次书穿,成年的生病娇娇是娱乐圈的顶流,而他成了十八线小演员。
  十八线被大明星堵化妆间门口。
  “好久不见,抛下我两次感觉怎么样?”
  傅寒舟的声音温柔甜腻的像裹了蜜糖,眼底却滚着狂暴狠戾。
  突然掉马的苏云景:……
  我,还能抢救一下吗?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云景 ┃ 配角:傅寒舟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为拯救你而来,奈何你终成傲娇
  立意:拯救失足青年,积极正能量的携手走下去
  作者简评:
  同样都是书穿,别人书穿只穿一次。苏云景在某个生病的娇娇身边趴了三次活。第一次他八岁,娇娇是个七岁高冷小酷盖。第二次他跟傅寒舟都已是少年,酷盖变傲娇。第三次成年的娇娇是娱乐圈的顶流,而他成了十八线小演员。“好久不见,抛下我两次感觉怎么样?”傅寒舟的声音甜腻的像裹了蜜糖,眼底却滚着狂暴。苏云景:……本文行文流畅自然,感情细腻,人物鲜明,是一篇轻松温馨的治愈甜文,两个主角相互依靠,最后白头到老
 
 
第1章 
  就,很突然。
  他书穿了。
  穿越进一本叫《星光璀璨》的言情小说里。
  苏云景没看过这本小说,还是穿来之后,系统把剧情塞进了他的脑子里。
  据说,女生向的言情文,男主是给女主爱的,男二是给读者爱的。
  《星光璀璨》这本小说,就有一个惹读者心肝脾肺肾都疼的病娇男配,叫傅寒舟。
  苏云景这次书穿的任务,就是温暖傅寒舟。
  系统:“希望宿主能让傅寒舟感受到,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人间还有个苏云景。”
  苏云景:……
  这话他怎么感觉怪怪的?
  被系统莫名其妙拽进这本小说之前,苏云景出车祸死了。
  能进入小说,以另种方式延续生命,苏云景想想觉得挺值,就同意了这次任务。
  小说里傅寒舟的命运很惨,他妈怀着他的时候,跟他爸闹翻后,独自把孩子生了下来。
  傅寒舟的亲妈患有遗传精神病,病情时好时坏,经常打骂傅寒舟。
  再加上傅寒舟遗传了精神方面的疾病,所以性格非常偏执扭曲。
  直到遇见本书的女主,就像被人栓上了狗链子似的,疯狗变忠犬。
  像这种美强惨,对待感情专一的病娇人设,非常吸粉。
  就连苏云景这个大男人,看完整本书,也觉得他挺惨的。
  而这位病娇,现在才七岁。
  系统把苏云景送回到了傅寒舟的童年。
  爱的教育要从娃娃抓起,这一点毛病都没有。
  有毛病的是,系统也把苏云景变成了一个八岁的娃娃。
  这就蛋疼了。
  看着不远处唇红齿白的小男孩,苏云景的小眉毛微挑。
  这个人就是他的目标,小病娇傅寒舟。
  傅寒舟坐在树下的阴凉里。
  碎金的阳光,被那棵百年老槐切割成千万道,在傅寒舟身上投下了斑驳的光影。
  他身上穿着不合身的破旧衣服,但仍旧难掩出色的样貌,粉雕玉琢,比小女孩还要秀气漂亮。
  两个月前,傅寒舟的母亲因为病情加重,不堪精神折磨,跳了楼。
  她死后,傅寒舟就被送到了孤儿院。
  系统给苏云景安排的新身份非常巧妙,他家就住在孤儿院对面的筒子楼里。
  就地理位置来说,苏云景占了很大的优势。
  孤儿院其他小朋友在小游乐场玩滑梯,就傅寒舟一个人坐在树荫画画。
  看着落单的傅寒舟,苏云景走上前。
  一颗大白兔奶糖,突然被一只小手放到眼前。
  傅寒舟撩起眼皮。
  这么近距离一看,苏云景才发现这个男孩是真的好看。
  五官是那种精雕的漂亮,就像从布帛里剥出来的一块润玉。
  出于对美好的欣赏,苏云景笑容越发温和友好。
  他问,“吃糖吗?”
  傅寒舟看着苏云景,黑黢黢的眼睛里沁着寒意。
  他拿过苏云景手里的大白兔,然后扔了出去。
  苏云景:???
  傅寒舟扔了糖,低头继续画画,一点要搭理苏云景的意思都没有。
  苏云景没跟小孩子打过交道,傅寒舟这个反应超出他的意料,不由愣了愣。
  想起傅寒舟从小的成长经历,苏云景觉得事情有点难搞。
  捡起了地上的糖,苏云景问傅寒舟,“你不喜欢吃糖吗?”
  傅寒舟没理他。
  苏云景不死心,“你叫什么名字?我们以后可以做朋友。”
  傅寒舟眼皮都没抬一下。
  他很瘦小,露出的那截雪白脖颈,细的好像一只手就能掐断。
  苏云景看着傅寒舟后颈覆的那层细小绒毛,内心一时很复杂。
  “明明,回家了。”远处一个清秀的女人喊苏云景。
  这人是原主的妈妈,叫宋文倩。
  今天他们母子俩来孤儿院是捐赠旧衣服的。
  交友失败的苏云景,只能先回去,再从长计议。
  第二天下了学,在宋文倩的监督下,苏云景写完了一年级的作业。
  苏云景用不太适应的奶音说,“妈妈,我想下去玩一会儿。”
  原主的身体非常不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医院度过的。
  见苏云景想出去玩,宋文倩从厨房出来了。
  “妈妈给你打开电视,找个动画片好不好?”宋文倩哄他。
  “我不乱跑,就想跟楼下小朋友玩一会儿,就一小会儿。”
  “那,那不舒服赶紧回来。”
  “嗯。”
  苏云景拿了一块蛋糕,去对面孤儿院找傅寒舟。
  傅寒舟还是孤零零坐在树下画画,不跟其他小朋友玩儿,也不跟他们说话。
  苏云景先去滑梯那边,给其他小朋友发了一圈糖,打听了一下傅寒舟的情况。
  这里最大的孩子也有十岁了,已经能跟大人正常沟通。
  苏云景听着他们七嘴八舌。
  傅寒舟在孤儿院的风评非常不好,他来了两个月,这里没一个孩子喜欢他。
  苏云景叹了口气,小家伙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难免会竖起全身的刺。
  正在画画的傅寒舟,感觉一道阴影投到了画纸上。
  说是画纸,其实是小学生练习本。
  正面已经写满了字,所以孤儿院的老师才给了傅寒舟,让他在背面画画。
  水彩笔是傅寒舟从家自己带来的,很多颜色都不能用了。
  傅寒舟一抬头,就看见了昨天那个给他糖的男孩。
  “你吃蛋糕吗?”苏云景问。
  傅寒舟跟昨天一样高冷,继续画画不理苏云景。
  苏云景撕开了蛋糕的真空包装。
  里面是一块松软的戚风蛋糕,中间夹了点奶油。
  苏云景掰下了一块,他诱惑道:“很甜,也很香,你吃吗?”
  一种淡淡的奶香飘了出来。
  苏云景看见傅寒舟卷长浓密的睫毛,很明显颤了一下。
  他应该是饿了。
  苏云景跟其他小朋友打听过,孤儿院开饭的规矩是先到先得。
  而傅寒舟吃饭时并不积极,每次都是最后一个吃,剩下的饭菜并不多。
  “给你。”苏云景把蛋糕递到了傅寒舟面前。
  傅寒舟冷冷拍开了苏云景的手。
  傅寒舟人小,力道却不小,苏云景的手背立刻覆了一道红印子。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手一松,蛋糕就掉到了地上。
  白嫩嫩的蛋糕滚了一圈,沾了不少土。
  苏云景看着自己手上的巴掌印,不禁感叹了一句。
  果然是要成为病娇的男人,才七岁就这么难搞。
 
 
第2章 
  两次失败的教训,终于让苏云景总结出了经验。
  送吃这招对傅寒舟不管事。
  回去之后,苏云景就调整了送温暖的方针策略。
  送礼嘛,讲究的是投其所好。
  当天晚上,苏云景把原主小金猪存钱罐的屁股给掏了。
  虽然拿人家小孩的零花钱不太好,但现在苏云景才八岁,他也没其他办法。
  从存钱罐掏出了十个硬币,第二天上学苏云景就斥巨资,花八块钱买了一盒新彩笔。
  书中对傅寒舟童年待的孤儿院描写很少,只有寥寥几笔。
  剧情虽然没提到,但世界观很完善。
  这个时候国家的经济还没有发展起来,县城消费能力有限,工资跟物价都不高。
  所以八块钱对一个小孩来说,真的不少了。
  下了学,苏云景就拿着那盒彩笔去了孤儿院。
  怕傅寒舟会拒绝,苏云景将画笔塞进他怀里,就走了。
  跑了七八步,苏云景回头去看傅寒舟,“送你的,我想跟你成为朋友。”
  “我们明天见。”他朝傅寒舟挥了挥手,然后离开了孤儿院。
  苦了他一个成年人,要冒充小孩儿跟另一个小孩儿搞好关系。
  傅寒舟拿着那盒彩笔,看着苏云景的背影,黑白分明的眼睛动了动。
  -
  苏云景自觉这个礼物送到了傅寒舟心坎里。
  毕竟画画对傅寒舟来说,是唯一的精神寄托。
  隔天再去孤儿院,傅寒舟的举动就印证了苏云景的想法。
  苏云景手里拿着傅寒舟给他的文具盒,眼睛带了些笑意,“这是送我的?”
  文具盒很破旧,应该是孤儿院接受的捐赠品。
  傅寒舟没说话,只是看着苏云景。
  傅寒舟的眼睛很黑,像是墨点上去的,不含一点杂质。
  这样一瞬不瞬看一个人的时候。
  说实话,是有点瘆人的。
  但苏云景被傅寒舟回赠的礼物冲昏了头脑,并没有不适的感觉。
  文具盒有一定的重量,里面应该是藏了东西。
  苏云景打开了铁盒子,看见里面的东西,笑容僵在了脸上。
  是一只带血的死老鼠。
  嗯……
  就,很别致。
  别致到,让心理年纪23岁的苏云景,头皮阵阵发麻。
  不愧是你,病娇!
  傅寒舟那张白嫩的脸,在血色的夕阳下带着不符合年纪的冷漠。
  他盯着苏云景,见他的神情从惊讶到平静,最后到无奈。
  苏云景默默合上了文具盒的盖子,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谢谢你的礼物,我们小区有很多野猫,我把它带回去喂猫。”
  这里面的东西,他确实挺恶心的。
  但苏云景到底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不会真的生傅寒舟的气。
  只是有点担心傅寒舟的心理状况。
  毕竟没有哪个七岁孩子有这样的‘奇思妙想’,往文具盒里装个死毛毛虫应该就是极限了。
  傅寒舟没料到苏云景会是这个反应,倒是愣了一下。
  不过很快他又恢复了冷漠,将苏云景昨天送他的彩笔,冷冷地扔了过去。
  苏云景捡起彩笔,坐到了傅寒舟旁边。
  “是你弄死这只老鼠的?”苏云景问。
  傅寒舟抬起漂亮的眼睛看苏云景,“我拿削尖的木棍将它活活扎死的。”
  苏云景:……
  这个活活扎死,用的真灵性,苏云景已经有毛茸茸挣扎的画面了。
  呕!
  “你不怕它咬你吗?”苏云景扯了扯嘴角。
  傅寒舟没说话。
  苏云景以为他不会再搭腔时,傅寒舟突然说,“屋子里有很多。”
  傅寒舟其实很爱干净,但现在的条件不允许。
  房间有很多老鼠,他没事就会拿木棍扎。
  这也是其他小朋友不喜欢他的原因之一,就连幼儿园的老师都觉得傅寒舟有点瘆人。
  反应过来傅寒舟在说什么,苏云景浑身刺挠。
  这家孤儿院规模不大,收养的孩子也就二十几个。
  因为不太出名,所以捐赠的人很少,只能靠上面拨款维持。
  不过衣物倒是不缺,附近小区的居民总爱往这里送不穿的衣服鞋子。
  苏云景实在没想到傅寒舟住宿条件这么差,简直不敢深想。
  看着远处玩儿滑梯的孩子们,苏云景心里一酸。
  -
  现在苏云景只有八岁,没钱,没权,没影响力。
  他没能力为孤儿院这些孩子做什么,给傅寒舟买个蛋糕都得花原主的零花钱。
  苏云景回家之后,求宋文倩,让她跟有关部门打个电话,反应一下孤儿院的情况。
  宋文倩是个母亲,还是个生病孩子的母亲。
  原主的病情很不容乐观,所以她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把自己的母爱放到其他孩子身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