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重生和暴君谈恋爱【完结+番外】──锄禾丨

时间:2020-12-01 17:16:18  作者:锄禾丨

 

 
  冷面暴君霸道宠妻攻x脸皮薄偶尔皮几下受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第三人称 - HE - 重生 - 古代
  攻宠受
  小时候林敬辞参加皇家狩猎,被山林间的猛兽袭击,被谢渊所救。
  便以一枚玉珏做信物相赠,以报恩德,却阴差阳错爱上谢戎,误终身。
  谢渊自幼时救了林敬辞一命,对他一见倾心,念念不忘。
  后来谢渊登基做了王君,弟弟谢戎却渐生反心。
  林敬辞得知谢渊的心意,甘愿入宫,打探消息,并听从谢戎的命令,给谢渊下慢性毒,以待将来能够取而代之。
  渐渐地,谢戎觉得自己哪里变了。高举“清君侧”的大旗,起兵造反。
  谢渊为保林敬辞一命,甘愿让位。谢戎步步紧逼,却没想到林敬辞死在他的剑下。
  前世林敬辞猪油蒙了心,这一世,再也不会了。
  ……
  谢渊(人前冷面暴君人后霸道宠妻攻)x林敬辞(气质出尘淡雅受)
  对不起,好想写个睚眦必报受…我哭辽…
  *灵感来源于做梦。
  *攻可能会有忠犬属性。
  *受没入宫前,攻有妃嫔也有小皇子,受入宫后就不在宠幸妃嫔了。不能接受的上面左转。
  *小甜文,HE,1V1,受洁。
  *没有去幼儿园的车,上车刷卡。
  #如果你们喜欢,我很感激,如果不喜欢默默弃文就好了,我没写过完整的小说,在此之前也没有写过车,看不下去完全可以,文笔不咋地车也不咋地,这是事实我不否认,没必要拉踩☺️#
 
 
第1章 
  林敬辞看着面前已经被鲜血染红的龙袍,有一瞬间的恍惚。
  谢戎剑上的鲜血顺着剑身低落,冲着面前将林敬辞护在身后的男子道:“最后还是我赢了,陛下。”
  谢渊一只手臂横着将林敬辞护在身后,另一只手用力地按压住自己受伤的左肩,冷声道:"朕已经写了退位诏书,玉玺朕也给你了,你答应过朕,不杀他的。"
  谢戎面露嘲讽,冷笑道:"我还没做君王呢,担不上一言九鼎。随口敷衍你,你也信?"
  林敬辞抓着谢渊死死相护的手臂,盯着谢戎。一早就明白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也早就明白帮他是必死的路,如今又何必再奢望谢戎的只言片语呢?只怕是恨不得立刻杀了他才好,省的泄露出去一星半点。
  谢戎似有所感,看了谢渊身后的林敬辞一眼,就毫不犹豫的举起剑,猛然就往谢渊胸口上一刺。
  林敬辞猛地推开挡在他面前的谢渊,剑直直的刺入了他的胸膛。
  谢戎似是被吓住了一般,竟松开了握住剑柄的手,直愣愣的看着软软的倒下去的林敬辞。被推开的谢渊爬过来抱住林敬辞,想帮他按住胸口涌出的血,林敬辞抬手,轻轻地握住谢渊的手,有气无力道:"是、是我年少无知,被、被蒙了眼,辜……辜负你了……"
  若有来生,再还你一世真心。
  说完林敬辞手无力的滑向身侧,死去了。谢渊抱着他的手微微颤抖着,沾满了血的手在身上蹭了蹭,轻轻抚上林敬辞的脸,将自己的脸缓缓贴近,喃喃道:"你等等我,敬辞,你等等我……"
  说罢,将林敬辞紧紧圈入怀中,把剑用力往身体里一压……
  *
  一瞬间,林敬辞感觉天旋地转,好像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堵住了他的口鼻,不能呼吸,不能叫喊……这是真的要死了吗?
  猛然有人在轻拍他的脸:"醒醒。"
  林敬辞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巧夺天工,金碧辉煌的屋顶。这是林敬辞最熟悉的地方——陛下的寝殿。
  谢渊在身侧单手支着脑袋,见林敬辞醒了,便问道:"做噩梦了?叫了你好几声,满头的汗。"
  林敬辞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抬手摸了摸谢渊的脸,是有温度的。
  重,重生了?
  还是之前的一切根本就是他的噩梦一场?
  谢渊面露担忧,"朕给你倒杯水吧。"说罢就翻身下榻。
  林敬辞缓了缓,扭头看着谢渊光脚在地上走,面上对他担忧全然不是假的,一如……一如临死前护着他那般。
  谢渊端着杯茶水急匆匆的回来。
  林敬辞心里一酸,不自觉道,"陛下怎的也不穿鞋子。"
  谢渊一愣,登时停住了脚步,站在了原地。
  林敬辞有点无措,"我说错什么了吗?"
  哦,他不能以"我"相称。他是陛下,是一国之君。而他,是陛下的御侍。
  林敬辞垂下眼,“是臣失言了,望陛下不要怪罪。”
  谢渊只愣了一瞬,接着迈大步子就走过来了,半坐在床边,单手将林敬辞扶起来,"先喝水吧,你嗓子喑哑的很。"
  林敬辞一动,感觉腰酸痛的很。几乎是立刻就明白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是他入宫不久刚侍寝的那天……
  前世林敬辞是为了谢戎的大计,不得不入宫。侍寝让他只感到屈辱,却又不得不做。在谢渊沉迷时,林敬辞遏制不住无声的哭了。谢渊从此以后再召他侍寝,也仅仅只是拥着他入睡,再也不碰他了。
  临死前谢渊以命相护,前世只是因为他不愿侍寝,掉了眼泪,便再也不勉强他了。这份心意,多难得啊。
  喜欢一个人,怎么会不想占为己有呢?人都是自私的,林敬辞也不例外。就像他喜欢谢戎,真真切切的喜欢了这么多年,却落得个什么下场!
  林敬辞就着谢渊的手喝了两口,就不愿再喝了。谢渊将他放倒在床上,盖好被子,嘱咐道:"你且放心睡,明日无人叫你。"
  说完谢渊起身便要离开,林敬辞不知怎的竟扯住他衣袖:"你……陛下要去做什么?"
  谢渊盯着林敬辞拉着他衣袖的手,又问了一遍他仿佛才听见,"……樊将军有事要求见朕。"
  林敬辞头皮一炸。
  是了,不管是梦也好,前世也好,他第一次侍寝时,确实有樊将军深夜求见。说的是锦州寒灾,当地官员瞒报,导致州民暴动,当地饿殍遍野,民不聊生。是樊将军手下几个兵探亲假回乡,这才发现的。陛下大怒,让樊将军带着几个朝廷官员做监督,带着朝廷安派的粮食,领兵奔赴锦州,镇压暴动,维护安定,赈灾救民。
  林敬辞松了手,"好,那臣不打扰陛下处理政务了。"
  谢渊将被子盖好,温柔道,"你好生睡,明日朕下了朝便来同你一起用早膳。"
  求留言啊!下章要往高速上开了。
 
 
第2章 
  谢渊轻手轻脚的出去了,门外的奴才早早的就侯着了。
  林敬辞躺在床上,却再也无法入睡。
  不管是梦还是重生,这辈子,都不能再辜负了谢渊。
  林敬辞乱七八糟的想了很多,总是不自觉想起临死前谢渊抱着他,将剑也刺进自己的胸膛时,眼睛里的神采一瞬间就灭了。
  门轻轻开了,几个奴才低着头进来,将一些瓶瓶罐罐放在一边的矮桌上。退出去又来了几个奴才,进来放早膳。
  看来谢渊下朝了。
  林敬辞想翻身起床,但是腰实在酸痛的很,连后面,也是火辣辣的痛。
  谢渊刚好跨过门槛走进来,快步走到床边,大手托着林敬辞的腰,将他扶起。待林敬辞起身坐好,便将他一把抱起。
  林敬辞吓了一跳,本能的搂住谢渊的脖子。
  眼神不自觉的飘向谢渊的侧脸,刚毅的线条在看向他时,总能散发出温暖和爱意。
  谢渊抱着林敬辞,往旁边的小暖阁走去。寝殿里一直烧着地龙,林敬辞穿着单薄的衣裳也不觉得冷。
  谢渊把林敬辞放进热水桶里,确认他坐好了以后,拿起搭在一旁的手巾给他擦洗,道:"是朕不好,让你……"
  林敬辞脸一红,夺过谢渊手里的手巾,"陛下先出去用早膳吧,我…臣自己来就好。"
  谢渊沉默了一会,沉沉道:"朕知道你…讨厌…朕,但是你一个人不能泡太久。"
  林敬辞低着头,手上一顿,愣住了。
  是,前世林敬辞讨厌谢渊,但是林敬辞不得不做他的御侍,不得不和他同床共枕。
  但现在,林敬辞并不排斥他。
  谢渊见林敬辞沉默,便道:"朕就坐在一边,差不多的时候朕再抱你出来。"
  林敬辞轻轻嗯了一声,清洗自己。
  被热水包围着的确舒缓了不少疼痛。林敬辞小心翼翼的将手指伸入身后,清洗出里面谢渊残留的体液。摸起来似乎已经红肿了,可是不清洗太不舒服了。记忆里还因此招了太医过来。
  清理好了林敬辞就静静的泡着,也不出声唤谢渊。
  林敬辞扭头看着背对他坐着的谢渊,觉得这世间所有人都逃不过一个情字。
  真的太难了。
  谢渊听不见声音,有些着急的转过身,刚好撞进林敬辞的视线里。他有些踟蹰,拿着干净的巾布放在一边,将林敬辞抱出浴桶,拿巾布给他擦干,又手忙脚乱的给林敬辞穿衣服。
  "陛下这么对臣,真的值得吗?"
  谢渊给他系带子的手顿了顿,声音不大却坚定道,"你值得。"
  林敬辞又沉默了。
  谢渊扶着林敬辞,"去用点早膳吧,等下你在休息一下。"
  谢渊一早就嘱咐御膳房煮了软糯的粥,还有一些容易消化的菜,林敬辞不知不觉被谢渊哄着多吃了一碗。
  谢渊扶着林敬辞上了床,有些羞赧:"朕……朕问了太医,你得上药……"
  林敬辞脸都绿了,拒绝道:"不用。"
  谢渊见林敬辞不愿,直接伸手拉开他松垮的衣衫,扒下他的亵裤,将林敬辞按趴在床上。
  羞耻的姿势让林敬辞一时难以接受,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谢渊怎么这么大手劲。
  谢渊一只手将林敬辞的两只手抓在背后,紧紧扣在腰眼上,林敬辞只能撅着屁股羞耻的趴在床上。
  林敬辞脸红的烫手,忍不住扭动了几下:“陛下,臣自己来就好……啊!”
  谢渊另一只手沾了些许药膏,就往林敬辞身后涂。林敬辞猝不及防,没忍住惊叫了一声。但是谢渊的手轻轻的,柔柔的,仔仔细细的将外面涂抹了,一点也不痛,清清凉凉的,缓解了不少热辣的痛感。
  林敬辞看不见他的表情,也看不见他的动作。林敬辞心里有点慌,后面不自觉的收缩着。
  谢渊沾了药膏的手指就轻松的滑入里面……
  谢渊眼神暗了几分,额上细细的冒了一圈汗珠,反应过来以后将里面涂抹了一圈,把手指轻轻抽出,拿起一边放好的手巾擦手,又将林敬辞放倒躺好,不敢看林敬辞,结结巴巴道:"你,你好好休息吧。"
  林敬辞原本羞赧的很,这时看到谢渊的脸色,顿时恶向胆边生,一把拉住他的衣袖,将谢渊不留神扯住坐在床边,手往他下身摸去。
  果然。
  谢渊像是被烫了一样,慌忙把林敬辞的手拨开,"你,你……"
  "陛下是要去其他妃嫔那里……吗?"
  谢渊不愿扭头看林敬辞,努力克制自己,"朕要去处理折子。"
  林敬辞面上红晕未退,嘴巴里倒是振振有词,"那臣先得处理好陛下。"
  谢渊乍一听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扭头大惊失色道,"虎狼之词!"
  林敬辞不由觉得好笑,自己竟也能说得出这等话来,干脆破罐子破摔,"陛下不想?"
  谢渊这才回过身来,盯着林敬辞,眼里的欲浪滔天。
  谢渊想要他想的疯了,又担心林敬辞如昨晚似的,受不住疼还流了满面的泪。
  谢渊是心疼他。
  林敬辞瞧着,心里明白了大半。
  这个傻子。
  林敬辞干脆不要脸了,"陛下当真不想?"
  谢渊眸色沉沉,俯身亲吻林敬辞的嘴角。
  林敬辞见他小心翼翼的,心里眼里一并泛着酸气,双手环上谢渊的脖颈,对准了他的唇贴了上去。
  谢渊怔了一瞬,反客为主,渐渐深吻下去。
  趁林敬辞无暇顾及时,谢渊随便涂抹了些药膏便抵在林敬辞后面,刚刚原本就被药膏润滑的地方就这么直接滑进去了,没入根部。
  "啊……"林敬辞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好像快顶到了胃一般。
  林敬辞开始后悔了,本来已经上了药膏无事了,顺着谢渊这样做下去怕是一定会招太医了。
  "你在想什么?"谢渊轻轻抽动了几下,快感挤走微微的不适和痛感,沿着尾椎骨一路往上……
  见林敬辞眉头轻皱,他伸手抚上林敬辞的唇,来回轻蹭。
  "臣在想,嗯……都……都是锦衣玉食,怎的陛下就这样大……啊……"
  谢渊一怔,竟低声笑了起来,手向下抚摸林敬辞的,虚握了一把,在林敬辞耳边轻轻低语,"你也不小。"
  说罢,谢渊虚握着小林敬辞,轻轻上下动了几下。
  原本林敬辞被快感刺激的下面硬挺挺的轻戳着谢渊的小腹,被谢渊这句话一激,又硬了几分。谢渊微眯了眯眼,手上动的快了一点,"原来你喜欢这样的。"
  "胡说……胡说什么……嗯……"林敬辞的头不自觉后仰,脚趾都不自觉的绻了起来。
  谢渊手下的动作越来越快,林敬辞快忍不住了,又不想这么快就射出来,"别……啊……忍……忍不住了……"
  谢渊手下动作不停,俯身轻舔林敬辞的耳廓,低语,"别什么?别停?"
  说着,他身下重重的顶弄林敬辞几下,手下动作更快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