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人鱼Omega三岁半[星际]【听说我是个反派】──苏白荼

时间:2020-12-01 16:18:46  作者:苏白荼

 

 
第1章 我变成人鱼啦
  廖彦坐在影影绰绰的人群中,被酒吧里闪电劈叉了一般的灯光晃得头晕。
  廖彦本来是陪一个失恋的朋友才来这个酒吧的,结果他那个不靠谱的朋友进了酒吧之后就指着一个精致的omega说自己萌生了初恋的感觉。
  之后廖彦就被丢在了这里,他那个初恋赶在失恋之后的损友罗琦抱着他新结识的omega在舞池里跳的跟触电了一样。
  廖彦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又点了一杯蓝色会发光的酒。
  调酒师说这杯酒叫苍穹的印记。
  廖彦并没能get到这杯酒名字里的深意,他点这杯酒只是为了找出酒里那个会发蓝光的石头,一闪一闪的特别好玩。
  罗琦来找他的时候,廖彦用蓝色的石头在桌上摆了一个心,还是个实心的。
  人已经彻底喝迷糊了,因为廖彦为了摆出这颗心,喝了有十多杯苍穹的印记。
  罗琦一边把人往外搬,一边无奈地叹气,“怎么就在这玩起来了,摆个心给谁看啊,不知道的还以为失恋的是你呢,还好你不重,不然我可要考虑租个拖车把你拖回去了。”
  罗琦架着廖彦跌跌撞撞地往前走,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廖彦的手直接插到人家杯子里去了。
  那人:……
  场面一度很是尴尬。
  罗琦拎着廖彦的袖子把他的手从人家杯子里拿出来,十分诚恳地道歉,“十分抱歉,我的这位朋友他喝醉了,您这杯酒多少钱,我赔给您吧。”
  那人皱了下眉,不耐烦地道,“用不着。”
  还是个挺有脾气的人。
  罗琦微笑着目送那人走远,继续扛着已经彻底没了意识的廖彦朝前走。
  因为喝过酒,罗琦一点都没有怀疑廖彦的人事不省,他丝毫不知廖彦的灵魂已经去了别处。
  ……
  廖彦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泡在红色的水里,闻着还有一股重重的酒味。他还记得自己喝了许多杯酒的事,所以起初他以为是喝醉了的自己被罗琦丢到了浴缸里。
  然而廖彦揉揉眼睛,看到面前那层透明玻璃的时候,终于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
  廖彦动了动脚,却感觉到不适,他的脚竟然有些不听使唤。
  廖彦低头一看,吓得下巴差点没掉了,他的双腿竟然变成了一条蓝色的鱼尾巴。
  此时的廖彦化身复读机,惊涛骇浪翻涌过的内心骂了无数句卧槽。
  直到廖彦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终于相信这不是梦,他可能是真的变成了一条人鱼。
  廖彦抬头又低头,看了半天才明白自己竟然被泡在了红酒杯里,那重重的酒味正是来自泡着他的液体——红酒。
  廖彦甚至还发现,他好像是一条不怎么大的人鱼,隔着红酒杯这个带着指纹的画质,他隐约判断出身为人鱼的自己依旧在酒吧,只是貌似别人都比自己大一圈,不然他也不会被泡在红酒杯里。
  廖彦有些无语,首先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变成人鱼,其次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小,最后他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泡在红酒杯里。
  事情的发展,每一步都发生在廖彦意想不到的方向。
  这意外属实也太过让人意外了。
  就在这时,红酒杯被人端了起来,廖彦被迫晃了一下,一头朝红酒杯杯壁撞去,要不是他用手撑了一下,估计脑袋得撞个包。
  一双棕色的眼睛贴在红酒杯外壁,正在与廖彦直视。
  廖彦心跳忽然加速,他承认自己有被吓到,然后,廖彦抬起手,盖住了红酒杯外面的那双眼睛,巴掌虽小,盖住一双偷窥的眼睛还是可以的。
  然后,那个人换了个方向继续看。
  廖彦无语了一阵之后,也跟着换了个方向继续盖住那人的眼睛。
  后来红酒杯已经被廖彦的小手印了许多密密麻麻的手掌印,透过这层玻璃看东西,估计快赶上白内障了,所以外面的那个人这下应该看不清了吧,廖彦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抽回了自己的胳膊,一边揉一边在心里骂道,好TM酸。
  外面那人发出一声嗤笑,“你这个小东西,还挺可爱的。”
  然后那个人的大脸就出现在了红酒杯上面。
  廖彦要把头仰到和脖子90度,才能看得清,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到了一个成语——坐井观天。
  “你为什么在这?”那人问。
  廖彦装傻,假装自己听不懂人话,尽量不去勾起这人的兴趣,这样他也许可能大概说不准还会有被放生的可能。
  那人见廖彦不回答,就继续说,“我叫奇诺,你呢?”
  廖彦眨眨眼,装傻装得八九不离十。
  “那你就叫小蓝吧,因为你的眼睛是蓝色的。”
  廖彦被迫命名,只能无语接受命运的制裁,毕竟他现在还在假装是个听不懂人话的智障人鱼。
  所以命名背后的含义是……
  “既然被我捡到了,那么以后你就是我的人鱼了。”奇诺笑着说。
  廖彦默默撇嘴,果然,他最后还是让这个男人对自己产生了兴趣,真是有够倒霉。
  奇诺向红酒杯里伸出两根手指,想要把他拿出去。
  廖彦十分不配合地往酒里沉了沉,露出一双惊恐的小眼睛。
  奇诺抿了抿唇,忽然说道,“把胳膊伸出来。”
  廖彦假装听不懂。
  奇诺挑了下眉,“如果你不配合,我就把你下锅炖了。”
  廖彦:……
  最后他只能认命的伸出了胳膊,等着被奇诺捏住。
  奇诺轻轻捏住廖彦的小手,把他从红酒杯里拉了出去,并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手心里,笑着对他说了句,“宝贝你真可爱。”
  廖彦被那一声宝贝吓得差点从他手上翻下去。
  奇诺在调酒师那挑了个花里胡哨的杯子,并让对方加了一点清水进去。
  调酒师还夸了一句,“您养的人鱼真漂亮。”
  奇诺笑着看向廖彦,廖彦瞪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一口咬住了奇诺的手指。
  廖彦打算把智商维持在三岁以下,这样他就可以叛逆,可以无理取闹,等奇诺烦他了,说不定就会放他走。
  小算盘啪啪作响,他自认为打的贼六。
  然而奇诺只是轻轻扯了扯廖彦的头发,他就因为吃痛松了口,然后奇诺捏着他的尾巴,把他一整只丢进了杯子里。
  这个杯子严格来讲不算杯子,顶多就一玻璃瓶子,瓶身大,开口小,廖彦看着头顶的开口估算了一下,就算他长了翅膀也飞不出去,因为瓶口小到只够他以立正的姿势出去,如果有翅膀大概会被卡住,除非他的翅膀只有芝麻粒大小。
  然而无论翅膀多大,都只是个假设而已,他不可能长翅膀的,所以这个瓶子不倒,他是出不去的。
  而且这个瓶子大概也不会倒,因为不知道谁把这个瓶子设计成了不倒翁。
  廖彦十分失落的陷入了沉思——如果这个瓶子倒过来的话……那么瓶口将会和地面严丝合缝,最后廖彦也许会被活活憋死。
  总结来看,他TM的跑不了了。
  不过廖彦转念一想,他就算是想跑,又能跑到哪去?就这条和瘫痪没什么区别的鱼尾,他能在地上爬出一米都是问题。
  有个词说得好,随遇而安,静观其变。
  暂时就这么过吧,活一天是一天,至少这个男人目前没表现出任何的恶意。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当人鱼不用上课啊,那可真是贼TM的爽。
  总算还有一件事是值得庆幸的,廖彦无聊地游到玻璃杯的杯壁,把整张脸都贴了上去,他小时候经常这样玩。
  然后,廖彦忽然发现了吧台上的一堆蓝色石头,那个心还是他摆的。
  廖彦敲了敲杯壁,然后奇诺就凑了过来,问他,“怎么了?”
  廖彦伸出胳膊指了指那堆蓝色的石头,“石头,要。”
  这个语法是廖彦和他的小侄女学的,他小侄女三岁半。
  艺术来源于生活,廖·表演艺术家·彦觉得自己的演技至少值一座小金人的一只脚。
  奇诺勾着嘴角问他,“想要那个石头?”
  廖彦点点头。
  然后他就听见奇诺向调酒师买了五百二十一颗蓝石头。
  但其实廖彦对五百二十一这个数字并没有什么兴趣,他主要是想要那一堆他自己喝出来的石头。
  见廖彦还在盯着那堆石头,奇诺竖起一根手指在他跟前摇了摇,“那些是别人吐出来的,脏。”
  廖彦其实想说他吐出来之后有用纸巾擦过的。
  然而身为表演艺术家,三岁的他还不能说这么高难度的话。
  于是廖彦抿着嘴,默默生闷气。
  就在这时,奇诺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颗糖果,从瓶口丢了进去,“不要生气,这个给你。”
  廖彦被糖果掉落溅起的水花糊了一脸,不过他最后还是把糖果抱在了怀里,他觉得对方是真的把自己当小孩了,那么也就是等于认可了他的演技。
  三岁廖十分开心的抱着糖,真的不生气了。
  然后他发现,自己力气太小,根本打不开包装纸。
  廖彦抬头像正在瓶口偷看的奇诺投去求助的目光。
  结果奇诺说,“小孩子不能吃糖。”
  廖彦决定他收回刚才的开心,继续生气。
  作者有话要说:  前七章重新修过,如果有看过的,记得重新看一下呦,作者笔力不足,万分抱歉。
  主要修改补分梗概:
  奇诺的人设,现在是邪魅腹黑攻。
  安陆的人设:安陆是廖彦的弟弟。
  新增加的abo设定。
  性别分六种,男alpha,男beta,男omega,女alpha,女beta,女omega。
  哨兵和向导是军校的两种专业,哨兵主战斗,向导偏辅助。
 
 
第2章 我能再吃一片面包嘛
  廖彦被奇诺带回家之后,就被他随手放到了餐桌上。鉴于奇诺之前说过要炖了他的这种话,廖彦难免多想,瑟瑟发抖了一阵之后,抱紧他的小尾巴缩到了瓶底。
  餐桌上还有没来得及收拾的盘子和刀叉,上面还沾着红色的番茄酱,这画面怎么看怎么血腥,毕竟现在的廖彦把及肩的头发拉直了竖起来,也不见得比叉子高。
  奇诺换好衣服走过来,发现廖彦盯着餐桌上的空盘子闷闷不乐,还以为他是饿了,“你是饿了吗?那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找点吃的东西,等着我。”
  廖彦睁大眼睛看着奇诺真的走到房间里去翻找东西,默默地松了一口气,他想着这个人要是还打算喂养他的话,应该暂时不会吃了他。
  没过一会儿,奇诺就带着一包食物走了过来,他拆开包装,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了一小撮,撒到了瓶子里。
  廖彦在内心默默吐槽,这个人可真是够敷衍的,别以为他没看到包装上画着的金鱼,这分明就是喂金鱼的鱼食。
  廖彦晃动尾巴,在水里荡了一下,游到水面,结果差点被漂浮在水面上的鱼食给臭到晕过去。
  如果可以有选择,廖彦其实想吃肘子。
  隔着瓶子,廖彦怨念的看了奇诺一眼,然后伸手抓住一把带水的鱼食,从瓶口丢了出去,委屈巴巴地朝奇诺吐出一个字来,“臭。”
  奇诺被廖彦的小模样给逗笑了,伸手在瓶子里拨弄了一下水面。
  结果鱼食那股臭味扩散得更远,廖彦几乎无处可逃,这次他是真的要被臭晕过去了,他脸色煞白地拍着瓶壁,恳求奇诺换水。
  结果奇诺去冰箱里给廖彦找别的食物去了,根本没注意到,等他拿着面包片回来的时候,廖彦已经肚皮朝上一整只翻过去了。
  廖彦真的被臭晕过去了。
  奇诺给他吓坏了,忙放下手里的面包片,把廖彦从水里捞出来,结果这个瓶子口太小,他连两只手指都伸不进去,最后只能想办法把他倒出来。
  奇诺端着瓶子去了卫生间,对着水池倒了半天,水都出去了,就是廖彦没出来,每次奇诺把瓶口倒过来,廖彦都横着卡在瓶子最粗的位置,正好出不来。
  奇诺脸色铁青地把瓶子斜放,一边用一根是指控制着廖彦在瓶子里的走位,一边扩大倾斜的角度,终于顺利把廖彦给倒了出来。
  然后奇诺毫不犹豫地把瓶子丢了。
  华而不实,屁用没有。
  ……
  廖彦悠悠转醒,发现自己被放在盆里之后,忽然有些害怕。他记得过年的时候,他妈妈就是这样子把买来的鲤鱼放在盆里,鱼活着才新鲜,晚上下锅的时候才能更香。
  廖彦决定就算爬也要逃离这个地方,他用双手扒着盆沿,发现奇诺在沙发上玩手机,暂时没有抬头的迹象。廖彦用手撑着盆沿,把尾巴抬了起来,然后弯腰下去用腰卡着盆沿,脑袋朝下一个用力就顺利从盆沿滑了出去。
  然后廖彦发现一个特别残酷的事实,那就是他似乎真得爬着走,因为他的尾巴并不能支撑他走路。
  可是为了活命,爬就爬吧。
  廖彦顺便顺走了奇诺放在桌上的面包片,毕竟爬着走这个动作还挺费力的,他不过才从盆里跑出来,就感觉到了饥饿。
  廖彦一边爬一边死命拽着面包片,费了半天劲也就爬出一厘米,这尾巴属实不好用,而且面包片真的挺累赘的。
  廖彦想了想,最后决定先把面包片吃了。
  廖彦刚把面包片最柔软的核心部分吃完,忽然觉得后背一凉,他警惕的回头看了一眼,很是尴尬就对上了奇诺的视线。
  被发现了……
  廖彦一边胆战心惊一边拼命吃面包片,他真的怕这片干巴巴的面包是他在人世间吃到的最后一顿午餐。毕竟下一秒他很有可能就会成为别人的晚餐。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个别人应该就是奇诺了。
  正在网上搜索人鱼百科的奇诺看到忽然开始暴饮暴食的廖彦,陷入了深深的担忧之中。
  百科里说人鱼不能吃鱼食,他们和普通的鱼不一样,人鱼喜欢吃甜食,像面包蛋糕糖果之类的,或者水果也可以,肉类也可以稍微吃一点。
  事实上人鱼和人吃的差不多。虽然是人鱼,到底还占了个人字。
  不过最重要的一点是人鱼吃东西的时候旁边最后有人看着,除了不能吃太多,还要防止人鱼因为吃的太快而把自己噎住,全帝国每年有百分之十五的人鱼是被噎死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