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偶然发现老婆不爱我【完结】──翎宿

时间:2020-12-01 16:17:49  作者:翎宿

 第1章 

  江北把玩着酒杯,有些心不在焉。
  面前许久没有放松下来的手下们吵吵闹闹,一个个傻得像是被囚禁多年,终于放归自然的猴子。他的得力助手李青被灌了好几杯酒,现在也嗨得不行。七八个程序猿窝在包厢里,娱乐项目竟然是拿着手机比赛数独。
  “老大,你想什么呢?”技术部的小李推了推江北,“来一局?赢了,给我们组加工资呗?”
  一堆竖着耳朵的“穷苦”打工人瞬间欢呼了一声,在加工资的诱惑下,竟也不怕江北,一个个摩拳擦掌,劲头十足。
  李青笑了:“你们是不知道老大的厉害吗?和他比数独,你们也是敢想。”
  “李青你怎么回事?怎么长他人志气!”一堆人叫嚷着,“老大,是男人就比数独,赢了加钱!”
  江北这时候酒劲也有点上来,破天荒地准备答应。
  就在他打开手机时,手机主界面出现了微信消息的弹窗——“老婆”
  江北瞬间清醒了过来,他急忙打开微信。
  是温岳宁。
  “你今天还回来么?我做了饭,不知道要不要给你留。”
  “老大?谁啊?”饭桌上因为江北微微的皱眉而慢慢静了下来,有人小心翼翼地问了句。
  江北站起身,难得露出了笑容:“你嫂子,我得回家了。”
  “哟,原来是嫂子?难不成是来查岗的?”小李笑了,“老大你啥时候把嫂子带出来给我们见见啊。”
  江北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大衣,笑得有点欠:“我媳妇,我见就够了。”
  然后他没有理会一众人酸到掉牙的表情,步履匆匆地朝着门口走去。
  温岳宁今天下班早,去菜市场买了很多菜。
  到了晚上六点半,他瞧着没有任何消息的手机,抿了抿唇。
  等到他做好饭,已经将近七点多——江北还是没有回来。
  温岳宁叹了口气,他拿起手机,有些犹豫地打开了微信界面,点开了“江北”的聊天窗口:“你今天还回来么?”
  温岳宁瞧着他发出去的信息,向上划了划,发现他和江北的聊天记录真是少得可怜。基本都是他先询问江北,江北偶尔回复一两句。
  温岳宁又等了等,直到时间来到了八点整。他没有在等,而是拿起碗筷,在偌大的餐厅里独自吃了起来。
  就在他快吃完时,门口传出来窸窸窣窣开门的声音。
  温岳宁赶紧走了过去——江北像是喝了很多酒,冷峻的面容有些微红,冰雪消融的春色。他半靠在墙上,神情晦暗地瞧着温岳宁。
  “怎么喝了这么多?”温岳宁走向去,想要帮江北脱下身上的大衣。结果江北挥了挥手,避开了他的手。温岳宁的手有那么一会儿都停滞在空中。
  “你管我?”江北皱了皱眉,语气很冲。他没看温岳宁,径直走向卧室。
  温岳宁跟在他的身后,嘴上说着:“我看你没来就自己先吃了。你在外面……吃过了么?没吃我去给你……”
  还没等温岳宁说完,江北就回身打断了他:“你为什么不问我今天回不回来?”
  温岳宁瞧着面前的男人,有些无语,还有一丝委屈。
  刚才还叫他不要管呢。
  江北瞧着那一桌子的菜,眉头皱得更紧了些:“胡姨呢?这饭谁做的?”
  “胡姨她儿子生病了,今天不在。这饭是我做的,你要吃么?”
  温岳宁解释了一下,结果江北却明显地更生气了,他看着温岳宁:“温岳宁,你什么意思?我不在你就做饭,我不配吃你的饭吗?你是不是不想给我做饭?”
  温岳宁在心里叹了口气:又来了……
  这是他和江北婚后的第四个年头,或许曾经也喜欢过彼此。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激情退却,于是一地狼藉。他好像永远不能让江北满意,他们之间也伴随着永无止尽的争吵。
  “你为什么不说话?”江北走到了温岳宁的面前,“温岳宁我告诉你,从今以后,你爱给谁做饭就给谁做饭。你不要以为我稀罕你一顿饭,想给我做饭的人多了去了,不差你一个。”
  温岳宁皱了皱没有,火气也上来了:“你不要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江北嗤笑了一声,“行,温岳宁。从今天开始我在客房睡,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别后悔,以后你就算求着,我也不会和你一起睡了!”
  温岳宁张了张嘴,最近那一直缠绕在他心中的疲惫感像是终于有了出口。
  “江北……”温岳宁看着快要走进房间的江北,“我们……要不就算了吧。”
  他看到江北的身形一僵。
  “你说什么?”
  温岳宁瞧着江北,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我们离婚吧。既然你已经和我过不下去,也不要互相折磨了。离婚,对你来说,也是解脱。”
  谁知道江北突然红着眼冲上前抓住了温岳宁的肩膀:“温岳宁你再敢给我说一句?”温岳宁看着江北那样儿,突然有些卡壳。
  “离婚?温岳宁?你不爱我了?”江北除了眼睛有些红似乎表情很平静,但从他握住温岳宁的手劲,温岳宁知道江北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你爱上别人了?所以你要和我离婚?好让你和那个狗男人双宿双飞!我知道你怎么不发消息问我在哪儿了,是不是全把时间用来和别的男人调情了?”
  温岳宁瞧着江北越说越离谱,他挣扎着脱离了江北,面色不虞:“江北你胡说什么!”
  他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在今天要把这辈子的气都叹完了。
  “没有别人。江北,我只是累了。我以为我可以坚持下去,看样子我还是高估了我自己。”
  江北攥紧了自己的拳头:“我不同意!温岳宁,我不同意你听见没!”
  “何必呢?我们都不爱彼此,没必要再下去了。”温岳宁越过了江北,走向了主卧,“我今天会收拾行李,明天我就搬出去……”
  结果,他被江北一把抱住:“温岳宁,难道以前你一口一个说爱我都是骗人的么?我不相信!我今天冲你发脾气了对不起,我会改。我们不离婚!”
  温岳宁任由江北抱着自己,好一会儿,他才听见自己的声音:“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爱你?”
  江北僵住,突然没了声音。
  “从我们谈恋爱到现在,我确信,我没有对你说过我爱你。”温岳宁没听到江北的回应,又自顾自地往下说,“或许我从前是喜欢过你吧,可是远没有到爱的程度。只是恰好我觉得你不错,当时我们感情还可以……结婚不都是那样么?现在,你也觉得我做得不够好。不如我们就这样吧,别再相互折磨了。”
  江北还是没有回声。
  温岳宁又些不耐烦地挣脱了江北的束缚:“江北——”
  转身却发现,一向以冰山脸著称的江北,竟然哭了。他的眼眶发红,晶莹的泪水从眼角落下,滑过脸颊,最终滴落在地。
  温岳宁:?
  就在温岳宁怀疑人生的时候,江北从悄无声音的哭,转为啜泣,进而变成号啕大哭。江北就像是个3岁的小孩,因为无法解决自己解决不了的难题,所以只能用哭泣来逃避现实。
  温岳宁伸出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他瞧着江北的眼泪,恍惚地想着:江北哭起来……有点可爱……
  江北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眼泪一直往外涌,鼻头红红的,看起来分外可怜:“温岳宁你混蛋!你爱情骗子!”
  温岳宁哭笑不得,他刚想上去。就看到江北怒气冲冲地朝着门口走去:“行,温岳宁!离婚就离婚!你以为我稀罕你吗?好像跟我说过多少次我爱你一样……”
  “你好像是说过很多次……谈恋爱的时候?”温岳宁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你闭嘴!”江北恼羞成怒道,“从现在开始!温岳宁,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就在江北打开大门准备冲出去的时候,温岳宁叫住了他:“江北!”
  江北被这一声定住了身形,却没有回头:“后悔了?我告诉你……”
  “今天天气预报说晚上会下雨,你打把伞再走吧。”温岳宁好心提醒道。
  回应他的,是一记响亮的摔门声。
 
 
第2章 
  温岳宁半夜起来上厕所,卫生间的灯光柔柔地在黑暗的空间里弥漫。
  突然,温岳宁听到了一丝声响。他有些警惕地拧住了水龙头,仔细地听着。
  那声音似乎很近,温岳宁提步朝门口走去。
  在大门那好似蜷缩着一团黑影,温岳宁看得不是很清楚。
  他打开了客厅的灯。
  突如其来的光亮,刺得温岳宁眯了眯眼,也让他听到了一丝呻吟——
  是江北。
  他穿着走之前的那身衣服,此时正浑身湿哒哒地窝在门角睡着。似乎睡得极其不安稳,嘴里念念叨叨的。
  温岳宁赶忙走了过去,摇了摇江北:“江北?你怎么睡在这?”
  江北紧皱着眉头,艰难地睁开了眼睛,他失神地看着温岳宁:“老婆……我有点冷……”
  温岳宁将他扶起来,不小心碰到了江北的额头:“怎么这么烫?你发烧了。”江北似乎很疲倦,没有应声。
  温岳宁将他扶到了卧室,手脚麻利地扒下来他的湿透了的衣服。
  “江北,去洗澡,不然更难受。”他喊了声,结果江北像是昏死了过去。英俊的脸庞红红的,还带着几道泪痕,显得分外可怜。
  温岳宁认命地将他再次扶了起来,帮他快速冲了个热水澡,随机把江北塞进被窝,拿厚被子包住。
  温岳宁又摸了摸江北的额头,还是很烫。他转身去客厅找应急药箱,拿了退烧药和感冒药,又带了杯温水。
  “江北,吃药了。吃完药再睡。”温岳宁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轻柔。他将江北捞起来,半靠在床头。
  江北几乎是无意识地在配合他的动作,他乖乖地吃了药,躺回到温暖的床上。
  温岳宁起身要走,却被江北拽住了衣角。他回身看去,江北眼泪汪汪地看着他:“老婆,陪我睡觉。”
  温岳宁有些好笑,他蹲下来摸了摸江北的头:“不是你说要分房睡?怎么现在又要一起睡。”
  江北哼哼唧唧的,却一直没有松开他的手。
  温岳宁捏了捏他的手:“我只是把东西拿走,回来就陪你睡觉好不好?”
  “真的?”江北好像一夜之间回到了孩童时代,一脸不安。
  温岳宁点了点头,温声道:“真的。”
  在温岳宁回来的时候,就被江北一把扯进了被子里,被江北紧紧抱住,像是一个大型抱枕。
  “怎么去得这么久?”江北委委屈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温岳宁只是笑了笑:“睡吧。”
  第二天,江北果然发起了低烧。温岳宁看着家里的药好像不太够,就出去买药。
  因为温岳宁要外出,江北发了很大的脾气。就像是无理取闹的小孩,通过这种方式来博取大人的关注。
  最后,还是温岳宁满足了江北的要求,在他唇上亲了一次又一次,才走出了家门。
  温岳宁摸了摸嘴唇:恐怕自己也会感冒吧,还是多买点药比较好。
  到了药店,温岳宁正在等待护士拿药,却听到有个迟疑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请问……你是温岳宁吗?江北的妻子?”
  温岳宁回过身,却发现是个自己不认识的陌生人。中等身材,长得很周正,此时正有些期待地看着他。
  温岳宁冲他点了点头:“我是。”
  “真的是你啊!”那人看上去很兴奋,“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很像,没想到真的是你。”
  “你是……?”
  男人摸了摸自己的头,笑道:“我是北哥他哥们,我叫孙铭阳,之前一直听北哥念叨你。我们几个说了好几次让北哥带你来聚会,北哥都说你比较忙,就一直搁置了?”
  “江北他……提起过我?”温岳宁有些迟疑,在他的认知里,江北似乎不是那种会把自己介绍给朋友的人。
  “当然了!北哥他可宝贝你了。我能认出你,还是看了北哥的钱包。里面有一张你的照片,北哥爱惜得不行。之前都不给我们看的,有天他喝醉了才把那照片给我们看的。”
  温岳宁无意识地挂上了笑容。
  孙铭阳瞧着他:“那你这次是来?”
  温岳宁有些无奈:“江北他有些发烧,我来给他买药。”
  孙铭阳了然:“北哥是挺不爱惜自己身体的,之前有段时间胃还出问题来着。嫂子你有空也说说他。”
  温岳宁愣了一下,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问出口。
  他又和孙铭阳聊了一会儿,就这一会儿就打破了温岳宁这么久以来的世界观。
  就在他呆愣的时候,护士喊着他去拿药。于是他也顺势和孙铭阳告别。
  等到他回到家,却发现江北从床上移到了客厅的沙发。在听到他回来的声音后,眼睛发亮地看着他。
  “怎么坐在这?”温岳宁走过去,刚想要将江北拽起来,却被江北一把抱进了怀里。
  温岳宁等了半晌,发现这人就只是抱着他。于是他回抱了过去,安抚地摸了摸他的后背。
  “不要离婚好不好。”江北的声音闷闷的,“是我错了,我无理取闹。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温岳宁想着孙铭阳给他讲的那些话,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对江北产生了好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