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想和我的猫谈恋爱【完结】──猫泡泡

时间:2020-12-01 16:03:49  作者:猫泡泡

 

 
 
第1章 变成猫
  属于猫的夜晚没有那么浪漫,四处是昼伏夜出的生物。
  路过每一块地盘,都会被黑夜里那些发光的瞳孔盯住。作为食物链顶端的人类,糜知秋并不害怕。他只感觉猫的耳朵里,世界变得很清晰,青草被拂过的细微碰撞,昆虫在泥土里跳动,很远的地方翅膀扇动着,像走进了声音的博物馆。良好的夜间视力让他对夜晚产生了新鲜的好奇,从一个屋顶跳到另一屋顶,想象中自己就是武侠小说里的刺客,飞檐走壁。
  糜知秋被关在家太久,这会扑腾着四个毛茸茸的爪子,有了种撒野的快乐。
  如果他没有这么饿的话。
  这是糜知秋连续第三天睡着之后发现自己变成了猫。
  不仅变成一只猫,还是变成了一只饥肠辘辘的流浪猫,饿得仿佛三天没吃东西一般。糜知秋觉得自己可以合理怀疑,这只猫白天已经彻底放弃了觅食这件事,原地瘫痪等待梦里吃东西。
  毕竟梦里真的有个人帮它填饱肚子。
  糜知秋带着空荡荡的胃叹了一口气,然而现实是只能听到沉重的猫叫。
  一声很崩溃的“喵”。
  这个假期他真的太倒霉了。
  先是爬山不小心摔断了腿,被妈妈****填鸭式喂骨头汤,接着只要睡着了就变成猫,被迫饿个半死找人化缘,一天分裂成两半,一半撑死一半饿死,还要随时怀疑自己摔断的不是腿,是脑子。
  人类真的会变成猫吗。
  糜知秋停下来再次质疑自己其实在做梦,他踏了踏爪子,感受那绵软的踩感,又抬头从窗户望进这户人家,看了看时钟,十二点半,这和自己睡觉的时间也太吻合了。
  质疑驳回。
  糜知秋从唯物主义追随者的身份脱离出来,跑到了一个二楼亮着灯的房子。
  这条路是他从一堆领地意识极强的猫爪子里,努力探索出来的安全道路,出于不知道怎么用爪子打架,糜知秋战略性每天都逃到这里,况且这里有一个“自己不在梦里”的决定性证据。
  这栋房子里住的人是夏炘然。
  糜知秋想,自己没有理由梦见他。
  他们是一个大学的,最开始只是很偶然听说过商院有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学霸,后来出现在同一个场合,也是学生会活动,几个部门都来帮忙。大概是因为夏炘然特别高又很显眼,只要遇到,就会听到边上有人说:“那就是夏炘然。”糜知秋也有普通人的好奇心,于是顺着话看过去,确实长得很好看,只看一眼就会记住。唯一一次两个人接触,是夏炘然帮宣传部送材料给各个部门的负责人,文化部的是糜知秋。到现在糜知秋都记得,当时夏炘然基本上没有看他,目光一直垂在手上,除了你好谢谢,便像一阵风一样卷走了,和传闻中的亲切温和不太相符。
  也许是评价他的人有粉丝滤镜吧,糜知秋当时没睡醒,忙着回去补觉。
  他蹦了一下跳到空调主机上,又一蹬腿跃上了二楼的阳台。
  糜知秋安慰自己,上帝可能是觉得自己腿断了很可怜,所以给予自己一次能跳二十倍身高的机会。
  他竖起尾巴,跃上了窗台往里看。夏炘然正在吃鸡,可能是快到决赛圈了,他微微向前靠很专注地和队友说着什么,没能在意到窗台上有个小乞丐。糜知秋把两个前爪蜷起来压在身子下面,蹲在窗台上等他打完这一把。
  夏欣然很喜欢猫。
  第一天看到他脏乎乎地在外面发呆,夏炘然用指节敲了敲窗户和它打招呼。可能是奇怪这只猫居然一点都没有防备的姿态,还朝他叫了一声。他打开窗户笑着说,宝宝等等哦,哄骗的语气太温柔了,作为一只猫都抵挡不住这句话。
  等待的期间,糜知秋有些哲学地思考,不知道是不是拥有猫的身体,就会觉得猫粮好吃。
  这个问题很快就被解答了,正儿八经的猫粮,难以下咽的心情,觉得这玩意很香的鼻子,不能丧命猫身的觉悟,抱着这四样法宝,糜知秋吃了一盆猫粮。
  真香。
  在他自暴自弃的时候,夏炘然就像个在观察蚂蚁的小朋友,蹲在边上,扒着窗台看他一颗一颗地闻一颗一颗地吃,嘴里念叨:“这也太可爱了。”“买了猫粮,真的有一天就会有猫的。”“啊我要是摸了它的胡须它会生气吗”
  谢谢,做梦,想得美。
  夏炘然在猫面前完全就像换了一个人,这更坚定了糜知秋“我在做梦”的想法,吃饱了就溜,头也不回,满心想着“拜拜了您嘞”。谁知道第二天第三天,他又灰溜溜来乞讨了。
  糜知秋看到夏炘然一局结束,乖乖在窗户边上叫了一声,便见他仿佛隔着耳机第六感作祟,回头看它:”宝宝你来了啊?“
  糜知秋烦躁地甩动尾巴,无法抗议这个腻人的称呼,又有种被人欢迎的安心,应了一声喵,换来一堆黑乎乎的猫粮。夏炘然还回头半带炫耀地,对着耳机里说了一声”我家宝宝来了,不玩了”,然后一边倚在墙上看灰扑扑的小猫吃东西,一边继续他的每日碎碎念。
  “我们小区的猫一个个油光发亮的,你怎么老把自己滚这么脏。”
  ”我上网看了好多猫的肢体语言,你现在甩尾巴是在不耐烦吗。“
  ”哎小东西我能不能摸摸你啊。“
  糜知秋一直装作听不懂,突然感觉到有东西靠近,猫的直觉让他很敏感,抬头看向夏炘然伸过来的手。
  这个猫奴要动手了。
  可能是看到了它目光炯炯,夏炘然停下来小声嘀咕:“也太可爱了”,一副更加蠢蠢欲动的样子。糜知秋想背对他,又怕直接被摸屁股,想了想成全了这个猫奴。夏炘然的手和他的名字一样,带着夏天的温度,即使在炎热的夏季依旧让人觉得熨贴,糜知秋被摸了一顿饭时间的头,又本能地觉得舒服,又怀疑自己脑门会被摸秃掉。在夏炘然想得寸进尺将魔爪伸向脊背时,糜知秋转头溜了。
  糜知秋想要回到一开始窝着的地方,他刚刚吃饱,要留足力气给这个不知道照顾自己的小猫白天活动。
  也许被夏炘然收养是个好的方式,他轻盈地蹦上了一个屋檐。
  但他暂时不想被结扎。
 
 
第2章 碰鼻子
  糜知秋的搜索软件塞满了伪科学。
  “人会变成猫吗”
  “周公解梦睡着了变猫”
  “变成猫了报警能获救吗”
  ......
  他看着满屏幕的变猫小说,变猫漫画,捂着头发呆。
  这是他睡着后会变猫的第十天,这几天他每天睡前吃到撑,可是等作为猫醒来后,依旧是饿到神智不清。
  他觉得这小东西就是缺个奴才。
  到底是多懒才能天天在饿死的边缘徘徊啊。
  糜知秋忍不住想起了去讨吃的时,向夏炘然割地赔款,先是摸脑袋,然后是摸背,爪子不放过,连胡子都敢扯了,昨天晚上居然拽着他洗了澡,他虽然不会害怕水,但突然被人摸来揉去很害臊啊,一会拽着尾巴洗屁屁,一会翻过来搓肚子,吹完毛,还被捧着亲亲,夸他是个可爱的小宝贝。小猫的挣扎就像是撒娇,他使出浑身解数,被一只手就按住了。糜知秋怀疑自己再吃几顿金枪鱼,就不是割地赔款,是割蛋赔款了。
  糜知秋隔着猫皮都觉得被对方坦荡地调戏了,还没法脸红。
  他一边想着今天干脆不睡了,等白天变成猫肯定能找到很多人喂,一边插着耳机听音乐翻微博,许桐的电话就打来了。
  “糜糜!你看到群里通报了吗!”
  “不要这么喊我,桐桐,怎么了?”
  那头的许桐像是也被恶心到了一样,声音扭曲了一下,“换任名单出来了,爸爸以后就是你上司了!快喊我部长!”
  糜知秋调开了群消息,看到自己名字在副部长旁边,“看看你这官僚的嘴脸,文化部暗淡的明天指日可待。”
  许桐把嘲讽当夸奖,恨不得把这通电话打成第一次例会,糜知秋一边敷衍一边继续刷微博,“不过知秋,要不是你最后一个月在忙转专业,部长肯定是轮不到我,而且听说主席还考量了不能有那么多商院的人当部长,毕竟主席自己就是商院的,体育部部长和宣传部部长这次又都是商院…”
  糜知秋见缝插针地怼了一句:“你可别告诉我你觉得自己德不配位,在这和我不好意思。”结果还没等许桐咋呼完老子天下第一,他就翻微博翻到一个认识的宣传部的人在转发里说,“部长,连今天都只发猫的吗!”
  微博的内容是,“离开宝宝的第二十三个小时,想它。”
  糜知秋看了眼头像里让人熟悉的手,又有点迟钝地把群里的通知拉到底。
  啊,许桐说的属于商院的宣传部部长,居然是夏炘然。
  糜知秋挂了电话,翻起了夏炘然的微博,最近十天的微博几乎都只有猫,最开始的那条是“有个灰不隆咚的小可爱跑来了我的阳台”还配上了一张不知道什么时候拍的毛茸茸的大脑门。再重新翻到最新的这条微博时,他终于后知后觉地对着“想它”有点不好意思。夏炘然明明想的是猫,可是就像在说自己一样。
  糜知秋把被子拉过头顶闷在里面发呆,又拉下被子看了两遍这几条微博,突然不是很想熬夜了。
  等猫轻巧的脚步经过房子时,他瞄到里面的时针才指向十一,有点别扭又觉得对方该感恩戴德的糜知秋,几乎是有点兴奋地跳上了阳台。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早来。
  结果等他跳上窗台往里看时,心里的那点莫名的欢悦还没来得及消散,就看到夏炘然背靠在椅子上,头微微仰着喘气,手上下搓动着什么。
  糜知秋确定自己没叫,但他就是听到了一声惨烈的猫叫,他怀疑这是他灵魂深处的呐喊。
  夏炘然!你嘴上说着想猫!结果在干什么!你是想对猫干什么!
  夏炘然突然听到动静吓了一跳,转头看到猫,先是一愣,然后就笑着把头倒在书桌上呼了一口气,糜知秋看到他微微发汗的前额上粘着头发,眼睛里就像有水光一样,套着背心的他,后颈露出了蜿蜒的弧线,跟着不平稳的呼吸在起伏。
  糜知秋小猫咪一眼都不敢多看,猛得把小脑袋一转,装作很不了解男生一样,偷偷骂他变态。
  小猫咪刚想溜,夏炘然已经整理好走过来拉开了窗户。
  这几天的相处,让夏炘然变得很自来熟,他一手就捞过想跑的猫,不知道它挣扎什么,有点安抚意味地把毛球抱在怀里,挠挠下巴:“乖,今天不洗澡了。”
  你以为小猫咪就什么都不懂吗!你也不闻闻房间里什么味!
  感官变敏感的糜知秋一爪子拍走了夏炘然的手,却被夏炘然直接捏住了爪子揉,还得寸进尺地埋在毛茸茸的肚子里:“我一说想你,你就出现了,这是什么小神仙呀。”
  糜知秋推不开这个硕大的脑袋,生无可恋地想,“这是你饿到没力气的爸爸。”
  丧权辱国的糜知秋出卖猫体得到了一顿饱餐,还顺便享受了一会冷气。他很怕热,更不要说裹着一身毛大夏天跳来跳去,突然被空调一吹,立刻就懒洋洋化在了地上,夏炘然像拉一块没有骨头的牛排一样把它从地上拖起来。男孩子身上的体温大概是猫咪喜欢的温度,糜知秋顺从本能地瘫在神秘领域,他的大腿上。夏炘然揉揉他的脸颊,拿起手机刷起了微博,结果还没安静多久,夏炘然突然低头询问,“我们关系这么好了,你要不要和我碰碰鼻子。”
  糜知秋看到他刚才那起了水雾的眼睛黑亮亮的,像是琥珀般润泽,里面盛着接近宠溺的笑容,头发早就干了,顺着向下看的角度柔软地垂落,他看到夏炘然低头,却反应不过来他要干嘛,有点迷茫地任他碰了碰自己潮湿的鼻子。
  等他在床上醒来时,天才刚刚亮,手机里的音乐还在小声播放,打开的界面停留在夏炘然的微博,他刷新了一下,没看到新的更新,只是昨天晚上点赞了一条微博,内容是,对猫来说,碰鼻子是一个友好的招呼。
  糜知秋拿手机碰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觉得挺傻的。
  他给夏炘然点了一个关注。
 
 
第3章 精神分裂
  糜知秋最近过得有点混乱,有时候拄着拐杖经过台阶会想要双手先着地,有时候背后痒第一反应是想转过头舔舔,洗完澡擦脸上的水也不是粗鲁地抹掉,而是用手背蹭蹭。
  糜知秋觉得自己在逐渐猫化。
  而自己夜里却越来越懒得掩饰,夏炘然看电影,他也在趴在桌子上看,悬疑片的时候一脸沉思,恐怖片的时候吓得毛全竖起来,每次夏炘然注意到他的反应,都把脸埋到他身上猛夸他可爱。
  有时候夏炘然也会觉得这只猫太神了,比如听到他说洗澡就消失不见,打吃鸡的时候看到800米外有人会喵喵叫,他偏过头去看糜知秋圆滚滚的猫眼好奇:“你其实是猫妖吧?”
  糜知秋很想点点头让他少对自己动手动脚。
  但又怕夏炘然一激动把他抱得更紧,吃不消。
  糜知秋听到过很多次夏炘然说,“来当我的主子吧?”但每次等夏炘然快睡了都会溜走,所以当这一次他从猫咪的身体里醒来时,他很惊讶自己居然在夏炘然床底下。
  夏炘然正趴在地上哄它不要怕,出来吃点东西,脸的一侧被地板压得平平的,有点可怜又挺可爱的。糜知秋探着爪子一点点爬出去,想着这是什么情况,就听到夏炘然解释:“是我不好,我不该强行把你带回来。”
  他还继续保持着趴的动作摸糜知秋的脑袋,糜知秋看到他手臂上甚至有几道爪子的痕迹,在这之前他一直都舍不得抓夏炘然。
  “我还以为是外面的环境你不习惯,才对我这么戒备,你要是想出去我已经把窗户打开了。”
  糜知秋微微仰着头看他,因为室内很亮瞳孔缩成一条竖线,把夏炘然看得很紧张,然后这只小猫就像叹了一口气一样,用脑门去蹭了蹭他的手心。
  夏炘然感觉这只恐惧中带着愤怒的猫突然就变成了平时的样子,就像完全能听懂自己在说什么,又像在包容自己的鲁莽,他感觉他被这只猫温柔地对待了。
  “我怀疑,你是一只有着精神分裂的小猫咪。”夏炘然推断。
  糜知秋埋头去吃东西,不理他。
  “那么问题来了,你几点的时候会用这个猫格呢?”夏炘然自顾自推理了起来。“要是对,你就摇摇尾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