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把裤子穿上再说话!【完结】──咕草转氨酶

时间:2020-12-01 16:01:29  作者:咕草转氨酶

 

 
第1章 天大的
  1.
  2020年8月24日
  今天我正式被包养了。
  事出有因。
  本来我和公司的一位高管约好了要上床,结果被老总的儿子,就是公司的小少爷截胡了。
  没办法,少爷给的更多,大大提高了我初夜的价位。
  不过就算少爷一分钱不出,高管也不敢得罪少爷,擅自把我给上了。
  所以我来到和高管约好的房间里,还没等洗澡换上准备好的情趣小衬衫,进来个穿高跟鞋的烈焰红唇大美女,手里拿着文件夹,说要跟我谈合同。
  大美女公式化地解释了一通,我才闹明白原来高管和少爷不是同一个人。
  我坐在酒店的床上,秘书跟我谈完包养的合同走后,少爷才出现。
  其实来公司这么久,我还没见过少爷,不知道少爷长什么样,如今一睹芳容,发现比我们长得都好看。
  少爷不是干这行的,我听说。
  难怪包养我之前没有给我画个天那么大的大饼。
  我坐在床上,少爷站着,我们俩对视了足足有五分钟。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我清了清嗓子,但我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像个老烟鬼。
  我说:“段少,要不你先坐会儿,我去洗个澡马上回来。”
  马上,换上乳头能透出来的衣服,希望您不要嫌弃我技术不好。
  少爷还是盯着我,我感觉我脑门中心都要被他眼神烧出一个洞来了。
  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如鲠在喉。
  终于,少爷开口了:“跟我走。”
  我有点迷茫,这大晚上要走哪儿去。
  “回我家。”
  少爷好像能看透我在想什么,估计是我的表情管理太不到位的缘故。
  “酒店一晚上多贵啊,为啥不在这里干,非得跑回家去?”我说。
  而且还得洗床单。
  更何况我还不确定洗床单的活儿得不得我包揽。
  少爷重复了一遍:“回家。”
  我感觉周围的空气骤降了二十度。
  “回家回家。”我狗腿地笑,心想少爷家里不定得多富丽堂皇,要是大得上厕所要提前半小时起步才能走到卫生间,像小说里每天从五百平米的大床上醒来那样,真他妈的太爽了。
  少爷开车,我坐在副驾驶上,紧张地咽了口口水:“段少,您的车玻璃,防窥视吗?”
  “我没有要和你在车里做爱。”
  哦。
  我尴尬地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一路上大脑处于死机状态,没能想出一个有意思的话题。
  少爷家到了,可惜我是个夜盲,啥也没看清。
  少爷录了我的指纹,并且在密码锁上给了我管理员权限,虽然我也不知道那是干啥用的,反正少爷让我摁手指印,我就摁了。
  仔细一想在古代我怕是怎么卖了自己都不知道。
  少爷带我转了转,我在书房的桌上看见了一张少爷和陶清的合影。
  我好像明白为什么少爷要包养我了,估计是因为我跟他长得挺像,我一出道就有人这么说了,前些天更是因为造型雷同上过热搜,也难怪少爷不干这行的知道我。
  整个房子里只有书房有这么点蛛丝马迹。
  我裤子口袋里的润滑和套都快被自己捂热了,我说:“段少,我先去浴室做个扩张。”
  您慢慢睹物思人吧。
  少爷一把拉住我的手,然后说了句“不用”。
 
 
第2章 不干我
  2.
  2020年8月25日
  我觉得少爷的性功能可能不好,昨晚我特意把后面抠得热热的,结果少爷还是什么都没干。
  我甚至看见他吃了两颗药。
  然后他抱着我睡了一整晚。
  其实我想说两句话安慰他的,但是我知道男人的尊严不可撼动,我和少爷也不太熟,于是我选择闭嘴。
  少爷早上7点就起床了,这对我一个常年熬夜的年轻人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我看得出来,少爷心底是觉得我很贱的。
  但是想红,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公司也想靠我炒作啊,非得把我的造型搞得跟陶清出道的时候一样。
  陶清五年前一出道就不同凡响,不过可能是舆论压力或者别的什么,割腕自杀过很多次,后来出国了,听说还结了婚生了孩子。
  大多艺人不是失眠就是有点心理障碍,抗不下去自我了结的太多了。
  我也在网上被骂得很惨,说我吸陶清的血。
  要不是公司刻意为之,我也没有长得那么像,顶天了就是脸型和眼睛有几分神似而已。
  陶清长得很清秀,笑起来还有酒窝,走的是文艺男青年的路线。
  这些我都没有。
  我是rapper啊,穿着一身仙气飘飘的衣服出席活动的时候,我都感觉浑身不舒服。
  其实我跟高管约好了要上床,也是想谈谈这个问题。
  但我现在不敢跟少爷提要求。
  毕竟我还没付出什么,不劳而获是个不好的习惯。
  我清了清嗓子,试图引起少爷的注意。
  少爷果然朝我看了一眼。
  “段少,要不要打个晨起炮?”
  我尽量显得谄媚一些。
  少爷一脸冷漠:“不用。”
  哦对,忘了您不行。
  “您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捅您,虽然我没什么经验,但是会努力成让您高兴的。”我说。
  说不定操着操着就硬了,我在心里补了一句。
  然而少爷依旧拒绝了我。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面如死灰,少爷终于发现了一些不对劲,问我怎么了。
  我把公司的安排一五一十说了个遍。
  少爷开始认真打量我,越认真我越心虚,靠着脸被包养了,这会儿又说要做回自己,怎么想都有点茶里茶气的意思。
  少爷快把我盯穿了,就当我打算放弃的时候,少爷缓缓开口说:“我不懂公司的事,我帮你找人吧。”
  我拼了命的点头,然后报出了好几个管理层的名字,我说您就帮我在那几位面前说两句话就成,哦,不对,是吩咐下去就成。
  我看见少爷笑了一下,可能是被我狐假虎威的气势逗乐了。
  少爷答应了我,然后去上班了。
  看不出来,有的人就是比你有钱还比你努力。
  我从二楼卧室望下去,发现花园出奇的大,昨晚怪我夜盲没看清,没想到真是豪宅啊,还带个室内的游泳池,不知道蚊子会不会很多。
  要是我有钱了,看见有蚊子的别墅,一定不会买。
  下楼的时候我被扫地机器人撞了一下,他是个呆逼,过了会儿才转头继续吸地,我还没看够他下面的无影脚呢,他就钻进充电的地方。
  我想象了一下他的感受,没电了空虚,然后屁股对着插头——
  啊。
  我想,等我有钱了,不能买这么色情的扫地机器人。
 
 
第3章 还挺香
  3.
  2020年8月25日
  我在豪宅里好奇地转悠,发现少爷好像是个医生,家里全是画着裸体且不色情的杂志。
  难怪那么早起床上班去了。
  比我有钱的人不仅比我努力还比我聪明。
  这个认知有点打击我,不过很快我就被公司里对我点头哈腰的高管捧到膨胀。
  没有人骂我了,也没有人凶我了,突然之间多了个专业的造型团队,正在量我的胸围和腰围。
  今天我过得尤其舒适。
  回家路上我买了些情趣用品,可我的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趴在床上放松我的菊花的时候,少爷下班回来了。
  我想象了一下他开门见菊的场景,要是我的话一天的心情估计都要不好了。
  我匆匆忙忙套上裤子,水流了一屁股,我说您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哈,我还没准备好。
  少爷的手真舒服,他把我拉进浴室,然后跟我说他没打算操我。
  我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花瓶,少爷把我包养了,我只要负责陪他睡觉就好了,而且还是纯洁无邪的睡觉,乖乖躺平当个抱枕用。
  少爷帮我洗澡,我说我又不是低能儿,可是少爷还是帮我洗了,少爷洗得很小心,像对待易碎品一样。
  我没那么金贵,冲完泡沫拿浴巾随手擦干。
  “段少,您......很想他吧?”
  少爷看着我,半晌点点头。
  我才发现,他吃的不是伟哥,是安眠药。
  我觉得少爷挺可怜的,不过我过好自己的生活也不容易,没什么余力来劝慰一个比我有钱比我努力比我聪明的人。
  “咱们不上床的话,我有什么别的要服务的没?”我小心翼翼地问。
  少爷摇头。
  卧槽,原来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真的存在。
  我拍拍胸脯,我说段少你放心,我保证演他演得特别像。
  少爷看了我很久,眼神复杂得很,我看见他无声地叹了口气,说不用了。
  别啊,这样我钱收得太过意不去了。我的道德感在我心底呐喊,然后被我打包扔进了垃圾桶。
  少爷,从今往后我就是您的地西泮。
  我努力克制住我自己的表情,至少不要看上去就是一副见钱眼开的样子,不过还是被少爷捕捉到了。
  嫌我贱就嫌我贱吧,反正我又不是什么好东西。
  北京时间11点整,少爷竟然要关灯睡觉了。
  我还在手机上玩游戏玩得不亦乐乎。
  因为我没被操过,所以无法判断到底是被操一顿睡觉来得痛苦还是11点就关灯盯着天花板愣神痛苦。
  我被少爷抱着,过了很久我问:“少爷,你睡着了吗?”
  他说没有,但是他入眠需要很长时间,而且窗帘拉得严严实实不能有一点光。
  我也睡不着,我跟少爷说我一般都是凌晨三四点钻被窝,还得听着歌一放放一宿的那种。
  少爷把手搂得紧了点。
  我感觉被少爷包养一点也不亏啊,和旁边床睡个兄弟差不多。
  咳咳咳,少爷搂得更紧了,我感觉我的那个都要和他的贴到一起了。
  是好兄弟就枪杆贴一起。挺好的。
  “段少,您睡着了吗?”
  “没有。”
  “对不起对不起,您继续。”
 
 
第4章 泡面也是
  4.
  2020年8月26日
  听说少爷喜欢陶清喜欢很久了,陶清红之前就被玩烂了,还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
  我和人家思想境界最大的差距就是人家是被迫的,我是自愿的。
  听说陶清骂过少爷,还发过疯。我觉得他轻贱少爷的喜欢挺不对的,毕竟喜欢他又不是错,作为一个男的喜欢他,也不是错。
  不过我一个局外人没资格评判什么,更何况我知道得不全,当个八卦听听算了。
  我仔细想了想,少爷包养我又不干我,可能是把我当成了另一个陶清。
  如何优雅而不失礼貌地提醒少爷,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在意清白的啊。
  我觉得少爷人挺好的,不该被那段失败的感情缠住,我们公司那么多漂亮的小鲜肉他们不香吗。
  哦,我忘了他应该很恶心用权势地位压迫小男生奉献身体。
  少爷他们这类人都太想不开了,生活还是得往容易了过更好。
  我跟少爷说,您要不还是操操我吧,说不定操着操着就舒坦了,而且我听说上面那个也挺累,睡前体力活动多有助于快速入眠啊。
  少爷斜了我一眼,估计是在心里想我这个人怎么天天求着他操。
  说不上来。
  冥冥之中有种不管我怎么发骚少爷都不会操我的预感。
  还有点别的原因,耍宝是个技术活。
  我想让少爷高兴点。
  少爷有时间在心里想我这个人怎么这么贱了,就没时间沉浸在过去的悲伤中了。
  正当我打算在客厅里给少爷表演一段脱衣舞的时候,扫地机器人一头撞在了我的脚踝上。
  操,太他妈的疼了。
  少爷大概想起他还没有教我使用过家里的电器,问我要手机。
  我不情不愿地把手机给他,上面裂开的纹路跟蜘蛛网一样。
  少爷楞了一下,问我怎么不买个新手机。
  我说还能用,除了看视频的时候比较费眼睛。
  少爷又看了我半天,带我去商场买了台新手机,差半小时商场就要关门了。
  店员认识我,说你不是昨天刚买过一台吗,我转过头看了一眼少爷,少爷安静地把账结了。
  出商场的时候才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我给我妹妹买的。
  他惊讶了一下,可能是我从来不提,也不成熟稳重,一点儿不像个哥哥。
  少爷不问,我也不会跟竹筒倒豆子一样哗啦啦地跟少爷说我和我妹怎么相依为命的,但是我看得出来,少爷在我面前放松了很多。
  希望少爷能早日忘记他的过去,人生可是一场没有返程车票的旅行啊。
  我和少爷坐在沙发上,等待我的手机和扫地机器人达成生命的大和谐,缓冲转了几圈,忽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哦,是我肚子叫了。
  忘记今天忙了一整天,只吃了两片面包。
  我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少爷,就在这时扫地机器人开始转了。我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专心研究手机界面上的各种功能。
  “想吃什么?”少爷的声音已经远在厨房了。
  我说泡面就可以了。
  其实我想吃烤鸭烤鸡牛肚红烧排骨......
 
 
第5章 账单不香
  5.
  2020年8月27日
  我吃着员工餐厅的饭菜,还在回味昨晚的泡面,那是我吃过最丰盛的泡面了,尽管少爷只是把冰箱里的一些剩菜加进去了而已。
  他还给我加了两个蛋,一个窝在里面,一个煎得边缘焦香放在了最上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