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合法兽化》【因缘邂逅】──五味子五味俱全

时间:2020-12-01 09:25:26  作者:五味子五味俱全

 第一章

 
  
  程钰是被敲门声吵醒的。
  距离他完成上一单买卖还不到一个月,程钰完全想不到有什么人会在清晨七点半扰他清梦。
  印象里最后一个快递昨天也到了啊……
  敲门声很有节奏地打着前十六分音符节拍,在程钰忙着穿裤子的时候连个休止符都没有,似乎是笃定了这家绝对有人似的。程钰边和裤子作斗争边想着,现在这么有毅力肯坚持的人可不多咯!绝对是个人才。
  要是他不把这股执着劲用在拿他家门当爵士鼓敲的话。程钰翻了个白眼。
  “来了来了。”程钰也被这没间隙的敲门声弄的有点烦了,想着门后如果是什么推销员,他绝对要把门甩那人脸上。伴着敲门声,他不耐烦地拽开门,被敲门声激起的情绪却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门口站着的是一个男人,看着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黑色微卷的头发衬得他深棕色的眼睛越发明亮,身高大概和程钰自己相仿,穿着整齐的西装,却没系领带,微敞的领口透出几分随性。太棒了,如果再加上个完美的笑容……
  男人呈一百八十度水平的唇线让程钰回过神来。程钰不自然地清清嗓子,端着姿态开口问道:“有什么事吗?”心里却已经在盘算着周围哪家酒店的床更大更软。
  “您好,很抱歉在清晨打扰您。”哦,他开口了,声音也很好听,加分!“我是威远护卫有限公司的员工于牧,工号是20130321003,拥有兽化许可,增幅器型号为CB2005D型,兽化形态为牧羊犬种。接下来的行程由我全程为您保驾护航。我们会提供全方位的保护措施,让您安全抵达目的地。感谢您选择威远。威远护卫,您财务和人身安全的忠诚守卫。”很好,确实是个推销公司的员……
  等一下?
  听着面前的男人板着脸吐出这么一大段说辞,程钰竟一时语塞。
  这么好看的男人是居然干保镖的?
  兽化形态是狗啊……那还是挺对他胃口的嘛!
  但是眼下最重要的……
  “我不记得什么时候雇过你们公司的人啊。是不是搞错了?”程钰说道。
  面前的男人于牧也有些意外,说声“请稍等”后便拿出平板电脑查看起来。
  “您是程钰先生吗?”他问道,程钰有些意外地啊了一声。于牧继续说道:“性别男,身高180公分,二十七岁,出生S省Q市,发色为黑色,瞳孔颜色黑色,具有兽化潜能,无增幅器植入记录,高中就读于W省第五十中学,大学就读于B市人民大学,目前无业,暂住在B市岸畔花园西区105楼1503号。身份信息,请您核实。”
  于牧的话没有一点波澜,却在程钰心中掀起了一阵巨浪。毕竟自己工作……不,应该说是“生意”比较特殊,有时候会招来一些奇怪而危险的人。
  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自己虽然没有非常刻意地隐瞒自己的身份信息,但单凭购买在网站非法出售的身份信息可绝对了解不到这么细致。这种程度的信息了解……绝对是特意调查过的。
  “你是谁?”程钰看着眼前这个危险程度未知的男人,是彻底没了打炮的心了。
  “我是威远护卫有限公司的员工于牧,工号是20130321003,拥有兽化许可,增幅器型号……”“停停停停停。”背的真熟啊还。程钰叹了口气,说道:“听着,我很确定我从没向你们公司提供这么详细的个人信息,请问贵公司是通过什么渠道获得的呢?”说完,他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是这次您要见的人提供的所有信息。”于牧看起来完全没感到任何不妥。
  “我都不知道我要去见谁,你是怎么知道的?”为了理清这件事情的始末,也为了自己的“信息安全”,程钰耐着性子继续说道。
  “您要去见的人是H直辖区四圣财团的前董事长王晟先生。您的所有信息也是由财团提供给我们的。看您的反应,您难道根本不清楚要去见王晟先生的事吗?如果情况属实,请您不要担心,我们是护卫公司,不会做绑架人意愿的事。我们会和王先生进行交涉和情况说明。打扰您了,希望您不要……”
  “等一下,你说……是四圣财团的人找我?”“没错。但请不要因此有什么困扰。您不用……”
  “稍等稍等。”开玩笑,那可是四圣财团,第二战的时候靠军用单兵适配器和最新型增幅器研制专利发的家,从政府到黑道都混得风生水起的可怖商业机器。听说当时给财团掌舵的就是这位王晟老先生。算算年岁,这位大人物现在也已经是年逾古稀了。
  自己如果这么不知趣地拒绝,放弃的不只是可能的丰厚报酬,更可能是自己的生命。
  但万一……眼前的人在骗他呢?
  “哎,那个……你叫于牧是吧?你们这个护卫公司靠不靠谱啊?别是什么野鸡公司打着别人的旗号,干什么违法犯罪的事吧?说起来,我还真的从来没见过护送重要人物只派一个人来的‘护卫’公司呢。”程钰说道,语气中带着嘲讽。
  于牧的表情看上去虽然没什么变化,但程钰看着他,却明显感觉到有一股凉气从后颈钻了进去。
  “我们公司成立于2009年7月,以全部员工都为兽化能力者为特色,在全国各地开展物品护送和人员护送业务,10年来保持着受保物品0丢失0损坏,被保人员0死亡极低受伤,订单百分百交付的业内记录,受到政府和社会的认可。更详细的公司介绍材料稍后为您提供。至于为什么只派我一个人前来护送您……”程钰已经明显看到于牧的眼睛开始有了变化。
  “作为公司恶劣情况应对方案提出者,单人和多人护送任务客户满意度最高员工,六年来我完成的护送任务已经超过三百单。”
  他甚至激活了增幅器。
  “我一个人,够了。”于牧的瞳孔已经完全转变为灰蓝色。这已经绝不能算是人类的眼睛了,这是完全属于掠食者的眼睛。
  程钰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于牧这才后知后觉般地意识到自己吓到潜在客户了,随即轻轻闭上了眼睛,再睁开已经恢复成了温暖的深棕色。“抱歉吓到您了。”
  “不过,您能看到我的兽化状态吗?”于牧好看的眼睛直直地看向了程钰。
  不好,没有植入过增幅器的人,即使拥有兽化潜能,也应该看不见其他人的兽化状态的,并且相应的,也不会出现兽性遗留导致的延迟效应。所以大部分拥有兽化潜力的人为了避免卷入麻烦,都会选择不植入增幅器,像普通人一样过活。程钰暗自忖度,自己的情况比较特殊,解释起来非常麻烦,还不如就说看不见。
  他是这么想的。但下一秒就被于牧身后的异动吸引,眼睛不由自主地瞥了过去。
  那是一条毛茸茸的尾巴,被长长的,柔顺的毛发完美地覆盖着,雪白上点缀着几块墨迹,看上去就几乎能想象到那柔软的触感。虽然在兽化状态时展现出的动物部分是只能看,却触碰不到的,但这并不妨碍程钰脑内飞窜的想法。
  “您果然能看到。”于牧没有波澜的声音彻底粉碎了程钰想要蒙混过关的企图。程钰无奈道:“你这不是钓鱼执法么?”谁看到这么可爱的尾巴都不会无动于衷的吧。
  “我是护卫公司的员工,没有执法权,只有政府赋予的在护送任务执行期间发生的伤害事故延期接受处理的权利。”又来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刻意回避,还是在原本就是这么个性格。程钰挠了挠头,完全搞不懂的人啊。
  事到如今,再多的抵赖也没用了,一切都被那一眼给出卖得干干净净。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能看到别人的兽化状态。但我也确实没有植入过增幅器。”程钰叹了口气,只能实话实说了吗?“而且啊,我除了眼睛能看到之外,其他什么都做不到了。没有进行兽化的能力。”
  “明白了。感谢您的解释。未植入增幅器也能看到兽化状态的个例之前也有过报道。您可能也属于因精神力或者遗传导致的特例。如果选择植入增幅器的话可能会拥有很强势的力量。不过是否进行植入的选择权在您自己的手上,您的决定也一定经过了深思熟虑,所以我不会对您的选择作出任何评价。我还要对四圣财团进行情况询问,退还20%的预付款和他们请公司代为转交给您作为定金的贵重物品。我们不会做违背被保护人意愿的护卫任务。打扰到您了,十分抱歉。”
  于牧转身要走,程钰可急了,他听到了他最在意的重点。“您先等一下!”他笑眯眯地拉住了看上去不明所以的于牧。“那个四圣财团,原本有东西要给我?”“没错。但您不是不……”“好商量好商量。”程钰的笑容又加深了几分。“那么那作为定金的东西到底是?”“财团负责人的原话是,如果双方合作愉快,酬劳您随便开。订金的话,在这里。”于牧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
  于牧打开盒盖的那一瞬间,程钰真切地感到了眩晕。恍惚间觉得整个昏暗的楼道都被亮光照得金碧辉煌。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精致,华丽,又极度耀眼的珠宝,不禁伸手想要触碰。可是那珍贵的首饰却向着远离他的方向移动着。它的光辉甚至隐约减弱了几分。这简直让程钰无法容忍。
  “这是定金,只有您答应了在我的护送下前往目的地才可以给您,您看……”哦,真是恶魔一般的声音。但程钰现在想不了那么多了。
  “好好,我答应我答应。”
  “如您所愿,订单开始执行。”
  程钰猴急地从于牧手中夺过了首饰盒,迫不及待地用手指一遍遍地感受着它冰凉顺滑的触感,他的目光简直就像在猥亵这件稀世珍宝。
  于牧看上去却对那件珠宝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四下看了看,就直接跨过了程钰家的门槛。
  程钰在听到防盗门被关上的声音时才回过神。下意识地一抬头,发现于牧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请您让一下。”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的程钰下意识地往旁边让了一下,等想起来哪里不对的时候,于牧已经走到了客厅,四下观察起来。
  “你要干什么?”程钰觉得这一个早上自己问出的问题简直比得上前二十年加起来的总和了。
  “订单已经开始生效。我将为您提供全方位的保护。飞往X直辖区的航班今天下午三点从国际机场起飞,预计到达时间为晚七点。另外,经过公司综合评估,此次护送任务风险等级为D,危险遭遇可能性低,因此不会限制您的饮食和行动自由,但要有员工,也就是我,全程陪同。如有任何不便,请您多担待。”
  “唉……好吧好吧。你想呆着就呆着吧。我可不管饭啊!”程钰故意打趣道。
  “订单行程内产生的所有饮食交通和住宿费用由公司全额承担。您有什么需要请务必告知我。”可恶,真是滴水不漏啊。程钰咬着牙想。
  也罢。这趟估计还是请他去做“买卖”的,应该也没有什么风险,而且酬金也不错。何况……这个即将要要“全方位”保护自己的人还很合他胃口。
  唉,就一天吗……程钰居然有点可惜起来。
  要是能多相处几天,他还挺有信心把这尤物拿下的。
 
  第二章
 
  
  话虽是这么说……
  程钰第三次偷偷从手机屏幕上移开视线,看向了坐在一边的于牧。
  这个自称是安保公司员工的家伙从几个小时前跟他确认了订单之后就一直坐在那里在带来的笔记本电脑上敲敲打打,丝毫没有想跟身边这位“主顾”说话的意向。程钰一个人住惯了,虽然对交流的需求没那么大,但家里突然多出个大活人,任谁都不能轻易无视掉吧。
  而且这不说话,零交流,自己可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程钰心里小算盘打得哗哗响,但看着认真工作中的于牧,他又有点犹豫了:人家可从来没说过喜欢男人。
  程钰自认为作为一个有底线的人,在不清楚对方取向的情况下骚扰人家是不道德的。至于骚扰本身这件事其实也没有多道德这个事实,程钰却选择性无视掉了。
  看这样子,自己的吸引力还不如那一行行数字和表格呢。而且等到晚上一到地方,两个人想必是再也不会有交集了。
  唉,那估计是没戏了。程钰无奈地选择了放弃。
  “您不需要收拾一下行李吗?”于牧的工作似乎在程钰想东想西的时候告了一段落。
  “哟,肯跟我说话了?”程钰还是没忍住调笑了一句。
  “我从来没有不肯跟您说话。不在不必要的时候打扰客户,让他们享受更大的自由也是我们安保从业人员的职业素养之一。您如果有聊天的需求,可以随时跟我说,我会尽我所能,在保障安全的情况下满足您的要求。”
  “呃……”程钰毫无防备地接下了这一击。这人说话也太直白了吧!他暗想,不想跟我说话就算了,搞得我像是在提出什么无理的要求似的。
  “我先去收拾行李了。”扔下这句话,程钰转身想走。这次倒是他主动想要结束对话。
  “这次行程的安保等级为D,您可以自由选择您想要携带的物品,但依照规定,我需要对所有物品进行检查,杜绝在我们到来前已经有人在您的物品中动手脚的可能。”于牧依旧一本正经。
  “……”程钰停住了脚步,深深吸了口气。好吧好吧,看在报酬的份上,忍了。再说如果行程和“买卖”都顺利,自己应该只用在豪华酒店住个一晚两晚的,也不用带什么东西。
  “只要行程顺利啊……”程钰无意识地嘟囔着,把一件衬衫随意地丢进了行李箱。
  ……
  在忍过了于牧里里外外连内裤都不放过的仔细检查之后——天呐他甚至还激活了兽化状态嗅了那条内裤!——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两人便离开了小小的单元房,准备前往国际机场。
  于牧是开车来的,自己的行李就放在后备箱里,此时和刚放进去的程钰的行李箱肩并着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