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书名粉丝天天追着我反攻【完结+番外】──果味柑橘

时间:2020-11-30 19:15:39  作者:果味柑橘

第1章 

  “在哪儿?”陆清淮一下飞机就赶来鹿苑小区,等在两人公寓门口打电话。

  他回来路上把钥匙掉了,想着今儿是周末,又是两人约定俗成的运动日,李逵人应该在,多半是在家躺尸。

  他发了好几条微信都没回。

  本来嘛,陆清淮想象中,一般家里需要干农活的孩子都是很勤快的,至少不像李逵这么懒。

  他曾经提出过这个疑问,狼崽子天真无邪道:“家里就我一个男孩,爸妈说就我一个人考大学,说是不能让自己这考重本的手去下地干活的,长到现在二十岁,除了收成季节,去自家果园帮忙摘过果子,李逵本人……基本没咋下过地。”

  但李逵也是争气,村里唯一一个考上重本的大学生,成绩也不错,南城的211农业高校。

  陆清淮一手握在手机放在耳边,另一只手敲了敲门,没人应,又从猫眼往里面看了看,黑漆漆的,也不知道是睡死了还是没在家。

  他电话响了几声被挂了。

  自己巴巴赶回来,却不得门入,陆清淮有些气不顺,他又打了过去。

  听筒里一阵儿忙音过后,是机械女音的应答。

  [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艹!

  他人傻了!

  陆清淮脑子里千万头草泥马飘过!气得想转头就走!

  他跨出没两步,电话铃声响了。

  陆清淮高傲地扬了扬下巴,轻呵一声,心道:这是知道自己错了。赶紧主动回电话过来了。

  他慢吞吞地摸出手机,也没看清来电显示就接通电话。

  语气凶巴巴地问:“知道回电话给我了?”

  “什么?”电话那头的陆随洲顿了一下。

  闻言,声音不对。

  陆清淮把手机屏幕挪开,看清来电显示——“堂哥(陆随洲老流氓)”

  陆随洲是他堂哥,自己开了家娱乐公司当老板,年纪一大把,还是个单身汉。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那种,颜狗一枚,喜欢漂亮的,还是喜欢长得不错的男孩子,仗着自己长相优越,时不时地去撩他们。

  曾经……陆随洲就对他的小炮友——李逵,觊觎过。

  不过知道他两人关系后,就没再动过啥心思。

  也是碍于这一点,陆清淮不太喜欢从他嘴里听到李逵的名字。

  “没什么。”他不咸不淡地搭腔。

  “你小情儿不开心了?”陆随洲道。

  陆清淮很想当场挂电话:“有事说事。”

  说话态度冷淡又刺人,陆随洲也不恼。

  怎么说陆清淮也是自己堂弟,小自己五岁,好歹他也是个三十岁的成熟男人了,不跟小孩子计较。

  况且,这段日子陆清淮都在片场加班加点的拍戏,好不容易赶完进度坐飞机回来想给自己小情儿过个生日,还可能被放鸽子了。

  “做哥哥的关心一下弟弟的感情/事儿,没毛病吧?”陆随洲温和地笑。

  “你今晚没事干?”陆清淮。

  陆随洲:“哈哈哈,还真没有。”

  刚约晚餐的人临时有事来不了了。

  于是,同样被放鸽子的两兄弟惺惺相惜地约去了酒吧喝酒。(陆随洲一人的想法。)

  陆清淮觉得自己只是勉为其难陪陪孤独老男人。

  到了地方后,陆清淮觉得陆随洲今儿是在故意膈应他的,去的刚好是让他失去处/男/身份的那一家。

  他把手机放在一边,远一点的距离,想了想,又挪回自己手臂旁,音量和振动开到最大,然后开始喝酒。

  一杯酒下肚,陆清淮状似不经意地瞥了眼手机屏幕,安安静静的。

  连条新闻推送都没有。

  他再抬头,刚好对上他哥的笑脸。

  陆随洲将他刚才的小动作都收于眼底,但他不说话,就是看着人笑。

  陆清淮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生硬道:“等着,过不了多久这狼崽子就得巴巴地打电话过来。”

  语气还是很高冷!

  陆随洲欲言又止,止了又欲:“……”

  过了一会儿后,陆清淮又瞥了眼手机屏幕,还是没有动静。

  陆清淮没话找话:“……怎么才八点多?”

  陆随洲:“……”很想笑,不行,要忍住,弟弟会生气。

  心里os: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又过了好一会儿!

  终于,手机震动了一下,陆清淮忙放下手里的杯子。

  手上动作太急,酒被带洒了几滴在屏幕上,他顺手抽了几张纸巾擦了擦。

  过程中,陆清淮看屏幕,未接来电:0  短信:0.

  他又去点开微信,聊天页面也是空白的。

  陆清淮胸腔怒火燃烧着,有些意难平:“老子是不是太纵容他了?蹬鼻子上脸了?”

  陆随洲:“……”还是好想笑,他快忍不住了。

  陆随洲:QAQ!

  陆清淮长了一张好看的脸,桃花眼,精致立体的五官,肤白帅气,外表看着冷冷淡淡的,直播和拍戏的人设也随了脸,但私底下就是个爱暴躁的小朋友。(陆随洲观感)

  陆清淮高中时候参加过全国火焰杯,就是国内几家比较有名的电竞俱乐部举办的kpl联赛。

  还拿了冠军,有颜有技术,瞬间收获大批迷妹。

  与此同时,举办联赛的几家俱乐部纷纷抛来橄榄枝,陆清淮本人是很愿意的,他一直就很喜欢打游戏,但无奈,家里老爷子不同意,反抗过,没成功。

  后来,年纪大了,尤其是考上大学后,家里就拽不住,一毕业就自己签约了鲨鱼平台,干起了直播,差点儿没给家里老爷子气的吐血。

  运气也还不错,在鲨鱼平台干的风生水起的,时不时直播打打游戏,再不然就是带货,赚的也不少。

  老爷子看他开心,也就由着去了。

  陆清淮人气很高,粉丝也多,不过大多是女粉。

  为啥?

  颜好!(脸)

  身材好!(打游戏的手臂)

  技术好!(游戏)

  前段日子还开始了拍戏,先是在一部古偶网剧里混了脸熟,再就是现在接拍的这部仙侠剧,游戏改编的热门ip。

  “你说我会不会被人认出来?”陆清淮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

  他刚才气急了,出门也没带口罩,忘了自己现在是个艺人了。

  陆随洲无语:“什么认不认出来,你看现在有你的粉丝过来找你要签名吗?”

  陆清淮环视四周,观察一番,大家都在各自玩儿各自的,心又放回了肚子里。

  陆清淮:“我困了。”

  “现在九点多,送你回去?”陆随洲看了看手机。

  陆清淮下飞机打车去的公寓,没开车。

  到小区门口,陆随洲帮他联系物业开了锁,公寓里干净整洁,垃圾袋也是新换的,一点也不像不久前住过人的样子。

  陆随洲皱眉,问靠在他肩上的人:“前几天李逵有和你联系过吗?”

  陆清淮迷迷糊糊的,鼻腔里出了点声。

  似问非答的。

  陆随洲叹了口气,将人扶到卧室躺下,一沾到床,睡意密密麻麻地涌过来,陆清淮很快睡了过去。

  “你还知道回来啊?”看着蹲在电梯口的李逵,陆清淮语气不善。

  “想你了!”李逵起身,凑上前去够他。

  摸出钥匙,三两下开了门,灯都没来得及按,陆清淮抬脚把门踢上,边脱上衣边去亲他。

  脱的时候心里抱怨着白衬衫的麻烦,扣子一堆,也不知道李逵平时怎么喜欢穿这种玩意儿的,办事儿的时候,扣子半天解不完,怪耽误时间的。

  陆清淮有些急躁,没什么耐心,索性用劲扯掉圆扣,将人直接抱起,放在旁边玄关的柜子上。

  窗外各种灯光晃过,两人贴着的身影映在墙上,恍惚中,公寓的瓷砖上映出两人的身形轮廓,好像素描本上的简笔勾勒。

  李逵看得有些脸红,还有些情动。

  ……

  后面,他人开始有些晕晕乎乎地去主动。

  主动示好,被毫不客气地接收。

  陆清淮每个举动都由开始的温柔变得侵、占、欲、十足:“是不是我太久没收拾你了?敢不接我电话?敢把我锁在门外头?”

  某人完全忘了是自己把公寓钥匙搞不见的,丢在哪儿,什么时候丢的都不记得!

  陆清淮的眼里冒着火还有其它的东西。

  李逵顺着他的动作抬手,把皱巴巴的衬衫扔到一旁的地板上。

  怀里的人乖顺的很,陆清淮想,这是知道自己错了,想要弥补什么。

  他脑子里开始想着各种知识,想着要怎么度过剩下的时间。

  李逵脸红红的,头垂着,眼睫毛长长的,眨呀眨的,像无害的小动物。

  这人惯会用假象,每次犯了错,也不说话,就那么垂着头,再不然就是眨巴眨巴着小鹿眼,巴巴地看着自己。

  陆清淮很凶,电话铃声突兀地响起,索性装作没听见。

  自己的戏份剧组已经拍摄赶工完了,陆清淮饰演的是《剑仙传奇》主角的青年时期,戏份不多,结束的也很完美。

  所以这会儿不会是剧组的电话,那就没什么人的重要电话能够打断自己了。

  陆清淮凑近去吻他的眼皮,不等挨着,李逵扣住他的后颈,说话的声音又软又哑:“……***……”

  陆清淮想,又开始了,这人又开始浪了!

  偏偏自己还挺吃他这一套的!

  铃声又不厌其烦地响起,陆清淮没法继续了,恼火的很,去床头摸自己手机,够半天没摸着。

  一个没注意,手抓空,头磕在床头柜上,他揉了揉撞疼的额头,清醒了些,再去看刚才的位置,哪儿有什么李逵的身影。

  窗外雨声阵阵,风刮在窗户上,清脆的拍打声。

  陆清淮身上出了汗,掀开被子坐起来,衣服裤子都不能穿了,精神和身体上的空/虚不满让他有什么想挠挠不着。

  抓了两把头发,去浴室洗澡。

  洗完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睁眼闭眼都是李逵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样子。

  越想越睡不着。

  陆清淮又摸过手机看,屏幕依旧安静。

  他俩是怎么搞上的呢?

  还得追溯到几个月前的一次醉酒意外。

 

 

第2章 

  那次意外地地点刚好就是自己方才喝酒的那家酒吧。

  几个月前——

  那天他刚拍完人生第一部 网剧的最后一场杀青戏,导演请一众人去吃饭,还有几个小投资方,陆清淮虽然不喜,倒也没理由拒绝,就当做是最后的礼貌了。 

  席间,一开始还在夸赞什么他第一次演戏,表现不错,工作敬业什么的。

  渐渐地,话头开始偏离了,导演、制作人什么的明里暗里朝他套话陆随洲的行程。

  这些人想干什么,他心知肚明的事儿,从聚餐地点选在酒吧就看出来了。

  他堂哥陆随洲是悦星娱乐的老板,悦星是一家致力于电影、电视剧投资、制作、发行的公司。

  在圈内也比较有名,这次的网剧就是悦星投资,网剧一般小成本,回报高,悦星通常不大在意这种,很少接触,公司更注重还是大荧幕。

  这次纯粹是他哥的私心,陆随洲新交往了个小男友,电影学院大四的学生,快毕业了,在娱乐圈还没露过脸也没什么代表作。

  陆老板一听,二话不说,找了部热门小说ip《大人,请勿打扰》,改编成网剧。

  过审容易,播出快,回报高!

  就是在开机前一天,原定的男二号不拍了,闹出了家暴绯闻,偏偏那部剧的男二号是个古装美男子,一张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冷范儿,却只对女主温柔、深情、专一。

  时间紧,陆随洲又立马找不到其他合适的演员来代替,突然想到自己堂弟——陆清淮。

  长的就是一张高冷脸,人设也是这个,虽然直播时候是另一个样子,嘴坏,傲娇,团队本来想着挽回下形象什么的,但是后来发现这种反差的萌点观众还挺吃,也就随着他去了,目前粉丝群体的基数也大。

  古偶剧的观众看得是什么,甜宠的风格和高颜值!

  刚好,陆清淮就是这一卦的!

  再加上前些日子的游戏玩家见面会,小朋友刚好cos了一个古风游戏里的美男角色,187的身高,穿上一身古装,五官英挺又身躯有型。

  尤其是眼角的泪痣,无形中又给人添了一股很欲的气质,但是又被清风霁月的古风长袍给中和了,冷又带着撩。

  代入脑内想象,陆随洲越发觉得自己堂弟是不二人选了!

  听完陆随洲的描述,陆清淮懵了几秒:“啊?”

  “帮哥这个忙……”陆随洲带着讨好的语气说话。

  “我不会演戏。”陆清淮拒绝。

  他大学专业是计算机,压根和演戏不搭边儿,自认也不是啥有这方面天分的人。

  “你不用会演,会装就行。”陆随洲道。

  陆清淮:“……”

  陆随洲认真诚恳地劝道:“真的,你靠脸就够了!”

  陆清淮思考了一会,道:“我感觉你这话在冒犯我!”

  陆随洲也意识到刚才那话说得不太妥当,清了清嗓子,解释道:“我意思是你什么都不用做,穿上人物服装,站在那里就很帅了,台词也不多的。”

  陆清淮犹豫,沉默,没吭声。

  陆随洲下了剂猛药:“片酬一集五十万,30集,你是男二,活到最后的那种。”

  陆清淮心里算了笔账,一集五十万,三十集就是一千多万,他心动了。

  “听说最近parada的最新款是个蓝色衬衫,带灰白色印花的,还有那配套的花裤衩我也挺喜欢的。”他散漫地开口要价。

  “……”陆随洲。

  “Nike SB xPoets就是POETS和耐克SB的联名款鞋,我那个码还有货,收藏价值也挺高。”

  “……”陆随洲。

  “还有……”

  “好……”陆随洲猛地打断他的话,咬牙道:“买,衬衫那个,两套,一套你直播时候穿,一套你收藏,鞋子也一样。”

  继续让他说下去,指不定说个没完了。

  “成交。”陆清淮满意了。

  进组前,陆清淮就收到了东西,收陆随洲东西,他就很爽。

  进组后,陆清淮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后悔自己太相信陆随洲这个老狗,没看合同就签了字,答应了帮他救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