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非常规恋爱【完结】──路蔚希

时间:2020-11-30 15:09:16  作者:路蔚希

   

   文案:
  你是我的意外之爱
  原创小说 - BL - 连载 - ABO
  狗血 - 小甜饼 - 先婚后爱 - 长篇
 
  论一个喜欢alpha的alpha是如何真香的。
  顾晏殊前期:你们Omega真是浪荡!恶心!
  顾晏殊后期:媳妇~累不累!喝点水好不好?
  顾晏殊前期:不结婚,拒绝搞对象!打死不标记!
  顾晏殊后期:咳咳,那个啥,你看结婚都这么久了,孩子都快满月了,这个标记是不是.........
  一年前的顾晏殊“我就要个孩子,生下来你马上离开。”
  生下孩子后........
  顾晏殊“哎呀,你走什么走?不许走!我反悔了!你不许抛妻弃子!”
  白以清“呵,你当初还骂我浪荡,说我不要脸来着”
  顾晏殊“.............如果我说...那其实是我双胞胎弟弟说的....你信吗?”
  白以清“呵呵.....”
  妖孽果断受 x 傲娇攻
 
 
第1章 
  “你给我滚!”顾晏殊喘着粗气将身旁的枕头扔向对方,白以清也不躲闪就站在给对方砸。
  其实白以清不是不想躲,而是躲不掉。从刚进房间的那一刻起他就软了腿脚,空气中浓烈的信息素扑面而来,温暖的木质香弥漫在房间无时无刻不在撩拨着人。
  白以清掐住自己的手心保持理智,慢慢挪到床边“你发情了,我是来帮你的。”
  “我不需要!”顾晏殊全身紧绷,半曲身子,眼睛死死盯住白以清,凶狠之色溢于言表。
  白以清解开抑制环,露出洁白细长的脖颈“你已经进入发情期了,现在的状况容不得你拒绝。”一手撑着床,一手单解纽扣“我知道你不喜欢Omega,但这是你家里派给我的任务,我也没有办法。”
  顾晏殊处于防备状态,汗珠顺着高挺的鼻梁滴落在床,眼神如鹰,俊颜锐利。白以清不由在心中感叹句长得很有攻击性呢。
  “别瞪我了,看的我腿都软了。”白以清释放着自己的信息素,来舒缓顾晏殊发情期的不适。“你要实在觉得恶心就闭上眼,接下来的交给我。”
  白茶的清香透过空气飘荡在顾晏殊的鼻间,味道当真是好闻,顾晏殊不知不觉间就快沉迷于此。僵直的身体逐渐放松,白以清乘胜追击爬到他的身上“我也是第一次没什么经验,弄疼你了可别怪我。”
  伸手扯开对方的裤子就要坐下去,就在这时顾晏殊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一个抬手翻身压住白以清,右手扣住对方的脖颈。
  自己差一点就要被这个Omega给诱惑了。
  “你找死?”顾晏殊收紧右手,掐住对方脆弱的脖子。
  一股胀晕感逼上脑门,由于气血不通白以清苍白的脸染上诡异的鲜红。眼前的顾晏殊变成了虚影,黑色的阴影遮盖住对方的脸庞。白以清用力掰开对方的手想让它离开自己的脖颈,但发情期本就虚弱再加上缺氧,白以清现在的动作和挠痒痒没什么区别。
  难道自己就要死在这了吗?白以清内心涌上一丝不甘,若不是报恩自己何尝想做这些事?谁不想将第一次给自己爱的人?
  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到下颚流到了顾晏殊的手上,顾晏殊蹙眉松开了右手“哭什么?”
  顾晏殊压根没想弄死他,只想吓唬一下这只Omega让他别靠近自己,等到对方真的只撑不住时自己自然会松手的,谁知道这Omega居然哭了?
  久违的空气重新灌入肺部,白以清受不住咳了起开“咳咳.....咳咳咳.....”嗓子肿胀发痛,对方的手虽然拿下去了可脖子上总觉得还是有什么东西在死死握住一样。
  顾晏殊伸手帮对方顺着气,忍不住吐槽道“你们Omega真是矫情。”
  “唔.....”缺氧感离去,重新归来的则是空虚。白以清从未发情过,这是他二十年来第一次。后穴瘙痒空虚,不断有液体流出,信息素不受控制的往外飘散。
  白以清咬咬牙重新攀上顾晏殊“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是你现在害的我也被迫发情了。如果不交配他们是不会放我们出去的,你明白吗?”
  顾晏殊看着对方发红的眼睛,没忍心继续下手。自己本身是喜欢alpha,却抵抗不住本能......这算什么喜欢?顾晏殊撇过脸心底泛起怒气,他不怪白以清,他只是怨恨自己无法拒绝本能。
  白以清知道对方内心的纠结,只得叹了口气,吻了下他的额头“别忍了,我知道你不好受。”不动声色的释放信息素安抚着身下的alpha
  “你已经坚持很久了,再憋下去对身体不好的。”
  白以清扶住他的分身,闭眼坐了下去。火热肿胀的分身一点点贯穿后穴,白以清忍不住低声咒骂一句。
  顾晏殊给发情期搞到没了脾气,对方的信息素让他身体的燥热缓解了很多,他现在不想理会太多,只想静静地看着Omega在自己的身上挪动。
  白以清按着他的肩,努力上下抽动。心里不由得佩服自己,第一次就敢玩这种姿势。睁眼看了顾晏殊一眼,却不巧正好与他对视。对方漆黑的瞳仁里印出自己此刻的模样,久违的羞耻感包围着他。白以清努力把刚刚的画面从脑子挤出,一个没留神就整个人坐了下去。
  “啊.....”对方的分身顶到了生殖腔口,白以清整个人软在了顾晏殊的身上。后穴不断分泌液体,自己的分身也挺硬起来。
  白以清将头埋在对方的腹部,闷声道“对不起.....让我休息一会....”
  “不行。”顾晏殊按住Omega的胯骨,让他订死在自己的分身上。
  “啊哈.....不要按!...”白以清忍不住打了他一下。
  对方属于很清冷的声音,如今却因为自己而满是诱魅。顾晏殊的本能彻底压过了内心,按住Omega的腰开始往上顶弄。
  “这不正是你希望的吗?”顾晏殊发狠的磨顶着生殖腔,耳边不断传来对方痛苦的叫喊声“痛....不要...不要顶那....”
  白以清叫的越惨,顾晏殊内心就越是兴奋。他想把这只Omega搞哭,特别想“你们Omega不就是这样吗?一旦发情看到个alpha就想往上扑?”
  白以清躺在顾晏殊的身上,手无力的抓挠着对方的背肌“真的痛.....不要顶那....”
  这场发情期就在 木质香与白茶相会交融前行前进,顾晏殊或许是因为恼怒,不断的用力顶撞对方的生殖腔,嘴里还咒骂不停。白以清则一直是恍惚状态,只有被欺负狠了才会有些反应.........
 
 
第2章 
  “醒醒,从我身上下去。”顾晏殊推了下白以清。对方趴在自己的身上,双手无力地下垂,整个人处于失神的状态。漂亮的桃花眼失了焦,看起来空荡荡的。
  顾晏殊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有些许心疼,本能的想护住这只Omega,但一想到对方是父母派来纠正性向的,这点心疼也就随风而逝了,口气也凶狠了起来“别装死,快给我下去。”
  “唔.......”顾晏殊的动作有些大,分身在体内又挪动了一下,白以清被弄的难受了才回了神。眼睛终于聚了焦,但身上还是没力气。抬眸看着顾晏殊笑容很是虚弱,玩笑道“没力气了,你抱我去清洗好不好?”
  顾晏殊蹙起眉,脸上满是怀疑,他在思考着这只Omega话的真实性“你认真的?”
  白以清看了他一会,目光在他脸上流连许久。最终看向他的眼睛,戏笑道“逗你的。”用尽全身力气撑住对方的肩膀翻身而下,软软的分身从穴口滑出,灼白的精液就这么争先夺后的涌出穴口。
  看着对方的腿间的灼白,顾晏殊顿时心中警铃大作“你不会怀孕吧。”
  自己刚刚顶入了他的生殖腔,虽然没有最终标记但是也射了不少进去。倘若他怀孕了.........按照这个Omega的心性肯定会拿孩子要挟自己。
  厌恶之情溢于言表,顾晏殊鄙夷的望向白以清“自己做好事后准备。”
  白以清猜到对方心中的想法了,他支起额头神态倦怠,唯有眼睛透露出一丝精明“你要真怕有孩子就别顶入生殖腔啊?你要不想我怀孕那你戴套啊。”
  “你....”顾晏殊给顶的哑口无言,自己最开始是抱着羞辱的心态故意顶入生殖腔折磨这只Omega,哪还有时间想那些事?
  “怎么?”白以清调了下姿势“我说错了?”
  对方还真没说错!可正是意识到这点顾晏殊更是气急败坏。“你们Omega真是放荡!恶心!”
  浪荡......白以清垂着眸思索着对方的话,自己可不就是浪荡吗?逼着一个不喜欢自己alpha和自己上床。即使知道对方讨厌Omega,知道对方厌恶自己,却还是发着骚主动‘上’了顾晏殊。
  这样的自己确实浪荡......但......
  白以清侧眼看着对方,眼尾那一抹红晕还未褪去,看起来真是色气满满充满魅惑“知道我浪荡你还艹的那么欢?你不会就喜欢浪的吧?”
  对方的眼神当真是勾人,看的顾晏殊心猿意马。这只Omega还真是好看........
  ‘邪念’不过存在几秒,就被顾晏殊强行按压了回去,他撇过脸顶撞道“不喜欢!我喜欢清纯的!”
  一个一米九几的alpha,英气的脸上突然挂满别扭动作和小孩子似的,白以清怎么看怎么想笑,但他知道自己只要笑了对方肯定会恼羞成怒到时候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自己呢。
  白以清只得强压起笑意,收起胳膊在床上休息会“嗯,你喜欢清纯的。你自己就清纯,自然更喜欢清纯。”眼皮越来越重,困倦感又重新飘回了身体。
  Omega的体力到底不如alpha,白以清刚刚强打着精神调侃了几句,如今是真的没了精力,整个人疲惫的不行。他合上眼眸,轻声说了句“这位清纯的顾先生,看在小浪蹄子被你折腾成这个样子的份上,能不能让他睡一会?” 不等他回答,白以清便已经陷入昏眠。
  对方看样子是真的累坏了,连顾晏殊碰了他的脸都不自知。
  算了,看在他确实是被自己折腾到这个份上的,自己就勉强允许他休息一会吧。
  白以清的睡相很好,脸陷在洁白的绒枕里看上去乖的不行。他睫毛很长,抬眸间忽闪忽闪的 。嘴唇上还似乎还有牙印,顾晏殊在做爱时并没有亲他,因为他觉得吻是神圣的只能留给自己爱的人,所以对方嘴上的牙印只会是他自己咬出来的。
  顾晏殊忍不住伸手摸了下那个牙印,之后意识到了什么然后立马收回。
  心中懊恼道:自己刚刚是在做什么?为什么要摸这只Omega?
  嘴上却喃喃自语道“这Omega的嘴唇还挺软的......”
 
 
第3章 
  这是顾晏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发情期,从前都是到了时间打抑制剂,之后该干嘛干嘛。而这一次则是被迫发情,周围什么药都没有还有一只不停散发信息素的Omega。
  这就相当于在饿了几年的猎豹面前放只兔子,这‘豹子’自然是将这只小兔子吃抹得干干净净一点不剩。
  发情期持续了几天,白以清就被活活折腾了几天。刚开始他还有力气回应,到后来就是处于昏迷状态,不管对方怎样玩弄都极少清醒的那种。
  七天后白以清将人彻底喂饱,多年的欲望一朝纾解顾晏殊整个人神清气爽。而白以清则是恰恰相反,他半阖双眼虚弱的躺在床上气弱如丝,浑身上下都是青紫色的痕迹充满着凌虐的美感。
  顾晏殊思考了一会后最终决定把人抱去清洗一下。可当他刚一碰白以清,对方的身体就不住颤抖,估计是被操狠了身体本能的惧怕他。
  白以清的睫毛微微颤抖,黑色的眼睛看向顾晏殊,他以为对方是要再来一次忍不住哀求道。“别来了.....真的不行了......”声音很轻,不仔细听压根听不见,看样子是真的没了力气。
  这几天他一直在昏迷和半昏迷之间来回徘徊,连营养针都是对方帮他打的。每日的任务就是被操,翻来覆去、各种花式挨艹。也不知道这个小处A从哪学的姿势。
  合着这人以为自己还要干他?自己有那么禽兽吗?顾晏殊抽了抽嘴角,将人拦腰抱了起来。“谁说要来了?”
  对方身上强大的、熟悉的alpha气息扑面而来,白以清的身体对此太过熟悉以至于身体本能臣服、瘫软在他怀中,后穴不自主的分泌着液体。
  这一切都被顾晏殊尽收眼底,他惯性的戏谑道“怎么?做了七天还没喂饱?”
  这是身体的本能反应,根本不是白以清自己所能控制的住的。这要换做平时他还会怼上几句,但他现在则是缄舌闭口。原因有二,一个是他实在没力气了,另一个则是他真的怕了顾晏殊了,倘若他敢开口反驳对方十有八九会将他按在浴室里一顿‘教育’。好汉不吃眼前亏与其这样不如保持沉默,自己在心里骂就好了没必要摆到明面上去。
  顾晏殊不知道对方心里的想法,只当是白以清是累了,低头又看见对方苍白的脸上满是倦怠之色,心里不住升起了浓烈的愧疚感。对方被自己压着干了这么多天,自己现在又何必乘这口舌之快呢?
  屋内的浴室并没有浴缸,只有淋浴。顾晏殊看口道“你站得住吗?”
  白以清缓了好久,才开口道“你说了?”
  “那怎么办?”顾晏殊有些发愁“要不你靠着我?我帮你洗?”
  白以清没有说话,看来是默认了。顾晏殊将人放在地上打算去调水温,但他没想到对方连站的力气都没有,脚刚一沾地就软了下去。没有办法,顾晏殊只能坐在地上将人拦在怀里冲洗。
  温热的水打在白以清的头顶,清澈的水流顺着肩胛滑到臀缝,苍白的肌肤由于水汽的熏蒸也泛起淡淡的粉红,原本青紫的瘀痕在热水的冲洗下更加明显了。水珠沾在睫毛上,扑闪扑闪的,看着真想让人舔掉。
  顾晏殊觉得自己的下肢又要硬了,前几次还能说是因为发情期,可现在算怎么回事?肌肉记忆???看到对方身体就本能的做出反应???
  白以清就坐在他的身上,对方身体上的变化他自然能感受到。“你....怎么....”他简直要服了这人的体能了,都做七天了怎么还能硬?这玩意真的不是假的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