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怀了隔壁学弟的崽后【甜文】──路回清野

时间:2020-11-30 11:47:46  作者:路回清野

 

 
  文案
  现代ABO
  1、
  许砚安难得去一次酒吧,结果忘打抑制剂,稀里糊涂的和一个alpha睡了。
  一个月后,他突然惊恐的发现自己怀了。
  重点是,他并不知道孩子的父亲在哪儿!
  在打胎还是打胎两者之间,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打胎。
  可谁知道刚出门,隔壁的弟弟就走到他面前,说孩子是他的,甚至还拿出了户口本,说要和他结婚。
  ——
  2、
  唐修竹从小就喜欢许砚安,虽然只见过一次,但并不妨碍他喜欢了十几年。
  谁知道再相见居然是在酒吧门口,哥哥像是进入了发情期,细长的手指勾着他的衣摆,红着眼睛求他帮忙。
  原本仅仅只是临时咬一口标记一下的事情,谁知道最后发展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结果第二天醒来再见面,哥哥竟然把他给忘了。
  一个月后。
  他突然发现哥哥怀了自己的孩子,并且还要去医院把他的孩子给打了!
  他决定再也不隐瞒自己是孩子他爸的事实了。
  ——
  文前排雷:
  漂亮耐心阳光偶尔丧一下美人受*帅气沉稳打游戏超六学神攻
  受的信息素是荔枝玫瑰,攻的信息素是竹子。
  1V1年下。
 
 
 
第1章 Chapter1
  在CAD上将设计图纸画完最后一笔,再抬头时,落地窗外边已经灯火通明。
  许砚安将文件在电脑上保存了后,往椅背上一靠,屈起两根手指捻了捻睛明穴,偏头看了一眼外边。天气像是还行,夜空有星星,晚风吹动着窗外的那棵法国梧桐晃动了几下,树影也随之在地面上摇晃一下。
  微信消息已经不知道第多少次发来推送,之前一直忙着没来得及看,不过即便没看,也差不多能猜到是谁发来的消息。
  许砚安拿起手机看消息时,顺便看了眼时间,已经九点半了,整个办公区域又是只剩下他一个人苦守到现在,忙到现在饭也没来得及吃。赶图纸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关上了电脑后,简直饿到怀疑人生。
  果然是他妈发来的消息。
  母后:安安啊,下班了吗?
  母后:是这样的哦,隔壁黄阿姨说是给你看好了一个小伙子,今年刚刚研究生毕业,是个Alpha,比你大两岁,照片我给你发过来了。
  母后:看到消息回我一下哦,你晚上吃过饭了吗?
  许砚安这个人有个毛病,一饿就会丧,尤其是在晚上的时候,被家里人催着相亲的时候更甚。
  砚安:妈,我才二十三岁。
  陈女士显然是一直捧着手机等消息,许砚安这消息才刚刚发出去,她跟着就回了消息过来:
  母后:二十四了。
  砚安:我们新时代新青年向来不说虚的,就是二十三岁!/抓狂jpg。
  母后:人微信我给你推过来了,你记得添加一下。
  消息发送过来之后,果然跟着又推了个微信名片过来,直接无视了许砚安的反抗与挣扎。
  看着对方那漆黑的头像,许砚安烦躁的将手机丢在桌上,继续瘫在椅子上。
  简直更丧了。
  天天工作一大堆,还经常吃不上饭,最可恨的是,作为新时代青年居然还要被催着相亲!
  许砚安越想越丧,丧出天际,丧极必反。
  妈的,去喝酒!
  决定就行动。许砚安一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将脖子上挂着的工牌揉吧揉吧丢工位上,提起外套就离开了公司。
  像是突然就暖和了起来,晚风吹在脸上,竟然带着一点春天的感觉,在工位上坐了一天,这会僵硬的骨头被风一吹,甚至松快了不少。
  许砚安早上出门的时候,白色卫衣里面还穿着一件秋衣,这会走几步,竟然还有些微热。他在公司附近的麦当劳里面随便吃了点东西,又拎着一杯冰可乐和樱花味的甜筒就打车往酒吧一条街去了。
  许砚安其实很少逛酒吧,上一次来还是去年十一月管鸿英失恋,他陪着一起来的。
  结果他一口酒没喝,管鸿英就跟打开了泪闸一样,一边哭一边狂喝酒,没多久人就不清醒了,就这样还要喝,哭声到最后都快要和酒吧音响肩并肩了。
  这么一来许砚安就更加不敢喝了,生怕管鸿英出事,走哪跟哪,上厕所都跟着。
  酒吧一条街这边最近也没什么改变,许砚安按着记忆中的方向找到了当时的那家酒吧,走进去后这会人还不是很多,酒保在前台旁边坐了一排,其中一个见到许砚安走来,吹了个口哨:“呦,今天怎么来了?”
  许砚安愣了一下,朝着那人看了去——长脸栗子头,五官挺好看,脖子上还有个毛毛虫纹身,身材很好,是个Alpha。
  许砚安努力的在脑海中回忆这号人,想了十来秒钟也没想起这人是谁,点了一打嘉士伯后,才重新看向那人,道:“我们……认识吗?”
  那酒保站起来去给许砚安拿酒,笑着说:“去年十一月,你和你朋友一起来的,你那朋友好像失恋了,哭的死去活来。”
  许砚安:“……”
  许砚安:“呵呵……您还记得这事啊。”
  酒保略一点头,提着酒领着许砚安在靠近舞池的一桌坐了下来,然后从口袋拿出了一包烟,弹出一根给许砚安递了过去,说:“抽吗。主要是对你印象深刻,你长得好看。今天一个人来的么?”
  许砚安摆手道了声谢:“谢谢,我不抽。”又礼貌的笑了笑,说:“不是一个人,有朋友一会来。”
  大家都是成年人,谁都清楚彼此的意思。许砚安听出了酒保话中的邀请,酒保也听出了许砚安话里的拒绝,笑着收回那根烟叼在自己嘴上,点燃后朝着许砚安道:“那行,我先去忙了,有什么问题,你随时叫我。”
  许砚安朝着他比了个OK。
  有朋友要来当然是借口,许砚安也没打算在酒吧坐多久,喝点酒也只是消遣解压,并没有艳猎的打算。
  这一个礼拜下来他实在是太累了,天天加班熬夜,要是再不找个宣泄口,他早晚要被郁闷死。
  一瓶啤酒下肚,许砚安刷了会手机,周围的人才渐渐开始多了起来。
  明天是周末,今晚酒吧的人格外多,DJ在设备前动次打次,年轻的男男女女们则在舞池里忘情的挥舞汗水,借着酒精和喧闹的环境来短暂的放空自己。
  许砚安觉得有些累就没去摇摆,只是托腮饶有兴趣看着舞池,周围有来找他喝酒的,他也一一的回应。反正他就这一打六瓶的酒量,喝完就走人,再多就要犯迷惑了。
  “帅哥,你一个人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二十岁出头的Alpha拿着一瓶酒走了过来,目光就像是带着透视功能似得,若有若无的往许砚安的后颈看去,用酒瓶底轻轻的碰了碰桌子,对许砚安道:“喝一杯?”
  可能是太久没喝酒,又或者刚刚酒喝太快的原因,许砚安这才刚刚开第三瓶酒,就隐隐有些发晕了,摁了摁额角,还是礼貌的拿起酒瓶又喝了一口,道:“谢谢。”
  仰头喝酒的时候,那截细长的脖子在酒吧彩灯的映照下,线条流畅又好看,就像是一块上好的脂玉,其间更是有一股淡淡的香味飘来。
  男性Alpha看着许砚安的眼神中又多了些什么,喝完酒后也不着急走,而是顺势在许砚安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手有意无意的贴着许砚安的手。
  许砚安下意识警觉的缩回了手,但不知道为什么,头越来越晕,两边太阳穴更是开始跳突突的疼。
  今晚是怎么回事,不过几个月没喝酒,酒量不至于退到这种地步吧。
  况且他也没喝别人的酒啊。
  思绪偏离这一会儿,那Alpha已经又凑近了一些,低头在许砚安耳后往下、靠近后颈的地方说了一声:“你好香啊。”
  这算是明目张胆的性骚扰了。
  许砚安清晰的闻到了一股Alpha信息素的气味,是苦酒的味道,带着进攻和诱导的意味。
  一时间,许砚安头更晕了,身体某个地方更是渐渐空了起来,下意识的想要什么东西去填满它,人也有些发慌。
  “你是玫瑰的香气?好像还有点荔枝的味道,”Alpha舔了舔牙齿,说话已经不是暗示而是明示了:“走吗?我在旁边开好了酒店。”
  许砚安闻言,心中‘咯噔’一声,下意识的起身就要往酒吧外边走,一边走一边将卫衣帽带上,而后又将随身带来的外套穿上裹紧,脚步略有些不稳。
  他突然想起来,距离自己上次打抑制剂,好像已经是上个月的事情了。
  算算日子,今天正好是补打的日子,结果一连几天加班,彻底把这回事给忘了。
  许砚安青春期分化的时候生了一场病,腺体受到了影响,然后就落在了一点小毛病,一到发情期就要疼的死去活来。
  本来及时补上抑制剂也没这么严重,但是他偏偏又喝了酒,受到了酒精的催发,一时间更加来势汹汹了一些。
  妈的,怎么能把这种事情给忘了。我是猪吗?
  许砚安从酒吧出来后,两眼已经开始一阵一阵发黑,额头疼的简直快要爆炸。可相比较而言,疼痛尚可忍忍,但那种难以启齿的感觉无疑更甚。
  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许砚安扶着楼梯下来后,用力的揉了揉额角,然后不清醒的往四周环顾了一眼,可附近除了酒吧还是酒吧,连一家药店的都没有。
  “嘿,”那Alpha竟然跟着追了下来,借着生理上的优势,三步并一步的走到了许砚安的旁边,一把扯出他的胳膊,说出来的话难听的要死:“来酒吧不打抑制剂,不就是为了勾引男人的么,现在装什么清纯可人呢?”
  “滚你妈的。”许砚安一阵生理作呕,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把将Alpha的甩开后,就踉跄的往前走。
  那Alpha闻言,笑了一声,眉宇间的玩味更甚,他站在原地没动,直接控制自己的信息素朝着许砚安的施压过去,恶劣的说:“发情期到了吧,要不要哥哥帮你?”
  许砚安双腿一软,差点没一头栽在地上,腺体的位置也开始隐隐作痛了起来。
  生理的渴望伴随着晕眩感铺天盖地的朝着他席卷而来,身上所有的力气像是顷刻间被抽干了一样,甚至没走几步就走不动了。胸口就像是离水的鱼一样翕张起伏,空虚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无底洞,他不断的往下坠,周围的一切也渐渐模糊了起来。
  那Alpha越走越近,苦酒味的信息素无处不在,压迫着许砚安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许砚安并没有放弃挣扎,再一次推开Alpha,自己却也往后趔趄了几步,眼看就要跌在路边的花坛上,可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随之而来,反而像是……跌进了一个温热的怀抱中。
  像是春雨后破土而出的青竹,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清冽气息,头痛似乎都缓解了一些。
  是另一个Alpha的信息素,契合度和他离奇的高。
  然而高契合度的信息素,缓解他疼痛的同时,却也直接推开了他的最后一道关卡,他贪婪的深吸了一口气,腺体不断开始分泌信息素。
  唐修竹今晚是被同学强架着来酒吧喝酒,待了一会后,闲里面太吵就出来透透气,本来好好的坐在花坛边抽烟,谁知道天降Omega,他略微蹙起眉梢,刚想把人推开,可熟悉的信息素却让他一怔,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Omega的脸,眉峰微微一剔,有些意外:“许砚安?”
  追上来的Alpha这才发现花坛边竟然还坐着一个男生,只因这男生穿着一声黑色运动服,刚刚才没注意到。
  “兄弟,半道抢食,不厚道吧?”
  唐修竹看了那人一眼,又看了看许砚安,转瞬便知道了前因后果。
  他的脸色逐渐难看了起来,一手将许砚安抱在怀里,这是一种绝对保护的姿势,另一手夹烟吸了一口,斜睨了那人一眼,更加强横的信息素铺天盖地的攻击过去:“滚。”
  Alpha之间的信息素是有强弱之分的,绝对的压制让那Alpha脸色一白,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但却仍不甘心到了嘴边的鸭子飞走,道:“这是我对象,和我闹矛盾呢,我现在带着他回去。”
  唐修竹闻言,看着他的目光里带着一点暴戾,一字一顿的冷声道:“你是他对象?那你猜我是他的谁?”
  那Alpha闻言,一时间犹疑不定,僵在了原地。
  唐修竹耐心告罄,懒得和此人多废话,言简意赅的吐出了一个字来:“滚,不滚报警了。”
  许砚安此刻的意识已经彻底模糊了,完全不知道周围现在是什么情况,只能勉强的分辨出来,好像又来了一个Alpha。
  这个Alpha的信息素很好闻,被抱着的时候,那种无限往下坠落的感觉也没有了。
  许砚安像是抓住了一根稻草紧紧的抱着唐修竹,方才被那Alpha尾随的恐惧犹在,他喘息着:“求求你……求求帮帮我。”
  唐修竹皱眉看着怀中的Omega,甜美信息素一下一下的刺激着他的神经,几乎是瞬间,他小腹下边就窜起了一股无名火,喘了一口气后,说:“哥哥,你现在知道我是谁吗?”
  许砚安根本听不到唐修竹在说什么,只是下意识的点头,本能的环住他的脖子,蹭了一下,重复道:“帮帮我。”
  唐修竹额上的青筋狠狠鼓了一下,将那截燃烧到尾巴的烟蒂在地上摁灭,像是低低的骂了一声什么,然后抱着许砚安起身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专栏新文《垃圾男主终究对我下手了[穿书]》求预收啊啊啊啊!!!
  凌初霁熬夜看完了一本名为《病娇的绝对束缚》的小说。
  结果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穿成了原书里性向成谜,风评极差,空有一张漂亮相貌的学渣男配。
  继承了原主所有记忆的凌初霁扶着墙才刚刚缓过神,一抬头,就看见原书男主萧匪正在他的隔间。
  原书里,男主萧匪性格乖张,暴戾又阴郁,
  被他记恨上的人,几乎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想起书中自己最后的凄惨下场,凌初霁第一反应就是要离此人远远的。
  只是好奇此人为何有这么多追求者,临时起意,探头过去往下一探究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