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怀了男主的崽后我带球跑了【相爱相杀】──长乐夜未央

时间:2020-11-30 11:43:56  作者:长乐夜未央

 

 
  文案:
  卫临一觉醒来穿成了某点文里日天日地的大反派。
  大反派心狠手辣,武力值与男主不相上下。两人血海深仇,几次差点弄死彼此。
  此时,男主已经带着手下小弟打上了山门。
  而他,走火入魔武力全失,还被反噬得体虚身软,连只蚂蚁都捏不死。
  卫临做好被男主一剑归西的准备,结果男主非抱着他要他负责。
  卫临:“你怕不是在驴我?”
  直到他记忆慢慢恢复,他才发现他真的和男主有那么一件事!
  当时的情况可以用算计不成反被草,偷鸡不成蚀把米来形容。
  卫临:“就……就挺秃然的。”
  卫临收拾了包袱准备跑路,结果黑化的男主却堵上了门。
  段玺:“怀了我的孩子,夫人还想往哪儿跑?”
  卫临:“???”
  前期娇纵病弱后期日天日地美人受x腹黑心机老狐狸攻
  PS:无脑生子甜文,受失忆了,记忆只停在穿越前,逻辑君已经被作者打死并且埋了起来(敲认真)
 
 
 
第1章 
  卫临唯一的知觉就是疼,浑身的骨头像是被拆卸后又硬生生重组了一样。
  他艰难的睁开双眼,盯着屋顶的红梁绿瓦,一阵阵撕扯的疼痛让他无暇顾及自己身在何处。
  他喘着粗气缓了很久,勉强能动一动手指,等他攒足了力气侧身撑着地面坐起,已经是十多分钟以后的事情了。
  他强撑着坐直了身体,脸上戴着的鬼面绳结松了开来,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豆大的汗珠不断地从额头往下滑落,滴在地板铺着的地垫,晕开成一朵朵暗色的花。
  如绸缎般的银白色头发从肩膀滑落,转瞬又变成了墨黑色,仿佛刚才的银色只是他的错觉。
  卫临扶着头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他没有关于这具身体的任何记忆,但他知道自己穿到了一个同样叫卫临的人身上。这人是鬼谷第七代谷主,一本点家文里和男主斗得你死我活的反派。
  身体上的疼痛翻涌得越来越厉害,哪怕他没有记忆,也多少猜测到他可能穿到了反派走火入魔的剧情里。
  反派心狠手辣,不仅对外冷血无情,对其手下也极其严苛狠厉。当他走火入魔以后,自然也是众叛亲离,以至于男主很轻易就抓住了他。
  书中反派的下场很惨,被锁魂钉钉在断仙台上,日日受魔气侵蚀,最后衰竭而亡。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男主估计已经打上了山门,而他被反噬得连起身都艰难,等待他的就是锁魂钉。
  卫临抬起手臂横在眼前,长吐一口浊气。
  他已经死过一次,虽然早已没有什么活下去的欲望,但他并不想自己如此狼狈凄惨的落幕。
  他捡起那张鬼面,扶着身旁的座椅扶手,一点点的撑起坐了上去。
  当他做完这一切,额头上的汗珠早已浸湿了鬓发,身上更像有无数把锋利的小刀,一刀一刀的凌虐着。
  山门之下,喧嚷嘈杂的动静越来越明显。
  他维持着最后的尊严,坐直了身体,将鬼面戴上扶正,等待山门被推开的那一刻。
  男主并没有让他等太久,当那个一身玄色,红发张扬肆意的男人逆着光而来时,他竟有种马上解脱的错觉。
  那个男人被簇拥着,冰冷的视线像是淬了毒液的锋利刀刃,一寸寸扫过他脸庞上的鬼面。
  “听说不可一世的鬼谷谷主走火入魔了,我特意第一时间就赶来关心。”
  那男人勾起唇角,眼中是冰冷的讽刺嘲笑,更多的却是一种莫名的,看不清猜不透的情绪。
  卫临金色的眼眸微垂,睫羽投下一片阴影,令人无法看清他眼底的情绪。他语气淡淡的说:“谢段门主关心,不知段门主带着这么多人擅自闯入鬼谷,是有何见教?”
  说着话的时候,他不着痕迹的喘了口气。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身上的疼痛好像在段玺走进这座冰冷的宫殿时减轻了些许。
  他稍微能挺直了腰板,不至于强撑得那么辛苦。
  段玺眸光微闪,似乎察觉了些许端倪,但脸上神情却没什么变化。他缓缓启唇道:“见教谈不上,只是想要向谷主讨要一个公道。”
  卫临一怔,这是要跟他算账的意思啊。不过也没关系了,反正他没想过能在男主手中活下来。他放任自己靠着椅背,微挑起下颚,竟有几分不可一世的睥睨。
  “段门主想要我还你什么公道呢?”
  反派和男主之间说是血海深仇都不为过,他们彼此算计,几次都差点弄死了对方,若说谁欠了谁,倒也未必。
  段玺突然古怪的哼笑了一声:“卫谷主当真是贵人多忘事。”
  卫临瞳孔轻颤,并未开口反驳,毕竟除了原文中的那些片面剧情,他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他以为段玺会细数自己的罪行,可段玺却沉默了半晌,忽然抬手对手下道:“你们,退出去。”
  不仅是卫临被惊到了,连段玺的手下都一脸惊讶的面面相觑。
  “让你们滚出去听不见吗?”
  段玺没什么耐心,见手下迟迟不动,语气加重了许多。
  段玺身旁的青衣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道:“门主,这如何使得?小心有诈。”
  段玺侧目而视:“别让我说第三次。”
  他的手下们都了解段玺的脾气,一向是说一不二,一但决定的事情就绝不允许有人忤逆。
  青衣男子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卫临,终是带着其他人退出了大殿。
  卫临眼睁睁看着段玺一拂衣袖,殿门被轰一声关上,光线被隔绝在外,大殿里一片暗沉。
  “走火入魔让你记忆都混乱了吗?”
  段玺一步步向他逼近,而他却无处可逃,也无力逃跑。
  当下颚被人用力的捏紧,他眼中闪过一丝恐惧。眼前这个眼神充满杀气的男人,就像是已经伸出爪牙即将扑向猎物的野兽。
  而他就是那个猎物。
  他没想到段玺居然如此的敏锐,只是短短的接触,就察觉到不对劲。
  “我确实忘记了很多事情,但若真要说我亏欠了段门主,那恐怕是没有。况且你我本就不死不休,何来欠不欠一说?”
  卫临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尽量让它听起来平静些许。穿过来之前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哪怕相比较一般人冷静,当面对死亡的威胁时,也本能的会感到害怕。
  “忘了?”
  段玺嗤笑一声,丢下一个炸弹,直接把卫临炸得三观俱裂。
  “卫谷主睡了我还想借着记忆混乱不负责,那我可不同意啊。”
  卫临金色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一度怀疑自己幻听了。不知为何,他心里一股子邪气升腾而起,脱口而出一句:“你放屁!”
  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生气,估计是原主残余的意念左右了他的情绪。
  “我放屁?”段玺捏着他下颚指腹狠狠地摩挲着,动作暧昧,眼神却越发凛冽:“要我帮谷主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卫临呼吸一顿,段玺的态度太过笃定,根本不像是在说谎。
  难道反派真的和男主滚了床单?所以男主和反派,到底是谁攻了谁?
  卫临眼神微妙的瞅了段玺一眼,这个邪肆又张扬的男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在下面的,可原主那日天日地的性格,也不可能屈居人下。
  他眸光微闪了一下,现在他才是故事其中的一个主角,该头疼的也是他。
  他抿着唇:“那么段门主是想要如何?”
  这男主要杀就杀,为什么那么多废话?他身上真的很疼。
  “我早已是强弩之末,段门主不可能看不出来,要杀要剐烦请痛快些。”
  “杀你?”段玺嗤笑一声,伸手解开他脸上戴着的狰狞鬼面。
  因为常年戴着面具,卫临的脸颊比上好的羊脂白玉还要细腻白嫩,又因为身上的疼痛,泛着病态的苍白。
  段玺的指腹缓缓上移,落在他淡色的薄唇上,轻轻碾压抚摸着,嗓音低哑沉稳。
  “我可舍不得杀你啊,毕竟我对你的身体还是很满意的。”
  这是要拿他当脔.宠!这种情况,对于原主而言,可比杀了他更为折辱。
  卫临金色的瞳孔瞬间颜色加深,心底那股烦躁让他喉咙一阵腥甜,他强压着怒火直视着段玺:“你休想!”
  无论原主会不会为了活下去而接受这种结果,以卫临他自身的骄傲,都绝不可能为了苟活而出卖自己的肉·体。
  段玺倾身将他囚禁在座椅之中,在他耳旁轻声笑道:“你好像没搞清楚状况,现在的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如此的脆弱又无能,就像一只美丽的玩偶,一举一动都只能被提线的弄偶人操控着。
  卫临倒吸一口气,再也压抑不住了,他只觉得有腥甜的铁锈味充斥了口腔,然后眼前一黑,意识再次归于黑暗。
  座椅上的人软软的倒下,段玺眼疾手快的伸手将人扶住,让他靠着自己的臂弯。
  怀里的人脸色苍白如纸,肌肤下的青色血管清晰可见,秀气的眉峰紧锁,即便是在深度昏迷中也不得安宁,整个人透明得仿佛下一刻就会消失不见。
  他收起了脸上的恶劣,神色莫名的凝视着卫临的睡颜,半晌轻轻呢喃了一句:“高傲如你,竟也有会这么脆弱的时候,倒真令人惊讶。”
  怀里的人墨黑如绸缎的青丝披散着,虚软无力的依靠着他的胸膛,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就像是被折断了翅膀的蝴蝶,脆弱到一捏就碎。
  修长白皙的脖颈毫无防备的暴露在他这个死敌眼前,盈盈一握到一掌都握不满。
  段玺轻轻摩挲着指尖下鼓动的脉搏,只要他稍稍用力,就能轻易折断这个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人的脖颈。
  墨黑的眼眸越发暗沉,深邃如引人堕落的深渊,他终是没有下手,而是将卫临拦腰抱起。
  被摘除的鬼面顺着他起身的动作掉落在地上,他侧目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抱着卫临走了出去。
  殿门之外,他的手下焦急的等待着,直到看见他出来,脸上神情放松了片刻,但当看见他怀里还抱着一个人时,顿时神色复杂。
  “门主?”青衣男子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段玺没有跟他们解释,也没必要。他径直从青衣男子身旁走过,当要擦肩而过时,他顿住了脚步。
  “鬼谷谷主已死,这座空谷,就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作者有话要说:  后来恢复记忆的卫临:段老狗,你居然驴我!
  被耍得团团转的段玺:卫谷主,我们彼此彼此。
  给基友推个文——
  《反派今天也想当条咸鱼》by南歌转玉
  上一世,羽星野对越意求而不得,然而对方修了无情道,两人陌路敌对,同归于尽。
  结果重来一世,白月光对自己“一见钟情”也就算了,他居然还冒出来一个叫傅子朝的未婚妻(夫)。
  然而他已经励志当一条安稳度日的咸鱼,遂连夜爬上崆峒山,修了无情道。
  羽星野:我修无情道别搞我。
  傅子朝:我也修无情道别打扰我。
  越意:好吧,那我还是干老本行去修我的无情道吧。
  灵山玉府三重天,三位首席全部修了无情道,成为一道奇景。
  授课老师:是今年的无情道比较抢手吗?
  众吃瓜弟子:不,是今年的修罗场比较奇葩。
  后来,羽星野和傅子朝假成亲,成婚当日。
  羽星野:别爱我,没结果,小心我杀妻证道。
  傅子朝:多谢提醒,你也别喜欢我。
  然后他俩成了彼此修道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每天都在互相勾引#
  #我修无情道我才不动心#
  #谁先动心谁先输#
  混邪咸鱼受VS颜控八卦温柔美人攻
 
 
第2章 
  卫临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非但没死,还被人抱在了怀里。
  当视线对上那双盈满戏谑的黑眸时,卫临倒抽了一口冷气。
  “卫谷主醒了?”
  红发张扬的男子嘴角挑起一个轻佻的笑意,卫临仿佛触电了一样,挣扎着要从他怀里跳下去。
  揽着他腰肢的手掌微微用力收紧了点,他听到段玺说:“别乱动,要是掉下去了,还得我去救你。”
  卫临闻言一怔,忽然发现四周的景色有些不太对劲。他环顾了一圈,发现自己此时被段玺抱着站在一把巨剑上,下方是万丈高空。要是不小心掉下去,肯定得粉身碎骨。
  他默默的停下了挣扎的动作,只是撇过头,看起来像是不想看见段玺,实际上他只是不知如何面对为好。
  他本来已经做好了被段玺一剑归西的准备,结果这个段玺却羞辱他,要把他抓回去做禁·脔。
  他倒是想死了一了百了,但现实却完全由不得他。以他现在这个身体状况,连一把匕首都拿不稳,更别说自杀了。
  这种命运被他人操控玩弄的感觉令人很烦躁。
  他不知道自己在胡思乱想时,段玺一直观察着他的神情。
  虽然那双金色的瞳孔没什么变化,但这个世上,除了卫临自己,大概只有段玺最了解他。
  段玺抱着他盘膝坐下,手指捏住他过于瘦削的下巴,迫使他与自己四目相对。
  他似笑非笑的问:“在想什么?”
  卫临蹙着眉,眼中闪过一丝不自在,他撇开视线,并不想作答。
  段玺也没想他会回答,兀自道:“如果你是在想怎么杀了我,那就趁早歇了心思。全盛时期的你杀不了我,现在灵力尽失,你更不可能杀得了我。”
  卫临抿抿唇,这些他当然知道,况且他也没想过杀段玺。
  下巴被捏得生疼,他不适的挣脱了钳制。
  指尖还残余着冰冷的温度,段玺收回手,不自觉的捻了捻。
  之后一路上相顾无言,卫临不想和段玺有太多的交流,那可是一眼就能看穿他没有原主记忆的可怕男人。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一开始没死成,卫临的心境已经发生了变化,他隐约觉得自己还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还不能就这么死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