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人形兵器下岗再就业【灵异神怪】──青竹叶

时间:2020-11-30 11:01:48  作者:青竹叶

   =================

  书名:人形兵器下岗再就业
  作者:青竹叶
  文案:
  救世主夏夜今天光荣退休,没有抚恤金,也没有养老金,只有一个男朋友。
  他做过很多工作,战场兵器,小可爱,大魔王,救世主,没有一个做得长久,想一想这就是命吧,谁让他辣~么~强~
  “男朋友,我们走~”收拾旧包裹,再去找工作。
  男朋友:……
  大魔王夏夜被系统绑定后,降生到蓝色星球,并将世界搅得天翻地覆的日常。
  *
  双初恋,甜。
  【至强兵器守护平凡人的小幸福的故事。本文日常混杂一点热血,世界架空。主受,受君又皮又浪,武力值max,攻君日常酱油。】
 
 
第一卷 
 
 
第1章 
  不知道哪一日开始,生活中越来越多难以解释的事件出现。
  和摩托车竞速的神秘老人,睡在床底下的影子,模仿母亲声音的东西……仿佛隔绝人类和某个神秘世界的大门再一次开启,一直也没有看透的这个世界,再一次蒙上一层朦胧的纱。
  “在很久很久以前,这本来就是人类和其他生灵共存的世界,现在只是回归到以前。多久以前呢,几千年前吧。”
  野心者看到了自己的野心:若是妖魔大行其道,岂不就是他们术士的春天?
  他们找寻办法,想让自己乘着时代的风扶摇直上九万里。
  “传说中有一种非常特殊的妖魔,他看起来与人无异,其血如汞珠,有异香,无论人魔,饮之可得无上力量,可长生。若是其他魔物一一苏醒,没有道理‘花神’不来。”
  那之后,一个预言开始流传在术士的嘴里:花神出世,得花神者可平天下。
  无论是野心家还是理想主义者,他们都想要得到‘花神’,获得力量然后去重新制定规则。后来,连日渐苏醒,并且迅速划分了地盘的妖魔们也知道了这件事。
  但是,这一切和已经淡出了术士圈准备归隐山林的夏三君没有关系,他现在守在产房前,里面是他的女儿。
  “哎……”夏三君叹了口气,这就是报应吧,术士里以杀灭妖魔为己任的鹰派,外孙却有一半妖魔血统。
  一墙之隔的里面,此刻正躺在产床上的夏月却并不好受。她明明应该是清醒的,可是意识越来越模糊,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那是一处战场,黑色的天幕里炮火如流星滑落,时不时带起一个金红色的蘑菇云。她却并不畏惧,只是怔怔看着立在空中修长的人影,他像是一把刀劈开了天幕,一瞬间天地都颤抖起来。
  那是谁?为何感觉如此亲切?
  “你就是……我的母亲吗?”声音远远从天际传来,她好像看到那个人影回过头来,明明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她还是本能得觉得,这应是一个极美的人,灵魂里透着香。
  “以后就拜托你了。”
  “你是?”她快走了两步,待要追上去看清楚一些,突然腹部疼痛起来,“啊——”
  夏月用了几个小时才产下一个婴孩,他看起来和所有刚出生的孩子一样,没有任何不同。
  “啊!”这红彤彤的肿肿的小婴儿啊了一声之后就很有个性地闭上嘴。
  护士给他穿上衣服,在脚上贴好记录母亲名字和出生时间的脚环,然后把这个孩子抱给汗涔涔的夏月看:“看,多好看的娃娃啊,是个小男子汉。”
  年轻的母亲看着这个孩子,实在没法从那湿哒哒的头发和肿泡眼上看出个好看来。想着这个孩子的来历和自己的过往,看着软绵绵小小的孩子,她心情复杂地点点头。
  短暂的休整之后,产妇被转移到了一个移动床上,和婴儿篮一起被推出去。还以为外面应该只有自己的好朋友阿慧在等待,没想到出去之后却发现还有一个中年面容一头白发的男人,是她父亲夏三君。
  “爸爸?”年轻的母亲下意识抱紧了放着孩子的篮子。
  产妇和孩子被送入之前预约好的病房。最近生孩子的人不多,这个房间只有她一个产妇。
  夏月不说话,夏三君也不说话,他们两个是一样别扭的性格,很多事藏在心里,不肯轻易露出来。
  “那个……小月,我去准备一点红糖小米粥。阿姨,哪里卖粥,能带我去看看吗?”看看不说话的这别扭的父女两,阿慧找了个借口,还带上看护的阿姨。她想让他们聊一聊,借着这个契机解开误会和心结。
  朋友阿慧离开之后,病房仿佛更加安静了,夏三君看着小床上他的外孙:“你还是为那个魔物生下了孩子……”
  说到这里,夏三君的脸扭曲了一下,却不是对着女儿,更多是针对那个妖魔的愤怒和对自己的悔恨。
  如果他以前不是忙于自己的事业,而是多关心孩子,何至于走到这一步?
  夏月将脸埋在枕头里,懊悔已经来不及,事到如今,也只能边走边看:“对不起,爸爸。”
  看着夏月这样,夏三君欲言又止,他知道阎立这个妖魔突然移情别恋对女儿狠下杀手是有原因,他中了白家女儿下的情蛊。可是他说了,女儿肯定心软回去,然而这蛊一日不解,这事情就没法了结,还不如就让女儿误会,从此桥归桥,路归路。
  想到这里,夏三君转口道:“把孩子给我,你去重新生活吧。你还很年轻,还有很长的路。”
  夏月的手指一下绷紧,她知道她父亲说的对。刚刚十八岁的她其实还没有做好成为一个母亲的准备,只是之前恋爱的浪漫蒙蔽了她的心,让她看不到现实。
  一心沉浸在恋爱中,自我牺牲自我感动的她并没有料到如今,生性风流的妖魔可以爱上她,也能快速爱上别人,甚至对她狠下杀手。
  想到这件事,夏月恶心得想吐,甚至迁怒,连生下的孩子也一并厌恶起来。
  但是,要这样把孩子给父亲吗?
  夏月看着孩子,心情复杂,这是她的孩子,也是那个混蛋的孩子,她似乎有点无法面对这个孩子。
  “您让我想想。”
  这时候,阿慧拿着一罐小米粥进来,夏三君最后看了夏月一眼,他把带来的东西放在一边,让看护阿姨仔细一些,回头道:“你好好考虑,我明天再过来看你。”
  夏月不说话。
  夏三君又叹了口气,他走出病房,顺手设了一个保护的结界。
  夏三君离开后,夏月的朋友阿慧在床边坐下来:“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怎么都不来找我?你是不是都不把我当成朋友?所以,休学就是为了这件事吗?”
  她看看小床上脸上还浮肿的婴儿:“那个男人呢?就让你一个人在这里吗?”
  夏月沉默了一下:“我和他分手了,三个月前。”
  “什么?什么狗男人?他怎么能?”阿慧一下站起来,面部狰狞,“他叫什么名字?他住在哪里?我特么弄死这龟孙子!”
  “算了阿慧,我不想提他。”
  阿慧对夏月恨其不争,但又无可奈何:“好,先不提,那你之后什么打算?继续上学?没有大学毕业证,工作的话也找不到合适的吧?还带着一个孩子……”
  思考着前路,夏月前所未有的迷茫,少女的爱恋破碎之后,只剩下一地的狗血和残酷的现实。她想起她父亲离开前的话。
  孩子要交给父亲吗?
  或许那样比较好,这个孩子可以得到照顾,而自己也……
  她侧头看着小床上紧闭着眼睛的小婴儿,浮肿的脸,看不出像谁。母亲怜爱孩子的本能拉扯着她的理智,但一想到这个孩子的生父就不知道如何面对。
  她的人生已经毁掉了一半,带着这个孩子,或许要面对的东西更多更复杂,或许送给父亲比较好。
  夏月的手捂住嘴唇,她低下头,肩膀颤抖着:“对不起……”
  “小、小月,你别哭啊,我不是责问你,月子里不能哭的。”阿慧手忙脚乱地拿出纸巾给她擦眼泪,她以为是自己的话触动了夏月敏感的心,很是自责。
  “不,是我太没用了。我为什么会是这种懦弱又软弱的人?我害了自己,还害了这个孩子。”夏月的眼泪一滴滴落下,因为她已经做了决定。
  那一日的夜晚很安静,虽然已经请了陪床的阿姨,阿慧还是不放心,她睡在另一边的床上。
  孩子抱出去洗过了,胎发绒绒的,皮肤还是红彤彤。
  孩子吃的是奶粉,虽然医院提倡孩子吃母乳,但是想到未来这个孩子还是要抱给父亲,她还是狠心决定了让孩子吃奶粉。既然已经决定送走,就不要留下任何痕迹和情感,这对两人都好。
  月黑风高,室内无端一阵风吹起,带上门。
  结界被轻易破坏,不远处公寓里已经睡着的夏三君猛地惊醒过来:“小月!”
  医院的灯闪烁了两下,陪床的阿姨本来还精神奕奕,这会儿却靠在了小竹床上,闭上眼。
  突如其来的睡意袭来,夏月感觉有些不对,但眼皮却颤抖了一下,人已经不受控制沉沉睡去。
  “找到你了。”
  窗帘在没有人的情况下缓缓往回拉拢,灯也关闭了,铁片震动一般奇怪的声音出现在这里,外面走来走去的人却一个也没有听到。
  银白色的影子看着床上的夏月,她脖子上的护身符最后闪烁了一下光芒,彻底化作烟灰。
  白色的影子穿过病床,一路走到拢着纱帐的婴儿床前,小婴儿安静躺在里面。
  “要怨,就怨你不幸的命运吧。”细细长长的爪子伸进纱帐里,贴住孩子的脖子,一阵一阵的奶香味传出来,小小的胸脯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它第一次看到这种人类孩子,红红的嘴唇吮一下吮一下,好像在梦里吃着什么。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可惜有人不许他好好活着。
  “?!”五根细长的手指收拢,它正要动手,突如其来的压迫感让银白色的影子一震,这个小婴儿浮肿的灯泡眼眯开了一条缝。
  他四周围的能量场卷成了一个漩涡,漩涡如眼,那张小小的嘴唇咧开成奇怪的弧度。
  “你想杀我吗?”
 
 
第2章 
  “啊啊啊啊——不要来的第一天就杀人啊!”长着一个花盘脸的小小系统跪在地上抽泣,来的第一天就倒扣一百积分,找错宿主的它应有此报吗?
  小婴儿收回手,整个扁扁贴在墙上的银白色东西滑落下来,喷溅的血液几乎将整个房间渲染成了凶杀案现场。
  “不是人类,没有杀人。而且,是他先动手的。”他认真地和系统解释。
  “这个世界是个人与妖魔共处的世界,所以理论上说,人类和妖魔都是智慧物种,可以打半死,可以封印,不可杀。”系统大声嚎哭,“宿主啊,我们本来就是偷渡客,如今您这样……快被世界意志注意到了。您不是答应过我,要以人类的身份成长一次,以意识沉睡模式慢慢适应这个世界吗?”
  婴儿的脸颊慢慢鼓起来,甚是委屈:“我已经沉睡了啊,是他先撩我的,先撩者贱!”
  系统真的哭了,它伤心于自己眼瘸,之前还暗暗得意用‘有很多好吃的哦’骗来一个大佬做宿主,如今才知道武力值max的熊孩子不好带。
  “但是,就算这样,也可以先留它一条命,问问是谁派来的。”系统准备曲线救国。
  小婴儿咧嘴一笑,小表情骄傲:“已经检索过对方的记忆,是一个叫‘阎立’的非人类智慧生命。我当然会第一时间弄清楚谁要对我不利。”
  “阎立?”系统表情有点不对,“那岂不是剧情里的……可是剧情里并没有宿主啊,奇怪。好吧,算了,就算您没错。无论如何,宿主,我们不能留下这么一个凶案现场。”
  婴儿的眼睛咕噜噜转,他看着被飞溅的血液染成梅花图的房间,从墙上的血手印一直看到地上匍匐的血迹。这一看就是虐杀,但小婴儿不太理解什么叫‘凶案现场’,这不是很正常的一个环境么?
  难道,是觉得太脏了?
  啊,真是个麻烦的系统,居然还是洁癖,不过他却是一个好主人。
  要清理也很方便,他伸出一根肉乎乎的手指,墙上地上的血液就自动分离出来,聚集在一处。
  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一点,系统一下猜到他要做什么,正要阻止,已经来不及。血液和银色的皮都飞了出去,下一秒外面就是一声发自灵魂的尖叫。
  “看,现在很干净了。”婴儿满意道。
  系统跪下来:“求您,睡吧。”
  因这突然的泼血事件,整个医院人心惶惶,医生和护士脚步匆匆,谣言在病人嘴里传播。夏三君在这时来到医院,他原先设下的结界已经不在。
  他走进房间,发现所有人都睡着了,但是房间里没有任何异样。夏三君带着疑惑走了一圈,把陪床的月嫂惊醒了,她特别不好意思,连连道歉说自己疏忽了。
  夏三君没说什么,他把破碎的结界补上,才离开了医院。
  夏月睡得很不安稳,她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梦里她一生不幸,死前满是悔恨。
  “小月,小月。”
  夏月醒过来,看到阿慧在她眼前,阿慧问她:“你做什么噩梦了?”
  “噩梦?……我忘记了。”
  夏月抬起头看到正在吃奶的孩子,闭着眼吸着牛奶,那么乖巧可爱。
  突然,夏月发现椅子底下有个黑色的金属牌,她拿起来一看,瞳孔一下涨大:“谁来过了?这是哪来的?”
  然而问了一圈没有人知道。
  一种后怕和冰冷侵入骨髓,那个人的下属找过来了,他不想放过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没有动手,还留下这么一个牌子。但这,可能只是猫对老鼠最后一点戏弄。
  夏月觉得膈应,将这金属片拿走丢到垃圾桶里,并且请求换了一个病房。
  之后两日夏月一直胆战心惊,她晚上不敢睡,怕来不速之客。虽然以她的能力,就算来了不速之客也没有任何办法。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