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在追你啊【甜文】──谢与迟

时间:2020-11-30 10:50:36  作者:谢与迟

 

 
  文案
  【1】
  陆惟高考那年,亲生父亲欲将他认回去继承百亿家业,他送了人家一个“滚”字,放弃六百九的高分,去家乡的城市复读。
  从此,裕华中学高三多了位人狠话不多的校霸。
  同学们专攻高考,对无心学习又不敢惹的“坏学生”敬而远之,直到月考成绩出来,他们望着校霸位列第一的高分,惊,呆,了。
  某个课间,陆惟一觉醒来,望着自己桌前排起的长队,和眼前面带羞涩的同学。
  同学们说:“陆惟,能帮我讲讲题吗?”
  ——
  【2】
  转学过后,陆惟才知道自己的初恋前任也在这个班上。
  巧合,真的是巧合,没法解释。
  最过分的是,人家一心沉迷学习,根本就没想要他解释。
  ——
  【3】
  某个雨天,两人被困图书馆。
  陆惟语中带嘲:我就好奇了,你是不是没认出我?
  郁启非:认出来了,但是……
  陆惟挑眉,等着下文。
  郁启非:圆锥曲线真的好难啊。
  陆惟:……
  ——
  脾气其实不坏奈何气场太足惨遭误会、内心温柔的精英学霸攻vs一心学习、其余都是浮云、很喜欢攻但是不懂怎么谈恋爱的气质很乖的受
  本文是继承家业+学霸型校霸+转学遇前任的混合梗,别问,问就是我不想开三本=v=
  1v1,整体是个甜+爽文,v后日更v前隔日。
 
 
 
第1章 01 Bach:Gavotte en Rondeaux
  寸土寸金的帝都市区,有那么一片富人别墅区,在这里,大都市的拥挤似乎不复存在,若不是抬头可见林立的大厦,也许会怀疑自己已经置身郊外。
  陆惟此时便坐在其中最显眼的一栋别墅里,以一种他自己都没预料到的平静,望着眼前的人:“说完了?”
  在他对面,是一个模样俊美气度不减的中年人,他有着年轻小姑娘都容易喜欢上的容貌,然而在陆惟看来这只是表象。
  这副皮囊下真正裹着的……
  是个脑残。
  “我总结一下,我其实是你的儿子,高三这一年里你以我妈故交的身份接近我,其实是为了考察我有没有资格继承你的家业,随后你发现我自律,独立,智商碾压你其他私生子的水平,于是在我高考成绩出来、确认能被B大录取的这一天,用非正规手段,强迫我来到你家,听你放了一通屁?”
  听到最后一句,陆博容嘴角的笑蓦地消失了:“我知道,要你一时间接受这些有些困难,但是在长辈面前,你需要注意你的言辞。”
  陆惟抱住自己的手臂,整个人松散地往后一靠,翘起了二郎腿,结束了他方才还维持端正的坐姿:“大猩猩也是人类的祖先,改日去动物园,我会奉行你的忠告的。”
  陆博容沉沉地盯了他一阵,良久,忽然笑了一下,语气像是在面对一个顽皮不懂事的孩子:“小惟,你现在还小,可能觉得有些东西不算什么,但等你进入社会,便知道什么是最可贵的。没关系,爸爸知道你在气我这么多年没有管你,但许多事情不是只有黑白两面那么简单的,你可以回去想一想。我是你在这个世上仅剩的亲人了。”
  陆惟冷冷地说:“建议你也再想一想,我听出来了,你想找一个十全十美的继承人,但我显然不合格,我不懂规矩,不懂礼貌,脾气暴躁,人际关系冷淡,独立是被迫无奈,除了学习好,没有什么用处。”
  陆博容笑着说:“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你现在在气头上,无论做出什么来,爸爸都是理解的。”
  陆惟挑了下眉:“是吗?”
  陆博容将桌上那杯没动过的酒精饮料往他面前推了推:“你妈妈把你教得很好,只可惜太正直,正直没什么不好,但缺了一点野心,只要你想多拥有一些,这里的一切,都会是你的。”
  “好了,先不说这个了……对了,B大那头有不少我的老朋友,我会跟他们打声招呼,祝你升学愉快。”
  ——
  事后陆惟想了想,可能就是这句“升学愉快”恶心到他了,以至于他对大学产生了几分厌恶与排斥。
  不过严格来说,这只是一个导火索,根本原因在于,陆博容就没有哪句话、哪个动作是不恶心的。
  陆惟并不是一个叛逆的人,相反,母亲还在的时候他懂事,母亲去世后他成熟,怎么看都是一个与“叛逆”二字无缘的人,但与陆博容短短一个下午的谈话,成功激起了他身体里所有没处施展的反逆因子,那些因子在同一时间剧烈地爆发出来,逼迫他做出了“放弃大学”的这么一个决定。(小朋友不要模仿)
  “所以你现在是后悔了?”坐在他对面的应笙拿着那张机票端详了几眼,问他。
  “没后悔。”陆惟说,“无论什么时候复读,我都能再考上B大。”
  应笙:“虽然我听得出来你在实话实说,但是听着太气人了,我能揍你吗?”
  陆惟笑了起来:“打老板?这不好吧。”
  调侃完,应笙语气认真起来:“其实我之前一直挺替你遗憾的,但你拿出了那么多钱投资我这小店,我还真舍不得拒绝,现在你愿意回去重新高考挺好的,本来学生嘛,就应该把心思都放在读书上。”
  “你这论调我在隔壁商场底下的广场舞大妈团里听过一模一样的,闲着没事可以去交流一下。”说着陆惟把那张机票从他手里抽了出来,“走了,赶时间呢。”
  “去见小回?”应笙猜测,因为那航班是晚上的,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陆惟:“嗯。”
  要见陆安回,免不了就要路过那令他讨厌的资本聚集地,不过幸好,陆安回不住别墅里,住的是距离别墅区两公里的私立医院。
  他每个月都要到医院复查并复健,顺便在高级病房住上两天,方便陆惟去看他。
  陆博容大概也希望陆安回还能发挥最后一点作用——把他哥牢牢留在这里,所以很支持他们俩相见。
  陆安回是与自称他父亲的那个脑残有关的人和事物里,唯一不受陆惟排斥的。
  一年前陆惟压着反胃的感觉从陆家的别墅出来,无意间瞥到花园里的那个少年。
  少年孤零零地坐在轮椅上,正对着陆惟,低头捧着一本书。
  他眼神飘忽,显然注意到了陆惟,但躲躲闪闪不敢去看,好似前面是什么洪水猛兽。
  这么一个碎瓷片般的少年出现在这景致的花园里,着实违和,陆惟起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好奇,随口一问:“那是谁?”
  那时是陆博容的助理钱颢送他出来,见状说:“是故去的陆夫人亲生的小东家。”
  陆惟顿时神色古怪起来,因为他开始怀疑那个自称他爹的人是不是有什么虐待癖。
  助理怕他误会,连忙又多介绍了几句:“一年前小东家之前被人绑架,受了非人的折磨,现在只能在家里休养,董事长……也很痛惜。”
  后半句话似乎带了点犹豫,陆惟也就基本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一年前这小孩被绑架,没多久陆博容就出现在了他面前,显然是原本定好的继承人废了,赶紧找个接班的。
  他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朝那小孩走去,小少年慌了,也不知这憨憨怎么想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推轮椅,而是自己摔下来,努力往前爬。
  陆惟就这么被他逗笑了,好笑之余还有一点同病相怜的感觉——都有一个脑残爹。
  他把人抱回了轮椅上,然后给他留了个电话号,悄悄说:“如果你哪天特别想骂你爹,就给我打电话,我想听。”
  之后就这样,两人靠着“骂爹”骂出了感情。
  这回陆惟要回老家钟城,陆安回是知道的,陆惟到病房时,他还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抽抽噎噎。
  陆惟一看就知道是装的,隔着被子朝他背上来了一巴掌:“起来,给你带了蛋糕。”
  小少年探出一个脑袋,看着陆惟把包装拆开。
  包装上印着“遇糖”的设计字体,这是他自己投资的甜品店的名字,因为甜品种类多,基本每次他带来的都是不一样的。
  陆安回这个嘴挑的小东西尝完几口,摇了摇头:“没上次的好吃。”
  接着从被窝里摸出手机,递了过去。
  陆惟瞧了一眼,是个微信号的二维码,他拿出手机扫了,跳出一个加好友的界面。
  这个账号很新,连朋友圈都还没来得及开,名字叫“平安回家”。
  他在床边坐下,无情嘲笑:“你这名字至少四十岁起步。”
  陆安回把手机拿回来,低着头发了些什么,陆惟紧跟着就收到一串系统自带表情。
  他“嘶”了一声,连忙把自己的表情包都贡献了出去。
  陆安回这才满意地一边吃蛋糕,一边挨个收藏。
  陆惟陪他坐到了晚上,快要走的时候,一直不怎么说话的陆安回忽然问:“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陆惟顿了顿:“等几个月。”
  “我想跟你一起走。”
  “那就太明显了,等几个月,你在陆博容面前说想哥哥,他肯定愿意把你送过来。”
  陆安回点了点头:“那再见。”
  陆惟关上病房门的最后那刻,瞥见小家伙又把自己蒙进了被子里,这回大概是真哭了。
  夜里的航班,到钟城已经是凌晨,他拖着一个不怎么重的行李箱,打车停在了音乐馆门口。
  本来是想去找个旅馆的,结果上车那一刻不知道怎么就变了主意。
  石刻的天使雕像隔着大门栏杆立在设计很欧式的建筑物前,正在拉一把小提琴。
  陆惟看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然后沿着这条没什么人的路缓缓走着,走出一公里才找到一个看着挺廉价的青年旅社。
  旅社里头倒是装饰得不错,价格也的确够便宜,他直接付了三天的价格,然后给陆安回和应笙各发了一条消息报平安。
  第二天他打开微信看回信的时候,发现还有个名字陌生的人给他发了消息,说:陆惟同学,你的档案已经转接好了,后天直接来报道就行了。
  陆惟这才想起来这应该是他新学校的教导主任,好像是叫郭……郭颂来着。
  LUV:谢谢老师。
  那边居然是秒回:不用谢,你还有高三的课本吗?
  陆惟随手回:撕了。
  郭颂:我给你找一套旧书吧。
  陆惟立刻改口:但是已经买了新的。
  他不喜欢用别人用过的东西,但是买新的也没有必要,不过高三嘛,课本的作用不大,有没有都无所谓。
  与郭颂客套完,他出门买了点生活用品,在旅社蒙头睡了两天大觉。
  以至于开学那天险些忘了时间,踩着点到了学校。
  陆惟先找到了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郭颂显然有些忙,但还是为他抽出了点时间。
  “这两份文件得你自己签字,签完字拿去教务处盖个章留档就行了,别的没什么了……哦,还有住宿申请表你自己填一下。”
  陆惟接过笔,稍稍躬身,他的笔迹很好看,虽然写得很随意,但还是能看出带点书法的痕迹,郭颂在心里感慨:不愧是书法家的儿子。
  填完,郭颂说:“教务处在另一栋楼,我带你过去吧。”
  陆惟:“太麻烦您了,我自己去吧,老师您忙。”
  “没事。”郭颂却已经先走了几步,“我跟你妈妈是老同学了,正好也想跟你聊两句。”
  陆惟便没有推辞,郭颂第一天加他微信的时候,就说了这个事。不过也不稀奇,这个学校也是他母亲当年读过的高中,所以高中同学毕业以后回母校工作是很常见的一回事。
  没走几步,郭颂就聊了起来:“我教书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你这样的,考上了B大不去上,反倒去创业,隔了一年才想回来高考。你不知道,连校长都说,要不是看在你明年能给裕华多添一抹光辉数据,外加你捐了五万的份上,他都想恨铁不成钢地当面骂你一顿。”
  说着就往旁边一指:“就那边那个图书馆,你那五万都拿去给图书馆重新装修了。”
  “这不是准备成钢了么。”陆惟扫了一眼就撤回了视线,无他,那图书馆外头全部刷成了绿漆,太丑了。
  “你现在是一个人在钟城?你爸呢?”
  能问出这种问题,就说明这个“老同学”也挺有水分,八成只是微信群里聊两句、朋友圈里点个赞的交情。
  陆惟还没来得及回答,手机就响了起来,“脑残”两个字同时撞入了两个人的眼里。
  郭颂以为这是小年轻给损友的备注什么的,见怪不怪了,看他不接,还开了个玩笑:“现在还没正式上课呢,不没收你手机,接吧。”
  陆惟却是划到了“挂断”,继续往前走:“不用。”
  郭颂这下有点好奇了:“朋友?”瞧这不接电话也不发个消息说下情况的架势,该不会是闹了别扭的女朋友吧……
  陆惟淡淡说:“我Y染色体的提供者。”
  郭颂:“……”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目标:挑战爽文~
  求路过的小可爱们赏个收藏!
  评论发开业红包~
  ——
  食用注意:
  1.本文是非常规校园文,带点鸡汤风格。非常规的意思是虽然没有脱离校园背景,但总体来说侧重点并不是全在校园日常,会带点事业线。
  2.攻不会靠着渣爹施舍继承家业,想看富豪爹无条件给儿子撑场子基本没可能了,渣爹绝不洗白。
  3.所以v前隔日更v后日更,没有存稿所以更新时间不定,建议晚上12:00或者第二天早上来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