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公主半夜又爬我窗户[宫廷侯爵]——九皇叔

时间:2020-11-29 11:47:43  作者:九皇叔

 

 
  文案:
  一句话简介:开一座青楼,与你共枕眠。
 
  陆思娴穿进一本不可描述的书里,成了女扮男装的‘男配’,和女主定亲,一穿过来就遇到捉奸的名场面。
  原主绿了女主……
  为了摆脱恶毒‘男配’的名声,努力撮合男主女主在一起,不遗余力地给自己戴一顶绿帽子。
  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哪儿能没点绿。
  当冰清玉洁、温柔婉约的女主日日半夜翻进她的窗户时,她抱着被子瑟瑟发抖,这个女主怎地做起采花大盗的勾当来了。
  ****
  秦若浅做了十几年的摄政公主,最后被自己的侄子一杯酒毒死。
  醒来后,穿进一本与她同名虐文的话本子里,莫名其妙地成为了皇帝最受宠的公主。
  与死对头陆家世子定婚。
  从话本子里得知,死对头是女的。
  正欲弄死她之际发现,死对头天天在讨好她。
  不仅讨好,摸着还挺软的。
  香喷喷、软软乎乎的女孩子,谁不喜欢呢?
  直到有一天,
  秦若浅:你最想要什么。
  陆思贤:开一座青楼,赚他个几十亿。
 
  张狂戏精穿越驸马vs假装高冷实则闷骚公主。
  *双穿书,信息不对等。
 
  
 
第1章 捉奸
  陆思贤站在巍峨宫门前,还是无法适应现在的生活。
  她穿书了,还是一本不可描述的书。
  秦若浅的临华殿,与书里一样。秦若浅一袭红色宫装站在窗下,手中抱着雪白的猫儿。
  一见陆思贤乖巧的模样,秦若浅笑了,凌厉的眉眼化为潺潺流水,朝着她一步步走来。
  雪白的双足在红色裙摆下尤为耀眼,似明珠似美玉,步履轻盈,踏在地毯上没有一丝声音,气质风华让人心荡神驰。
  看着像是千年成形的妖精,心中一叹,惹上这么一个女人真的一个大不幸。
  别人穿书是女主,偏偏她穿成一个女扮男装的假世子,被男主女主虐得死去活来。
  一穿来就被女主捉奸……
  *****
  “世子今日来得很早,是不是太过心急了。”女子的妆容很是精致,腰间玉带掉落,散开的襟口出来一片雪白细腻,起伏的胸口带着旖.旎光色。
  说话的间隙就伸出纤细雪白的双臂,勾魂夺魄般缠绕在陆世子的身上。
  刚穿过来的陆思娴望着对方美白的酮.体,待了半晌,她这是遇到什么魔鬼女人?
  “世子今日怎地不动了,是我不够美吗、比起野花,我这个家花好似不香了。”女子说罢在她面上亲了亲,在白皙的脸蛋上留下艳丽的唇印。
  话音方落,房门砰地一声被人踹开。
  屋外舒朗刺眼的光刺得陆思娴闭紧眼睛,耳畔是女子一声鬼叫,而后扯着她的衣服躲了起来。
  她这才发现自己穿了一身汉服……还是男子的汉服,宽袖长袍,不过外袍被女子扒拉下来,裹她自己身上了。
  这是见鬼了?
  还没有想明白,外面怒气冲冲冲进来几人,领头是一红衣男子。
  男子皮肤雪白,鸦青色的长发用发冠挽住,面色光采,衣色光泽,在亮丽的光线下,恰如暗夜下的一朵盛开的带刺玫瑰。
  不对,陆思娴发现不对,那是个女子,耳洞出卖她了。
  红衣女子步步逼近,眼带锐利的光,红唇轻勾:“世子背着孤,在这里养外室,当真是十分享受。”
  说罢,目光落在她身后的女子身上,犀利的语气吓得陆思娴心口一跳,这是来捉奸的?
  好家伙她被女朋友绿了,还没去算账,这哪里窜来的女人来捉她的奸。
  话未曾说完,襟口被人揪住,面前的胡须中年人口吐唾沫:“逆子、你玩也应该有度,养着狐媚子丢尽了陆家的脸面,被公主亲手捉到,还有何话好说……”
  中气十足声音吓得陆思娴心肝一跳,中年人力气大到将她整个身子提离了地面。
  她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软软地,可以确信一件事。
  他么的她就是一个女子,逆什么子。
  她看了眼屋内气势汹汹的人,下意识吞了吞口水,其实她收到闺蜜发的微信,女友给她戴了顶绿帽子,可她胆小怕事,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去找她,不知怎地就被车给撞了。
  自己还没找别人算账,就被莫名其妙地‘捉奸’。
  “大爷,您是不是找错人了,我是个女……”
  “儿啊……”
  一句哀嚎吓退了陆思娴口中的话,眼看着一华服夫人冲进来抱住她,一顿哀嚎后,红衣女子不由地退后半步,眼露嫌弃。
  “告诉你,别说话,老娘给你收拾残局。”华服夫人在陆思娴耳朵边嘀咕一句。
  这人又是谁?
  看着步步逼近的红衣女子,她先出开口:“美女,她不是我养的女人。”
  秦若浅顿住脚步,狐疑地看着她:“这是你的别院。”
  “这是我为别人准备的。”陆思娴迅速思考,不管怎样,不能替别人背锅,她也没有钱养小三。
  随口一句话,秦若浅神色微变,陆思娴察觉,一口气终于吐了出来,而一旁华服夫人立即附和:“对,阿贤之前说过,是帮、帮太子准备的。”
  太子又是谁?陆思娴想问,就被华服夫人一把捂住嘴巴。
  “准备到床上去了?”秦若浅迅速回击。
  陆思娴顺势借着台阶下:“您看我这衣衫整齐,那件衣服是给她裹着的,您看这么多双眼睛再看下去,哪里还能再给太子。”
  “对、对,阿贤说得对,都滚出去,还有你……”齐国公夫人一把揪住齐国公的袖子,半拉半扯地将人拖出口,口中还不忘警告:“你再看一眼,是不是想弄回去做四姨娘?”
  乱糟糟的屋子顷刻间安静下来,只余陆思娴、外室女子,还有盯着两人不放的秦若浅。
  秦若浅走近两人,女子被她染冰的眼神吓得瑟瑟发抖,口中喊着:“世子、世子救我。”
  给谁做外室不好,偏偏给未来的驸马做小,真是在阎王面前蹦迪,小命太长了。
  陆思娴觉得哪里不对,这个肤白貌美的美女气场也太大了些,本就胆小的她本着不可得罪御女的道理,讨好一笑:“您不信就去问问太子?”
  先不管太子是谁,借机来用用。
  秦若浅气质高华,红衣红颜,桀骜淡笑,走近两人后,在陆思娴不知所措的视线内抬手将碍事的女子劈晕。
  陆思娴:“……”
  这个白富美还带着这么大的杀伤力,那和她做对,岂不是要死无葬身之地?
  “你养女人也要想想我们的婚约,要不然就退婚?”
  还有婚约这件事?陆思娴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不知发生什么事,但退婚绝对不是好事,索性不要脸地虚伪一笑:“您莫气,我很喜欢您,不会做对不起您的事。”
  “孤好奇你何时为太子效命的?”秦若浅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双眸冷冽而柔媚。
  “这……”陆思娴怔住,她只想着解决捉奸的事,忘了问刚刚那个华服女人,太子是何许人也?
  不知道剧本的她开始胡扯:“不是、不是,我是被逼无奈。”
  女扮男装的陆思娴浑身一颤,脸上满是恐吓,依旧难以掩饰昳丽绝伦的颜色。秦若浅瞳孔一缩,停顿须臾后,没有再问,只道:“你喜欢孤?”
  “喜欢,我对您的喜欢很深、很深,犹如长江水无尽头。”
  秦若浅不信,唇角勾起嘲讽的笑意,在对上她诚恳眸光的一瞬间,没来由地又信了。
  她望了一眼假世子的胸口,外衫脱了后,就见到不一样的景色……
  “世子记着今日的话就好,你做下的事,孤也能做。”
  陆思娴咯噔一下,原主养外室,养女人,养小三、小四,公主养什么,养面首?
  她对现在的剧情还有些没弄明白,眼前这个女人是谁,婚约又是怎么一回事。
  红衣妖娆,穿在秦若浅的身上给人一种妖媚而清冷,顾盼生姿,怎么看都不像是好糊弄的,倒像是修成人形的妖精。
  这时,秦若浅古井无波的眼睛里漾出一丝极浅的涟漪,唇角蕴出冰雪般的笑意,“你再敢养女人,你养一个,孤就养十个,横竖孤是公主,不怕圣上治罪。”
  陆思娴没有多加思考,忙不迭点头:“我、我明白,定洁身自好。”
  “这个女人,孤要了。”秦若浅点点被她打晕的女人,陆思娴不敢争,摆摆手随她去。
  陆思娴平静如水,在平静下来后,发觉一个问题,这个女人是她未婚妻?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情况,她不过是被车撞了下,怎地就换了一身衣服,身上都是好的,没有伤痕。
  她狐疑不定,秦若浅吩咐人将昏迷的女子带走,吓得齐国公夫人心里打鼓,忙迎上去:“殿下带这女人做什么?”
  “她敢诱孤未来的驸马,扒皮抽筋也不为过。”秦若浅站在廊下,回眸去看,红色的袍服被微风吹得摇曳,风情万种。
  看着这个千年成形的妖精,陆思娴扶着门槛的指尖一颤,她这是招惹了什么样的女人。
  齐国公夫人不敢再说话,默默躲到丈夫身后。
  陆思娴小白兔般怯弱的神色,让秦若浅很满意,她仗着自己公主的身份,再次走至她面前,拿指尖戳了戳她的胸口,感受到不一样的绵软后,迅速收了回来。
  陆思娴慌忙捂着自己的胸口,这个女人怎地突然就来撩她。
  秦若浅转身就走,似一株行走的红玫瑰,带着刺,清冷而妖娆,回眸一笑,似眼光照射入眼帘,破开黑色,流转萦绕,很是缠绵妩媚。
  这像极了女主光环?
  陆思娴再度思考这个问题,还没有想出来,华服夫人就一把拉住她,“赶紧跑,你爹要打断你的腿。”
  王者的气质,青铜的收场?
  “别急,我没有养女人。”陆思娴一把拉住这个华服女人。
  中年男子走来,气得胡须翘了两下,道:“要玩就小心点,自己查查背后是谁出卖你。”
  这对夫妻还真是惯孩子,自己的儿子在外间养女人,就这么应付过去了。
  *****
  逃过一劫的陆思娴从小厮嘴里打听出自己的情况后,确信自己穿进一本书里,狗血剧情文《柔骨香》。
  一本不可描述的小说,看完以后,她把男女主吐糟了一遍,给了差评,不想就这么悲催地穿了进来,还成了炮灰女配,得到死去活来的人生。
  她都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这个作者在报复她。
  眼下没有回头路,不知现实生活中的现在自己怎么样了,自己能穿进书里,多半是挂了。
  穿越进来,她没有原主的记忆,但是看过全本书,知晓剧情走向,炮灰女配的剧情是万万不能要的。
  女扮男装娶女主,这样的剧情看着怎么都像是炮灰,还是骨灰级的炮灰。
  男主喜欢女主,那她就把公主给他送过去不就得了,至于自己……齐国公嫡出两女一子,庶女记不清了。
  原主本名陆思贤,取自那句见贤思齐焉,与她名字谐音。
  而那日的华服夫人就是齐国公夫人。她并未生儿子,在生出两个女儿后,齐国公从外面抱回来一个‘儿子’,养在她的名下,从此奠定了她国公夫人的位置,不惧小妾的威胁。
  可她不知道,这个‘儿子’是假的,齐国公有一白月光,原主就是白月光生下的。她还不知道原主是个女的,傻乎乎地疼了这么多年,还等着抱孙子。
  青铜的齐国公夫人有些悲惨。
  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剧情,当前是要同男主女主达成友好的关系。
  回府后,齐国公当真不管后事如何,只要婚事不变,就不必在意,能娶皇家女是天大的荣耀。
  既然知晓后面剧情,也不用去查的,是太子在背后出卖她。剧情狗血在原主被齐国公夫人宠上天,压根不知天高地厚,嫌弃庶出的公主秦若浅,以及她的胞弟秦承宗。
  太子好色,秦承宗无能野心又大,都是一路货色,这就显出了男主的强大。
  原主自以为嫡出,看不上庶出的公主皇子,与太子称兄道弟,不想太子在背后捅她一刀,给傻白甜的公主送信要毁了亲事。
  事后,分不清事实依旧为太子卖命。
  齐国公是武将出身,手握兵权,就成了太子皇子追逐的对象,而秦若浅的母亲为拉拢齐国公,求皇帝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个假世子。
  分清剧情后,她长长呼出一口气,原主脑子拎不清,得罪一堆人,她得要分清才是。
  穿过来没两天,太子在东宫设宴,请她赴宴。
  本着友好待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她决定去赴宴,在书里也有这么一段,不过原主在被公主捉奸后腿被打瘸了,没有去。
  这次的筵席,是男主、女主的第一面,一见钟情的那种。
  赴宴前,齐国公不断唠叨:“你离太子远一些,别被他带坏了,有了公主就收心,上次的事情还没查清楚,自己注意些。”
  说完塞了一个匣子过,悄悄说:“这是我给你的钱,别被你爹发现。”
  二十四好的青铜养母,陆思贤果断收下,她是孤儿院里出来的,母亲的示好,她不会拒绝。
  将匣子安置好后,青铜养母又拉住她:“公主也去赴宴,你去请她一道。”
  陆思贤答应了,就有了眼前的这一幕。
  夜色下,秦若浅破开黑暗,趋步走至她面前,施施然地打量着她:“孤好奇一件事,世子是京内第一好色的男子,见到孤,怎地这般平静?”
  陆思贤抖了抖,她忘了,这本不可描述的书在于……女配是怎么玩女人的!
  作者有话要说:  如约而至来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