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男主的白月光撩弯了(穿书)——石榴兔

时间:2020-11-29 11:46:31  作者:石榴兔

 

 
  文案:
  ------------本文文案----------------
  【文案太难写了】
  孟夏穿书了,穿成书中男主白月光的替身,是个命运凄惨的金丝雀
  为了改变命运,回忆剧情后孟夏决定抱紧男主的白月光,书中反转最大的大佬
  宁清宛此人又美又飒,说到姬圈天菜总少不了她。
  某天同她七分像的小姑娘捧着一堆她的应援物怯生生地问她,“老…老公…谈恋爱么。”
  宁清宛看着面前满面绯红的小丫头,忍不住逗她,“你叫我什么?”
  【小剧场太甜了】
  明星与素人的恋爱观察秀‘有幸遇见你’开播了,竟然请到了宁清宛
  粉丝拒绝捆绑CP,为此吵得不可开交,却发现老公总在撩另一个同她七分像的女嘉宾,男嘉宾活成了背景板。
  网友提问:是我腐眼看人姬么,怎么配一脸
  匿名网友回复:谢邀【图片】
  照片里宁清宛捧着人家的小丫头的脸,吻得认真,一脸情深。
 
  【食用指南】
  ①身娇体柔易推倒清纯小软萌VS妖孽偏执撩人大佬 双洁
  ②前期是双向暗恋~大甜小虐~~结局he
  ③会有互攻环节,一次(老脸一红:手把手教导的那种)
  ④角色无原型,请勿代入~防盗设置70%,36小时,如果订阅比例不够的等36小时可以看到新章节~望海涵。
  【高亮避雷】
  ①作者逻辑废,一切剧情人设只为了无脑甜,不喜慎入。谢绝写作指导~杠我你都对
  ②细节不能细品,评论区会不够吐槽的。
 
 
 
第1章 chapter01
  正值盛夏,天气闷热得让人喘不过气。
  孟夏用纸巾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水灵灵的杏眼看向身侧的女孩问道:“蚊子,我们在这儿真的能蹲到宛宛老公么?”
  等了几个小时的她都快被烈日烤熟了,离烤肉的距离就差一撮孜然…
  外号叫“蚊子”的女生掏出三把扇子,递给了她一把,肯定道:“能!我查了,开演唱会的场馆离这儿不远,这家甜品店可是上过不少美食杂志的,甜食控的宛宛一定不会错过!”
  孟夏盯着扇子上印着的Q版头像,思绪飘到回到了一个月前。
  连续几日的通宵达旦令孟夏意外猝死,生命终止在了22岁,死后的她穿到了生前刚追完的一部小说里,成为了小说中的同名女主。
  因为小说人物的同名同姓,孟夏一度忍着砸手机的冲动看完了整本小说。
  小说女主因那张酷似白月光的脸,被男主设计陷害以至家破人亡,后做了男主5年的金丝雀,最终不堪忍受欺凌,自我结束了生命。
  按剧情走向,穿书后的孟夏在一个月后就会遇到渣男,为了尽早改变原身即将面临的悲惨命运,她花了一整晚时间回忆小说剧情后终于找到了突破点。
  书中的伏笔表明男主看上的的白月光有钱有权又有势,男主多次追求无果,迁怒于金丝雀。讽刺的是小说大结局中将男主送进监狱的正是他心心念念的白月光。
  理清剧情以后,孟夏决定先发制人,提前抱紧白月光的大腿坚决不撒手!
  书中对白月光的描写并不多,孟夏死活想不起来白月光的名字,依稀记得好像是个摇滚巨星,于是她指着自己的脸问了问舍友罗可,她记得书里有提过罗可是个追星小能手。
  “你说我这张脸长得像谁来着?”
  罗可捏着她的脸,一脸艳羡道,“哎呀,要我说几遍!你长得特像宛宛老公!”
  随后,孟夏通过罗可混入了宁清宛的粉丝群,跟随罗可的脚步开启了女友粉的追星日常。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要靠才华,说的就是宁清宛。自她唱歌火了后又去客串演了个病娇女配,全程演技炸裂,于是娱乐圈新的姬圈天菜诞生了…
  孟夏这一个月把宁清宛喜欢的讨厌的等等一系列林林总总背了个滚瓜烂熟,扪心自问对亲妈她都没这么了解。
  奈何线下追星实在太烧钱了,这段时间她跟着罗可追着宁清宛的脚步辗转于各个城市之间,最好的时候也只是看到个侧影,演唱会的门票每每都是一上线就秒空,想看宛宛老公只能去跟黄牛讨价还价。
  幸好目前孟家公司还没倒闭,她勉强还算是个富二代,但是眼看离破产的日子越来越近,孟老爹却死活也不听她的劝,总用一句“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打发她。
  孟夏私下里存了很多钱,但她知道这还远远不够,不能再这么坐以待毙下去了。
  碰巧今天粉丝群里蚊子说要来香榭大道蹲守宁清宛,问有谁愿意一起去,孟夏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积极报了名。
  天气太热,只来了寥寥数人,到中午时几人嫌热提前开溜,现在就只剩下她们三个还在坚持蹲守。
  “唉?喝水么?”
  飘忽的思绪被拉回,孟夏接过了矿泉水,粉嫩嫩的唇弯出一抹浅笑,“谢谢。”
  递水的女孩子叫甜甜,笑起来眉眼弯弯,看了看她又看了手中的扇子,“你长得可真像宛宛老公!是照着宛宛样子整的么?”
  蚊子嗤笑一声,语气颇为不屑,“咱们夏夏是纯天然的!别听群里的那些柠檬精成天瞎哔哔叨。”
  甜甜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面带歉意的看着孟夏说道:“对不起啊。”
  孟夏不以为意的笑笑说:“没关系。”
  孟夏拧开了瓶盖咕噜噜地灌了好几口,冰冰凉的水下肚才觉得身上的热气稍稍散了些。
  蹲守时间漫长又无聊,三个女孩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话题始终没脱离宁清宛。
  “我肚子疼,这附近哪儿有厕所啊?”突然甜甜脸色苍白的捂着肚子说道。
  “那边商场里肯定有。”蚊子将手中的应援物都塞到了孟夏怀里,“夏夏,我陪她去商场里找厕所,你一个人也要继续坚守岗位啊!”
  孟夏嘴唇微张,天太热她都有些熬不住了,但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最终她点了点头说道:“嗯,去吧。”
  蚊子和甜甜走后,孟夏顶着大太阳捧着一堆应援物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手机铃声响起,孟夏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手里捧着的应援物险些拿不稳掉地上,如果蚊子知道应援物掉地了,估计能把她的狗头打爆,她耸起一边的肩膀,歪头夹着手机,将应援物又往怀里塞了塞。
  “夏夏,这周六回来么?”是孟老爹的声音。
  “应该回去的吧。”
  “那好,到时候咱们去外面吃,爸爸带你见一个人。”
  “见谁啊?”孟夏重新捧好了应援物,抬手拿起手机,不经意间目光瞥向对面的甜品店。
  居然真的被蚊子说对了,对面三人中间有道颀长的身影,大夏天的渔夫帽墨镜口罩一应俱全,傻子都知道这人肯定有问题。
  最最重要的还是那背影,孟夏十分熟悉,这一个月她可没少看。白天追星,晚上梦里她总要抱着那人的大长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大佬帮帮她。
  “是盛天集团的纪总。”
  孟老爹浑厚的嗓音传入耳中,孟夏的心随着这句话咯噔一下坠入湖底,该来的还是来了。
  “我突然想起来了,我周六要去同学的生日会,这周就不回家了。”不等孟老爹开口,孟夏急匆匆地挂断了电话,抿了抿唇,杏眼中涌着坚定的光,她捧着一堆应援物朝马路对面走去。
  “小甜心”甜品店里的冷气开的很足,宁清宛一进门就撩了下海藻般微卷的长发,惬意地呼了口气,她这人怕热的很。
  经纪人莫离、小助理程绪跟在她身后一同踏进店内,随即三人寻了个偏僻的位置坐下。
  服务员将一扎柠檬水放在桌上,目光止不住地飘向宁清宛。说道:“桌子右上角有二维码,扫码点单。”
  莫离笑了笑,“好的,谢谢。”
  服务员点了点头,离开时还时不时回头看了她们好几眼。
  “宛宛姐你要不要这么全副武装,服务员估计以为你脑子不好使呢。”程绪给几人分别倒了一杯柠檬水。
  莫离无奈地摇了摇头,拿出手机对着二维码,嗤笑一声,“你宛宛姐要是不全副武装,估计咱三今天就别想走出这条街。”
  “哪有那么夸张。”宁清宛勾了勾唇,修长的手指拿下墨镜,露出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又拉低了渔夫帽的帽檐问道:“点好了么?”
  几人来之前就看过这家的各种点评,早就想好了吃什么,莫离放下手机,“点好了。”
  话音刚落莫离有些惊诧地看着突然站在桌前的孟夏,眉眼之间竟有七分像宁清宛,看着那张胶原蛋白满满的小脸,也不像是动过刀的样子,年轻就是好。
  孟夏属于清纯小女生的类型,梳着高高的马尾辫,稚气未脱,一眼就能看出还是个学生。
  莫离的视线落在她怀里的一堆应援物上,瞬间了然,瞥了眼对面的宁清宛,渔夫帽压的很低,又戴着口罩,压根看不见那张妖孽的脸,她不着痕迹地与程绪对视了一眼。
  程绪光看那一堆应援物就知道是粉丝,追到这儿来蹲守很可能是私生饭,“小妹妹,认错人了,她不是——”
  孟夏打断她,“我可什么都还没说。”顿了顿,浅浅一笑,“但我现在肯定了。”
  程绪抬头看她,眼底划过一抹惊讶,愣住了。
  当宁清宛也抬头看过去,入目就是一堆应援物挡住了她所有的视线,她对自己的粉丝一向很温柔,哪怕对方是个私生饭,“是要签名么?”
  撩人的烟嗓,温柔的语气。
  孟夏听着这好听的声音一时被蛊惑了,忘记自己来时的初衷,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然后呆愣的站在桌边看着宁清宛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拿出钢笔,对方抬眸问看向她问道:“签在哪儿?”
  那双桃花眼似醉非醉,仿佛每时每刻都在勾人心魄,有不少人说过她俩长得很像,但光是这双眼睛孟夏就觉得自己连宁清宛的一个小拇指都比不上。
  勾人的桃花眼眼角微微上挑,宁清宛心想,小丫头跟她长得还挺像。
  孟夏从应援物里抽出了三把印着宁清宛Q版头像的扇子,“签这儿,可以么?”她小心翼翼的看向宁清宛。
  宁清宛眼角弯出浅浅的弧度说道:“当然可以。”
  低头很认真地在三把扇子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正准备递还给孟夏,服务员端了蛋糕过来,看到签名时愣住了,刚准备兴奋地开口,就看见宁清宛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她将小蛋糕挨个儿从托盘移到桌上,压低了声音问道,“可以也给我签个名么。”
  宁清宛目光扫向服务员笑道:“可以的,你想签在哪儿?”
  孟夏看着那只洁白修长的手,指甲修剪地干净整齐,她愣愣地接过扇子,手指相触有微微的凉意从对方指尖传来,她是为什么冲进来的,就是为了要亲笔签名?
  莫离瞥了一眼僵在原地不走的孟夏,问道:“小妹妹,还有事么?”
  “没,没事了。”孟夏捧着一堆应援物,慢吞吞地挪着步子走到了门口,空调风吹在脖子上时,让她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脑海中想起的是小说原本的剧情。
  如果她这周六回家就会被孟老爹带去见小说的男主纪桐,也就是电话里的盛天集团的纪总。纪桐会因为她这张酷似宁清宛的脸而打起她的主意。
  他背地里威胁其他公司取消跟孟老爹公司的合作往来,又安排人拖延多笔货款导致孟家公司资金链断裂,孟老爹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不得不宣告公司破产。
  为了拯救孟氏公司,不知道幕后黑手的她去求纪桐帮忙,甘愿成为了他的金丝雀。
  但一切都是纪桐的谎言,在得到孟夏后,纪桐对孟家的事置若罔闻,任凭孟老爹因为公司破产无力偿还大额债务跳楼生亡,孟妈妈在老公死了女儿失联找寻无果的双重打击下,精神恍惚,开车时遭遇车祸身亡。
  当孟夏得知真相时一切都来不及了,她只有无穷无尽的折磨和囚禁…
  五指蜷缩成拳,指甲掐进肉里都没有察觉,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她好不容易见到了宁清宛,大腿就在面前,她必须要抱上!
  想到这儿她毅然决然地转身走了回去。
  几人正挖着蛋糕边吃边聊着晚上演唱会的事,看见突然折返的孟夏,都有些惊讶这小姑娘拿到签名怎么又回来了,莫离率先想到可能是来求合照的。
  “小妹妹,很抱歉,我们宛宛不喜欢拍照的。”莫离扯出一个公式化的笑容说道。
  “我不是来求合照的。”孟夏咬着下唇,脑子里一片混沌,她死的时候也才大三,一生顺风顺水的,压根不知道怎么抱大腿,总不能直接对宁清宛说以后的剧情吧,肯定要被当神经病抓起来的。
  隔壁桌的小情侣在吵架,男生对女生说,“我要不是你对象,会帮你那么多?你当你是谁啊!”
  听到这,脑子一抽,孟夏磕磕巴巴地开口,“宛宛老……老公……谈…谈恋爱么。”
  天哪,她说了什么?孟夏涨红了脸,恨不得当场打个洞钻进去。
  宁清宛是知道自己的粉丝经常称呼自己为“老公”,一个称呼而已她从不介意。可现在一个七分像自己的女生站在面前,怯生生地叫她老公,问她谈恋爱么?
  孟夏精致的小脸红扑扑地,那双杏眼像盛着一汪清泉,里面水光盈盈,小丫头看着软萌软萌,说出的声音怯怯的又带着一丝软糯,和她的烟嗓截然不同,想到这,心中兀地腾起一种异样地感觉。
  宁清宛突然就想逗逗这个小丫头,骨节分明的手微微抬起帽檐,站起身靠近羞赧地咬着下唇的小丫头,勾人的桃花眼看着她,微凉的指尖抚过她柔嫩的唇上的一排浅浅牙印。
  孟夏怔在原地,感觉自己被一团清甜的香气包围,忙松了口,贝齿暂时放过了可怜的下唇,水灵灵的杏眼看着靠近她的宁清宛。
  宁清宛暗哑的烟嗓似远似近穿透了她的耳膜。
  “你叫我什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