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残阳热——云雨无凭

时间:2020-11-29 11:45:29  作者:云雨无凭

 

 
  文案
  年下,小皇帝攻下冷傲御医
  *人设:精明顽劣少皇帝(攻)×孤冷缜密俏御医(受)
  *年下
  *十七年前,颜家惨遭先帝灭门!从此,颜家遗子颜修、颜幽远居埋名。
  十七年后,颜修作为名医被密诏进宫!遇上了掌权不久的少年皇帝。
  所以……报仇还是谈恋爱!?
  #一日#
  颜修喂鱼:中了蛇毒算是严重,我去也就去了;此等摔跤破皮的事,我可管不过来。
  宫人:侍御师大人,陛下今日三餐不吃,说自己身体残损。
  颜修:……
  宫人:陛下还说,您今日不到,他该误了朝堂要事,得问罪的。
  颜修:……小暴君。
 
 
第1章 第一回 [壹]
  梅霁泊得方离扶汕
  颜自落受旨入崇城
  ——
  扶汕七月正热,雨掉在灰色的伞顶,晕成了透明的圆花。
  风忽然大起来了。
  过了西市往南边去,找寻颜府得绕两条狭窄的巷道,扶汕人穿得清淡单薄,因此梅霁泊的深灰衫裙像墨在纸上。
  雨愈发地磅礴了,骨节扣着木门,指头手背浸在水花里,梅霁泊有双横飞着墨色的大眼,她笑得不矜持自制,神色中全是豪迈之气,她背上是蓝柄的剑,一丛乌黑的发束在高处,又顺畅地垂落着。
  雨幕之后的门缝里,露了半张拘谨怯懦着的小脸,她举着粉花半旧的纸伞,问:“寻谁?”
  “寻颜自落。”
  “不在,”萧探晴戴着素色的簪子,穿青灰粗布的衣裙,她眨动着薄眼皮,又一会儿,忽然弯起了嘴笑,说,“梅姑娘?”
  “是。我今日路过,见南浦堂大门紧闭,原本是准备走的,但有些放心不下,就到家里来了……他不在么?”
  “走了有半月,但不知去处,也不知道几时能回,公子周到,想到您会来,就给您留了书信,”萧探晴这才将大门完全敞开,她缓慢地后退两步,说,“梅姑娘进来坐,我煮了藿香、佩兰和薄荷,您喝两杯,能清热祛湿。”
  她的声有些小,说起话的时候清亮缓慢,像被捏了喉咙的鸟雀。
  雨成了没有尽头的水线,正淅淅沥沥挂在梅霁泊灰伞的伞檐上,她摇着头,说:“不必了,我拿了信就走,今日匆忙。”
  于是再一会儿,萧探晴又打着粉花半旧的伞来了,她瘦黑的手上全是做活留下的茧子,倒与梅霁泊手上练剑而生的疤痕不同,她生得不高也不过分娇小,长着带笑的一双明眸。
  梅霁泊接了信封,便告辞离去了,她的深灰衫裙像溶不开的墨,带着点点尘泥,消失在了还算宽阔的深巷里。
  她在大雨住后上了汕水码头的渡船,与两位货商、一位书生一起,在舱里坐,信是不难拆的,信封掉在积了一层泥水的舱底,梅霁泊来不及捡拾,她展开了烫金的宣纸,却见那上头工工整整写了几十种药草的名称,应该是张什么方子。
  “水蛭,吴茱·萸,丁公藤……”倒也没写明白是治什么的,梅霁泊压低了声音,暗自读着。
  她的声音像自地底暗流的泉水,窸窸窣窣着抹过石缝;舱里货商的声音是炸响在深夏的惊雷,余留着浑厚的嗡声。
  他与书生聊:“可知道现今暴君修筑新宫一事?”
  “从友人那里听闻了一些,但不知真假,从泱京到此,传言自不全然真切。”书生揉捏着黄色的、半湿的帕子,把手上的泥擦了。
  “少皇帝劳民伤财,大国岂可交付一噙乳童子,归根来说那仲太后是个祸水。”
  书生把脏帕子丢到一旁,他撑着那只穿单鞋的脚,说:“且不能妄论。”
  愈来愈暗的天光里,船身与人都摇摇晃晃,梅霁泊望向书生泛青虚弱的脸,一会儿,再将视线移去一旁货商黑黄色的面庞上。
  “太后有何错?”她问。
  货商在微短的犹豫后咬牙,他瞧见了梅霁泊背上蓝柄的剑,又见这女子衣着神色概不寻常,因而收敛起脸上的怒气,轻声地答:“我闲言胡说的,草民不妄论皇室之事。”
  梅霁泊因而只能静默,把脸转向透着光的舱口处,她在呛鼻的潮味里攥着那张指意不明的药方,忽然就陷入了沉思里。
  /
  车马朝北的路上,见了山周逐渐稀疏的绿树,土壤从黑红到浅黄,后来,时有夹在暴雨之前的风沙。
  劳顿是不多的,和颜修同行的御从叫兼芳,生得挺拔俊秀,有一双无情的薄眼,他倒爱笑,一路常穿着黑色红边的箭袖绕襟袍,骑红身白鬃毛的一匹马。
  这天秋雨浅歇,和风把天空洗成了掺水的蓝色,一行车马从泱京向南的容素门进,路经昌容街,骑马乘车行到巳时,见烈日当空却不炙热,显然已经是初秋时节的气候,路边一棵遮罩着楼阁的合·欢树上,还遗留了零星粉红色的花。
  颜修在车内闭目不语。
  他穿着彩线锈烟云纹路的浅灰大氅,头顶束起一簇黑发,末端与剩余的青丝一同垂披下来,在肩上背上,像柔顺的绸缎;颜修生得落尾浅红的一双瑞凤眼,高鼻薄唇,露出的微笑往往像带着倦意的风,那么几丝澄明,又几丝冷落。
  行车止住,只听兼芳在外说:“颜公子,桃慵馆到了。”
  于是立即有两位小厮上前,一人掀起车前的帘子,一人放了足凳又伸胳膊搀人;眼前头正是宽阔的大门,连接着两片绵长的粉墙,门上题“莲素桃慵”四个字。
  “这是成元年间西复将军粱颛的府邸,”兼芳抱着剑,与颜修一同进了大门,他说,“习武的一个人,却将住处建得雅致,先帝喜爱所以一直留着,又翻新修缮一番,到如今,虽说没用,但也一直空着。”
  “我的住处不必这么阔绰。”颜修比那兼芳还要高些,全身挺拔而瘦长,他走路的时候不疾步,向不远处张望了两眼,笑了。
  兼芳引着他过了生着翠竹的长廊,再往里去,是六角的墙门,有脊角高翘的房子,房子前方是错落着的、高低不一的桃树,这时候是青叶翠蔓的时节,因此没一丝粉意,就难感受所谓的“桃慵”了。
  白墙灰瓦隐秘在桃林之后,房门上挂着匾额,上写“秋月”。
  身后来了一位家仆,躬腰作揖,叫了“御从大人好,颜公子好”,又说:“奴才山阴,请颜公子去房中歇息沐浴。”
  因此,颜修暂时和兼芳作别了。
  脚下小道上簇拥着圆滑明亮的乳色卵石,一直往侧院中去,又见了种在游廊旁一片苍翠的荷叶,清风卷来,绿意浮动,便可见真正的莲素。
  另一处院里是二层的红窗小楼,门前悬挂“寒江”二字。
  山阴生得平庸的眉眼,圆鼻子卧在小脸上,他在颜修前方走着,继而开了楼门,请他往里间去,屋内焚着沉香,乌木屏风上绘了山水桃树,那一旁站着位拿瓢的丫鬟。
  她穿着淡绿色的衣裙,头上梳着双丫髻,笑了,立即屈膝请了安,说:“奴婢叫莫瑕,以后便在府中侍奉,这里见过颜公子。”
  颜修就颔首应她,眼中还是有笑的,两位大约算是贴身的家仆了,因此与那些在厨屋院子里忙着的人不同,穿得倒崭新鲜亮些。
  颜修从自己的钱袋里掏了几枚赏钱,说:“初来此处,谢过了,我自己来洗便罢。”
  “那奴才们恭候在门外,公子可以随时唤我们进来。”山阴说完,便行礼走了,莫瑕跟在他身后,也走了。
  这屋里宽敞着,墙边立着红木雕花的镜台,上头摆了梳子、小铜镜等物,又有几枚玉或者金丝的簪子,再有属国进贡的面脂、香膏。
  柏木浴盆内是飘着热雾的水,上面是黄红两色的玫瑰花瓣,一旁的架子上,陈列着皂角粉和木灰。
  颜修将身上的氅衣除去,再脱去白色衬袍,他半躺进浴盆里,黑色头发如瀑,遮住了光裸的脊背。
  待沐浴结束了,颜修便唤山阴进去,颜修已然换上了府里备着的、深蓝色大袖的衣袍;氅衣上有金线绣着的云雁图案,里衬是水蓝和白交织的。
  颜修吩咐:“下回不必如此铺张,我儿时在穷乡山野中惯了,穿普通的用普通的便是。”
  “公子尊贵,此处一切全受宫中指派,请公子安心,不必觉得有愧。”山阴回着话,便跟着颜修出去了,莫瑕也在外间等候着。
  她一张圆脸,生得玉饰粉雕,她又迎上来屈膝,笑着说:“公子,午膳有些迟了,也不知公子的口味,师傅是宫中陛下派人从长厢楼请来的,做了扶汕口味的清淡汤品,也有泱京人常吃的点心肉食,您在此处用膳罢。”
  话说着,山阴出去了,接着,进来了几个穿粉色衣裙的丫鬟,手上举着红漆雕刻的盘子,上前来,将碟一一放好在屋中的圆桌上,又来了两个穿棕色衣裳的小厮,放下炙鹿肉的小炉子,以及青瓷细花的汤盆。
  莫瑕最机灵,她看着倒还年少,十四五岁的光景;她把丫鬟小厮差出去了,又上来布菜,说:“公子请放心吃,那些人都不必在此看着。”
  “你有十五了?”
  “正十五。”
  说着话呢,山阴回来了,他这次跑得喘气,又在门前长吁一口,才进来,行礼之后说:“轿子到了,兼大人已经回去等候,您今天自尤仙门进崇城,有宫中侍卫跟随。”
  颜修喝了莫瑕盛来的干贝冬瓜汤,他点着头,说:“我受旨来此,却不知宫中何人染上重病,你们可知道?”
  山阴看着莫瑕,莫瑕也摇了摇头,两人齐声答:“不知。”
  “我的药局已经关门多日了,扶汕现在还热着,恐怕在下雨了。”一会儿,颜修吃好了,他漱口后,用莫瑕呈来的手巾擦嘴,然后,便随着山阴往屋外去了。
  天还晴着,太阳斜斜地悬挂,来的是四人抬轿,挂着浅绛色的轿帷,但在官员里来说,也算得上气派风光,何况颜修仅一介医药郎中。
  泱京的街道坊市与扶汕不同,更宽阔堂皇些,楼阁在道路两侧成排而立着,水上有些高顶飞檐的亭榭,人声滔天,且时而簇拥着,口吐调长响亮的北方话语。
  轿子从从昌容街向前,走到底了,又转了个弯,往坊间的小道上去,约摸行走了又半个时辰,轿帘微动,颜修抬头便看见了高且宽阔的灰色墙壁,墙上建着深色琉璃顶的飞檐屋室,那门洞上刻着“尤仙门”三字。
  然后,便换了四人抬的软轿,由穿褐色深衣的内侍引着,往崇城内去,颜修得了一把折扇,在轿上遮阳用,是白竹扇骨,上题了一首宋朝的小词。
  到一处红花笼映的花园外,内侍说:“紫薇正开,公子今日若是有空休憩,来此处便是。”
  “谢公公照顾。”颜修说着话,那红花的残瓣便飞来了,回旋着乱舞,纷纷扬扬地,落在人脸颊面庞上。
  颜修轻阖着眼,用折扇去避,眼角水红,正与那花丛同色。
  而后,约摸过了几十条道路长廊,一路是苏式清秀或者堂皇壮阔的楼阁,久了,软轿终于停在一处殿前,门匾上书“怀清宫”。
  门外齐整洁净着,种了不少匠人修剪过的花草,内侍悄声说话:“公子请下轿。”
  一会儿,便有别的内侍来了,躬腰请颜修进去,兼芳在宫室的外间等他,两人作揖见过,兼芳说:“陛下也在等候了,请里边走。”
  颜修在此处也不低微俯首,只与在外时一样,他缓步走着,随着内侍进去。
  内间便是一处堂皇的寝房,进门就可看见挡在床前的、金边点翠的屏风,上绘了繁花鸟雀,共春夏秋冬四时。
  女侍们都穿灰绿的深衣,脚下是粉色彩鞋,梳着垂髻,在室内各处站着,见颜修去了,因此出去几个,只留两个贴身的守在床边上。
  南边是红漆刻花的高榻,榻上放着双彩绸的、绣了凤图的软垫;那儿有个人在榻上坐着,他穿着深黄的、棕边的无领袍,脚上是金线绣着龙的矮帮靴子。
  他手上是一盅茶,也不多问颜修什么话,只顾低着头,小口吹气,喝得正香。
  兼芳立即躬腰行礼,道:“陛下,颜公子到了。”
  “你先下去吧。”陈弼(bì)勚(yì)张着低沉的声嗓,可毕竟年少,因此话尾的音调像青果子,他将手上茶盅放下了,便随意抬起眼来。
  他年龄正十七,长得一双深邃微立的眼睛,眼上两笔浓黑锋利的眉毛,头发随意拢着,束在脑后。
  寝房中自然燃女香,因此太甘甜浓郁了些,日头的黄光透过木头窗格,在陈弼勚背上照了一片。
  他那样撑膝坐着,一边的手去摸榻上的扇子。
  颜修颔首作揖,说:“在下颜自落。”
  一旁的女侍得了陈弼勚说话的空档,她疾步到榻前来了,屈膝行李后,说:“陛下,皇后殿下醒了。”
  因此陈弼勚立即收了扇子,他肩膀上还有跳动着的、散落的发梢,站立起来了,说:“请侍御师前去诊疗。”
  内侍在门边引陈弼勚出去。
  床帐内是进宫未及百天的新后屈瑶,这是颜修头一次见她,女子尚年少着,生得端庄温厚,几分英气。
  她自然地将手展了来,女侍递上丝帕,包着细细一截手腕。
  “你不需要急切,我先来问诊。”颜修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了,他自然被半逼迫着,因此来不及思索眼前之事的缘由。
  屈瑶翻着半段眼白,因着胸前的闷气乱喘,后来,用了几口气,才说出一句:“不要救我。”
  颜修待女侍退远了,这才去看屈瑶的眼下,他又端坐好了,说:“你是心中藏着烦事。”
  “不要救我。”屈瑶将话的尾巴吞到喉咙里去,她终于平息了混乱的喘息,将那一双明眸闭上,再睡了。
  待颜修听脉完了,那些女侍也捧了盛水的银盆进来,有四人准备着屈瑶接下去的擦洗。
  得了内侍的引路,颜修从寝房向外,到回廊外端的歇息处,那儿长着一树很高的酸枣,此时枝叶茂盛着,生了红色半干的果子,陈弼勚背手站立着,正指着枝叶的尖端,嘱咐兼芳:“那里长了一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