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美人师尊他谁都不爱【仙侠修真】──公子吃糖

时间:2020-11-28 16:11:23  作者:公子吃糖

  文案:
穿成书中被炮灰的美人师尊时,摆在裴苍衣面前两条路,要么直接自杀,要么被未来的魔尊徒弟关进小黑屋再死……
裴苍衣懒懒一笑,”弄死徒弟,崩坏剧情,万事大吉。”还顺手刷爆了全师门的好感度。
眼见剧情如脱缰野狗般一去不复返,命似乎保住了,后来……
干!徒弟他套路我!
撕掉伪装,徒弟的眼神一天比一天深沉,逮到他后懒懒一笑:“师尊,还跑么?”
本书又名《如何在作死的边缘反复横跳不被抓》、《徒弟养歪了打一顿就好了》、《为什么男主手里忽然有了剧本这不科学!》、《如何让师尊乖乖听话……》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喂!
外表温润如玉实则腹黑无情的万人迷受vs白切黑身份成谜的大佬徒弟攻。师徒年下,双方奥斯卡。
封面即为裴苍衣的人设图,原图见微博:公子吃糖


第1章 影帝穿书
裴苍衣穿书之前,收到了一个没有署名的神秘快递。
作为A国最为知名的影帝,他向来是不收来路不明的快递的,但是这次却像是鬼迷心窍般签收。
快递小哥戴着个白色的帽子看不清容貌,声音有些奇怪,似带着机械音,“邮费两万元,请问您现金还是刷卡?”
两万?
裴苍衣眯了眯眼睛,“微信。”然后他干脆利落十分阔绰地按了一串数字给对方发了过去。
“微信收款,1分整。”甜美女声响起。
“快递拿走,1分给你当逗趣费,好走不送。”裴苍衣说完就要关门,却听那快递小哥意味不明地看他一眼,平静无波地说道:“零氪玩家,随机匹配系统。剧本阅读限时:5分钟。”
说完这句话后,他忽然抬头对裴苍衣一笑,“零氪玩家只有5分钟时间,还请宿主好好珍惜。”然后手中的快递强行塞给他,人凭空消失。
!!!
白日撞鬼?
裴苍衣出了一身冷汗,下意识地想要扔开手中的快递,谁知那快递自己像花一样绽开,露出来里面的物品。
一个银白色的金属质地的书本,上面如同滚动字幕般闪过一串串书名。
最后叮地一声定格——
《与黑化徒弟的一百件娇羞秘事》绑定成功,5分钟倒计时开始。
裴苍衣:“???”
他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手中的书怎么甩也甩不掉,被他摇晃着反而哗啦啦翻开,无意中瞥到一行字,脸瞬间绿了。
“裴苍衣,我的师尊……你跑什么?这不是你想要的么?”百里簇景将人困住,笑得凉薄。
“阿景……我们……”
接下来是一大段激烈的动作描写,10348个字,可见其激烈程度。
裴苍衣的心情宛如哗了狗,此时倒计时已经只剩3分钟,他忽然意识到了某种匪夷所思的可能,开始八百里加急玩命地翻看这本书,越看脸越黑。
这是一本炉鼎文,天雷滚滚狗血淋头,后边随便一翻都是大段大段激烈的描写,细致描写与他同名的清冷师尊被小徒弟百里簇景这样那样……
裴苍衣没时间细看便直接翻到结尾——
“师尊,我找到解这欢情毒的方法了。”百里簇景意味不明地道。
“什么方法?”师尊心中划过一抹失落,转头,却被一柄透着寒光的剑穿透胸膛,他不可置信地抬头,“阿景,你……”
“杀了你,这毒便自然解了。”
百里簇景眸光寒凉,满是掩不住的厌恶,“你可知每次因蛊毒发作被迫与你交合时,我有多么的恶心?!”
心口传来的疼痛席卷全身,青衣师尊面色苍白,声音淡得几乎要听不清,“阿景,你对为师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么……”
鲜红的血仿若小溪般流下,将一袭青衫彻底染成血色。
百里簇景冷笑一声,一字一句反问,“呵,感情?裴苍衣,你也配?”
星元七年,前天玄派掌门师尊裴苍衣神陨断情崖。
三分钟一到,A国影帝裴苍衣颤抖着手咬牙切齿地穿了。
……
天玄派是修真界第一大派,掌门师尊裴苍衣为修真界第一尊者。
他不仅相貌一顶一的好,修为更是深厚,性格却十分的冰冷淡漠,宛如千雪峰上那万年不化的霜雪。
月回沧澜殿。
裴苍衣长睫颤了一颤,睁开了眼睛,看到屋内清雅古朴的布置之后愣了一愣。
千山依水的淡青屏风,竹香清逸的软榻,竹台茶几上放了几个木质茶杯,正腾腾地冒着热气。
这一切都跟书中描述的那个倒霉师尊所住的地方一模一样!
裴苍衣心中又惊又怒,十分地搞不明白自己怎么接了个快递就穿越了?还穿进了这么个狗血剧本里!
那本书他只看了开头结尾和目录,开头大致讲了一个牛逼轰轰的师尊自狗嘴里捡了一个徒弟回来,取名百里簇景,此子根骨绝佳是绝世的天才,因此师尊便将他作为接班人培养。
谁知狗徒弟长大了居然是仙魔混合之体,为了狗徒弟好,师尊将人扔入炼仙炉中炼了三天,强行废了他的魔核,提纯了他的仙气,狗徒弟情根不小心一同被毁,从此冷酷无情。
中间发生了什么裴苍衣并不清楚,但看目录便知绝对不是什么正经剧情——
什么月圆夜失身酒,失魂洞双修秘,炉鼎体质被发现,成为徒弟的解药等等充满暗示的题目。
这还不是最扯淡的,最扯淡的是原书中这个师尊被反复压了之后反而爱上了狗徒弟,最终被狗徒弟干脆利落地一剑穿心。
渣攻贱受,简直有病。裴苍衣得出了最终结论。
既然他穿来了这里,那便绝不会让剧情重演,提前弄死狗徒弟,万事大吉。
大概是察觉到了他的杀意,他的脑海中忽然自动闪过各种各样的法诀。
裴苍衣怔了一怔,旋即反应过来,挑了其中一个弑恶咒,手心中金光涌动凝聚,轻轻一弹,不远处的殿门轰然炸成齑粉,发出了老大的声响。
啧啧,威力惊人啊,不错不错。
有一个小侍童旋风般地跑进来,惊慌道:“师尊师尊,出了何事?”
自家师尊虽然冷了点,但很少发脾气砸东西,这次怎么……
他抬头看向自家师尊,却见师尊唇角微勾,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没什么,试试威力罢了。”
小侍童看看粉碎成扬尘的殿门,打了个寒颤。
是他的错觉吗?总感觉今天师尊似乎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邪气……
看着有些怀疑的小侍童,裴苍衣眸光动了动,想起来原主似乎是一个不苟言笑的师尊,他叹了口气,面瘫着一张脸道,“百里簇景在哪里?”
“七师兄……七师兄还在九重狱楼上……”小侍童云竹嗫嚅道。
昨日师尊忽然将最受宠的七师兄百里簇景关入九重狱中,引得师门上下震惊,纷纷来为七师兄求情,谁知师尊就是铁了心……
现在忽然问起七师兄,是不是代表师尊反悔了?
喔,看来书中剧情已经进展到了关键时刻,裴苍衣点点头,吩咐道,“带我过去看看。”
他只继承了原主的法术,却没有继承原主的记忆,因此并不知百里簇景被关在了哪个旮旯里烤着。
小侍童心中一喜,莫非师尊是要放了七师兄?
裴苍衣看着难掩激动之色的小侍童,幽幽叹了口气——
傻孩子,我是去杀他的。
……
天玄派,九重狱楼。
九重狱楼是仿照地府建立的刑法堂,是专门用来惩罚和关押犯了错的弟子的地方,楼层越高,刑罚便越严重。
自天玄派建派以来只开放了前八层,昨日破了个例外,将百里簇景关进了第九层。
裴苍衣到的时候,发现楼底下站了有三四个男女,见到他后都恭恭敬敬地行礼,“掌门师尊!”
裴苍衣淡淡点了点头,走进楼中,看也不看两侧的情景,径直朝着第九层走去。
尽管有了心理建设,但是推开门的那一刻,裴苍衣还是被惊了一惊。
一个巨大无比的水晶丹炉中关着一个少年,黑发红衣,容貌极其惊艳,面色却极为苍白,眉毛紧皱着似乎极为痛苦的样子。
少年大概已经昏厥过去了一般,一动不动地躺在炉中的火海之中,护体结界勉强维持他不被大火直接侵袭血肉。
看来这个就是自己那个孽徒百里簇景了,没想到是个长得如此好看的少年,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
然而裴苍衣却没有生出一丝同情之心来,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长得比花儿还好看的少年,在三年之后会毫不犹豫地一剑将他捅个对穿。
这么炼是炼不死他的,书中说过,这炼仙炉看似是个刑具实则为一个净化灵力的法器,原书中百里簇景被炼了三天,出来后修为更加逆天。
现在不过过去了一天,自己可以提前把他提出来,省得日后那么难搞……
想到这里,裴苍衣不太熟练地捏了一个法诀,手心中涌现出一抹蓝光,轻轻将那炼仙炉笼罩,火势渐渐熄灭,裴苍衣挥手平移开了炉盖,操纵灵力缓缓将百里簇景提了出来。
百里簇景似是陷在深深的噩梦之中,身子在微微颤抖,手指紧握显然是在隐忍,“为什么……师父……我这次又做错了什么?”
裴苍衣眸光动了动,看着浮在半空中烤得像个黑糊卷子的少年,心中忽然有了一丝不忍。
原书中的师尊为了防止消息走漏,从未告诉过任何人炼化百里簇景的理由,就连百里簇景本人到死都不知为何师尊好端端地要炼化他。
设想,若是有人忽然将自己扔进炉中烤上三天,自己也会暴跳如雷恨不得把那人千刀万剐。
他正有些犹豫,忽见红衣少年忽然闭着眼睛凌空做出了一个刺出的动作,声音无比阴冷,“裴苍衣,你去死吧!”
裴苍衣:“……”
他微微眯起眼睛,差点气笑了。
刚刚生出的微弱同情之心顷刻间荡然无存,裴苍衣默念了一遍刚学会不久的弑恶诀,手中有金光吞吐不定。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冰冷的机械音忽然出现在脑海中,“叮!人设崩塌警告,人设崩塌警告!”
裴苍衣挑了挑眉,什么东西?
就在他再度凝聚起金光,想要一不做二不休的干掉主角时,那道声音忽然再度出现——
“人设崩塌!宿主试图弑杀主角!启动情感动作反弹机制与惩罚机制!”
裴苍衣还没反应过来,忽然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不受控制,主动走到百里簇景身边,然后一把将那红衣少年抱住!
什么反弹机制?裴苍衣有种不好的预感。
百里簇景正在重重梦魇中挣扎,这一抱之下将他整个人抱醒,他鸦羽般的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居然被师尊温柔地抱在怀中!
一向不苟言笑的师尊此刻的目光中满是温柔,看得他心中又恨又委屈,冷笑一声道,“怎么?师尊不是想杀了我……唔……?”
他的话说到一半,却见师尊俊美如天神的脸骤然在眼前放大,唇边忽然感觉到凉凉软软的……
!!!
他居然被师尊强吻了!
偷偷摸摸跟上来查看详情的吃瓜师兄师姐齐齐震惊在了原地!
他们的师尊!他们清冷出尘高贵的师尊居然将七师弟搂在怀里亲!


第2章 宿主大佬
百里簇景蓦然睁大了眼睛,半晌后才想起来挣扎,他刚想要做什么,却见师尊神色猛然一变,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一把将他推了出去!
“你!”百里簇景撞在了墙上,心中又惊又怒又满脑袋问号。
裴苍衣的心情宛如日了狗,他刚刚身体不知被什么玩意控制了,居然把这个烧糊了卷子按在怀里就亲!
阴晴不定地看着红衣小徒弟,眼神中杀气腾腾。
“情感动作反弹机制执行完毕,惩罚机制开启。”
居然还有?!裴苍衣还没做好准备,一阵剧烈地疼痛忽然席卷全身,宛如全身过电一般。他从小养尊处优,长大后又是娱乐圈高高在上的影帝,哪受过这种刺激。
百里簇景就见刚刚强吻了自己的师尊忽然面色极为苍白,身体微微颤抖,他还没闹清这喜怒无常的师尊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见那人身体猛然一晃,晕了过去。
被扔进炉里的是自己,被强吻的也是自己,受害者还没晕,他这个加害者反而一马当先地晕了?
百里簇景重伤未愈,气怒攻心之下,眼前一黑也跟着晕了过去。
五师兄与六师姐相互望了望,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懵逼。
……
月回沧澜殿。
裴苍衣醒过来的时候,正是深夜,殿内一片漆黑,他朦朦胧胧地下意识道,“小爱同学,开灯。”
一个声音忽然自旁边响起,“师尊,您醒了?”
在黑暗中骤然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裴苍衣顿时惊得神清气爽。
托这具身体修为高的福,就算在夜间,他也能看清来人一身深蓝天玄派法袍,面容俊朗,神情恭敬,似乎是原主的五徒弟君无为,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这里装神弄鬼。
裴苍衣看着眼前这人古香古色的打扮,才反应过来自己早已经被坑得穿越了,没有什么小爱同学智能家居了……
看了一眼杵在那里的五弟子,他面色有些不好看,“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知道自家师尊向来对人冷冰冰的,一言不合便释放威压吓唬人,君无为此刻就被他无意中释放出来的威压骇得腿软。
心中一万遍后悔为何刚刚没能再跑快点,不然这照顾师尊的活也落不到自己头上。
照顾可可爱爱的小师弟他不香么?
“弟子,弟子……”五弟子君无为紧张地都有点磕巴,眼见着师尊神色愈凉,他灵机一动,“您刚刚的意思是需要掌灯吗?我这就为您点上。”
上方传来一声机关启动的声音,殿顶飞速旋转,露出一个个弯月形的小洞,一泓清冷月光自上方洒落,在屋内留下一池亮银,千盛月光。
裴苍衣眸光动了动,忽然明白了这月回沧澜殿名字的由来。
他抬头正要说什么,忽然看到君无为头顶上似是顶着个数字0,再一眨眼却发现那数字又不见了。
难道是自己眼花了?
“师尊,若是无事的话,弟子便先行退下了……您好好歇息。”君无为恭恭敬敬地道。
“替我带上门,谢谢。”裴苍衣习惯性地道。
君无为愣住,他刚才听到了什么?谢谢?天,他们目无下尘的师尊居然对他说谢谢!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这是他入门多年来,第一次听到师尊说的温和话语。
“是,师尊。”君无为顿时觉得眼前的师尊似乎也没那么吓人了,一躬身,带上门走了出去。
而在那一瞬间,裴苍衣敏锐地发现他头上的数字忽然跳动了一下,变成了10.
这是什么情况?
正思索着,脑海中忽然多了一个欢快的机械音,“叮!系统404修复成功,上线为您服务。宿主,刚刚那是好感度哟,没想到您刚来就成功刷了两个人的好感度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