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傅先生总是太磨人【娱乐圈】──公子湛

时间:2020-11-27 13:10:58  作者:公子湛

   

 
文案:
一句话简介——
前男友要死要活就想和我复合。
在人间界浪了那么多年,傅同最讨厌的就是国家妖怪局。
事儿多,人怂,话还不少。
后来妖怪局里来了只大妖怪,沉睡了不知道多少年,醒来后第一件事是接任妖怪局,第二件事就是要见傅同。
傅同被吵得烦不胜烦,终于决定过去看一看。
然后这位传说中的大妖怪转过头。
——长了一张和他前男友一模一样的脸。
傅潜渊:好久不见。
傅同:哦,滚开。
 
食用指南
①.1V1-HE-主受。
②.臭不要脸大佬攻X性情成谜睚眦受。
 
 
 
 
第1章 第001次太磨人
  经纪人陆川找来的时候,傅同正在录音室里录歌。
  这会儿刚过七月,天热的很,为了减少风噪,录音室里也没开空调,整个房间仿佛一座热气腾腾的蒸笼,惹得人心烦意乱。
  陆川推门进去,下一秒就被房间里汹涌而来的热浪冲得皱了下眉。
  他忍不住朝傅同的方向看了过去,后者一遍歌刚录完,没再继续,眉眼低垂坐在角落里发呆,即便隔着这么一段距离,陆川也能看到他微微颤动着的睫毛。
  长而浓密。
  怪不得粉丝们都叫他睫毛精。
  陆川拿着遥控器开了空调:“休息时间怎么也不开空调,不热么?”
  角落里的人这才回神,不过也没起来,只慵慵懒懒地偏了下头,然后朝他缓缓笑了。
  他人长得好,一双眼睛最是缱绻深情,看过来的时候三分慵懒三分高贵三分漫不经心,剩下的那分就是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影影绰绰,山水重叠一般,又带着点隐约的柔软,轻描淡写的一眼,就仿佛能刻到别人的心里去。
  不笑都这样,笑起来当然不用说。
  所以即便陆川已经见惯了,还是被他这一笑晃得愣了一下。
  这样的人,不做演员真是可惜了。
  他这么想,又听着傅同问:“你怎么过来了,是又有什么临时安排了么?”
  陆川是金牌经纪人,平时忙,没事不会往他这边凑,再加上傅同现在正当红,通告行程很难自由,临时加几个进去是常有的事。
  陆川却摇了摇头:“是私事。”
  傅同挑眉:“什么?”
  话音落下,就看到眼前出现了一封信,通体漆黑,正面印着五个暗金色的字。
  ――国家妖怪局。
  傅同:“……”
  傅同面上的笑霎时间烟消云散。
  简而言之,傅同是只妖。
  上古凶兽睚眦,百度百科上说他性情好杀,暴戾易怒,在龙九子中排行第二,事实上睚眦生于天地,和龙真的没什么血缘关系。
  至于性情,那就要视情况而定了。
  比如现在,傅同就挺暴躁的。
  他在人间待了九年,本来过得挺舒坦,谁知道一朝犯太岁,龙都里来了一只沉睡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大妖怪,醒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接任妖怪局,第二件事就是给傅同发了一封报道书,让他到妖怪局上班。
  傅同当然不愿意。
  从此就被妖怪局缠上了。
  傅同眯起眼睛看陆川:“你这是要给他们当说客?”
  陆川叹了口气:“说客不敢当,可你和妖怪局这么耗着也不是回事儿,真的,这个月虽然才过了三天,但已经是他们第十一次到楼下堵我了,再这么下去你不疯我都得疯……大佬,给我留条活路成么?”
  陆川也是妖,魏晋成精的砚台,妖怪局找不到傅同的时候就会去找他,赶不走说也没用,以至于陆川现在听到妖怪局这三个字,就觉得脑壳痛。
  傅同皱起眉,不说话了。
  陆川了解他,看傅同的反应就知道他这段时间肯定也被烦透了,说不定心里早想把这件事彻底解决掉,应该说的通。
  这么想着,他抬手拍了拍傅同的肩膀,用半哄半劝的语气接着开了口:“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你就先在那边挂个名,后面想的话就去当个消遣,不想的话就消极怠工,他们还能逼着你做什么不成?”
  傅同瞥了他一眼:“你真觉得他们不敢?”
  陆川一噎:“……”
  这事还真不好说。
  这下沉默的人就成了陆川,他也没什么办法,这事归根结底是妖怪局不厚道,傅同不愿意去再正常不过,谁都没有立场要求他做任何事。
  还是算了。
  大不了继续折腾,脸皮这种东西,真要比起来指不定谁赢呢。
  成精一千多年的老妖怪无所畏惧。
  陆川在心里给自己做好思想工作,想通了就打算把信收回来,结果这样的想法刚出现,突然感觉手里一空,再抬眼,就看到信已经到了傅同手里,墨一般颜色的纸,更衬得他的手节骨分明。
  陆川一愣:“你这是……打算过去了?”
  傅同没说话,却像是默认一般,直接把信封拆开了,里面放着一张黑色卡纸,什么都没写,只在左下角印了一行金色小字,是妖怪局的地址。
  ――九州区山海路01号,龙都大厦第十三层,138室。
  傅同面无表情地收回卡纸,陆川这时候也明白过来了,问:“用不用我陪你去?”
  四周一片寂静,无人应答。
  陆川也没继续开口,就那么静静等着,这样过了不知道多久,眼前突然一晃,门的方向也随即传来一点细微的声音。
  他垂眼,看到原本坐在角落里的人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张躺椅,还在角落里不停摇晃。
  陆川扶了下眼镜,半晌,无奈笑了。
  ……
  龙都大厦。
  它在这座城市最繁华的地带,从表面上看共有十二层,第十三层隐藏在结界里,要过去才能看得到。
  妖怪局的人早在傅同拆开信封的时候就知道了他要过来,基本上都处于如临大敌的状态,之前烦他最多的人本来想提前躲出去,但因为上面发了话,不能走,只好怂唧唧地缩在旁边,生怕傅同一个不顺心和他们算旧账。
  毕竟那是睚眦,超凶的。
  于是傅同到妖怪局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原本应该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人不知道为什么集体缩到了角落里,只留下一个穿着白衣服的青年还在坚守阵地,偏偏这个独苗苗也不是什么有出息的,在他进去的瞬间就低下了头,怂得特别自然。
  傅同忍不住皱了下眉。
  这就是他不待见妖怪局的原因,事儿多,脸皮厚,话不少,还这么怂。
  总之是看哪儿哪不顺眼,找不到任何讨人喜欢的地方。
  他走过去,伸手在青年的桌子上敲了一下:“你们这里的人事是谁?”
  青年一惊,瞬间坐直,结结巴巴地开了口:“我我我我就是,您,您,您是过来……办入职手续的吗?”
  傅同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你说呢?”
  他声音不大,语气也不算重,面前的青年却像是被吓到一般,头上突然弹出来两只毛绒绒的兔耳朵,眼睛也随着成了一双红通通的兔子眼,巴巴地看着傅同。
  弱小,可怜,又无助。
  傅同:“……”
  傅同心里油然而生出一种欺负小动物的罪恶感,什么重话也说不出口了。
  你这还要我怎么搞?
  他这下彻底没了办法,盯着面前青年红通通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后,无可奈何地揉了下眉心:“我还有事,要走程序的话你抓紧点。”
  这话就是默认了。
  青年吸了下鼻子:“那,能,能把您的妖怪证给我一下吗?”
  傅同递过去,青年打开。
  [姓名]:傅同
  [年龄]:一千七百六十九
  [种族]:睚眦
  [性情]:别惹
  [祖籍]:龙洵山
  青年从笔筒里拿出一根萝卜笔,迅速把傅同的信息在入职册上登记好,接着指了一下右下角,说:“您在这里签下字,然后再按个手印就可以了。”
  说完,小心翼翼地把笔和印泥一起推到了傅同手边。
  傅同没说什么,照着他的话做了,手印按下的一瞬间,看到有道金线从那圈红色里蔓延出来,顺着笔缠绕上他的手,最后慢慢融进了手腕里。
  他看向青年,后者对上他的眼,终于露出了见面以来的第一个笑:“欢迎加入妖怪局,我叫白唐,成精三百五十年,原型您已经看见了,是只兔子。”
  话音落下,又补充了一句:“中华田园兔。”
  傅同的视线在他头顶那对毛绒绒的兔耳朵上停下,嗯了一声。
  白唐这会儿没那么怂了,接着开始向傅同介绍角落的那些人:“那边的是我们的同事,离窗最近的是樊休,成精四千九百七十六年的古书,他旁边的是饶涉,天师府正三品授天师,还有……”
  傅同没打算在妖怪局多待,自然没耐心听那么多,不等白唐说完便出声打断了他的话:“我能走了么?”
  消极怠工已经安排好,最好出门后江湖不见,开除随意,各自快活。
  白唐声音戛然而止,一双兔子眼近乎无措地看着他:“这……那个,我们头儿想见您一面,他在楼上,您,您能过去一趟吗?”
  小白兔可怜巴巴,话说到最后和哀求没什么区别。
  傅同只感觉心里那种欺负小动物的罪恶感卷土重来,沉默半晌后,认命地转过身:“走吧。”
  正好,他也想看看那个坑了他的狗东西长什么样。
  白唐没想到传闻中超凶的睚眦那么好说话,兔耳朵一颤,急忙引着傅同上了二楼,拐了两三次,最终在一扇漆黑的门前停下了。
  傅同抬头看了一眼:“这里?”
  白唐点点头:“对,对的。”
  傅同伸手推开了门。
  里面光线很暗,角落点着一盏昏黄的灯,朦朦胧胧地把周围映了出来。
  傅同走进去,第一眼注意到了面前的墙壁,上面一整面绘着远山,云雾重叠缠绕。而在山的边缘,画的外面,站着一个穿着苍青色唐装的男人,昏暗的灯光笼在他身上,整个人仿佛刚从云雾深处走出来一般。
  傅同眯了下眼睛:“你――”
  几乎是在他声音响起的同时,那个人也转了过来,四周昏黄里,傅同首先看到了一双眼,深邃而锐利,亮得惊人。
  也特别熟悉。
  傅同一愣。
  接着听便到面前的人开了口,声音喑哑里带着无数隐忍,对他说。
  “好久不见。”
 
 
第2章 第002次太磨人
  傅同瞳孔一缩,几乎是无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他看着面前隐在昏色里的人,喉咙突然间一阵干涩,无数情绪在这一刻从心里最深最柔软的地方涌上来,滋味难以言说,复杂得很。
  那边的人也在看着他,眼神热烈迫切,在四周昏沉里居然有几分灼人的意味。
  傅同别开眼,站在原地沉默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听到自己的声音响了起来:“……傅潜渊。”
  三个字说出口,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沙哑难听。
  傅潜渊没应声,却在傅同唤出他名字的时候往前走了几步。
  他这么一动,整个人便彻底出现在了灯下,同时也进了傅同的眼睛里。
  那是一张很好看的脸。
  凤目,薄唇,长眉入鬓,身上苍青色的唐装在灯下泛着一层光,和着周围的一切从四面八方映入眼底,看在旁人眼里便和崇山下的深渊一般,缄默而沉重,深不见底。
  这张脸,傅同太熟悉了。
  分手一千五百多年的前男友,这中间的时间算起来,都够普通人轮回那么十几二十次的。
  旧情人重逢的场面本来就尴尬,还是在他被坑的情况下,那感觉真是……
  等等。
  傅同顿了一下,突然意识到面前这位其实就是坑他的罪魁祸首。
  呵。
  前男友什么的,果然都是狗东西。
  傅同这时候也没有刚见到傅潜渊时那种复杂的感觉了,更不想和这位前男友叙旧,转身就走。
  刚走出一步,手腕便被人从后面紧紧握住了。
  傅同拧眉:“放手。”
  傅潜渊抿了抿唇,手上力度稍稍放缓,但依旧没松开。
  这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要脸了?
  他回头看傅潜渊:“你这是什么意思?”
  傅潜渊没说话。
  傅同眯了下眼睛:“费那么大力气把我坑到这里来,态度还纠缠不清,怎么,难不成你是想和我复合?”
  闻言,傅潜渊眼神微晃,终于开了口:“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呢?”
  声音沙哑低沉,语气认真。
  傅同一怔,反应过来后,差点被气笑。
  你说复合就复合,当我是什么。
  小饼干吗?
  傅同懒得和傅潜渊多说什么,手下用力想把他的手甩掉,结果还没来得及动,先听到门外传来一点细微的声音。
  傅同下意识地朝门外看过去,看到白唐端着一个木制托盘站在那里,那双兔子眼正惊愕地看着他们。
  或者说,是看着傅潜渊握在傅同腕间的那只手。
  傅同:“……”
  他压低了声音,再次开口:“松手。”
  傅潜渊沉默几秒,到底是没再继续耗,依言松了手。
  傅同垂下眼,直接绕过白唐下了楼。
  楼下躲在角落里的几个人已经回到了办公桌后,本来想和傅同打招呼,看到他的脸色,忍不住又缩了回去。
  话都不敢说,更别说阻拦。
  可即便如此,傅同还是没能顺利走出去,一道半透明的屏障在他要迈出去的前一秒突然出现在门边,将他彻彻底底地挡在了房间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