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影后家的小储君【娱乐圈】──柯姬猪

时间:2020-11-26 10:56:54  作者:柯姬猪

 

 
  文案:
  千九上一秒还在战场厮杀,下一秒就掉到了她日思夜想的女皇姑姑面前。
  她当然是十分没出息的哭着喊:姑姑……
  然而万万没想到那个几十年如一日的冰山脸姑姑一开口就说:你是谁?
  身上全是刀口子,疼就是很疼,心稀里哗啦的碎了一地更疼。
  影后迟亦息影两年,选择在三十岁这年复出。
  一个大女主的古装戏,多年合作的名导,戏还没拍完,热搜上了一波又一波。
  刚要杀青的时候却出了岔子。
  一个大场面的战争戏,马群突然就失控了。
  一个不知名的群演掉在她跟前,哭着喊她姑姑。
  一堆记者拍着呢,小朋友,不要乱喊好不好啊?
  年下忠犬攻×禁欲型诱受
  ——专栏求收藏呀——
  排雷:
  1、攻比受小十二岁
  2、两人前生今世都无血缘关系
  3、甜+虐
  4、姑姑追妻火葬场
  5、待补充—.—
 
 
 
第1章 
  N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大楼,人来人往,灯火通明。一大堆记者长.枪短炮堵在门口,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他们在等,等《为帝》剧组给一个交代。
  N市难得有这种爆炸性的新闻——剧组马群失控,大批演员受伤,还波及到了在场的群众。
  记者从现场辗转到医院,从白天等到黑夜,等得焦灼,等得心痒难耐,他们都死死压抑着激动和莫名的亢奋,默契的不敢轻举妄动。
  《为帝》的导演和制片,他们N市的娱媒都还不敢怼得光明正大。
  所以当亮黑色的京牌轿车驶进医院大门时,记者们涌上去的姿态相比之下还算客气。
  车里下来一个男人,戴着M&B最新款的渔夫帽,右耳上穿着三个银制的圆弧耳环,眼角上钩,嘴角下斜,一副压抑着怒气的模样。
  “哈导,请问今天马群失控的原因是什么?您能解答一下吗?”
  “哈导,网传今天《为帝》剧组人员伤亡惨重,大概有多少人受伤,请问您能回答一下么?”
  “哈导,出现这么大的意外,剧组没有做好防护措施和安全预案么?”
  “哈导,哈导,请问《为帝》剧组发生这样的事还能顺利杀青吗?”
  “哈导,听说迟亦小姐也受了伤,请问她伤势怎么样?有没有危险?”
  提到迟亦,被喊作哈导的男人脸色才缓和一点,他看着那个提问的小姑娘,勉强扯出一抹礼貌的笑,“她受了点轻伤,具体情况我还没看到,谢谢关心。”
  “至于其他的问题,”哈博伸手推开面前的话筒,慢慢往前移动,“明早八点我们剧组召开新闻发布会,到时敬请各位莅临。”
  记者当然不想就这样放过他,仍然一步一挪紧紧跟着,终于挤到正门口,黑衣保镖动作整齐的把记者拦在了外头。
  迟亦的专属保镖,侦查能力极强,今天那些拿着外设的记者一直没能进去医院这栋大楼。
  电梯一阶一阶往上升,‘叮咚’一声停在了四楼,进来两个女人,然后电梯门咔哒咔哒合上,继续往上走。
  五月的N市时不时还飘点毛毛雪,天气凉飕飕的,个子高挑的女人一进来电梯里的温度仿佛又降了几度。
  她冷着脸,巴掌大的脸裹在厚厚的长款羽绒服里,羽绒服里的戏服还没换下,脸上的妆精致浓烈,皮肤很白,眼睑半阖着,红唇抿得紧紧的,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左脚脚踝上缠着绷带,趿拉着一双可达鸭款式的棉拖,将那冷冽的气息带得滑稽几分。
  哈博目不斜视,知道这个女人除了镜头下,一惯不喜欢别人多看她一眼。揉了揉鼻子,“你怎么样?”
  “还好。”女人声音轻轻旋出,碰在电梯的金属壁上弹了几个来回,像夏天的冰块倒进玻璃杯时‘哐当哐当’碎开。
  “你这看起来可不像还好。”
  哈博取下帽子,烦躁地抓了抓那头金色的短发,拿眼睛斜瞥着女人的脚踝,努了努嘴并不想客套。两人认识好多年了,也用不着客套。
  “嗯。”女人从喉咙里吐出一个音节,算作回应。
  迟亦,人送外号‘迟高冷’,享誉中外的华人影后。高倒是一般般高,官方身高写着一米六九,冷是真的冷。
  国内外的奖项在她二十五岁时就一个接一个的凑齐了大满贯。
  但她最出圈的一不是容貌,二不是作品,而是她叼炸天的态度,曾经无数次以那张精致又毫无表情的脸沉默着逼退了一众记者。
  荧幕上巧笑嫣兮,一个个由她演绎的人物惟妙惟肖,实力诠释一人千面。镜头一转,回归迟亦本人,好似一块刚从冷冻库拿出来的冻茄子,一贯的油盐不进。
  入戏快,出戏也快。有业内的影评人犀利的把她评价为——天生的拍戏机器。
  不上综艺,不接受访谈,就连电影宣传也都是能躲则躲,只接戏、演戏,或电视,或电影,或话剧,只要本子满意,通通来者不拒,拼命程度令人咋舌。
  作品产出量最高的一年达到了六部电视剧、四部电影,年年霸屏,收视率更是常年居高不下,让投资方又爱又恨。
  开始红起来的那几年因为这臭脾气被人扣上‘嚣张’的高帽子,一度被人封杀。后来托了家里的关系,索性自立门户,自己投资自己演。
  直到两年前激流勇退,突然息影。
  毫无征兆的注销了个人微博,只有迟亦工作室的微博上置顶着一则干巴巴的息影通告。娱乐圈沸腾来沸腾去,好似乍然间就查无此人,再无消息。
  【迟亦息影】短短四个字硬是在热搜上挂了大半个月才渐渐掉下去。
  而在今年三月却又忽然悄无声息的回归。
  开始是一个莫名的蓝V电影官号发了条微博艾特迟亦,宣布开机。
  电影为帝V:
  【开机大吉,哇哈哈哈[太开心][太开心],恭迎女王陛下@迟亦】
  本来大家都还不信,因为点进迟亦的号仍然显示用户不存在,于是粉丝涌上去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
  ——息影两年了,蹭你ma热度呢?(8958赞)
  ——造谣请自裁谢罪[微笑](8547赞)
  ——抱走迟高冷,我们不约……咦,我的迟高冷呢?谁两年前把她抱走了快还回来啊!!!(6889赞)
  谁知刚刚过去五分钟,热度还没爆起来,粉丝和网友还没来得及大开杀戒,奇怪的套路突然增加了,迟亦工作室将那条两年前的微博撤销置顶,下场转发了那条微博。
  迟亦工作室V:
  【《为帝》开机,欢迎老板回归@电影为帝@迟亦[鼓掌][鼓掌]】
  //【@电影为帝V:开机大吉,哇哈哈哈[太开心][太开心],恭迎女王陛下@迟亦】
  娱乐圈就像一潭死水里突然掉进了块烧的火热滚烫的生铁,霎时间沸腾起来。
  比起她息影时的动静只大不小。
  微博崩溃,热搜空白。
  粉丝锲而不舍抱着手机一遍一遍刷新终于刷出来一条热门微博——
  迟亦V:
  【嗯。】
  ——啊我死了!(21.1万赞)
  ——不愧是迟高冷,泪流满面,是比珍珠还真的迟高冷啊!!!(19.9万赞)
  ——欢迎回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想死你啦!!!!!!(19.2万赞)
  ——迟亦终于回来了呜呜呜,再不回来我就只能看你刚出道时的电视剧了呜呜呜(17.1万赞)
  评论区一片欢声笑语,只有极个别营销号在带节奏,猜测她息影两年的动向,很快被粉丝骂了下去。
  【迟亦回归】又在热搜上挂了大半个月。
  她一回来,搅得娱乐圈格局变了又变,不过这一切都与她无关,她沉下心思拍拍屁股进组拍戏去了。
  至于网上那些子虚乌有的猜测,迟亦从来不回应。
  哈博对着电梯门拿手拨了拨头发,又把帽子戴上,对她这副样子见怪不怪,“扭伤?还是骨折?”
  “扭伤。”迟亦声音平静无波,似乎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主动开口发问:“片场那边怎么样?”
  “警方还在调查。”哈博顿了顿,咬牙切齿吐出几个字:“已经能确定是谁做的手脚。”
  他妈的神经病,哈博努力克制骂娘的冲动,他平生最恨这种偷偷摸摸搞小动作的行径,偏偏搞到他的剧组里来!
  《为帝》最后的这场战争戏,剧组特意斥巨资跑到N市的草原上实景拍摄,本来马群戏就比较难掌控,但这几天都一直还算顺利,人和马都非常配合,偏偏今天拍到迟亦骑着马冲到敌群中间时,马群失控了。
  当时的场面用混乱两个字来形容都显得轻。
  哈博的镜头一直凝在迟亦身上,自然将她被甩下马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然而马儿们突然发狂,根本来不及反应。
  很明显是冲着迟亦来的。
  “程南。”迟亦靠在电梯边借力站着,微仰着头,声音不大不小。
  程南,迟亦的贴身助理。
  此时左手搀着迟亦,右手握着手机,微微侧过身子倾听老板吩咐。
  “等等,”哈博知道她要做什么,迅速出声打断她,“这事儿我来解决。”
  偏头看了程南一眼,迟亦没理会哈博的话,不咸不淡道:“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程南轻轻应了声:“好的”,垂头在手机屏幕上戳了几下。
  过了一小会儿,听见她说:“办好了。”
  “你这人!”
  “哈导,”迟亦语气越变越冷,“我是《为帝》的制片。”
  哈博毫不犹豫翻了个白眼,丫给她惯的!
  迟亦眸光微动,抬起头看着哈博,“还有多少人受伤?”
  哈博心想不理她,又不想在这种事上显得太幼稚,拉着张臭脸回她:“轻伤一百零二,军马受伤五十八匹,死了一匹马,机器受损还没清点出来。”
  说到这,电梯‘叮’的一声停了下来,十五楼。
  哈博往外瞧了一眼,正好瞥见手术室三个字,亮着红灯,声音突然沉重:“还算疏散及时,重伤的只有那一个。”
  迟亦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
  率先走了出去。
  手术室的门紧紧闭着,门口空落落的,没有白天来时那么多病人家属。
  “联系到她的家属了吗?”
  哈博摇头,“完全查不到来历,场务说根本没见过这个人。”
  作为《为帝》剧组的总导演,哈博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是他不怀疑当中的弯弯绕绕,副导演不打招呼偷偷摸摸塞个把群演是可以理解的,出事了不敢认账也是有的。
  但那个突然出现,从天而降,掉在迟亦面前的小姑娘,在看到迟亦那一瞬间,眼泪‘唰’地就流下来了,还哭着喊了声:“姑姑”。
  最要紧的是,受惊的马差点踩到迟亦时,那个满脸泪痕的小姑娘动作麻利的扑在了上面。
  不像,真不像。
  不像是别人塞的人。
  迟亦第一部 戏就是他导的,说来对她的家庭情况确实了解不多,但毕竟认识这么多年。 
  她个人毛病大家也都见识过了,除了人冷一点,其实是个非常敬业的演员,再说不接什么代言也几乎不会阻挡别人的路,她刚复出的节骨眼应该没人往枪口上撞吧?
  猫抓一样的好奇。
  于是忍不住问出声:“真跟你没关系?你不认识她?”
  “年纪一大把了别这么八卦。”
  程南搀着迟亦走在前头,她神色淡淡,看不出来高兴还是不高兴。
  不过她肯多说话,就表示没什么问题,哈博跳着脚追上去,怒吼:“谁年纪一大把了?我才四十多一点!”
  “哦,四十六,而已。”
  “……”
  哈博还想再说点什么,手术室那扇沉重的防火门忽然‘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
  ※※※※※※※※※※※※※※※※※※※※
  千九:姑姑姑姑我来啦!
  开新文啦!请大家多多支持呀!前三章留言掉落红包(??ω`?)
 
 
第2章 
  门打开,那个从天而降的丫头被推了出来。
  偏圆的小脸,还带点婴儿肥,很显稚嫩。偏偏脸上血色全无,又勾出一丝病弱的美感。
  长发包裹在无菌帽里,露出光洁的额头,眼睛紧紧闭着,眉心微蹙,睡得并不安稳。
  看到那张脸,迟亦情不自禁有一刹那的呼吸暂停,她立在原地,不敢动作。
  ——那丫头哭着喊她“姑姑”的样子历历在目。
  “迟亦小姐,”护士递过一袋东西,程南眼疾手快接了。“这是她的衣服,还没找到她的家属吗?”
  程南蹙眉,下意识去看迟亦。
  见了这个护士两次了,先是要完善信息,再是要签病危通知书,都没成。
  迟亦眼神放在那身铠甲上一瞬,脸上看起来无波无澜,反客为主问:“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手术很成功,但病人状态还不是很稳定。”
  当然不稳定,哪个正常人被马踩一脚都不会太稳定,更何况千九身上还带着伤。
  不是很稳定的千九是被吓醒的。
  玄甲军大获全胜,姑姑说要犒劳她,她正张着嘴等姑姑投喂亲手剥皮的圆润饱满的紫皮大葡萄,谁晓得前一秒笑意盈盈的姑姑突然就变了脸,两只眼睛盯着她好似要把她望出两个洞来。
  “阿九想不想做女皇?”姑姑冷着脸问。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