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掌中物【年上】──湘池

时间:2020-11-26 10:53:40  作者:湘池

 

 
  文案:
  太子爱皇帝
  甘作你掌中之物
  外表端庄的疯批恋爱脑儿子和冷酷又柔情的爸爸
  父子年上,he
  爹男女通吃,慎
  全文(含番外)完结
 
 
第1章 
  庚子之年国有汤火。
  西南大旱、五省蝗灾、南方水疫成患,又逢高祖皇帝陵寝神道碑断裂,今上继位近二十载开疆拓土文治武功,未曾遇到这样的大凶之年。五月,上于群臣之前自责道“千秋功罪,皆于吾身”,而后便病倒了。大厦倾摇,太子监国以支朝纲。
  七月流火暑热稍退,皇家御苑晓风亭中坐着一人凭栏垂钓。他手掌微合虚握着钓竿,头略歪向一侧阖目养神。亭中轻纱飘扬以蔽日晒,有一束穗子拂过他脸侧,侍立在旁的人急急瞥去一眼,假寐的人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他幼年尚在祖父身侧伴驾时也曾在这晓风亭待过。他这个皇孙聪慧宫中尽知,性情越发难以捉摸的老皇也只有对着这个小儿才能有些许笑意。当时他虽还年幼却不敢有片刻怠慢,恭谨的眼神中只看得见老人虬曲的骨结和苍老的肌肤。而如今他尚在壮年便能怡然地稳坐垂钓,倒也不失美意。
  水面偶起涟漪,钓竿微动。这人却睁开眼睛起身顺手将钓竿扔下,受困浅滩乞食于人手的蠢物钓上来有甚意思呢?他白衣素履,在三两人的追随下步出凉亭。不远处的小径中有一只鹤缓缓踱步走来,并不避人,想是这两个月来常与此人相对。他伸手挥退身后的人,亦向那只仙禽走去。
  御苑中珍禽虽多,但大多都禁锢在某处以供观赏,只有鹤园关不住那些鹤,它们也自幼生于皇城,飞去又回,到处自由行走。仙鹤长寿,如今走来的这只已历三朝,实乃元老,同眼前的这位大人也是旧相识了。
  等太子批阅完今日奏章理完了群臣奏对赶来晓风亭处,便看见一人一鹤相伴在湖边小径漫步。那人身形亦如鹤影,望之高标孤贞,仿佛要随身旁仙友同步仙道了。
  太子心中一紧,虽有急切脚下步子却刻意放缓放轻,然而避不过父亲的耳目。仙鹤发觉同伴的脚步停下,便抖了抖羽毛示意他一道走。元猗泽微微俯身抚过它的洁羽轻笑道:“你走罢。”
  太子注视着父亲侧露出的笑意,而后上前道:“父亲。”
  元猗泽转过身微微颔首:“如何?”
  这句如何问得含糊,太子却如聆仙乐,回道:“崔陈二人……”
  元猗泽却忽然打断他的话:“你母亲冥诞在即,崔昰有过亦稍后再论。”
  太子闻言顿住,半晌道:“我自有主张。”
  元猗泽点头:“自然。”他提步欲走,太子伸手去捞其袖幅,中途止住,终不敢触及。
  太子元頔方弱冠之年。其母崔令光昔年光艳动天下,为广阳王妃后第二年便诞下他。红颜薄命,崔妃在元猗泽登极前一年香销玉陨,而后追封明德皇后。元猗泽子息不丰,膝下成人的子女唯长子元頔、四子元续及新昌公主元道徽、明康公主元净徽。元道徽三年前出降,元续随之出宫开府,元净徽年幼多病养在宫外,宫中唯太子元頔与帝相伴。元猗泽同崔令光是结发的少年夫妻,爱妻早逝幼子失恃,登极后初几年又无其他子女降生,便亲自抚养元頔。宫中老人道东宫有明德之影,除却肖似母亲生得秀逸绝尘,更有昔日崔妃恭谨端肃的气度。崔令光出身最高贵的门庭,亦有最耀眼的美貌,青年早逝,熙宁朝后位空悬自有其道理。元頔为正妻所出,帝亲加鞠养,年少饱学文武双全,入主东宫乃众望所归。
  而如今他立于草木葳蕤的繁景中,人如珠玉周身琳琅,眼神却随着离去那人渐远的步伐越发空寂,但他很快便提步赶去。元猗泽分花拂叶,忽然停住脚步。元頔随之望去,他亦回头,两人四目相对,元猗泽缓缓道:“监国若久人心震荡,是要朕禅位还是宾天?”
  元頔神色未动,沉声道:“太医说不过是心悸之症,受不得累,将养便是。”
  元猗泽侧过身去眺望着远处角楼:“你虽为我亲加教养,却似长于妇人手,当初犯大逆锢君父的决断呢?东朝僚属之中竟无人劝谏你这绵软性情?”
  他语气平平仿佛寻常,元頔在他背后回道:“荣养于此父亲不愿?我倒觉得甚好。”
  不待元猗泽回他,元頔便背手走到他身侧悠悠道:“四海祸端迭起天下为之愁苦,可是父亲十数年黩武之过?千秋功罪皆在你身,岂不是要陷万劫不复之地,儿子绝不忍心。熙宁朝毁多少生灵我便救多少生灵,功罪相抵,父亲不必忧心。”元頔声调渐低,“你便在此处,不许去别的地方。”
  元頔说了这个话,元猗泽便问道:“续儿并道徽净徽姊妹如何了?”
  元頔与他并肩一道远眺,回道:“他们是我的弟妹。元续年少莫敢与我相争,两个妹妹我也自然会好好照拂绝不叫她们受了委屈。至于他们忧心父皇病势,倒也不必了。我身为长兄并东宫自会一力担起钧枢要务并父亲安危。”
  元頔素来是沉稳有为的国之储君,是温良恭俭让的长兄,任谁也不敢去想他会禁锢君父于御苑、一手把持朝政,做了无君无父的悖逆之人。
  元猗泽做皇子皇孙的时候同儿子元頔不同,他的父皇在潜邸时候便妃妾成百,后来皇子皇女达六十余人。在众多子女中元猗泽能稍得父皇青眼,一来是生得聪明漂亮,更重要的是他有皇祖父圣眷。元猗泽的记忆里只有父皇那一丝丝微薄的眷顾。后来他与崔氏成婚得了元頔,看着抱在怀里红彤彤的小儿,元猗泽深觉此子既托生为其嫡长子,有崔令光这样的母亲,那合该是昭朝百年来出身最高贵、血统最纯正的国君。而这个孩子也是他的第一子,他要做一个与父皇不同的父亲。
  崔氏在的时候他只觉得元頔生得安静,眼仁黑白分明,吮着手指打量大人的时候眼神既已有懂事的样子。崔氏离世时元頔不过孩提之年,骤离了母亲虽茫然亦不适,开始哭闹。元猗泽痛失发妻,抱着二人的独子方知小儿这个年纪会哭会闹会不愿睡觉。崔令光是清河崔氏的嫡女,美貌绝伦又兼才情横溢,若非他有登极之相只怕也娶不到这么一位王妃,可惜红颜易逝只遗一子。
  元猗泽抱着歉疚怜惜和怀念亡妻的心情将元頔放在自己身边教养。十年前立储君,元頔入东宫,离开太极宫的时候这个孩子已初见气度,一道通训门将父子相隔,再见便是国主与储君了。
  夏日清风拂过,元猗泽望着远处花树摇动缓缓道:“我只同你母亲过过一次生辰,那时她腹中已有了你,算是我三人一道过的。那一年是她入府第二年,不过十六岁。她与我同年,如今算来三十有六。我几成老朽,她该还是十八岁时的模样,花颜未改,只是人间不再。我所求不多,登基以来国事万端,算而今不过三次赴陵酹酒,恐她早生遗恨要离我而去了。她生前最爱是所藏名琴绿绮,此物本该随她而去,然故剑难忘我心有不舍,才一直存放在重华宫中。我夫妻若要团聚,我需携绿绮去与她相见,将它取来吧。”
  他说了这通话,元頔却久久不应,许久的沉默后才开口道:“母亲生前最爱,应当是我。便有早逝遗恨,也是挂念我这幼子。可我好得很,她早该安心转入轮回了。至于你,既有淑贤二妃为新宠,何必叙什么故剑之情?”
  元頔拂袖而去,留元猗泽一人背手而立,神情颇为淡然,似乎不以为忤全不在意方才他说的话。
 
 
第2章 
  夜深以后元猗泽在灯下读书,翻的是本前朝的笔记,因其中春秋曲笔对朝廷多有贬抑故被保留。元猗泽极少看这样的文字,书之曲折读之不快,文人牢骚罢了。但如今他左右无事拿来翻翻,觉得这字里行间意有所指的酸味还挺有趣。
  近侍董原入内的时候便见到皇帝支颐靠在凭几上正在安静读书。他是元猗泽心腹,自入御苑后便被专人监视,只在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元猗泽睡眠极浅,要靠他调香助眠,所以这时候元頔也只能将他放进来。他上前拜见主上,元猗泽搁下书招呼他:“看书用力了,眼睛乏,替朕揉揉。”
  董原轻车熟路地扶他躺下,指间夹了片檀香开始替他揉捏解乏。
  元猗泽与他自小相识,说话便少了些顾忌,如今的情势下更是无所谓,便缓缓道:“这些时日无须劳心宫务,觉得如何?”
  董原应道:“省心。”
  元猗泽闻言轻笑一声:“正是。”
  随着董原手下动作,元猗泽呼吸逐渐放轻,董原便更小心翼翼生怕再惊动他。
  正在这时帘外露出一个熟悉的人影,灯火映照下那影子越来越近,直到在屏风前止步。
  董原不做声,屏风那侧的人也不做声。
  夜里极静,为的都是不惊扰元猗泽。只是元頔没想到元猗泽今夜这个时辰便躺下了。他跨出几步走向元猗泽的床榻,董原见状弓身替元猗泽掖好薄毯,趋步向元頔行了个礼。
  元頔微微颔首,董原亦不退。
  元頔顿了半晌,掠过他走向父亲,董原只能瞥见他立在床前的背影。
  这个孩子是他看着长大的,一个长于甘露殿的皇子,幼时还曾坐在皇帝的膝头。不同于己身清雅秀致的外表,元猗泽性子骄傲,在刚愎自负的皇祖父和猜忌心重的皇父面前又极善于矫饰,谦恭忍让友爱各方,直至坐上皇位才露出皇帝该有的坚毅和冷酷。他或对天下众人无情,十余年来斥兵远境多起战事,白骨成堆方有如今治下疆土。但他对元頔,却实在倾注了不少舐犊之情,这是一朝天子旒冕之下明堂之外为人的血肉。可至高无上的权力自他予之自他失之,现在被困在此处的是一位失意君王,也是一位伤心人父。
  长身玉立的青年是无可挑剔的国之储君,却连十年的太子都做不下去了。董原想,父母之于子女同子女之于父母的情意实在是比不了,所幸自己断了根没了后代,也少却这桩叫人伤心泣血的烦恼。他想了想,走到博山炉前点了香便走了。他也无可奈何。
  董原走后元頔捞起方才被元猗泽搁下的书,而后缓缓坐到榻尾,轻轻地翻阅起来。这字印得小,难怪方才父亲会说看书用力了眼睛乏。元頔起身放下书,熄了两盏落地的连枝灯,室内幽暗了许多。博山炉中香烟袅袅,他亦投了一物进去,见里头火光微亮一下后眸色越发深沉。
  原本睡沉的元猗泽被一阵陌生的香味唤醒,他一贯对此敏感,起身便想叫人换了去。醒来时却发觉身旁躺着一个人,长发披散看不清容貌,但他一眼便能认出是元頔。
  元猗泽掀了薄毯要下地,腰肢却被人抱住了,叫他僵住。
  腰间的双手有些微颤,反倒叫他平静了下来。
  那双手只抱着他也不动作,但身后那人的呼吸却越来越沉。
  元猗泽很快反应过来这陌生的香味是什么,顿觉荒唐。
  “我没有法子,唯行此招。”身后那人身子贴上来,元猗泽用力掰开他附在自己腰间的一指,叫那人嘶了一声。
  “孽障。”元猗泽轻声吐出两个字。
  元頔听了反而附在他耳边轻笑,忍不住道:“你的腰肢很软呢,弓马工夫是不是太多年不练了?”
  元猗泽望着眼前那座绘着山水图卷的屏风,缓缓对元頔道:“你第一次拉弓是我亲手教的,我不曾想过这个孩子最后会这样辱没自己的君父。”
  元頔抱着他轻声道:“我也不想的,可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加冠后即大婚,你不该总想着要送一些女人给我。”
  元頔一边搂着元猗泽,一边絮絮道:“连失三子,净徽先天不足,你已经远离后宫有数年了,同为男子我明白其中的苦处。”
  “你明白什么?”元猗泽猛地甩开他,起身侧向他乜去一眼,“这就是你不近女色的缘故?我以为你这个太子克己是为了讨我欢心,讨群臣安心,却原来是想着这样天理难容的龌龊心思。你挖空心思逼我称病避居,哪里是渴天下之主日久,原来是想着要同皇父乱伦。”
  元猗泽伸手抬起元頔的下巴,摩挲了片刻道:“宫人皆道东宫有明德之影,你的母亲风姿高贵,怎么会生出你这样下贱无耻的东西?”
  元頔抬头注视着他,悠悠道:“生我者母亲,育我者父亲,无关她的事。你若真的那么爱她,那么想她,宫中还有谁比我更似她?”
  元頔按住他的手腕,似引诱一般:“父亲既也有娈宠,也该明白这些事。我二人皆是寂寞人,亦是世上最亲的人,为什么不做些叫彼此快活的事?”
  他笑得张扬,元猗泽几乎认不出眼前这人,失声道:“你为什么……”
  元頔却听得懂他的意思,眼帘微垂:“从某一天起我这一生便毁尽了,只是你不知,旁人不知,谁也不知道。”说到这里他嗤笑了一声,“我本该表里澄澈才是。我是无须勾心斗角便能问鼎天下的储君,我什么都有,万方将在掌中,却偏偏得了这样的不治之症。”
  他知道这世上其实有一味药能治,可却是饮鸩止渴。即便如此,他还是决定饮下这毒。
  东宫臣属皆以为储君是不满君父连年征战万民受苦,才不得已施此下下策。而他真正的诡秘心思却从来不敢叫任何人窥见,直到听父亲回忆起母亲。
  血脉联系纵死不能断绝,即便挫骨扬灰也无法磨灭他生来为元猗泽崔令光子的事实。
  他连父亲都战胜了,独独对战命运时却自他出生起便输了。
 
 
第3章 
  元猗泽居高临下俯视他,冷冷道:“纵有千古,有几个储君似你这般轻松?皇位承继多尸山血海,我不愿自己的孩子也骨肉相残。元頔,你是我最珍视的孩子,比之元续道徽净徽,我对你的期许与爱护你心里应当十分清楚。”
  元頔面上一黯,讥诮地扬起嘴角苦笑:“我知道。既然父亲期许甚高,我也绝不会懈怠朝政。国中纷乱自有我一一去平,熙宁朝十余年靡费天下伤害百姓者,将悉数由我罢之。”他说完这话又上前拥住元猗泽,埋头道,“阿耶,你救救我吧。”
  元猗泽怔住,这个称呼是元頔小时候喊的,后来入学读书又被封为储君,他便几乎再无这般对父撒娇的时候了。
  元猗泽下意识抚上他的发顶,元頔便拥得更紧,带着呜咽的声音道:“此中煎熬我与谁人说?”
  元猗泽默默合上眼睛沉声道:“你还年轻,尚可回头。”
  元頔扣住他腰间锦带,而后道:“事到如今我再难回头。我已犯下万死难赎的大罪,阿耶,世上你最怜我,是与不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