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纵娇【甜文】──一只猫不语

时间:2020-11-26 10:47:59  作者:一只猫不语

 

 
  文案:
  许诗茗自小隐忍,说话做事温温柔柔,身边却很少有人能走进她的心。
  唯有柳虞,在黑暗中给了她一束光。
  她们相遇、相识、相知、相…相互欣赏…
  没有相爱。
  但不知何时,许诗茗竟受了柳虞的蛊惑。
  不可自拔。
  从此,心甘情愿做她闺蜜、许她娇纵。
  直到…柳虞出事。
  许诗茗意外重生。
  这次,她决心好好生活、护柳虞周全——当然…还是以闺蜜的身份。
  只是…
  谁来告诉她…
  这一世的柳虞…为什么…越纵…越娇?越来越…撩?
  月光如水。
  面容姣好的美人紧闭双眼、安静躺在床上,看不出半点平日里祸国殃民的娇纵。
  许诗茗看着柳虞,终是按捺不住藏了许久的情愫,低声自语:“柳虞,我都重生了…你为什么还要撩拨我…偏不肯…放过我?”
  话音落下。
  本该睡着的娇美人缓缓睁开眼,唇角扬起似笑非笑的弧度,像极了勾魂的狐狸。
  她抬眸,诱人的红唇一张一合:“是啊许诗茗。你都重生了…怎么就不能坦诚些呢?”
  “这时候放过你,我又到哪去找一个像你这般纵容我、温柔又体贴的好闺蜜呢?”
  女人的声音轻飘飘,“闺蜜”二字却咬的重极了。
  “……”
  既纵之,何不从之。
  许诗茗×柳虞
  温柔隐忍假清心寡欲(纵)×祸国殃民真风情万种(娇)
  暗恋重生小甜文,高中校园为主,穿插回忆,欢迎宝贝们入坑~
  作者微博@一只猫不语
  ————————————————
 
 
第1章 
  清晨的第一缕暖阳透过窗户柔柔洒下,跌落在散发着幽香的简易木床上。
  木床规格不大,只能堪堪容下一人,而且无论从材料或做工上来看都是普通客房里才会出现的东西。
  床上躺着一位少女,面容稍显稚嫩,大约十三四岁的模样。
  这少女生得一副标准的鹅蛋脸,脸上好似绣了两道细长的柳叶眉,精致的五官虽然还没有完全长开,但已经看得出几分温柔清雅的气质。
  轻灵的微光在小小的空间里跳跃,闭着眼的女孩眉头轻皱,指尖随即若有所感地动了动。
  感知到从头部传来的剧烈疼痛,许诗茗抿紧了唇,皱着眉不适地翻了个身。她挪了挪地方,侧过身子,明显感觉到床板坚硬冰冷的触感。
  终于,许诗茗无法忍受脑海的痛感和床板硬实的触感,在难耐中睁开了眼。
  入眼是简单的木质家具,不太大的房间里只放了一对旧桌椅和狭小的衣柜,桌上放着一些排列整齐的书本。环顾四周,这便是房间里的所有东西了。实在是简陋得过分。
  许诗茗看了看房里简单却不凌乱的摆设,似乎还没从这突然闯入视线的场景中缓过来,有些愣神。
  她记得,自己好像已经死了?
  看着房间里熟悉的物件,许诗茗闭了闭眼,忍着头痛回忆不久前发生的事情。
  一些场景从她的脑海中晃过,最后定格在一个阴暗昏沉的周五。
  那天,她正埋头专心看文献,准备写一个重要的专业报告。
  忽然,电话铃响。许诗茗拿起手机,仿佛镀了光一样显眼的“柳虞”二字跃入视线。
  她无意识地勾起唇角,面无表情的脸上瞬间多了抹浅淡的笑意,像是粉墨在宣纸上缓缓晕开,沁出若有若无的馨香。又像是莲花轻拨水雾,现出娇俏可人的玲珑模样。
  许诗茗放下手中的事,抿了抿微微上扬的唇角,按下接听键。
  对面熟悉勾人的魅惑声线通过手机传来。
  “喂?是我的诗茗小宝贝嘛?”
  透着几分妖娆的御姐音悄悄从耳尖钻入心底,绕了好几个圈子,带起一层层涟漪。
  娇俏暧昧的语气让许诗茗的手不自觉颤了颤。她紧了紧手上拿手机的力度,眼中划过些许无奈。
  “什么小宝贝。没个正经。”
  话是这样说,声音却温柔得很,眼底的笑意也更甚。像是热恋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
  “怎么...你想抵赖?上次在我床上...可不是这样说的?”
  柳虞的声音娇媚柔软,适当的时候还压低声音、放缓了调子,给人一种她仿佛在谈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的错觉,内容也令人遐想连篇。
  “...哪次?”许诗茗将唇抿成淡色,故作淡定地问道,差点就稳不住自己微颤的声线。
  电话对面的柳虞看不到许诗茗的表情,却也能通过声音猜出大概。
  她想,许诗茗一向温润,脸皮子薄。此刻必然表面看起来温温柔柔、淡然如水,实则背地里早已抿紧了唇,耳尖悄悄泛红。
  手上如果拿着什么东西的话,说不定还会再捏紧几分。
  那模样,真是让人恨不得将她......
  拆吃入腹。
  柳虞勾起唇,一边想、一边慢条斯理地答着,撩拨的调子时升时降,声音也柔媚得紧。摆明了要让对面温柔隐忍的可人儿心痒情动。
  “哪次?”柳虞重复了一遍,漂亮微挑的丹凤眼里溢出暧昧动人的笑,风情流淌,“当然是...你在床上差点被我欺负哭的那次啊。”
  “......”
  许诗茗没有说话,心跳却无端快了几分,仿佛凭空有人轻拈一片玫瑰花瓣在她心上弹奏钢琴似的。光天白日倒还添了几簇悸动。
  她眼神闪烁,想起柳虞口中自己“在床上差点被欺负哭”的那次。
  那天是柳虞27岁的生日,她去柳虞家里陪她庆生,本以为依柳虞的性格,家里定会有一堆朋友,结果哪知道竟然只有她们两人。
  不过许诗茗也没想太多。二人独处对她而言,虽是难捱了些,却也能滋生出隐秘的甜蜜——那是只有尝过暗恋滋味的人才懂的夹杂着微酸的甜蜜。
  暖黄色的光线下,微醺的柳虞柔弱无骨般斜倚在床上,用魅人心神的丹凤眼直勾勾看她。仿佛在她脸上看出一朵花来。
  许诗茗暗自咬了咬唇,喉咙突然有些干痒。
  “怎么了宝贝?不过来坐坐么。”柳虞笑着眨眨眼,似是没有察觉到她的风情万种对眼前这人来说有多么致命。
  正值升温的时节,柳虞只穿了一件不太厚的长款单衣。薄薄的单衣完全遮不住她玲珑的曲线,腿上白皙的肌肤也若隐若现,引人犯罪。
  许诗茗狠下心掐了掐自己的手腕,才堪堪除去脑海中重复播放的旖旎春色。她定了定心神,像往常一样“淡定自若”地坐到柳虞的边上,同时极力克制不该有的念头。然而旁边那人却没那么安分。
  感受到旁边的温度,柳虞挪了挪位,凑到许诗茗跟前“上下其手”。甚至还没待许诗茗反应过来,她就被柳虞双手揽了过去。
  勾人的幽香近在咫尺。
  身后突然贴上来一片柔软,许诗茗有些僵硬,想挺直腰背,却又不经意再次蹭到了柳虞的□□,神色慌张。
  然而被占了便宜的那人反倒一脸笑意,顺势将下巴轻轻放在对方肩上,声音娇媚得能沁出水来。
  “这么久没见,都不想我嘛?”
  想。
  怎么不想。
  日日夜夜都在想。
  可她的“想”又怎么能跟柳虞口中的“想”一样呢。
  许诗茗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试图稳住不受控的心绪,哪知道吸入的尽是身边柔媚女人的几许幽香。
  思绪兜了几转,她抑制住情感,没有正面回答柳虞的问题。
  “...其实认真算来也就一周没见。而且期间都有联系。”
  许诗茗的声音温柔,像是初春的和风,说出来的话却言不由衷。
  “嗯?所以是我自作多情?”
  满心期待着回答的柳虞挑了挑眉,听出潜台词,不满地转过许诗茗的身子,伸出纤柔的手指勾住温柔美人的下巴。她凑近了些,红唇几乎要贴在对方娇羞的耳尖。
  “你完了,许诗茗。”
  “我要让你哭着求饶叫姐姐。”
  伴随着若有若无的热气和痒意,柳虞低缓魅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下一秒,柳虞伸出手迅速且不客气地占领了许诗茗的敏感点——腰侧。
  耳尖的热气还未散,腰上传来一阵痒意,许诗茗眼底的光亮闪了闪,随即因为这突如其来不受控制的难耐和羞耻轻唤出声:“啊...”
  柳虞的手仍在她的身上流连,带起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
  那天晚上,柳虞一直将她“欺负”到眼含泪花方才罢休。
  不过,让许诗茗有些难以启齿的是...仅仅是被作为闺蜜的柳虞挠了个痒痒,她居然都做了那方面的梦...一想到梦中的她在柳虞热情似火的触碰抚摸下娇声连连,并且画面过于刺激以至于现实中都起了反应,许诗茗就觉得止不住地羞耻。
  也不知柳虞若是知道了,会作何反应。
  她甚至都不敢想。
  “想起来了嘛?”许是停顿太久,电话另一边的柳虞忍不住出声。成熟的御姐声线依旧娇柔,一如往常。羞耻的回忆突然被当事人打断,许诗茗莫名有一种禁忌之感,脸红了几分。
  “咳。”她轻咳一声,想要散去脸上的躁意。
  对面,自动脑补出许诗茗表情的柳虞轻笑出声。
  “噗。”
  “好了,不调戏你啦。”
  “跟你说个事儿。”
  “......”
  那通电话,柳虞简单告诉她近期要出国一小段时间的事情,许诗茗也没多想,只暗暗记下了航班和时间。
  柳虞出国那天,许诗茗因为特殊的事走不开,所以没能去送她。
  却没成想...再次收到消息会是在柳虞出事后。
  她甚至......
  连柳虞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让许诗茗记忆尤深的是柳虞出殡那天伴随着打雷闪电的狂风暴雨。
  天很黑,整个世界好像蒙了一层灰色的纱。
  山上的景物非常模糊,她什么也看不分明。
  从小到大,许诗茗的世界本来就不太明亮,是柳虞给了她唯一的光。
  可现在,唯一的光亮也没有了。
  天知道在收到柳虞所在航班遇到突发意外的那一刻...她多想就这样什么都不管不顾地倒下,随柳虞一同去往另一个世界。
  可她不能倒下。
  柳虞最怕冷了。
  她得去送送她。
  于是,许诗茗来了。
  她站在一群不认识的人中间,显得格格不入。
  远处灰色山崖边上的树不规则地晃动着,雨下得愈发大了。
  雷声轰鸣。
  说来也奇怪,这样吵闹的情况下,许诗茗居然还听得见旁人的碎嘴。
  “欸,你们都听说了吗?这柳虞啊...是在去找柳毅的路上出事的!”
  “啊?真的吗??柳毅这败类,也是苦了柳虞一家子哟...”
  “害!娘俩的日子本来就难熬,现在剩余芳一个人...就是出去卖多少次都还不上啊!”
  “嘘...小声点,别给人听见了!”女人一边说,一边若有所指地瞄了一眼远处双眼红红、瘦弱得像是一阵风都能刮跑的余芳。
  “......”
  这句话后,那些碎嘴的声音果然压低了不少,只有叽叽喳喳的破碎零星的音节。
  许诗茗再听不出完整的词句了。
  过去,柳虞从来没对她提起过家里的事情。这么多年,她连柳虞的家人都没有见过。
  ......
  许诗茗有些难过。
  那些根本不关心不在乎柳虞的“外人”闲谈的八卦,竟是长期以来一直影响着柳虞生活的事...她却一点也不清楚。
  甚至...直到现在才从别人口中听到。
  可现在知道又有什么用呢。
  她终究没能保护好她的柳虞。
  许诗茗闭了闭眼,眼底尽是空洞。
  她摇摇晃晃地跟随人群走着,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
  突然,后方传来不同于打雷暴雨的“轰隆隆”的声音。像是浩荡的山洪。随之而来的,还有众人夹杂着恐惧的喊叫。
  “啊!!!”
  “救命!!”
  “快跑!!是山体塌方!!!”
  她麻木地转头,最后一眼只看到倾泻而下的滚滚山石。
  ※※※※※※※※※※※※※※※※※※※※
  qwq双向暗恋的重生小甜甜~
  欢迎宝贝们入坑嗷!撒花花!
 
 
第2章 
  回忆到闭眼前的最后一个场景,许诗茗终于接受她和柳虞都死去的事实。
  再看房间的物件摆设,已然换上了另一种与先前截然不同的心态。
  她曾经看到过“收脚印”的说法。
  听说,人死后会将生前去过的地方再走一遍,把脚印给收回去。许诗茗想,她大概也不例外吧。
  只是没想到,这一“收”,倒最先“收”走了她最不愿意踏足的地方的脚印。
  许诗茗有些恍惚,可秉承着人们常说的“宽容定律”——来都来了,她决定坐起身子走下床将这一流程贯彻到底。
  正当许诗茗移动至床边,脚快要沾地,楼下传来了响亮的关门声和几道不合时宜的声音。
  像是恼人的惊雷,打破了久违的沉寂。
  “许魏!你怎么又现在才回来,看看这都早上几点了?天天夜不归宿,还有没有一个学生样了!?”厚重的中年男音夹杂着几分隐忍的怒气,在躁动的空气分子中轰然炸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