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龙傲天,请离我远点【天之骄子】──皆付笑谈

时间:2020-11-25 12:04:00  作者:皆付笑谈

 

 
  文案
  越齐云穿入了一本龙傲天小说,成了一个灵心慧性风华浊世的小反派,备受同门喜爱。
  可惜只能活三章,做一个龙傲天升天之路的踏脚石。
  他本想远离主角,规避剧情,没想到这个性格恶劣,喜欢兴风作浪,专好夺人所爱的龙傲天一出场就跑到他脸上蹦跶。
  既然避无可避,那就斗吧——怎么斗着斗着,喜怒无常的龙傲天换了种方式对他纠缠不休?
  上一秒,龙傲天眉欢眼笑:小师兄,我的上古神剑送你。
  下一秒,龙傲天阴阳怪气:小师兄,又不带我玩。
  越齐云似笑非笑: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
  除了一直纠缠的龙傲天,还有别的角色也非要在他这颗树上吊着,越齐云心烦不已,这都什么毛病?
  这还不算完,在改变命运,进入原本没有他的剧情后,他竟然收到了只有原来世界才有的奇怪讯息:太公钓鱼。
  原世的“旧情人”也追着他穿了同一本书,对他直钩钓鱼?
  幕后之人是谁?为何对他如此了解?他真的是穿入了一本书里吗?
  越齐云:我的刀呢?
  ————————————
  放飞版文案:
  追妻火葬场算什么?这里是追妻乱葬岗!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呵,等你遇到真神就知道对手有多么可怕。
  攻属性:龙血凤髓傲视天下,天命所归世界之主,天道他爷爷,运气极好。
  受属性:金尊玉贵风华浊世,胸有城府料事如神,可惜遇到了气运加身的龙傲天。
  ——就算帝星在命九天霸主又如何,照样把你治的服服帖帖。
  ——————————
  tips:
  1.主角万万万人迷,人见人爱无脑苏。
  2.修真沙雕爽文,设定随意,玄学无逻辑,就图个乐。
  3.修行之路,步步都是修罗场。
  4.求收藏,求评论,求写作指导
 
 
 
第1章 
  深幽密林,阳光偶尔会穿透树层顶上的缝隙,在空间留下印记。
  一队少男少女,脚步匆匆仓惶退遁,将安静的地面激起灰朦。
  越齐云掂了掂手中长刀,把心一横,一把抓过身旁少年衣领:“洛渊,你带他们先撤,我一个人留下断后。”
  洛渊被扯得一个踉跄,眉头一皱心中顿时火起。
  然而他火才刚冒,听到越齐云的话,倏然一怔,细看了对方一眼。
  眼前少年神色从容,即便众人此刻疲于奔命,他也丝毫未见慌乱之相。
  “你哪里活的不痛快,上赶着去送死。”洛渊冷声道。
  “我想办法带那只凶兽遛一遛,拖延点时间,一个人反到方便。”越齐云没等洛渊说出下一句,揪住他领子直接往外推,“行了,别在这时候磨磨蹭蹭,再不走等会儿连个收尸的都没有。”
  洛渊被推得后退几步,稳住身形后又盯着对方看了一眼:“你坚持住,我跑出秘境,立马带师父他们来。”
  “行了行了,快走,你护好他们。”越齐云再次催促。
  “你……”洛渊似乎还想说什么,终究没张口,他毅然转过头,对其他人说道,“走!”
  形势危急,没有时间再多言。越齐云迅速背过身,横刀身前,看着越来越清晰的凶兽身影,心里自嘲一笑:也不知道若是挂了,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
  越齐云是一个穿越者,穿了一本陈词滥调的俗套修真小说,成为了书中一个反派炮灰。
  原主灵心慧性天资卓越,是修仙大派玉泉派的掌门亲传,备受门人喜爱,从小就是众人手中捧着的宝。遇到主角之后理所当然成了龙傲天主角修行路上步步高升的经验怪踏脚石,是个刚好活了三章有名有姓的传统小龙套。
  比起千篇一律的修真穿越,越齐云更倒霉的是手上还没自己的剧本,全凭他自由发挥。
  原作故事围绕龙傲天主角展开,越齐云大概知道男主这时候在哪里混的风生水起,而他作为一个配角,此刻还未在原作中登场。
  今日,他和同门师兄弟去门派内小秘境历练,遇到突发变故,一向安全的秘境内,不知何故,竟出现了境界高深妖力强悍的凶兽。
  说好的遇到龙傲天主角前一路顺风顺水呢?
  越齐云可能是最惨龙套之一,或许都还活不到第一章 。
  然而危机迫近,眼见那群外在年龄虽和他相近,内心年岁却比他小了两圈,能算他看着长大的孩子们遇险,越齐云还是想要竭尽所能护其周全,让他们安全逃离此地。
  ***
  凶兽疾风迅影逼近眼前,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血腥之气。
  越齐云稳住心神,摆好架势提刀猛刺,血红刀刃刚好挡住了凶兽伸出的利爪。他稳步转身移动到凶兽后方,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刀尖顺势在凶兽身上破出一条殷红血痕。
  凶兽登时大怒,迅速调转身头,尖牙利爪扑向让它受伤的猎物。
  没时间看清洛渊奔逃的背影,越齐云踩着凶兽头顶助力往后一跳,绕着林子拔腿就跑。
  眼见伤它之人转身便要遁走,凶兽发出一声震天怒吼,朝着越齐云猛追过去。
  一切都按着计划进行,只要能多溜它一会,那几个同门该有足够的时间安全逃脱。
  只是修为到底差了一个境界,越齐云溜着凶兽绕着林子跑了几个时辰,体力逐渐不支。
  天色渐暗,引了这么远,就算凶兽再调头回去,洛渊他们应该有足够的时间逃脱。
  越齐云停下脚步,再次横刀胸前。
  再跑下去精力消耗完也是死,不如放手一搏。
  全神贯注的缠斗使人迷茫了时间,温热的鲜血从伤口中喷涌而出,流逝了温度。然而随着体温的降低,头脑却越发清醒。
  ——最后一刀,尽人事,听天命。
  突然一声雷啸穿过云层,银光一闪,越齐云刀还没挥出,扑向他的凶兽先被炸了个粉碎,刹那之间他眼前烟消云散。
  千钧一发之际,他撑到了师父清雷真人的救援。
  清雷真人一个晃眼便闪身出现在爱徒面前,伸手扶住他:“齐云,你做的很好。”关切爱护之意溢于言表。
  意识一旦松懈,疲惫便一涌而上,越齐云一阵头晕目眩。
  他堪堪咬住牙关,强撑过了这波晕眩。十数息之后终于缓过了气,才逐渐看清楚了跟着清雷真人一同前来的众位首座。
  来的人不少,除了闭关的不在山的,玉泉山各峰首座都在。平常的门派大会也难见这么多首座齐聚一堂,也不知道是越齐云的排面还是洛渊搬救兵的排面。
  越齐云以刀撑地,缓缓站起身来,向首座们一一行礼致谢。
  众师长检查了他的伤势,见并无大碍,才放下心来,寒暄夸奖了一番。
  “师兄师姐他们呢?”越齐云问,“都没事吧?”
  “回山修养了,都是小伤,无碍。”洛渊回了越齐云的话,他倒是跟着师长们回来了。
  此处已无他的事,越齐云跟着师父回了山。
  剩下几个首座留在此处善后,以及查明真相:为何从来安全无虞的门派小秘境内,会突然出现境界如此之高的凶兽?
  此事太过蹊跷,前所未闻,险些酿成大祸。
  ***
  清雷真人毫不吝惜拿出了生死肉骨的高阶丹药,越齐云身上的伤转眼便好。
  但他还是得卧床修养一天——因为师姐专程来照顾他了。
  掌门首徒苏合,玉泉派端丽冠绝温柔娴淑的大师姐,此刻坐在床边笑语晏晏:“你这事做的,是哪里活的不痛快,上赶着去送死呢。”
  越齐云无言以对。
  师姐这话好像在哪里听过。
  苏合给了越齐云一个爆栗,越发笑得深沉甜美:“洛渊也在,你逞个什么能?怎么不是他去引开凶兽,你先回来搬救兵?你脑子抽的?”
  “当然是因为你师弟厉害。要让洛渊去挡,等到师父他们来,那凶兽都跑完一圈消食了。”越齐云打趣道。
  苏合没搭话,嘴角笑意加深,周身怒寒之意也愈发浓烈。
  “师姐,”越齐云抬手抱拳,讨好求饶,“公主,太后,殿下!您老人家发发慈悲,饶了小人这一回。”
  好话哄了一圈,苏合怒气消散,终于不冷笑了。
  她低下眉眼叹了口气,看着眼前这个眉眼带笑,五官精致如画的少年,不禁放低了声音:“阿云,我知道你这人。他们都是我玉泉弟子,谁伤了大家心里都不好受。但现在我们关着门说几句,你是我从小带大的亲师弟……人都有亲疏远近……要是你……”
  苏合再次叹了口气,还是没忍心把话说完。
  当时的情况太过危急,越齐云这一举动无异于把自己至于无路可退的死地。若是救援晚来须臾,后顾不堪设想。
  即使越齐云带着记忆穿越,肉眼凡胎也是从小在玉泉长大,即便加上前世年岁,也比苏合小了上百年。苏合从小待他好,视如亲弟,他也承这份情。
  “师姐放心,我有分寸。必要之时自然知道取舍。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嘛。”越齐云像往常一贯的嬉皮笑脸。
  “你有个屁分寸。”苏合瞪了他一眼,又好气又无奈,“算了不说了。我不打扰你休息。要是再有下次,你要是真活得不耐烦,告诉我,我亲自来扒你的皮。”
  ***
  苏合前脚刚走,洛渊跟着进来。
  “比剑?伤还没好利索呢。”没等洛渊开口,越齐云抢先一步说了话,想把他直接打发走。
  越齐云和洛渊虽然从小一起长大,实则没多少交情。
  玉泉山清圣峰一脉,首座流霆真人掌静制堂,专司刑罚的地界。她修为高性格强,比掌门还凶,弟子都怕。
  ——洛渊得她真传,一向多动手少说话,冷脸冷相。
  洛渊也是千年一遇的造化之才,根骨不比越齐云差。玉泉派第二个宝。
  只有一点和越齐云天差地别,人家站的是主角的队,以后会是龙傲天男主的左膀右臂,戏份多情分重,四舍五入能排个男二番。
  除了洛渊正派人士,天生和拿了反派剧本的越齐云性格不对付,越齐云还有个不喜欢洛渊的地方。
  洛渊这种一言不合就动手,根本不给人脸面的行为,往好听了说是性烈如火,实则不过是仗着有长辈撑腰横行霸道飞扬跋扈,整一个玉泉山小霸王。
  他打人,从来都是大庭广众,套着比试的名头,不犯私斗的门规。输的一方明面上按规矩,可以再次挑战,靠自己赢回来,但洛渊有后台有一身顶级法宝,公不公平心里没个数?
  洛渊对越齐云也不服气。天才都傲气,不想齐名只想争第一。
  他又觉得越齐云和谁都嬉皮笑脸勾勾搭搭,完全没个少年天才,掌门亲传该有的矜持气度。看着就嫌烦。
  洛渊本来就喜欢动不动找人比剑斗法,有段时间更是到处见人就抓着衣领问越齐云在哪,吵着要和他比试。
  一路横冲直撞横行无忌,惹的玉泉山鸡飞狗跳。
  对不懂礼数的熊孩子,越齐云才不惯着。况且洛渊还欺负过他不少自小一起长大,走哪都勾肩搭背的小伙伴,他内心这么大年纪一人,能不帮小兄弟们找回场子?
  既然洛渊要找他比剑,打就打谁怕谁,谁还没个位高权重的师父?
  一旦公开宣布了比试,找个没人的地方打也不是私斗。
  越齐云一刀就卸了洛渊手中的剑,再一脚踢上洛渊胸口,把人骑到地上就开始朝脸抡拳头。
  洛渊都被打懵了,修仙门派斗剑斗法,就没见过这么直接抡拳头打架的。而且还是打脸。
  越齐云好歹还是念着自己心里年岁大,把洛渊教训一次让他长点记性就行了,揍了几拳也不能真往死里打。
  至于洛渊的鼻青脸肿和一身污泥,管他怎么去找家长说,越齐云才不怕告状。他都还没给他师父师姐告状。
  这件事也没了后续,闹大了谁面上都不好过。之后很多年,两人碰面少也没说过话,路上见面就扭头。得知对方的一切全靠门派内流传的江湖传说。
  这回秘境之行,是门派规矩不可违,上头面子必须给。
  但越齐云和洛渊两人仍然互相视而不见,对上眼就扭头。
  直到突然出了意外。
 
 
第2章 
  “不比试,找你喝酒。”洛渊伸出手,他真拿了壶酒。
  “我还伤着。”越齐云找了个借口,宛然拒绝。
  他本来没想搭理洛渊,但看洛渊站着没走,不出声不出气。这神情,一看就明白是大少爷想道谢又不好意思开口。
  算了,给个面子,他内心年岁这么大一人,也不能真和个熊孩子斤斤计较。
  “有伤,多喝不行,只能一杯。”越齐云暗叹一声,松了口。
  想想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这么些年关系不好,越齐云只是不想和洛渊打交道,不是什么深仇大恨。
  谁没有个年少轻狂不可一世的小时候呢。虽然重做了一回少年,越齐云的心境终究是回不去。
  他其实是无意识的有点羡慕洛渊,意气风发鲜衣怒马少年时,是大多数人最美好的年纪,即使修仙界寿命长久,那也是一段宝藏时光。
  既然洛渊主动递了台阶,越齐云也不是把事做绝的性子。而且洛渊只是性格不好脾气冲天,底子却没歪,名门正派养出来的大少爷,大是大非分得清楚,遇到事情也还护着同门,没有只顾自己拔腿就跑。
  再说他回去搬救兵也确实跑的飞快,再晚那么一点,越齐云可能就直接欢歌笑语踏上归乡路了。
  越齐云自己倒了一小杯,一饮而尽。
  洛渊跟着,隔空碰了杯,喝完了剩下的一壶。
  ***
  伤好之后,山中修道练刀的日子又归于平常。
  玉泉派是个剑修门派,在越齐云选择本命神武的年纪,掌门清雷真人敞开了玉泉藏宝库的大门,门派所有珍品法宝任由这个爱徒随意挑选,他却选了这把尘封已久的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