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光逝gl【都市情缘】──锦绣十年

时间:2020-11-23 11:22:07  作者:锦绣十年

   文案:

  在光阴飞逝的日子里,在尘埃埋葬的记忆中,在无数个落泪的斑驳双眸下,黑夜如同魔魅啃食着孱弱的躯体,任由冰凉的雨滴肆意敲击。
  
  
 
第1章 
  未染在睡梦中梦见彩蝶在金色的阳光下轻轻拍打着羽翼,在巨大的花圃上空飞来飞去,似自由的灵魂毫无拘束。她坐在远处棕色的长条椅上静静地看着,有时伸出双手在半空中比划着,模仿着蝴蝶飞舞的轨迹。然而不久之后狂风毫无征兆的出现,蝴蝶受到了惊吓,一只一只地往地上坠落,有的在狂风中折断了双翼,有的失去了生命,有的仍然在奋力飞舞。未染向着那群蝴蝶的方向跑去,想要去保护那些美丽的蝴蝶,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不管她如何向着目标奔跑,都无法到达那些蝴蝶的身边。她眼睁睁地看着蝴蝶一只一只地在狂风的肆虐下死去。
  “不要。”未染从睡梦中惊醒。窗外幽若的灯光映在她白皙的脸颊上,显得有些寥落。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刚才做了噩梦,已然没有了睡意。她将枕头垫起来,背部靠在上面,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看,距离天明还有两个小时。
  幽静的居室中,只听见未染平缓的呼吸声,夜里似乎安静得可怕。
  在床上毫无睡意的呆了两个小时,起床的时候虽然清醒,精神却也显得萎靡。和往常一样洗漱完后,吃过早餐,出门上班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了。
  从未染所在的小区去往公司需要四十分钟的车程。
  来到公司楼下,此时上班的人已经络绎不绝,从四面八方纷至沓来。“染染,早啊。”未染回过头,便看见张楚那张干净的脸。
  “嗯。”未染应答了一声,算是回应张楚。
  “你傻站在这里干什么,快点进去啊。”说着便拉着未染的手,走进了公司的大门。
  “染染你紧不紧张?”一边走着,张楚一边小心的问到。
  “我紧张什么?”未染回答。
  “你是原副总的秘书,今天新副总上任,你不该紧张一下吗?”张楚轻声说到。“如果新来的副总不好相处,你可怎么办呢?”似是担心,又似是玩笑。
  “我紧张也没有用啊。”这几天未染内心也在想这个问题。可是不管怎么样,她也没有办法去改变,昨天夜里想着这个问题,晚上竟然做了噩梦。
  “希望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她们乘坐着电梯到达十五楼后两人便分开了,两人分属不同的部门,工作地点不在一个方位上。。
  未染走到副总办公室外,推开门,一股清雅的芳香从里面飘了出来。未染下意识地皱起眉头。“谁在里面?”因为几天前原副总离职,这几天这个办公室都只有未染一个人在,她轻轻挪步进去,便看见远处窗前立着一道身影。那人穿着精致的女士西服,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披散在双肩,看不清楚面庞,却可以看见那人手中拿着一本新版的财经杂志。
  未染进门的声音扰动了窗前的人,女子转过身来,看见未染瘦削的身影矗立在门口。女子打量着未染,被对方清冽的眼神打量着,未染内心有些突兀。于是开口问到:“请问你是徐总么?”未染第一猜想便是:眼前的人应该是新来的副总。
  未染清脆的声音传进长发女子的耳膜,那人回应到:“我叫徐静雪。”
  未染早就接到人事部的通知,知道新来的副总的姓名,她确定了眼前人的身份,于是便自我介绍:“徐总您好,我叫未染,是上任副总的秘书。”
  “未秘书,你忙吧,先不用管我。”徐静雪说完,便坐在沙发上,看起了手中财经杂志。
  未染突然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如同提线木偶般走到自己小小的办公桌面前。未染身为前任副总的秘书,位置很尴尬,先不说自身有什么原因,如果现任副总想要换一个自己信得过的秘书,她就只有被调离现在的岗位,严重点就是从这家公司离职。在这家公司上了两年的班,秘书做了一年半,如果突然离开,也还有些不舍。
  调整了心绪,该面对的也是要面对的,现在只能将手中工作做好。未染整理了一会儿文件,这几天没有副总,积压了一些需要签字的文件,未染又将这些文件重新梳理了一遍,然后站起身子来到徐静雪的面前,带着浅淡的笑容对着徐静雪说到:“徐总,这里有些文件需要签字。”
  徐静雪合上杂志,放置到面前透明的茶几上,对着未染说:“你先把它放在办公桌上,然后坐下来,我们聊聊。”未染按照徐静雪的吩咐,放了文件,然后坐在了徐静雪的面前。
  未染坐在徐静雪的对面才看清楚了对方的面貌,那是一张洁净素白的面庞,眉宇间充斥着一股淡然与自信,挺拔的鼻梁宛若天成,而她的眼睛却又仿若星辰一般。未染只盯了一瞬,不敢一直注视对方。于是她沉默着。其实她也不知道要对着新来的副总说些什么,索性也不去想了,对方想要聊什么就聊吧,这么想着,内心似乎放松了许多。
  徐静雪并没有立刻开口,而是待未染放松了片刻,才有条不紊的说到:“未秘书在凌溪工作多久了?”未染工作的公司全称凌溪工贸有限公司,既然是工贸,产品生产和销售大部分都是自己做。
  “两年。”未染言简意赅地回应。
  “对现在的工作还满意吗?”
  “我满意没有用,得总经理满意才行。”
  徐静雪微微有些错愕,她很少听见现在的年轻人这么回答一份工作。她本来是想要看看未染有没有做其他工作的意愿。她对未染并不熟悉,脑袋里第一个念头便是换掉这个秘书,让自己熟悉的人来做。从未染进来到现在,她一直都在观察未染。未染个子不算高,接近一米六五,柔顺的长发披在肩头很好看,眼睛明亮,不过在徐静雪的眼中看来却像是蒙尘的玉石,有这自己的一片天地。
  秘书的工作说重不重,可是要说轻松容易,也没有那么简单。但凡大公司里,重要级别的领导所配的秘书都是自己最为信任的人。原因也是十分的简单,很多重要的事情领导都会用自己信得过的人,不便随意吩咐某个人就去做。秘书就像左膀右臂,承担着重要的工作责任。秘书这个职位重点在于‘秘’这个字,而不在‘书’上。
  徐静雪想要换掉未染,是一件在情理之中的事情,这也是未染这几天来所担心的事情,也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情。
  未染低着头,没太敢正面注视徐静雪,并不是害怕什么,她只是觉得一直注视着某个人是一件十分不礼貌的事情。徐静雪看着未染,脑中又思索了片刻,于是又对着未染说到:“你知道唐总是怎么评价你的么?”徐静雪口中的唐总,便是之前的副总,全名叫做唐有蓉,是一个很干练的女人,因为婚事的原因而选择了辞去现在的工作。
  听见徐静雪这么说,未染抬起头看着她,没有出声,似乎是在等待下文。
  “唐总说你很聪明,是一个可以信奈的人。”徐静雪说话不急不缓,但是每句话都掷地有声,给人知性的感觉,让人不得不去仔细聆听。
  “那是唐总谬赞了。”未染谦虚地说。
  几句简单的交流,徐静雪便可以感觉到未染这人挺不错的,重点在于话不是很多,也很容易交流,于是便起了另外一种心思:先留着看看吧,实在不行的话,在换掉。
  “我刚来公司,对这里还不算熟悉,下午的时候你带我去办公区域转转。”徐静雪如是说。
  “好的,徐总。”未染知道她们的谈话已经告一段落了,于是站起来,回到自己的办工桌面前,开始思考接下来的工作。她能够感觉到如果接下来的几天自己所做的工作不能让这位徐总满意,自己的这个位置恐怕是保不住。
  秘书这份工作对于未染来说,其实并没有多么的重要,只是以这种方式出局,总觉得自己很没用,就像做某件事情做好后得不到认可,隐隐会有一种失落的情绪掺杂在里面。在心里默默地与前任副总做了对比,这位新来的徐总似乎更加锋锐,似乎也没有前任副总那么好相处。
  两人默不作声的在办公室里做着自己手中的事情。期间总经理来过一次,未染自觉地出了门。总经理名叫刘云印,是职业经理人,执掌凌溪工贸已有五年时间。未染走出办公室,来到茶水间,又与张楚遇上了。张楚拉着未染来到楼梯间,轻声地问到:“新来的副总怎么样?有没有为难你?”看着张楚那副比自己还要紧张的样子,未染心里觉得暖暖的。
  张楚和未染是大学同学,那个时候两人的关系就已经很要好,两人毕业后兜兜转转几份工作后,在这家公司成了同事,张楚还打趣说两人缘分未尽。“没有为难我。”未染对着张楚说。对于未染突然而来的境况,她也是有心无力。
  “没有就好,你也不要放松警惕,这几天一定要表现好好。”未染知道张楚的意思。她也没有再多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算是承应着张楚。
  “好了,我不跟你聊了,今天财务室好多事情,下班后我们再说。”说完便和未染一起出了楼梯间。
  接了热水返回副总办公室的时候,未染不小心撞到同事,同事手中的文件掉落在地,未染急忙道歉。“不好意思,我来帮你捡。”未染蹲下身子一张一张地捡起。同事似乎很着急,并没有理睬未染,拿过未染捡起来的文件,便又匆匆地离开。
  未染看着那匆忙的背影,突然想起了两年前的自己,自己刚来的时候似乎也是这样,总是行动匆匆,往返着各个办公室传递着文件。
 
 
第2章 
  未染回到副总办公室,刘云印已经离开,她不知道两人谈论了些什么,那也不是自己应该关心的问题。想着下午要为徐静雪介绍公司,于是开始思索以怎样的方式去为她阐述。
  坐在座位上想了半天,心中有了大致的轮廓,就在这时,未染听见徐静雪呼唤自己:“未秘书,将最近签署的合同拿过来。”
  “徐总,请稍等。”未染没有丝毫怠慢,快速回应到。公司近三个月签署的合同未染都会做好备份放置在身后的文件柜中,一来方便查阅近期的工作内容,二来随时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查看。未染从中取下文件合同,放置在徐静雪的面前,对着她说到:“徐总,这里是近三个月内的合同。”
  徐静雪看了看面前的一沓纸质文件,发现全是复印稿,属于正式合同的备份,于是说到:“这都是复印件?”
  “情况是这样的,正式合同签署好之后公司统一归档在档案室,要查阅正式文件需要走审批流程,那个多多少少有些麻烦。而且据说几年前出现过合同失窃的事情,引起公司高度的重视,所以现在公司对这些文件的完整性做了保护。”未染解释着。
  “还有这样的事情?”徐静雪疑问到。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那徐总,你是要看合同的原稿,还是先看看这些?”未染仔细询问。
  “就先这些吧。哦,对了,待会儿会有人过来,你去安排一下,在你的对面再安排一张秘书桌子。”徐静雪淡淡地说,不过看着未染满面的僵硬,还是于心不忍,便又开口说到:“我这边现在配备的是两个秘书。”徐静雪说完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未染去了工程部,给工程部的经理说了自己这边的诉求,不过片刻副总的办公室中就多出来一张崭新的秘书办公桌,这时副总办公室的门被敲响。未染去将门拉开,出现在她的面前的是一副陌生面孔,身高比她稍微要高一些,化着淡妆,身穿淡蓝色的女士西服,看上去极为精神。“你好,请问这里是徐总的办公室么?”女子很有礼貌的询问。
  “是的。”未染给出肯定的回答。
  徐静雪抬头便看见门口的身影,于是便说到:“欣雨来了,你的办公桌在那边,这位是未秘书,你们自己先了解。”徐静雪指了指最新安置的桌子,简单的吩咐了一句,复又看起手中未染整理的合同复印件,没有了话语。
  “未秘书你好,我姓杨,应该比你要大一些,以后就叫我杨姐吧,很高兴认识你。”杨欣雨伸出手同未染握了握。
  “我叫未染,以后请多多指教。”未染说到。
  “恩,我先把东西放一放。”语毕,杨欣雨将手臂上的黑色挎包放到桌子上。
  “杨姐,你看下还差哪些东西,你写在纸上,我去库房帮你领。”新安置的办公桌上还没有多少物品,因每个人的办公的习惯不同,所使用的物品也有差异,未染并没有在办公桌上放置很多东西。
  “未秘书有心了,我先看看,你先忙你的,我写好后交给你,不过还是要先谢谢你。”杨欣雨说着。
  未染继续为下午介绍公司的状况理着自己的思路,不过一会儿又被另外一个问题困扰了:徐总为什么要配两个秘书?以前唐有蓉在的时候,这里只有她一个秘书,而且这几年来副总也都只有一个秘书。未染感觉自己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难道新来的副总调来一个秘书,是想要我自动离开么?未染感觉有些失落,俗话说人走茶凉,她现在可能有些体会了。
  未染心里突然纠结起来,她觉得现在摆在自己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调岗,要么离职。她偷偷瞄了一眼正在整理办公桌的杨欣雨,怎么看都觉得对方比自己干练很多,能力应该比自己更强。她不自觉的苦笑了一下。
  “未秘书,想事情呢?”不知何时,杨欣雨的话传到未染的耳中。
  “没,没有。”未染下意识的问答。
  杨欣雨淡淡地笑了笑,接着说到:“这是我需要的东西,要不我自己去库房领,不过你要告诉我怎么去库房。”
  “没关系的,我去吧。”未染拿过杨欣雨手中的A4纸,径直的出了门。
  待未染离开后,杨欣雨来到徐静雪的面前,对着徐静雪说到:“徐总,未秘书还挺热心的。”
  “九江那边的事情安排好了么?”徐静雪对着杨欣雨说到,没有谈论未染,直接说着正事。
  “都安排好了。”杨欣雨回应。
  “那好,你就先在这边上班,那边有事情的时候再说,不过也要多关注那边的动静。”徐静雪说到。
  “好的徐总。”
  未染很快就将杨欣雨写得东西领了回来,东西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她一个人没法拿完,好在库房的阿姨比较热心,陪着她一起将东西拿了上来。“李姐谢谢你,不然我都还要跑一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