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综英美]现在是超英游戏场时间【英美衍生】── 一米_阳光

时间:2020-11-23 11:17:04  作者:一米_阳光

   文案:

  已完结,放心跳坑~(≧ω≦)ノ
  以及,卑微求个评分【跪】
  cp:那个自带猫耳的黑漆漆~
 
  余禹自从进了这款逃生游戏后,就再也没出去过
  然而别人都是一场游戏结束后就可以续命回家等待下一场游戏。
  都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
  很显然余禹两者都做到了
  而他也一直认为自己是游戏中最靓的崽,并以此为荣。
  直到出现了这群歪果仁后,他才了解了老祖宗的话不是没道理的——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余禹:!【悲愤捶床】
  ——————————————————————————————
  余禹:【拽住酥皮衣领疯狂晃动】完蛋完蛋,你刚刚触发了死亡条件。
  大超:【无辜】
  女鬼:阿郎~我来找你了~~【抱住咬】
  寂静的空间里,牙齿崩掉的声音是如此明显。
  女鬼:QAQ
  余禹:……???
  余禹:见过在游戏里战战兢兢的,见过在游戏里牛牛批批的,也见过在游戏里以为自己很牛批的,但我是真没见过在游戏里这么嗨的:)
  不得已的余禹拿着绳子将打得不可开交的大蝙蝠和周可儿捆一起,名曰“培养团队感情”。
  蝙蝠侠:【露出极具特色的不赞同的目光】
  joker: 哈哈哈哈哈哈~batsy~
  余禹:.......
  ———————————————————————————————
  仗着反正也回不到现实世界,余禹在游戏里面可劲儿造作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飞机窗户外面的金红罐头后
  他开始慌了。
 
  【阅前须知】
  1. 苏爽风,男主嗨到飞起,甚至会有女装。
  2. cp老爷。男主前几个世界是会一直在游戏里度过,等到一段时间后会回到超英世界。
  3. 会有其他英美角色路过,但不影响阅读。
  4. 关于一些文中的谜,之后会有解答,宝宝们耐心看下去。
  5. 拒绝写作指导,听得进去建议,也欢迎捉虫,但请宝宝们体谅一下几年没写东西了,离我最近的文字还是实验报告的实验狗。不喜欢吵架也不会吵架,逼急了就只会回一句哈皮,再逼急了就会请外援,找朋友帮我吵架。
  6. 每一章我都会先写完,然后自己再看很多遍,再上传的,我会尽量保证文笔流畅自然,剧情没有bug的。
  7. 超级喜欢超英,也超级喜欢无限流,一直想看带着超英跑无限的,然鹅一直也找不到。只好自割腿肉,自给自足。
  8. 我爱所有的宝宝们~木啊~
 
 
第1章 
  “NO!Bucky!”
  挚友的声音回旋在耳边,除此之外,便是呼呼的风声。下坠带来的失重感使肾上腺激增,心跳变得不再受控。周围风景迅速流逝,人影变成黑点,男人略带不甘地闭上眼睛,无可奈何地接受死亡的到来。
  然而,比死亡更快一步到来的是背部的奇怪的触地感。为什么说是奇怪,按理说,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背部着地,早该摔断脊椎,粉身碎骨。但是,这个突如其来的感觉更像是一直躺在地上睡觉,半睡半醒时感受到的。
  不对劲。
  男人很快地反应过来,猛的睁开眼睛,却突然对上了一双漂亮的黑色眼睛。那双眼睛的主人也被男人突然的睁眼给吓了一跳,瞬间不自觉地蒙上一层水汽。
  “卧槽,醒得这么快!”偏向中性的声音响起,他面前是一位俯身看着他的少女。
  巴基撑起身体,环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接着就开始打量着面前的少女,不做声。
  周围是一片茂密树林,一条小路歪歪扭扭地通向林子深处。他们所处的是林子里为数不多的空地。稀疏的阳光从茂密的树林中费劲地挤出来,试图照亮这片地,但是最后却因为这层层叠叠的树叶而失败了,林子里昏暗到压抑。空气中是一股潮湿的气味,这个气味并不是雨后树林里清新的湿气,而是潮湿中混着发霉的味道。
  空地里除了他和身边的少女外还躺了三个人,男的女的都有,面容是亚洲人的模样,年龄也都不同。而面前的亚洲少女看上去还没有成年的样子,外表软软糯糯的,但是他也并没有放下警惕。
  先不说能将人毫无征兆地从万丈悬崖上移到陌生地方的人有多强,仅仅是他自己所处的时代,就有不少女性在战争中表现的强大果断,就让他对任何女性都带有尊重。他还记得自己刚刚入伍时遇到的女教官,好像是叫佩吉吧。
  ……
  于是,余禹就看到面前的男人虽然肌肉紧绷着仿佛警惕着,但是眼睛中已经逐渐消失的焦距明晃晃地在告诉别人,他正在走神。
  余禹挑了挑眉。
  突然,他向男人身上凑去,倾斜上身,感受到男人的僵硬,嘴角微勾,用手指在男人的胸前衣服上假装无意地蜷缩几下。
  “小哥哥~一会儿能不能假装没看到我醒来呀?”余禹嗲着的声音还适时地颤抖一下,“这里刚刚有一群奇怪的男人走过,他们还说一会儿还要过来。”
  为了加大力度,余禹狠了狠心,就着衣服的遮掩,朝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成功让眼睛蒙上一层水雾,并将身体放低,从下往上看向男人的眼睛。
  这是一种示弱的动作。余禹向男人展示自己的低攻击性。
  “他们马上就要回来了,这里荒郊野岭的,我害怕~”
  说实话,这是余禹第一次尝试女装。业务不熟练,小白花的形象太难,把握不太好,把自己给恶心地一哆嗦。
  巴基很清楚少女刚才在他突然醒的时候只有惊没有吓,但是他又没从少女身上感受到恶意,便维持着沉默,继续观察着。
  而余禹并没有因为男人的沉默而退缩,他一向很会蹬鼻子上脸。男人的沉默被他当做默认,他装作瑟缩的样子,在男人身边躺下来,还读作偷偷瞥了一眼,实则明目张胆地看了坐在那里的男人一眼。将一朵楚楚可怜的小白花演绎的栩栩如生。
  余禹偷偷砸吧砸吧嘴,又偷偷拍了拍、正了正胸前小小的两坨,这才略带可惜地闭上了眼睛。
  可惜上一个游戏场里没什么可以用来塞的东西,不然还可以再大点。
  “……”
  巴-看得一清二楚-基:……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豪放的吗?
  他看着周围躺着的人,又看了看刚刚的少女,不知道自己是该站起来还是跟着别人一样继续躺下。
  不过也确实不用他纠结太久,没一会儿,从林子里陆续走出来三个壮实男人。那强壮的程度,巴基觉得,不亚于自己那变了异的挚友。
  第一个从林子里走出来的男人,一下子就看到了唯一一个坐在地上的,十分显眼的巴基。他愣了一下,略显疑惑,不过很快就仿佛释然了,扭头对后面的人说:“还行,这批里面还有一个醒的挺快的。”之后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一言不发地等待着什么。
  和刚刚少女说的话相似。
  巴基皱了皱眉,站了起来,开始思考醒得快这件事意味着什么,而为什么刚刚少女明明醒了却又想要假装没醒
  他一开始就已经确定少女绝对知道些什么,只是没有说。
  巴基隐晦地看了在身边装睡的少女,又抬头看了一眼那三个男人。那三个人很明显是一个小团体的,以其中那个纹着大花臂的男人为首。
  站在大花臂左侧的男人留着寸头,虽然看上去很有力量感,但是面对坐着的大花臂时,脸上不经意间会流出讨好的神情。第三个男人则站在大花臂的右边靠后的位置,背对着他,仔细的盯着树上的纹理研究,仿佛那纹理里刻上了字一样。
  没有一个人准备开口解释这一切。
  之后过了将近十分钟,地上还躺着的三个人才缓缓苏醒,其中两个好像是情侣,二十五岁左右的模样,女生紧紧地抓住男生的胳膊。男生一边警惕地看着壮实三人组,一边低头安慰着自己的小女朋友。
  而另一个人则是一幅精英模样,西装革履。他慌张地看了一下周围,度量了一下似的,便凶巴巴地朝坐在地上的巴基冲来,嘴里还大声嚷嚷着:“你们他妈的是谁?要钱老子没有,要命只有一条!”
  说着,仿佛为了证明自己的凶狠,就想上手抓住巴基的领口。
  巴基侧了侧身子,刚想躲开,突然,面前的男人直接擦着他的身体,一头栽了下去。他低头一看,一只脚横在地面,彰显着存在感。
  少女则是一幅刚刚醒来迷茫的样子,看着那个摔倒的精英男,然后才突然反应过来似的,焦急地坐起来,掐着嗓子模仿女生甜甜的声音道歉:“啊,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眼眶还微微泛红,眼中充满了歉意。眼泪在里面晃悠,因为精英男刚好摔倒在他和巴基之间,加上余禹弯腰查看,精致的锁骨一下子就展现在精英男眼前。
  精英男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他的眼神猥琐地向下移去,想往深处探索。男人的行为把余禹恶心到了,他倏地收回脑袋,作为“最后一个醒来的人”站了起来。
  巴-只有我知道真相-基:放屁,你之前明明不是这么躺的。
  不过,对于余禹来说,既然要追求骚里骚气,那就要贯彻到底咯。
  根据某莉的名言,余禹想了想,他觉得好像还少了点什么,扫视一下全场,看到那对情侣时,眼神微微一亮,然后学着那个女生,紧紧抓住巴基想躲开的胳膊,在看到面前男人身体紧绷后,偷偷勾了一下嘴角,然后移动身体,紧紧地靠近巴基。
  “啪啪啪”
  这场闹剧很快就结束了。壮实三人组看到所有人都醒了之后,大花臂便拍了拍手从旁边站了起来。
  “关于这里的情况,我们只说明一次。
  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实际上都是将死之人,字面意义,你们中或许在现实世界中遭遇车祸等意外死亡,或许是病入膏肓。”
  离大花臂最远的那对情侣中的男生听到后,看了一眼他的女朋友,表情一瞬间变得略显奇怪,但又迅速遮掩。
  余禹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便很快将眼睛移开。
  “但是,这个游戏——我们是这样叫的,这就仿佛是一个神明的游戏——每完成一个游戏,你就会获得一定的寿命,具体数值随机,并且随着游戏难度的增加数值也会增加。”大花臂看着周围新手玩家隐隐露出的兴奋,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缓缓露出一个充满恶意的笑,“但是也别高兴得太早,游戏里的死亡可能会比你现实中死亡的更惨,肢解、斩首都算是小事。”
  大花臂的笑容中隐约渗出一丝病态。“鬼怪不会因为你是贫是富、是男是女而放过你。给你们最后一个忠告,不要心存妄想。”
  “菜鸟们,祝你们好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在吧唧没变成冬兵之前,那副模样真的好软啊【托腮】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漫威。
  新手开坑感觉仿佛新手开车,删除键被我像离合一样踩了又踩,才开始启动发车。
  ——————————————————
  被锁原因是不让在作话里说韦伯,刚刚删了【狗头】
 
 
第2章 
  三人组说完之后,就自顾自地从小径走向林子深处。巴基站在空地边缘,不动声色地打量剩下的人。
  其实,那三人组已经算是挺好的了,他们明显是刚刚找完线索,却又回来专门给新手解释一下。
  余禹见过很多场老玩家对新人的态度。什么都不说扭头就走的人有,而那种刚开始装作和善,利用新手试探规则的人也比比皆是。
  这种人完全不在意最后可能会被新人发现,撕破脸皮,他们基本上对新手就是死了是你倒霉,活着也无所谓的态度。反正该探的规则也探过了,新手也翻不出浪花来。
  倒也不是没有翻过车的,但人总是喜欢在各方各面上分出一个三六九等,即便是在死亡游戏里,也有一条清晰的鄙视链。
  情侣中的男生还算冷静,打破了空地里的沉默:“我们先自我介绍一下吧不然,如果那三个人说的是真的话,我们连死都不知道周围的人是谁也太惨了吧。”男生苦笑了一下,先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我叫韩维,这是我女朋友,沈姝,我俩都是同一所大学的学生。”
  沈姝站在韩维旁边抿着嘴,轻轻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有前途。
  余禹漫不经心地想着。新人独自想闯过游戏很难,抱团合作反而有可能存活率高一点,有的新人从一开始心态就崩了,要么抱老人的腿,老玩家让他往东就绝不向西,要么就从开始慌到死亡;而有的新人不仅懂得审时度势,也有足够的镇静,这才能在游戏里活下去。
  “……周波,经营着一家公司。”精英男自从三人组走后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有些慌了神。
  “詹姆斯,来自美国,无业。”巴基没有说出自己的全名,而是只给出了这个在美国很常见的名字,也没真的交代出自己的身份。他对之前的三人的话保留看法,更何况二战还没结束,尽管这里都是亚洲人,但他并不能确定会不会被人认出来。
  “我……我叫徐雨语。”余禹假装瑟缩着从巴基的身后探出身子。“刚刚步入大学,不知道为什么就到这里了。”说着,余禹低头假装抹眼泪。
  “我们要不要跟着刚刚那三个人呀?他们看上去好像很熟悉这个游戏。”余禹仿佛不经意地提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