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囚尽风流──愚人船

时间:2020-11-21 14:47:09  作者:愚人船

  文案
痴情小可怜示范如何错误追爱
原创小说 - BL - 完结 - HE
古代 - 强制爱 - 忠犬 - 受宠攻
中篇
简介
魔教少主一朝家破人亡,
被自己捡回来的小石头圈养。
可惜这个石头是傻的,
被人反向圈养了起来。
口不对心前少主攻*寡言痴情美人受
非典型强制,概括能力不行
热衷于欺负可怜美人
见势不对大家快逃。


第1章 那就让他沉沦到底
长青山。魔教七长老居处。
院子刚翻新不久,连带着随侍也换了一批新人。
因着七长老不喜光,殿内布置素净幽深,显出些不枉魔教之名的死气。唯独庭院深处的偏殿里露出一派截然不同的淫靡暖调。
守门的银五说,这里面,藏着长老的心上人。
可惜心上人是个不知情趣的。
“少爷,您何必和吃食过不去”,银五正瞅着被扔出来的食盒发愁,苦口婆心地劝着,“您就发发善心,好让我们这些下面的人交差。”
劝了半天不见响动,银五暗自咒骂着这个不讨好的差事,忽觉脊背一阵发凉,看清来人后差点背过气去:“……长老!”
七长老没有作声,只看着那食盒敛了神情,不动声色的样子让银五心惊,只得开口解释道:“也不知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
“重做一份,在院外守着。”
“是!”银五如释重负地接了活计,提起食盒就要往外跑。不想身后长老又开口:
“莫要再叫他少爷。”
“是是是!”
看守不好当啊,银五这样想着,好险没软了腿脚。
看着银五急匆匆出了院门,素石在门外立了半晌才缓过神来似的要进屋去。推门锁门的动作都很轻,像是怕惊扰了美人休息。只是门还没关好,他就被人从身后掐住了脖子。
脖子上的力道不重,但素石知道身后人已经使出了全力。他并不做挣扎,只由着自己的呼吸被别人掐断。
待到素石真的恍惚觉得自己要死在这一场温柔的窒息里时,身后的力道终于松了。
“咳咳……咳……”,他沙哑道,“少爷。”
“怎么不躲。”
素石平复了呼吸,抬头望去,只见眼前人一派嘲弄。确实,依着少爷的速度和力道,他本可以轻轻巧巧地躲过去的。
“我死了,少爷也无法离开。”
眼前人像是被他气笑了,眼里却全然不见笑模样:“我竟忘了素石长老通天本事,自然是不把我这等废人放在眼里的。”
说罢不再看他一眼,径直回了里间,带起一阵细细的锁链声。
“少爷……”素石惨白着一张脸跟进里间,见少爷在床铺上闭目打坐不再应他,越发不知所措起来。
自从住进这个院子,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少爷总是在生气,可是他实在不是多么玲珑剔透的人,看不懂人心,也想不出没有别的法子来护住少爷。
只是,少爷要生气,拿他如何都可以,为什么要拿自己的身体来置气呢?
素石呆立了半天,看着只穿着白色亵衣的少爷,从心底泛起来一股痒意,这股痒意越发得蔓延开来,他深知自己的体质,厌恶至极却又无可奈何,不过半晌便受不住了。
他闭上眼,好似这样就不会被那人的厌恶刺伤:“沈卿……”
话音未落,床上的人倏地睁开眼,语气里的寒冰要凝成实质:“素石长老,你若要发骚,外面的人尽着你挑。何必要如此,折辱自己也折辱我?”
这话说得不重,但字字都敲在了素石的心上,足以把他的脸色敲得更苍白了几分,只是贴上来的动作却不见停滞。
“沈卿……”素石厚着脸皮爬到床上,没骨头似的往少爷身上贴,“好热……”
沈消寒只觉青筋暴起。
与这人的苟合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但回回都让他怄得要死。化功散把他的力气抽了个干净,让他的反抗看起来像个笑话,而他也不允许自己作出这般孱弱的反抗。
但无论怎样冷嘲热讽、不为所动、甚至以死相逼,那外人眼中清冷的素石长老总能贴上来。用一副迷恋的、献祭的、不顾一切的姿态,勾着他野兽一样的发情,在阴暗的厢房里背着天上人间做这般倒错的事。
沈消寒看着眼前人被欲望烧红的样子,不由得恍惚地想,是这人变得太多,还是他从来没有懂过小石头?不然当初看个话本都能脸红的人,怎么就成了这幅样子?
可无论心下如何厌恶着这人,身体却在一次次的交融中熟悉了起来,随随便便就被挑起了反应。
身下人趁着他晃神的工夫,已经解了他的亵裤,殷殷地舔弄了起来。
一边舔,还一边委委屈屈地朝他望来,眼底泛着漉漉的湿气,红舌随着舔弄的动作若隐若现。
湿,软,热。
眼前人眼角那抹绯红更是直接燃起了他的心头火。
沉沦么?那就让他沉沦到底。


第2章 一副努力又无用的样子
沈消寒压着火气,好整以暇地坐直起来,轻轻捏住了那人的下巴:“这么喜欢?”
“那就含进去。”
那人得了回应,激动得浑身都泛起潮红,更加卖力地舔弄起来,在猩红的性器顶端轻吻了几下,便温顺地含了进去。
沈消寒的性器太大,素石嘴巴又小,虽然急切地想要少爷舒服,但前几次的经验只让他学会包住牙齿,其它动作实在生疏得紧,只堪堪含进头部去,嘴巴便再塞不进其它。只能小幅度地晃动着头部,呜呜咽咽地向少爷求助,一副努力又无用的样子。
“这就不行了?”沈消寒强压着心头的火,“不行就滚。”
“呜呜呜……”素石费力地吞吐着,闻言费了好大功夫才退出来,手里还像捧着什么宝贝似的捧着少爷的性器,讨好地笑道:“是我太笨了……”
“少爷肏我吧。”他珍而重之地在沈消寒的性器上落下一个吻,半羞怯半含情地,“想要沈卿的肉虫肏我的嘴巴。”
他的嘴唇是被糟蹋过后的艳红色,发髻散开来,凌乱着像是要遮掩些什么。衣裳早就蹭松开来,连里衣都没有穿,露出一片粉白的胸膛,显然是早做好准备了。
这样一副任人采撷的样子,偏偏笑得纯情又讨好。仿佛精心设计好了比例,要用最纯洁的壳子去承纳最淫荡的欲望,要让圣人也顶不住这引诱。
沈消寒的欲火再也把持不住,胯下更硬了几分,直接按着素石的后颈,顶弄进了身下人的嘴里。
他的动作粗暴极了,几乎是在不管不顾地里撞,直顶到素石的喉咙口去。虽然力气不大,但禁不住身下人根本没有反抗,敞开着身子任由他冲撞,只好好地含着牙齿、克制着想要干呕的欲望,想着不要弄疼了少爷。
肏弄了一会儿,素石的喉咙口渐渐被肏开来,沈消寒一下比一下深地顶弄着,直到性器连根没入。
沈消寒加快速度又狠撞了几下,直把身下人操得呜咽着发起抖来。
他拍拍素石满是泪水的脸:“长老怎的这么不经肏?”
“该是学会了吧,自己来。”
身下人被欺负狠了,也不会反抗,反而听话地学着吞吐起来。这样一副乖顺的样子,好像他们二人之中,被豢养起来暖床的那位反倒成了素石长老。
他学着少爷的样子,一下一下把性器吞到了最深,虽然速度慢了不少,但终于有心力用舌头舔弄几下,把少爷伺候得十分舒爽,马眼都流出清液。
素石尝到味道,更加卖力地吞吐起来,身前早就翘起的性器硬得发疼,身后那处的痒意更甚,收缩挺动着想要少爷来疼疼他。
他早在见少爷之前就做好了清洁扩张,心下想着,若是少爷要用他,总会方便些。但其实自己也知道,受不住引诱的只会是自己。扩张的时候无甚感觉,只草草用手指抹了润滑的脂膏,让少爷进来的时候不要生涩疼痛。
他倒无所谓,他清楚自己的身子,只要少爷进来,便全是欢愉;少爷不在的时候,便要时时刻刻忍受那痒意。如今有了少爷,他再不想让那些死物进自己的身体。谁成想,见了少爷,不过几句话的工夫,这具身子就发起浪来。
他自己也憎恶这骚透了的身子,所以本来打定主意只想让少爷更舒服些。可是他的瘾却不放过他,甚至在尝到少爷的味道之后愈演愈烈,反噬了他的理智。他更加急切地吞吐着少爷的性器,仿佛可以吸出什么琼脂玉露,来解他难忍的渴。
可是他表现得越淫荡,沈消寒的脸色便愈难看。
他不是没有察觉身下人的身体变化,含着他的口腔越来越热,身下人的表情愈发陶醉,一边含着他的性器,一边无意识地扭动着身子,双腿难耐地蹭着。
简直比起故事里的妖精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沈消寒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他不想成全了那人的淫欲,但那人的煎熬与享受都反过来让自己难堪。
沈消寒心头火起,轻拽着那人的头发让人抬起头来。入眼是一脸难耐的春情,嘴巴微张着,像是为不能含着什么而可惜。
“素石长老不是要我肏你么,怎好一直劳烦长老伺候我?”
素石呆愣了半晌,反应过少爷说了什么,压制的痒意都泛了上来,简直惊喜得不成样子,声音都是哑的:“要……要少爷肏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说着便要躺下,却被少爷拉住了:
“就这么来。”
素石只呆了一下,很快就接受了,将蹭得松垮的衣衫尽数褪去,试探着要往少爷身上坐,却再次被少爷的指令喝住:“还劳烦长老转过身去。”
身上的红潮肉眼可见的变淡了些许,热意褪去,素石突然打了个冷战。
但身体的痒意还在叫嚣,他乖顺地转过身去,暗自想着,只要少爷舒服,怎样都可以。
两人第一次用这个姿势,沈消寒又刻意刁难着,没有一点帮忙的意思。素石扶着少爷的性器,又不敢压疼少爷,维持着半蹲的姿势,左右都蹭不进去。许是扩张得不到位,身后的穴口张合着,就是不把性器吞进去,却又贪吃得紧,痒意让他失了力气。时间久了,大腿根都在发颤。
素石听到身后的吸气声,害怕少爷失了兴致,忙哀哀地求道:“马上就好,再扩张一下就好……”
说着便趴下身去,顾不上疼痛,直接往穴口送入了两根手指,胡乱地搅弄着,只想让穴肉快些松软下来,没一晌又加到了三根。
粉红的嫩肉随着他粗暴的动作翻搅开来,沈消寒被这场景刺激得额角跳动,又被他不管不顾的动作刺激得心头一酸,无奈道:“……这么急做什么”
素石已经听不进话去了,又草草做完一遍扩张,握住少爷的性器便急切地往下坐,这次身后的双手帮他稳住了身子,肉穴终于将龟头吞了进去。他身体一松,本想直接全吞下去也不错,却被身后人扶住了身子,慢慢一寸一寸地吃了下去。
坐到底的时候,素石的理智终于回笼,忍不住回头看:“谢谢少爷……”,却招来了身后人的一记瞪视。
素石心里一暖,身体也被填满,终于吃到肉虫的那处又开始贪求更多起来。
痒意弥漫,他虚坐在那人身上,试着前后摆动起了腰。


第3章 喜欢那就好好忍着
虽是第一次尝试这姿势,素石却很快得了兴致,劲瘦的腰肢一看就是常年习武的身子,前前后后地晃着,水蛇一样的缠人。
他乖觉得很,不敢奢求少爷让自己看看他,也不主动要少爷动一动,只极尽诱惑地扭着身子,想勾着少爷肏弄自己。
即便看不见少爷,身前的性器早已湿漉漉一片,好在做了这么多次,若是有意控制着,不会像刚开始一样刚进来就吐精,败了人兴致。
“嗯……嗯啊……”,知道少爷不喜自己出声,素石竭力克制着,但还是在戳弄到那处时泄了几句呻吟。
得趣后的身子更加急切地摆动着,次次往那处坐去,很快受不住刺激泄了身。
“哈啊……”素石失神了片刻,无意识地喃喃,“少爷……”
这句少爷可惹了祸。
沈消寒一开始只是冷眼看着他情动,但肉体上的舒爽实实在在,眼前又晃动着一片泛着肉欲的粉白色。
听到那三分委屈七分依恋的少爷更是直接点起了一片邪火。
对自己,更是对眼前人。
邪火无处可发,便不管不顾地发泄在了惹火的人身上。
眼前人缓了动作,他却不依不饶地挺动起下身,把身上还处在不应期的那人颠弄得东倒西歪。
“少……少爷……呃嗯……”素石挨了少爷一记顶,险些坐不稳身子,但很快顺着身后人的意迎合了起来。
身前那物虽然没这么快硬起来,但一想到是少爷在动,还是舒服得淌水。
身后人只顾闷声肏弄,扶着他的腰顶得一下比一下重,也一下比一下深,不知在泄欲还是泄愤。
听不到少爷的声音,素石大着胆子想回头看看少爷,却被身后人按着头,直接跪趴在床上。
少爷的力气不大,一半是化功散的缘故,一半也是收着劲。
他却温顺地由着少爷摆弄,乖顺地塌下腰,翘起屁股,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方便少爷使力肏弄。
即便被肏弄得一耸一耸地往前撞,也还是竭力地迎合着少爷的动作。
少爷肏进来的时候便主动抬起屁股让性器进得更深,一副欢欣鼓舞的样子让人插进来。
抽出去的时候则顺着少爷的律动往回收,把腰塌得更低,身体里的软肉却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吸着少爷不松口。
顺着这个动作肏弄了数十下,素石的性器又慢慢抬起了头。
小巧的玉茎随着少爷的动作偷偷的在被褥上蹭动着,湿得一塌糊涂。
他模模糊糊地想,今天必须给少爷换个垫絮,这被褥少爷是不能用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
“嗯、嗯啊……”似乎是要惩罚他的失神,身后人加快了顶弄的频率,一改横冲直撞的方式,次次都肏到他的敏感处,把他的思绪顶到了九天外,“少、少爷……慢些……哈啊……”
“受不住……嗯啊……忍不住……”
眼看身前那物什又一跳一跳地要射,他只得主动掐住自己的性器,让少爷多享一会儿穴里的紧致,自己则苦挨着,又是煎熬又是享受。
身后那人却一点都不体贴,让他又挨了好几下狠顶,才堪堪停下来让他缓缓。
“素石长老怎还是这般不经肏。”
“这般不经肏,也好天天发骚?”
“是少爷太厉害了。”素石知道少爷不喜欢他说什么淫词浪语,但还是拣着男人都爱听的话哄他,“沈卿的肉刃又粗又硬,肏进来就让我好欢喜。”
沈消寒听到之后呼吸一窒,咬牙切齿道:“骚货。”
但还是被骚货勾引着野兽交媾一样更加用力地肏弄了起来,手上也忍不住用力,照着那高高翘起的浑圆的屁股就是几下拍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