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那一只小飞天儿【甜文】──天望

时间:2020-11-21 09:35:09  作者:天望

 =================

文案:
    “很久以前,东洲大陆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地方,人们整年很辛苦的做活,却依然衣不蔽体食不果腹……”
    “鹭子知道,就是没钱买糖果子!”两岁的水清浅举手打断父亲,并挣扎着要从粉蓝小花的绒毯里爬出来。
    “是的,贫穷,饿肚子……”父亲把儿子按回被窝,努力地讲睡前故事,“不过,忽然有一天,天上飞下来一群神仙,很厉害、很厉害的一群神仙………………”
    作为这群‘神仙’的嫡系后代,六岁的水清浅就开始觉得,承认自己是小神仙,真是太二了!
    这篇文,比较侧重成长史,讲述水清浅六岁开始,一路成长打怪升级,从萌萌哒熊孩子,到脱缰中二的野狗子,所以,会慢热,慢慢慢热啊……    
==================
 
  第1章 乡下小地主
 
  “很久以前,东洲大陆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地方,人们整年很辛苦的做活,却依然衣不蔽体食不果腹……”
  “鹭子知道,就是没钱买糖果子!”一个大眼睛的娃儿举手打断父亲,并挣扎着要从粉蓝小花的绒毯里爬出来。
  “是的,贫穷,饿肚子……”父亲把儿子按回被窝,努力地把故事掰回来,“不过,忽然有一天,天上飞下来一群神仙,很厉害、很厉害的一群神仙……”
  “是一挥手,就能打败像山那么大妖怪的神仙吗?”娃儿眨巴着大眼睛,张开手比划,精神头活跃的像一只小鸟。
  “不是……”
  “鹭子要听打妖怪的故事!”小鸟不满意地拍打被子。
  父亲拍打儿子的屁股,教训他老实一点,“今天爹爹不讲打妖怪的神仙。爹爹这回讲心灵手巧的神仙,这些神仙美丽善良,聪明伶俐,他们虽然不打妖怪,但是他们有许多好法子,种出很多很多好吃的,所以从此以后,东洲人就再没有饿肚子。然后,他们在深山里又找到了煤,对,就是炉子烧着的那种黑石头,这样即使外面下着雪,被窝里也会暖暖和和的。他们还做了许多有用的工具……”
  “是用来玩的么?”本该睡午觉的鹭子,听故事听得越来越精神。
  “不。”父亲隐隐觉得头疼,“工具,是用来耕种,盖房子,做衣服,造马车……”
  “那他们为什么不做玩具?”鹭子质问。
  父亲的太阳穴开始跳动,“因为……因为工具有用,工具能让大家过上吃饱穿暖的好日子。”
  被窝里的这只小娃娃其实不太懂‘吃饱穿暖’这四个字的具体意义,不过,他咬着他的狗狗的耳朵磨了一会儿牙之后,鹭子非常肯定:“这一定是大人的主意,对不对?”
  完全被歪楼的父亲假装思考了一下,“当然,因为大人打败了小孩,所以可以抢先跟神仙许愿哒!谁叫你们输了。”
  小鸟儿的精神头立时丢了一大半,看,他猜中了事实,却没办法改变结果。鹭子抓着狗狗的耳朵,低着头,不言不语。
  欺负完儿子,父亲觉得有点心虚,“好了好了,放下威武,赶紧睡觉,睡完觉鹭子就能快快长大,等长大了,就可以跟我们一伙了。”
  鹭子无视狗狗的意愿,抱着它在床上一起滚了好几滚,然后爬起来拽着父亲的袖口。“爹爹,那神仙们还在么?”
  “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父亲看着儿子泪汪汪的,非常没原则的把后半截咽了,“在!当然在!就算神仙不在了,神仙的儿子也在。” 
  鹭子放心了,根据他的认知,“神仙的儿子也是小孩,他们肯定跟鹭子是一伙哒!”娃娃萌萌的下了结论。
  父亲:……
  经过一番折腾,儿子终于午睡了,水吟庄庄主牵着猎犬、身心俱疲的走出屋子。
  夫人:“给儿子讲了飞天儿的起源了么?”
  庄主:“刚讲了一个开头,就被你儿子掰歪了。”
  夫人:“果然还是那句老话亘古不变。”
  庄主:“什么?”
  夫人:“男人靠得住,母猪能上树。”
  庄主:……
  于是,关于水清浅两岁时的宗族教育就这么夭折了。
  不过,后来,水清浅还是从外面听说了一个词儿……
  “爹爹,什么叫‘传承’?”
  传承,不算一个太复杂的词,不过在东洲大陆上,这个词带着特定含义,它代表了一个强大的,神秘的,体系非常庞杂又繁复的过程。水庄主想了想,发现自己很难用浅显平白的话解释清楚,于是乎,父亲大人给出标准答案:“这个问题,等你长大以后就知道了。”
  “那鹭子什么时候能长大?”
  庄主:……
  夫人接口:“等鹭子背会了九九乘法表。” 
  梳着两个包包头的水清浅,闷头开始掰扯自己的手指头,虽然他现在已经能从一数到一百,可是九九乘法表对他来说,依然是好难懂的东西……手指头掰扯了好一会儿也没掰扯明白,小鹭子沮丧了,扑到夫人怀里,“妈妈,那鹭子什么时候能会九九乘法表?”
  于是,单纯的小鹭子乐颠的被亲娘忽悠进了书房,乐颠的开始学习枯燥的基础算术……
  那天,水清浅并没有从父母嘴里听到关于所谓‘传承’的只字片语,但传承这个词并非禁忌,在整个东洲大陆,关于传承,关于飞天儿,都是个火热到爆的热门话题,各种不靠谱的答案满天飞,哪怕一个不识字的乡下孩子,都能掰出几个传说。
  所以很快的,水清浅对传承有了若干基本不靠谱的印象。
  “传承,就是你吃了之后,就很会聪明很聪明,立刻就会认字,会写字,读书会很厉害很厉害,随便考考,都能去帝都里当大官的那种!”三娃子很认真的对小伙伴解释。他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未来的某一天,能吃到一种叫传承的果子。
  “哇哦!那我也想要那种果子。”胖小儿满脸钦羡。
  “很酸很酸的,酸得都吃不进去。”三娃子的表情可认真了,就好像他吃过一样。
  “反正比写不出字被先生打手板强。”
  可能比打手板还糟糕。水清浅想,要不然,为什么大家都不去吃果子,而宁愿被先生打手板呢?
  “不对,不对。唱戏里说了,传承,就是会变得漂亮亮的,然后会住进皇宫的,穿漂亮的花衣裳,头上也插满了花……”二丫头前些日子去了亲戚家给长辈拜寿,听说请了戏班子,唱了三天的堂会。关于传承,各种版本的戏文也很多。
  “你瞎说!”大牛忿忿地推了二丫一把。
  水清浅同意,他不喜欢穿花衣裳,也不喜欢头上戴花,更不愿离开爹妈住进皇宫去。
  大牛拉着水清浅说:“传承就是可以成为飞天儿,我叔说了,得了传承,人就会变成飞天儿,成为神仙哒!”大牛因为自家二叔在镇子上开杂货铺子,所以在水吟庄这十里八村的孩子团中,自认是个博学多见的人。
  “你才瞎说!”另有别的小朋友严重鄙视大牛,“我就是飞天族的,传承就是把石头变成金子,然后会买很多很多的糖……”
  “传承明明是一种让人变聪明的果子……我也是飞天儿!”
  “你才不是飞天儿,你妈妈说你是从田里捡来的。”
  “我是,你不是!”
  “少爷,你得听我的……”
  园子里充满了孩子们互不相让的尖叫,争相恐后的宣称自己是飞天儿后裔,只有自己才最懂传承,自己的答案最正确……
  “爹爹,”脏得跟从泥里打过滚儿似的小鸟用泥乎乎的小手扒着父亲的肩头,把他所听来的关于传承,关于飞天族的各种说法学了一遍后,问到,“……他们说的是真的么?”
  “鹭子自己想呢?”
  “妈妈说,鹭子是飞天儿的小孩,这是个秘密,秘密就是不让鹭子告诉别人。”坐在父亲的臂弯上,搂着父亲的脖子,小鹭子一面对那些小伙伴的答案表示困惑,一面又对父亲邀功,“刚刚他们有说,鹭子都没有说。”
  “鹭子是好宝贝。”水庄主从袖袋里掏出一只糖果子奖励那只趴在肩上的小鸟的嘴里,其实,按照如今飞天儿泛滥成灾的传说,就算儿子一没留神说出去,也不会有谁当真的。
  从二岁到六岁,从懵懂到开智,水清浅其实一直都不是很清楚为什么父母不希望他在人前提及飞天儿这事。不过,随着心智慢慢开阔,在听闻了各式各样的关于传承的不靠谱的八卦后,六岁的水清浅觉得,承认自己是飞天儿,真是太二了!
  飞天儿,在东洲大陆上是一个滥到不能再滥的‘大话谎言’。
  在水清浅的记忆里,他从来没有很正式的从父母的口中听到关于传承,关于飞天儿的系统解说。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水清浅从一只奶团子长成一只小包子,他对飞天儿,对传承,不知不觉已经有了大致的认知。
  飞天儿,在最初的传说中,是一群人从天而降来的,按照当时东洲大陆的迷信说法,这样的人被叫做‘飞天儿’。
  ‘飞天儿’不负众望的带来了先进的农桑技术,发扬了文化……据说,连最平常的东西,比如油蜡、香胰子、玻璃镜儿……都是飞天儿发明的。好吧,这些日常之用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不起眼,传统的东洲文化并不觉得成为一个会造玻璃暖房、会搓蜡烛的工匠手艺人就值得备受推崇。更重要的是,飞天儿都是皇宫里的大官,而且,他们是好官。
  好官与英雄一样,各类传奇向来流传甚广。
  最初,英雄事迹只是受惠的人们口授相传;
  后来,就慢慢成了茶楼说书先生的选段;
  再后来,成了戏园子里的剧目;
  再再后来,大家已经不知道真实的原貌了……
  当真实变成戏说、戏说变成传说的五百年后的今天,‘飞天儿’在东洲大陆几乎成了出身高贵,博学仁爱、聪明、富有、优雅、美丽……一切美好词汇的代名词。然后年复一年,飞天儿们慢慢消失在人群中。但现实就像戏文里最爱唱的那句词:‘飞天儿’早已不在江湖,江湖却依然流传着‘飞天儿’的传说……
  时至今日,这种传说中的飞天儿到底还存不存在,小老百姓们肯定没见识过,但绝大部分人还是愿意相信那么厉害的飞天儿当然有后裔流传下来的,并且依然固执的认为,飞天族的人注定要做大官。同样,只要聪明漂亮,能力超群,还能做大官的,都肯定是飞天族的人……
  【……尽管有那么伪飞天儿最终被拆穿谎言,贻笑大方,对飞天儿的追求依然驱使着更多人在这条名誉的歧路上乐此不疲。在坚持寻找真正的‘飞天儿’的同时,我们也坚信他们一直生活在这片大陆,没有离开。就说天冲十九年的霭月政变,那个被骂作‘刽子手’的晋殇君能如此迅速授首,朝廷的动荡降至最低,其中必有飞天儿的力挽狂澜……】
  水清浅合上杂报,看越多关于飞天儿的八卦小报,就越是对飞天儿神乎其神的传说感到吃惊。不怪人人都把飞天儿挂嘴边,甚至热衷于伪装冒充。对普通大众来说,飞天儿是多么神秘莫测的一族啊!堪称神仙下凡,挥挥手,能点石成金的。
  不说什么安.邦.定国,就捡最普通的讲。
  想想吧,随便烧个玻璃都能成就出亿万富豪,随便弄弄土石配方,就能帮帝国快速打造出贯通东西南北中的通途大路,军队调动如臂指使,从此大一统不再是个梦……所谓金钱权势神马的,当真是信手拈来。
  水清浅虽年幼,但所知的飞天儿远比那些不靠谱的市井传闻详尽得多。他知道飞天族所谓的超凡能力,其实都与广博的学问密不可分,并且这些知识都是通过‘传承’,从第一代飞天儿传给他们的后裔。
  他爹妈如此;
  未来,他也会如此。
  可是……
  水清浅看看自己简单到堪称乏善可陈的书房、窗外小巧玲珑花草园子、脚边趴着的猎犬‘威武’……作为真正的飞天儿血脉,他爹妈得寒碜成什么样,才会混到如今这种‘农夫、山间,有点田’的乡下小地主式的蜗居生活哇!?
  水清浅那怨念的小磁场很荣幸的被亲爹接收到了。
  亲爹警觉了,说好的光辉伟大的父亲形象呢?享受田园生活是一回事,被亲生儿子鄙视就是另一回事。
  这一天,郑重的水庄主拉六岁的儿子约谈人生。
  亲爹是这样开篇的,“鹭子,成功的含义包罗万象,并不是只有权倾天下或者富可敌国才叫成功。最重要的,人生一世,要找到自己的目标,努力奋斗实现自己的价值,做一个有用的人……”
  嗯…………听不懂。
  人家才六岁!
  不过,小鹭子很认真的点点头,“放心吧,爹。我以后会努力学本事,我会给咱们水吟庄扬名立万,我以后会当大官,有钱有势,然后给咱们家在帝都买个大大的宅子……”
  他亲爹的心情,有点复杂。
  “儿砸!”水庄主决定换个直白的方式,“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追求不一样,无关成功,只是我和你母亲喜欢恬静的环境,田园,是一种生活态度……”
  “我懂!”小鹭子扑在父亲怀里,用小细胳膊轻轻拍拍父亲的背,不无安慰,“爹,无论你们混得有多惨,你和妈妈都永远是我最重要的人,等我长大了,给你们享清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