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末日降临后美人该何去何从──

时间:2020-11-21 09:32:26  作者:不羡平生

   正式文名《夜莺》现在的文名是用来吸引流量的

  文案:
  末日降临,失去明星光环的慕遥无法获得异能,无奈沦落风尘,成为暗娼。
  np
  过程np结局无cp
  结局天马行空,设定有bug
 
 
第01章 
  末日从来不缺美丽而柔弱的菟丝子,美貌是最低廉的货物,一块饼干,一口水就能买到。
  慕遥站在巷口迎着寒风,裹着一件洗到发白的黑色浴袍招揽过往的客人,周遭同样站着一个个神情麻木的男人女人,在路过的每一个人男人身上使劲浑身解数,只为获取一份食物。
  “这位先生,我只要一个黑馍馍你可以随便玩我。”一个年纪看起来不错十三岁的男童穿着裙子,他脸上挂着东施效颦的媚笑,满脸讨好地拦住一个男人。
  “滚滚滚,老子不要男孩。”
  男人嫌恶地一脚踹开抱着大腿的男人,从一旁的女人中拉过一个相对干净些的女孩,满脸淫/笑的走进深巷。
  男孩捂着胸口蜷缩在地面上,周围人冷漠地看着这一幕,无动于衷地漠视。
  有时候遇上的客人刚从外面回来脾气暴躁,不但会平白挨一顿打,还会被白睡了,要是你不依不饶想要讨得报酬,反而要遭一顿打,但如果不做这个,他们又能去做什么?不想饿死冷死,为了这稀薄的希望,求生的欲/望,黑巷的人们苟延残喘着。
  慕遥没有异能,身体素质更是奇差无比,只能靠张开双腿,出卖身体来讨生活。
  好在有一张漂亮的脸蛋,比起同事们略有一些优势,有一些固定的客人愿意赏他些许吃食、生活用品,让他过上了比别人好一些的生活。
  能靠张开双腿,出卖身体来讨生活,总比死在野外好。
  远远的,慕遥看见一个还算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他嘴角立马挂上了讨好的笑脸,脚步轻快的小跑向前。
  “温哥。”
  他生的十分好看,不笑的时候冷艳十足,笑起来如寒冰融雪,枯木逢春。
  被他叫做温哥的男人一身腥臭的鲜血,显然是刚完成任务从基地外回来。
  慕遥笑得更欢了,丝毫不介意那些鲜血和不明液体,小鸟依人地撞入对方的怀里。
  “温哥你回来啦。”
  温哥摸着怀里人瘦骨嶙峋的背脊,目光沉沉。
  他的沉默寡言,慕遥早就习惯了,殷切地抱住他满是伤疤的胳膊,带着他一步步走进阴暗的小巷,那里有一间他的房间,用来招待客人和生存,狭窄而逼兀,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别无他物。
  房间里点着一盏灯,温哥默默看着于寒风中吹的脸色苍白的慕遥,掌心下冰凉的躯体。
  “这几天你过得还好吗?”
  “还好吧,谢谢温哥关心。”慕遥笑笑,拽着温哥的衣领下压,一双胳膊环在他的脖子上,迫不及待地把人往床上带。
  温情可不适合嫖/客与妓/女的关系。
  温哥穿着野外作战服,一身的尘土和鲜血,连换衣服的功夫都没有就迫不及待地找到了他。
  慕遥伸出舌头舔着对方干涸起皮的双唇,牙齿咬住死皮掀下来,流出滚烫的鲜血。
  他吸着那鲜血如狼似虎地索取着,温哥的手掌顺着他的肌肤摸索。
  他的浴袍下面是真空的,为了方便办事,他们这些人都不会穿多余的衣服,要是遇上蛮不讲理,欲/火焚身的客人还要白白搭上好不容易换来的保暖衣物。
  温哥背上有几道深可见骨的爪痕,伤口本来已经凝固,在他激烈的碰撞间崩开,鲜血滴滴啦洇湿了黑色的床单。
  情事过后,温哥掏出三包饼干,五瓶异能者净化过的水,几颗糖果,还有十个贡献点交给了慕遥,慕遥看着久违的糖果,笑得看不见眼睛,声音更加甜滋滋了。
  “谢谢温哥!”
  “恩。”
  “温哥我下次还能看见你吗?”
  慕遥依偎在他的怀里温存。
  “……”
  “能。”
  只要他还剩一口气,他都要活着回来。
  隔壁是女人压抑的哭喊求饶声,还有钝击声。
  慕遥无动于衷地将获得的嫖资藏在隐秘的角落,而后收拾收拾浊液,再次走出房间屹立于寒风之中。
  温哥是一名雇佣兵,三阶异能者,在如今丧尸越来越强大的环境中,只能称得上勉强混个温饱。
  温哥走前留下了一支开到荼蘼的玫瑰,静静地躺在枕边。
  慕遥这时想起了他是一名木系异能者,捡起那支玫瑰摸在手心把玩了一会儿,然后插在耳边。
  生活在最底层,从未跟团出去过,慕遥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这样怒放的生命了。
  这个礼物他很喜欢。
  这一刻,慕遥由衷的希望温哥能够活的更久一点。
  他还想要更多的鲜花。
  大概是这朵玫瑰的功劳,慕遥今晚招揽到了比往常还要多的生意,获得的嫖资足够他还算舒服的生活一个星期。
  暮色褪去,该睡觉了,白天不是属于他们性工作者的时间。
 
 
第02章 
  慕遥很瘦,常年不见天日肤色惨白,涂着鲜艳的口红,照映出病态的美感。
  今晚的第一个客人是一个看起来不到十八的男孩,猴急毛躁。
  慕遥猜他是第一次出任务赚到了钱,来找妓/女破处的。
  本来慕遥看他都要跟一个美艳成熟的女人走了,不知发生了什么,男孩抛下了那个女人,走向了他。
  “一枚二阶晶核可以吗?”男孩羞涩的问。
  二阶晶核是很不错的嫖资了。
  “当然可以。”慕遥笑。
  慕遥含着他的阳/具,舌尖抵在铃口处深深一吸,腮帮子陷入,喉结滚动。
  男孩人经不起这种花样,像一个男人射出了初精。
  慕遥吞咽下浓郁的精/液,问他:“第一次吗?”
  男孩羞涩地点头,饱含期待的看着他,眼睛闪闪发光,“我认识你,我很喜欢你,我是看着你的电影长大的!”
  慕遥的笑容僵了片刻,“谢谢,接下来我会好好指导你如何征服女人或者男人的。”
  慕遥不可男孩再说些什么的时间,直接进入正题。
  出于男孩是第一次的考量,慕遥选择了相对来说好进入的后入式。
  他趴在床上,岔开双腿支起下半身,腰微微下塌,早已做好润滑和准备工作的艳红穴/口一览无余地暴露在男孩面前,雪白的屁股上是亮晶晶的液体。
  从男孩的角度来看,只看得见白花花的翘臀,一手可以环绕的细腰,是无数男孩人的梦中情人。
  年轻的男孩抗拒不了这种诱惑,猴急地扶着阳/具撞了进去,他的动作毫无章法可言,顶的慕遥肠壁难受。
  慕遥一边挨着肏细细碎碎的喘息呻吟,一边温柔十足地指导。
  “恩……慢点,别着急……啊……我教你。”他扶着男孩的阳/具帮助男孩找到自身的前列腺。
  “记住就是这里,只要你狠狠地肏这里,我就会被你征服。”慕遥仰着脖颈发出一声惊呼:“哈……”
  “慢点……”
  “恩……就是这样……”
  “快一点,九浅一深乖孩子你懂吗?”
  “太棒了,乖孩子肏死我。”
  在慕遥手把手教学下,男孩的学习能力很强,很快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节奏,将昔日的偶像肏得欲仙/欲死,泪流满面,这种感觉实在太过美妙。
  心窝处有一种奇妙的东西正在膨胀,在慕遥的那一声声诱人叫喊中破土而出,茁壮成长。
  慕遥身上满是汗水,后入的姿势因为他痉挛的大腿无法持续,如果不是男孩的身体足够强壮,根本无法继续维持着这个姿势。
  男孩虽然年纪小,但是体力足,胯下的那物更是骁勇善,慕遥被肏得神智全无,只能抱着伏在上方哼哧哼哧喘息的男孩,如同巨浪中的浮木随浪漂浮。
  男孩结实的背肌上是一道道胜利的勋章,最终在一声粗吼后射进了幽深的穴道中。
  慕遥全身颤抖地倒在床上,一动不动。
  男孩依依不舍地亲了又亲他的后颈,将承诺的那枚晶核放在了他的手心,才道别:“遥遥我先走了,下次我还会来找你。”
  看起来又是一个固定的客源,慕遥强打起精神,恹恹地看着那个年轻男孩:“我随时等你。”
  拖到不能再拖了,男孩终于转身离去。
  接下来的客人没有男孩那么好说话,出手大方了。
  最后一个客人满身戾气无处发泄,找到他们这群黑巷中的流莺发泄情绪和欲/望。
  慕遥是最后一个接待他的,即使客人已经疲惫了,还是将慕遥折磨地浑身是血。
  不过没事的,吃点药就好了。
  慕遥哆哆嗦嗦地从床上爬起来,挪着残破的身躯来到了桌边。
  桌上摆着一些陶碗陶瓶,还有一双筷子,一根调羹,还有一些装东西的木箱子。
  慕遥打开一个陶瓶,握住瓶壁往手心里倒药丸,结果没有熟悉的药丸落在掌心。
  药没了,得去买药了。
  可夜晚不够安全,慕遥蜷缩在床上,闭上双眼忍耐,静静等待拂晓时刻。
 
 
第03章 
  冬日的白天来的格外晚,直到八点天才亮了起来。
  这时候,慕遥也恢复了一些行动能力,从库存里掏出一枚耀眼璀璨的高阶晶核揣进兜里,难得的穿上了整齐的衣物走在阳光下。
  末日第五年的寒冬格外寒冷,路上的行人们瑟瑟发抖着站在阳光下取暖,偶尔路过几个穿着轻薄的异能者路过,惹来一片艳羡的目光。
  凌风基地是个不大不小的基地,有一名七阶异能者坐镇,人口将将三千,其中异能者只有三分之一,好在地势优胜,正好处在几个强大基地的中心,得以幸免与其它中小型基地一样被丧尸围城无力反抗,最终覆灭的结局。
  慕遥穿梭于人群之中,拉下帽檐遮挡寒风,忙碌的人群小声议论着什么,无意中听见一个熟悉的人名,一颗心都吊了起来,不禁驻足倾听。
  “诶,你们知道吗?云风基地的霍巍云来我们基地了,据说是北面那边出现异常骚动,需要召集附近基地人员一起去探查。”
  同伴惊呼:“北面是出了什么动静,居然惹得这一片的基地不安。”
  “听小道消息说是出了一个新丧尸皇,有意对我们这片基地围剿。”
  “乖乖,不得了,还是指望那些高层给力些,别又来一遭丧尸围城,上次侥幸跑了,这次……”
  弄明白对方出现的原因,慕遥不再停留,快步走向交易所。
  他要尽快买好药回到黑巷,避免与不想干的人遇上。
  慕遥将晶核递给柜员,同时左顾右盼了一圈,神情紧张:“能麻烦快一点吗?”
  柜员抬头瞅了几眼慕遥,这人也算是他们的老熟客了,一个暗娼拿得出六阶晶核换作是别的人,他们会认为是偷的抢的,如果换做是慕遥也就不奇怪了,毕竟……
  柜员将一瓶药罐递给慕遥,“诺,验验货吧。”
  慕遥打开药瓶,倒出一粒闻了闻,又放进嘴里,确认无误后,他低声说:“谢谢。”
  走出交易所,慕遥突然想起来房间里没有生活用水了,接待下一个客人的时候总要用水来擦干净上一个客人留下来的体液。
  别人不在意,慕遥却不得不在意,水对于他来说也是不得不消费的生活物资。
  慕遥匆匆回黑巷里提出两个大水桶,又跑去基地固定领取物资的地方,付了一信用点换了两大桶水。
  以慕遥的体格将这两大桶水拎回黑巷还是很有难度的,正在他踌躇之间,一双粗粝的手帮他提了起来。
  慕遥抬头看向对方,甜甜的叫了一声:“温哥。”
  温哥点了点头,轻巧地拎着两桶水与慕遥一起走在路上。
  在一个路口,慕遥远远地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他没有停下脚步,而是与温哥并肩而行走进黑巷之中。
  白日里的黑巷时不时还会传来一两声女人或者男人的无助哭喊,这是晚归的雇佣兵刚从死亡线挣脱出来,花一点点食物向婊/子疯狂发泄,闹出人命是常有的。
  慕遥在门前站定,看向那个沉默不语的男人,“谢谢温哥,你去忙吧,就放在这里,我自己提进去就好了。”
  “等等。”
  温哥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用棉布包着的物品塞进慕遥的手上。
  慕遥捏了捏,手感柔软,又打开来看了看,里面是三个热乎乎的白面馒头。
  在慕遥试探查看的时候,温哥始终是沉默而温柔地看着他,慕遥抬眼看向对方,四目相对。
  慕遥踮起脚,在温哥唇上轻轻一吻。
  “谢谢,上次的花我很喜欢。”
  白面馒头自然是收了下来,有姘头送吃食物资,慕遥从来都不会拒绝,还要给予对方甜头。
  一个吻,一场酣畅淋漓的性/事。
  就在慕遥收回这个吻时,温哥突然按住了他的肩膀,加深了这个吻,唇齿相依,呼吸交汇,酥酥麻麻的轻舔下颚。
  一吻毕,慕遥敏感多情的眼瞳湿漉漉的。
  温哥最后在慕遥唇角啾了一口,才走开。
  慕遥扶着墙平缓呼吸,普通人的身体素质不如异能者,不仅仅表现在战斗力,还表现在情事之间。
  应付异能者慕遥也是逐渐适应过来的,并且能够得到乐趣,如鱼入水。
  慕遥收拾好东西,听见门前有女人的娇笑,正柔声细语地向嫖/客索取更多的嫖资,嫖/客敌不过女人的百般痴缠,最终给了原先说定的一倍。
  等到男人的脚步声逐渐走远,慕遥才打开/房门,喊了一声:“杨姐。”
  杨姐是他们这一片的管事,手段了得,负责收收租,禁止杀红眼的异能者大肆破坏,同时也要卖身养活自己。
  杨姐穿着打扮在黑巷属于光鲜亮丽的,红色呢子大衣,黑色毛衣裙,皮靴,保暖又漂亮。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