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崽崽是全世界的希望【甜文】──兔子发夹

时间:2020-11-20 14:53:05  作者:兔子发夹

 

 
  文案:
  末日的木岐星上只剩下一千座城,和天上的两颗月亮
  莫小白是千城里每天脏兮兮捡破烂的孩子
  他的肚子圆滚滚的,他自己都不知道孩子他爸是谁
  龙辰是天阙上的指挥官,找了老婆大人三年,终于在小破城的垃圾回收站找到了,结果老婆怀了野男人的娃!QAQ
  这娃不能要!
  这娃要打掉!╰_╯
  ……
  带娃我可以
  养娃我愿意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orz
  恢复记忆后的莫城主,一边哄孩子睡觉,一边监督自己的“俘虏”做体能训练
  莫小白小声,“幸亏当初没听你的,把孩子打掉,不然全世界就没救了。”
  龙指挥官累得狗喘,“老婆大人说的对,是我没有脑子,所以能够开始二胎、二胎计划了吗?”
  “……小声点,吵着孩子睡觉了,”莫小白皱眉瞅着男人,“我不在的日子是不是没有人监督你训练?你现在不行了啊,再练100组再说吧。”
  一个小时候后
  指挥官大人笑的小声,咬一口老婆红通通的耳朵,“小声点,你这样我怎么再练100组?”
  一旁摇篮里早就被吵醒的崽崽:
  ……不是说天上地下水火不容吗?
  宝宝睡不着了,宝宝要举报城主和指挥官私通╯^╰
 
 
 
第1章 1更
  末日的木岐星上有很多垃圾。
  飞行器的残骸,异化者的肢体,各种动植物腐烂发臭的血泊,还有令人伸手不见五指的大雾。
  那片雾像漫天的血花,带着瑰丽的嫣红色,一团团,一阵阵扑在莫小白的脸上。
  莫小白歪了歪头,做出一个亲昵的姿势,像是在和大雾贴脸。他的脸白白嫩嫩的,像孩子,浓烈的雾气像长辈,把小小的人儿团团包裹住。
  小小的人儿像是睡着了,褴褛的衣衫被大风吹开,露出衣下瘦弱的腰肢和微微隆起的肚皮。
  整具骨架,又瘦又小,像是风大点儿,就能被吹走了。
  莫小白真的就在冷风里打了个踉跄,突然醒神,发现自己收的蒿草被一只骨瘦如柴的柴犬叼走,自己收的布帛被一位母亲抢去裹成襁褓,包住瘦小的婴儿。
  而莫小白抹了抹脸,满脸的泪水。
  中心废墟,江子湖畔。
  每次来这里收垃圾的时候,他似乎都会走神,像是魂被什么勾走了,然后在悲伤的情绪里回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落泪。
  他失忆好久了。
  从三年前,泡在江子湖里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直到今天,一共三年零四个月。
  他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是脖子上挂的一枚戒指刻了“莫小白”这三个字,于是知道了自己可能是叫莫小白。
  而且多少岁也没印象,身量小小的,个头才175,除了一双眼睛多情而深邃,像是经历过岁月外,身体发肤没有一处不像未成年。
  哦,莫小白摸了摸肚皮。
  肚子也不像,正经的未成年没这么随便。
  当然了,这个年代,随便的孩子也多,毕竟连活着都不容易,谁还去那么讲究清白?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个不正经法,怀上的。
  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阿婶。”莫小白把抢了布帛的母亲叫住。
  妇女有些紧张,紧紧抱着孩子,回头看他。
  莫小白笑了笑,脸上的善意明晃晃的,用甜甜的嗓音说道:“天冷,一条布帛裹住不挡寒的,孩子的脚都冻红了,去我那儿拿条厚一点的被子吧。”
  妇女怔怔地,跟随莫小白来到了垃圾回收站。
  这里是莫小白的窝,一个臭烘烘、脏兮兮、空间巨大的地洞窑子。
  空间这么大,却到处是泥巴、血迹、堆放的破烂垃圾,根本无从下脚,比中心废墟那个垃圾场,还见不得人……
  唯一整洁一点的,可能就是窑洞里古榕上的床铺,床铺铺在树杈间的鸟巢上,被窝雪白,枕头柔软,妇女在树下巴巴望着,莫小白借由一张梯.子爬上去,把自己的床铺抽出来一床,递给妇女。
  “我还得留一床,这床小的,你拿去吧,给孩子用的话,也够了。”
  妇女把被褥接下,高高筑起的警惕稍卸下去一点。
  她用被褥第一时间把孩子裹好,小手小脚捂住,然后操一口不太流利的口语,说道:“谢谢你的被子……听说今晚还有猩红雨,我没地可住……能在你这住、住一晚吗?我可以帮你打、打扫!”
  “打扫就不必了,不过是一个窑洞,要是没处可去的话,就住下来吧,一直住下来都没问题,我这儿很久没来客人了。”
  妇女面上的肌肉更松弛了一些,连连给莫小白鞠了两个躬。
  莫小白笑了笑,拍拍自己的床铺,“床铺很大,今晚你和我一起睡吧。”
  “哎!”
  妇女脸上的笑脸,让她显得年轻了一些。
  今晚来垃圾回收站借宿的这位母亲,叫做依贝,其实年纪不大,是个30多岁的二宝妈妈。
  第一个孩子正好赶上木岐星上的初次末日,被天上的怪鸟叼走,没活过满月,第二胎赶着二次末日的战争前夜怀上,前两周才生出来。
  这还是个月子里的母亲。
  据依贝说,孩子的父亲是战时的后勤,给千城效力的,结果打仗时,所有的后勤都顶去前线,废了一条腿,便退了。
  后来战争天阙取得胜利,所有的千城参与战争的异化者被处死、焚烧、俘虏、囚禁,没一个有好下场。
  依贝的男人也因为废了一条腿,一年后感染恶化,死在了病床上,只留下来这个孩子,是个女孩儿。
  依贝把她的二宝取名“鸢花”
  鸢花是战争时期,每一个地上的千城子民都知道的战旗之花,母亲说她希望女儿一辈子都记得,自己的父亲是英雄。
  放下戒备后,依贝的话很多,边聊着这些,怀里吃奶的孩子边睡了。
  外面的雨下下来。
  莫小白爬下树梯,去到洞口,把被风吹开的藤蔓重新拢回来。
  拨弄藤蔓时,可以一眼看到洞外的世界。
  猩红雨下,寸草不生。
  一只啃着蒿草的流浪狗汪汪叫着在雨里狂奔,冲窑洞这边跑来。
  莫小白认出是那条抢了他垃圾的野狗,立刻便去挪藤蔓,要放狗狗进来,野狗却嗷呜一声哀嚎,两腿一撒,扑去地上,死掉……
  莫小白拨弄藤蔓的手顿住。
  不一会儿,天地彻底被红色血洗。
  二次末日后的木岐星,星球上仅剩下一千座城,而他眼前这片荒芜又广翱的土地,便是那场战争的主战场,荒城。
  战争的口号是“公平正义”,用来抗议背叛人民的英雄。
  那些背叛了人民的英雄,本是全人类最精英的异能者军团,利用全星球人民的心血建筑——空中堡垒·天阙,抵御外来鸟兽。
  后来鸟兽没了,猩红雨来了,“空中堡垒”成了“诺亚方舟”,即将带着英雄们潜逃。
  天阙很大,听说有千万平方公里,挂在天上,是木岐星的第二颗月亮。
  那里拥有最先进的科技和医疗,最秀美的山川和河流。
  只有最勇敢且最具实力的战士,才能去到那里。
  所有的战士们,以去到那里为荣。
  然后上去的战士,就再也没下来。
  莫小白抬头望着月亮,一颗小小的真月亮,一颗大大的“天阙”,两颗月亮此时都被洗成了血红色。
  今晚的雨,太大了。
  “你怎么了?”
  依贝哄孩子睡着后,见莫小白下去了好久没上来,忍不住瞧一眼,便见着莫小白在藤蔓旁,整个身体倚靠上去,手抓着藤蔓,十分地用力,表情痛苦,似乎在忍受什么。
  依贝想下来帮忙,莫小白摆摆手,示意不用。
  他的手捂着肚子,嘴唇略有些颤抖,但仍保持着笑意,慢慢又爬回床上,说道:“没事,每逢猩红雨天,都会闹肚子,习惯了,忍忍就好。”
  依贝担忧,“不会对孩子有什么影响吗?”
  这问题把莫小白问住了,“……应该不会吧,痛过很多次了,也没见这孩子流掉。”
  依贝:“哪有你这么做父亲的,不可以这个样子!”
  莫小白:“……”好吧,他真的还没有做父亲的心理准备。
  “你赶紧躺下,别是动了胎气。”生过两胎的依贝很有经验,放莫小白平躺下,被褥盖他身上。
  莫小白挺尴尬,怀孕这么久,第一次有人跟他提胎气。
  就像跟男孩子提月经一样,浑身都别扭。
  依贝给他的手心捏捏,似乎是什么缓解疼痛的穴位,“男孩子怀孕特别不容易的,你得仔细着点儿,不然对得起你自己和你男人吗?”
  莫小白无辜,“……我没有男人。”
  依云的动作一顿,看他一眼,懂了,摸摸他的头,“傻孩子,那也得对自己好点,如今咱们这儿环境、条件没有打胎的余地,先把孩子养着,别瞎折腾,命要紧。”
  莫小白点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这孩子才苟得这么大,五六个月了。
  “还疼吗?”依云这会儿很有母爱,摸着莫小白的头,轻声问他。
  莫小白乖巧地摇摇脑袋,但是布满冷汗的脸和苍白的脸色出卖了他。
  莫小白这样子,让依云想起来很多末日星球上失身的男孩女孩,都是绝望酿成的错误和悲剧。
  人就不能绝望地活着,因为会活得比死还难看。
  “欺负你的人就应该出门被撞,喝水被呛,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下得去手!”
  依贝母爱泛滥,握着莫小白的手,甚至流了几滴眼泪。
  搞得莫小白也心下戚戚然,觉得自己确实可怜。
  每次肚子疼都跟像要生了一样。
  “唔……”莫小白难受地闭上了眼,身体用力地蜷曲,手掌握成拳头抵着肚子。
  依贝焦急,“这么难受吗?你这个月份不至于是要生啊……不会、不会是动了胎气要流产吧???”
  简单的问题依贝会处理,碰上这些要人命的麻烦就解决不了了。
  女人当即慌张起来,想出去呼救,可转头一见外面的世界,哪里像是还有活人的样子?
  “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依贝不知所措时,洞外忽然传来一声撞击声,像是飞行器坠落,吓得依贝一哆嗦。
  紧接着,洞外便传来了人声。
  一个黄毛小子举着一把巨大的黑伞,护送一个身披雨衣的长腿男人进来。
  后者似乎有洁癖,进来后眉毛一直拧着,漆黑的目光扫一圈洞内邋遢的环境,冷白的脸色令人胆寒。
  黄毛小子半点不敢怠慢,收了男人身上的雨衣,还亲手打理了男人笔挺外套上的尘土,之后从随身的腰包里掏出水瓶。
  “长官……”男人短短一个眼神,黄毛小子的称呼就吞了回去,小心谨慎递出水瓶,道:“龙队,喝口热水吧,当心受凉。”
  男人这才脸色稍缓,接过水瓶,瞅一眼树巢上下来的妇女,微微侧了侧身子。
  自家大人最讨厌被陌生人黏糊,依贝冲过来时,黄毛小子一把就挡开了,“哎哎哎,飞行器撞了,途径这里寻个洞避雨,等雨停了我们就走,你别过来,我们也不过去,请保持距离!”
  依贝顾不上了。
  这两人从猩红雨下没事人一样进来,身份肯定不简单,而且听黄毛小子刚才称呼男人龙队。
  如今的千城,只有商城那边的生意人,还有大把的钱财雇佣小队,做些任务,或者贩卖些材料,这些小队的队长,往往就叫某队,而且手头多半有些好东西,比如针剂和药材!
  依贝救人心切,一把就朝男人扑了过去,抓住男人的胳膊,“请问、请问您是商城那边的人吗?您手头上有针剂或药材吗?我们这边有人出事了,需要您救命!”
  “哎,你这女人!”黄毛吓死,要去拍妇女的手。
  男人自己把手抽了出来,面部微微绷着,像是很不高兴,但嘴里却问了一句,“什么人?”
  依贝:“他说他叫莫小白!动了胎气,现在要不行啦!”
  像是电影放送一样,男人冷白的面色,先是因为妇女提及的名字,而猛然欢喜了一下,紧接着还来不及变化出欢喜的微表情,又迎来“动胎气”这么个惊天噩耗。
  而且,还要不行了??
  龙辰心里五味陈杂,瞬间被喝下去的水呛了一口,之后不顾形象,甩开小弟,抓着榕树上的梯.子,麻溜地爬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  出门被撞,喝水被呛,确认过剧本,是孩子他爸
  ·
  下一本开这个~求个预收~
  《被迫和游戏bossHE》
  林小小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除了长得漂亮一无是处,校师生们搞不懂为啥学霸、校草、学神都一定要把他搞到手
  林小小也觉得三人对他太好了,天天修罗场他很苦恼
  直到四人一起穿进一个逃生游戏,才发现,学长们都他妈的是大猪蹄子!
  皮肤苍白的男人一把掐住林小小的喉咙,林小小声嘶力竭地哭泣,“你们他妈的倒是来救我啊!”
  学霸:老子称霸校园,但这里不是校园阿西吧!
  校草:我的美貌攻击,boss全程无效化!
  学神:飞、飞起来了,牛顿的棺材板压不住了啊喂!
  诡异的布偶娃娃飞在天上,状同死尸般的男人几乎要把林小小的脖子拧断
  林小小在窒息里,看见男人的眼睛,像是冰封了一整个世界,脸上面无表情,杀人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好可怕……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