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落魄后我被死对头盯上了【都市情缘】──哈欠兄

时间:2020-11-20 14:31:51  作者:哈欠兄

 

 
  文案:
  为了新戏的男一号,方卿参加了无良导演安排的酒局。
  酒局上,方卿一眼就认出,那位投资商是他小时候欺负过的陆离霄。
  陆离霄如今发达了,有钱有颜有地位,还能反过来主宰他方卿的前程
  方卿想起小时候自己把陆离霄当马骑,觉得自己这回演艺生涯肯定要玩完。
  这位陆大佬指不定要怎么报复他。
  然而....
  等等!
  塞房卡是什么意思?
  陆离霄:关于男一号的问题,不如我们去酒店开间房慢慢谈。
  方 卿:谢邀,跑龙套就挺好。
  年少时,富家小少爷方卿是陆离霄心头的一根刺。
  陆离霄做梦都想看到方卿从云端摔落,予他反击的机会!
  后来,陆离霄的美梦成真了,他如愿以偿的占有了曾高不可攀的人。
  但那根刺却融进了他的血肉里,他恨他痛,但再也没有办法将它剔除。
  【方卿:我落魄后,某疯狗想趁机欺凌我,占有我,结果对我火葬场了】
 
  【追妻火葬场文】
  【步步为营(疯)犬系攻 VS 睿智坚韧清冷受】
 
 
 
 
第1章 赴局前!
  棠海市的雨淅淅沥沥的连续了几天,总算在今天转了晴,但只撑了一个白天,这会儿傍晚又下起了小雨。
  餐厅里没什么生意,一楼大厅里稀稀落落的坐了两三桌.
  坐在落地窗边的那名年轻男子样貌实在英俊,店内几服务员小姑娘趁闲围在一起,兴致浓厚的讨论着这位客人的身份....
  ——这么好看,当明星也绰绰有余了吧。
  男子靠坐在餐椅上,双腿交叠,即便如此也能看出他身材比例极佳,他神色自然的看着落地窗外,似乎在等什么人。
  窗外阴雨绵绵,远处霓灯的光影穿过雨夜投射在他身旁的落地窗墙上,也在他清隽分明的五官上镀了一层柔和的光晕,远看过去,男子清瘦的身影似已与外面的阴雨浑融成了一副清透雅致的墨画....
  桌上的手机忽然震动,男子接起电话,十几秒后脸色沉重起来。
  “对不起啊方卿,唉,这是投资方突然的决定,我也没办法改变,真是麻烦你这么多天来回跑了,唉....”
  电话那头,刘向坤几次叹息,话里充满无奈,他虽是导演,但也不免要向资本低头讨饭,最大投资方要求把他已经定下的新戏男主角方卿换成另一名当红流量,他为那上亿的投资,只能妥协。
  即便方卿已拍好定妆照,并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剧本围读....
  方卿内心一落千丈,但也知这并非刘导决意,娱乐圈瞬息万变,临时撤换演员这种事,早已是司空见惯。
  “虽然很遗憾,但也理解您的难处,希望以后还能有机会与刘导您合作。”
  结束通话后,方卿有些恍惚的垂下眼眸,一手用力捏着眉心。
  他之前以为这部戏会是自己演艺生涯的转折点,犹记得当初刘导说让他做男主角时,他兴奋的彻夜未眠,那部戏改编的原着他翻看了不下六遍,其中男主角的台词他几乎倒背如流。
  不曾想人算不如天算,只一通电话就将他打回了原形。
  方卿请服务员直接把他点的菜打包。
  提着打包好的饭菜离开餐厅,方卿顶着小雨小跑到餐厅对面的站牌底下,他掸去身上的水珠,安静的站在站牌下等车。
  发光的广告牌将方卿孤单的身影映在他面前的积水中,从一侧看去,那两腿显的格外修长,腰窄而挺拔,虽然身形略显单薄,但却给人一种英挺斯文的感觉。
  两个站在方卿一旁三米外,也同样在等车的小姑娘很快就注意到了方卿,两人小心翼翼的探着脖子想瞧清方卿的模样,身体前倾过限失去重心,一脚踩进了前面台阶下的积水中,溅起污水使得两人同时惊叫起来。
  方卿下意识的转头看来,两小姑娘也如愿以偿的看清了方卿的模样,脸上不由一红。
  高耸眉骨下,琥珀色的眼眸在并不明亮的光线下显得深邃而又朦胧,皮肤白的像刷了一层冷釉,气质干净的流露出一丝苍白利落的感觉。
  好看的有些过分了。
  “你去,你去要。”
  “不行我不好意思,你去。”
  两小姑娘脸红心跳,相互推着让对方去要这帅哥的联系方式,争执之余,方卿已经登上了一辆公交车。
  车上没什么人,方卿也未选择坐下,而是站在车窗边,面无表情的凝望着车窗外。
  雨越下越大,汇聚在车玻璃上的水流,将窗外飞速闪退的繁华夜景,模糊成了一道道缥缈虚幻的光影。
  半个多小时后,方卿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内。
  老式小区的小六层公寓楼,没有电梯,一户约六十多平,两室一厅。
  这里离繁华区虽远,但交通方便。
  和方卿合租的另一青年叫唐率,与方卿同龄,也跟方卿一样同是十八线小演员,不过性格比起清冷的方卿要外放许多,很阳郎健气的一人。
  方卿开门进屋的时候,唐率刚洗完澡,头上还顶着块毛巾,他见方卿开门进来,颇为意外:“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今天跟那刘导吃饭的吗?”
  方卿低头换鞋,“临时有些变动,刘导没来,我把饭菜打包回来了,你要吃吗?一口没动过。”
  唐率前一秒还琢磨着方卿话里的“变动”是什么意思,紧接听方卿这么一说,顿时高兴的砸吧起嘴,快步上前接下方卿手里装着打包盒的提袋。
  “那敢情好啊,我正要点外卖呢。”唐率将提袋里的打包盒放到餐桌上,闻那香气就馋的咽口水,“这几样肯定很贵吧,毕竟是请刘导吃的,诶方卿,你不来吃点吗?”
  方卿从卧室里拿了睡衣刚出来,准备洗澡,他身上淋了点雨,额前凌乱的贴着几缕碎发,面色苍白的几近透明。
  唐率隐隐觉的方卿情绪不对劲,虽然往常就是这样安静又冷清,但起码脸色还是轻松的,不像此刻雾霭重重,像有什么心事。
  “我先洗澡,把那盒虾留给我就行。”方卿轻声说完,转身进了浴室。
  唐率心里猜出一些,等方卿从浴室出来,他直接开口问道:“是不是新戏出什么岔子了?”
  “嗯。”方卿在餐桌前坐了下来,一边用干毛巾揉着头发,一边苦笑着说:“男主演换了其他人。”
  一个热水澡洗完,方卿心底的阴郁也消散了不少,这几年他学的最多的,大概就是自我消化。
  虽然心中已有猜想,但听方卿这么说,唐率还是感到不可思议:“你这都快官宣了吧,怎么还临时换人了,这刘向坤也太过分了。”
  “投资方的主意,跟刘导没关系。”方卿似乎也接受了这件事,他戴上一次性手套,不急不缓的剥着那盘虾。
  唐率心底为方卿叫屈,但作为同道中人,他也深知演艺圈那不近人情的规则,他们这种底层小演员想跟资本的选择对抗,简直是蚍蜉撼树。
  “没事儿,以后肯定还会有机会的。”唐率道:“而且你都被刘导相中过了,这足以说明你的魅力。”
  “不说我了,你呢,之前的面试怎么样了?”方卿温和的问道。
  “半小时前收到信息通知,明天上午去进行最后一轮面试。”唐率嘴里嚼着牛肉块,含糊不清道,“要是成了,明晚请你吃饭。”
  方卿微笑着:“那我等你好消息。”
  唐率心里还在为方卿的事儿郁闷,论颜值论演技,他感觉自己这好哥们不输娱乐圈任何当红流量,明明签约了国内知名的盛星娱乐,却如被公司放养一般不闻不问,找戏面试都要自己四处奔波,他问过方卿,但方卿对自己与盛星娱乐之间的纠葛只字不愿提,他怀疑是方卿得罪了盛星娱乐的高层才被如此打压,否则以方卿的实力,稍有优质影视资源加持,晋升流量根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这三年,方卿在一众烂剧中摸爬滚打,好像不止一次像今日这样,与即将到手的资源擦肩而过,唐率原本只是觉得方卿点儿背,但现在总感觉方卿被刻意针对。
  晚饭后,方卿从床边的写字桌抽屉里找到先前面试剩下的一份简历,准备明天一早就拿去复印。
  他知道现下还有几个剧组还在招演员,虽说难再找到刘导新戏那样的顶级资源,但以他的资质,只要不挑挑拣拣,倒也不用担心会没戏拍。
  第二天早上,方卿起的很早,他做了两份三明治,留了一份用保鲜膜裹着放在餐桌上给唐率,等唐率伸着懒腰从房间里出来,方卿已经拿着简历出门了。
  没有人想被生活甩在后面,无论竞争如何残酷,方卿亦是如此,他渴望在这诺大的娱乐圈拥有堂堂正正的一席之地。
  虽然时运总于他不济....
  上午九点,方卿从一栋商业大厦里出来,这次连递交简历都未能提交上去。
  这个剧组演员海选的时间早已过了。
  先前为刘向坤的那部戏投入大量时间跟精力,方卿错过了不少剧组选角的机会。
  快中午的时候,方卿突然又接到了刘向坤的电话,看着来电备注上“刘导”这两个字,疑惑之余方卿心里又燃起一丝希望。
  “方卿呐,赵申导演你应该知道吧,他的新戏正在前期的筹备中,戏中主要角色演员都还未定。”电话一接通,刘向坤直接开门见山,“我给他发了你照片,也跟他说了你的基本情况,他好像对你还挺感兴趣,说想见见你。”
  刘向坤在圈内外很受人敬重,不仅是他导演水平甚高,也因为他人情练达,很讲义气,他打从心眼里看好方卿,新戏临时撤换方卿非他本意,虽然方卿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但他心里依旧觉得过意不去,这才想办法为方卿另谋资源,以求自己良心安稳。
  方卿握紧手机,心潮如浪吭吭的砸着胸腔,极力镇定的感激道:“谢谢刘导,真是非常感谢。”
  “我把他的电话给你,你直接联系他,看他那边怎么安排。”刘向坤道,“方卿,我这边耽误了你不少时间,还希望这次真能帮上你点什么。”
  “刘导您言重了,劳烦您记挂,真的都不知该如何感谢您。”
  刘向坤轻轻笑了一声:“方卿呐,我在这圈里有几十年了,眼光不会错,你是个当演员的好苗子,好好努力,以后咱们会有合作的机会的。”
  电话挂断不久,刘向坤就给方卿发来一串号码。
  方卿知道这个赵申,网上有关他的负面传闻较多,但他手里出过两部爆款影视剧,也带火过不少演员,所以是不少演员争相想要合作的对象。
  能上赵申的戏,对方卿这样的三流演员而言,同样是可遇不可求。
  方卿随即找个了安静的地方给赵申打了电话过去。
  起初对方口气有些冷淡,但勉强还算客气,之后一听是刘向坤介绍的演员,态度顿时好了许多:“哦哦,方卿是吧,老刘跟我说过,他给我看了你照片,嗯,形象很不错,挺符合我下部新剧的男主角的。”
  “......”
  这种画大饼式的话术,令方卿登时心里没了底,就算是给刘向坤的面子,这赵申也不至于开口就称自己适合他新剧的男主角,他甚至都还未见过自己。
  但送到眼前机会,他又不可能轻易放弃。
  简单交流几句,赵申就对方卿道:“今晚八点,我在清棠酒店有场酒局,新戏的制片人投资商都在,你稍微拾掇一下也过来,到了给我打电话。”
  “赵导,你可能并不了解我,我想我们是不是该见一面,面试一下您的...”
  “老刘跟我提过你之后,我看过你照片,也在网上搜过你以往参演的影视片段,已经了解不少了。”赵申笑着打断方卿,“今晚饭局上都是娱乐圈很有份量的人物,多少人巴着想结识,年轻人,放机灵一点,这机会不常有啊。”
  “赵导,冒昧问一下,今晚的酒局与您的新戏有关?”
  “这是当然,参加酒局的都是新戏的利益方,除了你,也还有其他几位演员。”赵申道:“我让你过来,也是看在老刘的面子上,肯定多少都会在新戏里给你个角色的,但具体什么角色,也还得看你今晚的表现。”
  赵申话说到最后,已显的有些不耐烦,方卿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彬彬有礼的表示自己晚上会如时赴约,赵申这才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
  和赵申结束通话后,方卿就直接乘车回了公寓,一路上他都在思考赵申电话里的那番话。
  大概是赵申暗示的实在明显,这让方卿无法不往奇怪的方向遐想。
  回到公寓,已是下午两点多,方卿没想到唐率已经回来了,他一开门,唐率就欣喜若狂的对他说:“我被选上了方卿,老子要火了!”
  方卿心中也顿时豁然:“恭喜啊唐率。”
  唐率豪迈的一拍胸脯:“今晚哥请客,兄弟你尽管点。”
  “今晚可能没时间,得去赴个酒局。”
  “酒局?”
  方卿将与赵申的电话内容告诉唐率,唐率一听,抓着方卿的肩膀激动道:“牛逼啊兄弟,你要上赵导的戏了啊,我就知道你一定行的。”
  “只是赴个酒局,不算定角。”
  “都带你去见投资商制片人了,这可不就基本定下来了。”
  “跟你说实话,我连赵导的面都还没见。”方卿靠在沙发上,目光复杂的看着天花板,“所以我很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快就让我参加这种酒局。”
  “你不是说是刘导把你介绍给他的吗,那可能是他给刘导的面子吧。”
  “也许吧。”
  “话说你是担心今晚的酒局有什么潜规则?”唐率在方卿一旁坐了下来,若有所思道,“听你这么描述,酒局上的人好像还不少,我估摸着就是一般的酒局吧。”
  “去肯定是会去的,临时有什么情况,借口离开就是了。”
  “其实就算上不了赵申的戏,能在这酒局上结识一下圈内头部资本也是值得的。”唐率笑着打趣道:“万一今晚酒局上哪个大佬看上你,愿意带你回家带你飞,你从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