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重生后渣攻的金丝雀变坏了【破镜重圆】──薄荷冰茶

时间:2020-11-20 14:31:01  作者:薄荷冰茶

 

 
  文案:
  大家都知道卫家小少爷看上了一个穷小子,对他死缠烂打,至今没得手。
  穷小子穷归穷,长得是真好看,清澈的眼微微一弯,勾得人魂都没了,卫家小少爷见了一次就失了魂。
  大家都以为穷小子是欲擒故纵,直到人家拿了录取通知书出了国,把卫家小少爷远远甩在了身后。
  ——
  上辈子,宁晗没抵住卫熠热情的追求,结果被他折断了羽翼,困在了他的金丝笼里。
  重生后,宁晗发誓要远离这个变态,追求想要的人生。哪怕他表现得比前世更温和真诚,有时候还有那么点小可怜,他也不会心软了。
 
  【小剧场】
  男人红着眼哽咽道:“你就抱抱我,好吗?”
  他笑了笑:“我不会再抱你了。”
 
 
 
第1章 
  “宁晗,我和熠要订婚了。”
  面容精致的青年挂着最完美的笑容,声音里也是压抑不住的兴奋。
  他微抬着下巴,睥睨着面前苍白瘦弱又让人移不开眼的人,眼中闪过一抹嫉恨又很快变为讥讽。
  宁晗漠然地站着,脸上没有一丝波动,静静听着他说完,就要把门关上。
  这样的情形,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卫熠将他看得紧紧的,连单独出门都不允许,却从来不阻止他所谓的家人、朋友上门寻衅。大概在他眼里,他不过是个有意思的玩具吧,有占有欲却不够爱。一个玩具,怎么比得上那些高贵的人呢?
  “哎等等!还没说完呢。”
  青年抬手抵住门,无名指上的钻戒散发着细碎的光芒,宁晗不由自主地看了过去,然后怔住了。
  无名指上的钻戒,所以这次是真的?早该料到的不是吗。即使早有心理准备,痛感却没有一点减少,谁让他傻傻地交付了真心呢?活该被轻视、被玩弄。
  宁晗身侧垂着的手一点点地悄然握紧,指甲陷入肉里掐出血痕也浑然不觉。疼痛,并没有那么难以承受,习惯就好。
  看着他更加苍白的脸色,和显而易见的脆弱,青年的笑意更深:“好看吗?他给我挑的,就昨晚上。”
  说完青年捏了捏额角,貌似有些抱歉,却是挑衅的姿态:“啊对不起我忘了,昨晚是你们的三周年对吧,应该让他陪着你的。熠也真是的,太不体贴了,回头让卫伯伯……”
  宁晗心下一紧,昨晚吗?思绪飘远,青年的声音也听不真切了,只看到两瓣唇瓣张合着。
  昨晚,他们又吵架了啊,因为什么呢?他也不知道了,明明已经足够听话了,像被他操纵的提线木偶。反抗还是乖巧,好像都是错。
  或许,他活着就是一个错吧。对他好的人都被他连累,他这个罪魁祸首却还好好地活着,他不配。
  想起卫熠昨晚离开时阴沉的脸色,这样的情形已经是第无数次上演了,每一次都留他一个人,面对黑暗和空旷,让他自责,让他恐慌。
  生气了离开就可以,永远都不会错。因为有更舒适的温柔乡了对吗?是只有这次,还是他不知道的很多次?
  才三年呢,三年而已,就磨光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呵,也许根本没存在过吧,都是谎言,谎言而已。
  门合上的一瞬,宁晗无力地顺着门板跌落在地,抱着膝盖,头埋进腿间,肩膀轻轻耸动着。
  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童话,年少的他傻傻地信了,然后世界倾覆。
  如今梦醒了,却再也跳不出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浴缸里一片不断晕染开来的血红,大概是曼珠沙华的眼泪吧。
  很疼,也很轻松啊,宁晗艰难地扯扯唇,以微笑告别这个曾予他温柔的世界。
  ——
  校医务室里的病床上,原本安静沉睡的少年突然露出一个浅笑。
  “学长?”卫熠拉着他的手,立马就注意到了,眉头微微皱起,心下感觉不太对。
  学长最怕疼了,这回脑袋上起那么大个包,不喊疼就不错了,怎么能笑出来?
  见少年未醒,卫熠又转头问校医,语气不善的:“他怎么还不醒?你不是说没事?”
  校医刚坐回去喝了口水,又立马放下水杯走了回来,对着少年又是一番仔细检查,而后抬袖子揩揩脑门的汗,讨好地笑了笑:“卫少爷,等下肯定……”
  话音未落,就瞥到一双澄净的眼眸,还带着朦胧的雾气。
  “啊这不就醒了嘛,没事!”
  校医看着突然睁眼的少年,松了口气,默默地回到座位,缩小存在感。
  “学长,还疼不疼了?这里有止疼药。”
  卫熠眼睛立马亮了,也没再为难校医,迅速地拿过早就备好的药,伸手去扶他。
  宁晗怔怔地看着他,眼眶一下子就红了,眼泪却倔强地在眼眶旋转,始终没有掉落。
  很久以前,他就不会对着卫熠哭了。在一个不珍视你的人面前露出伤口,愚蠢又懦弱。
  连死了,也摆脱不了他吗?犯了错的人,死亡也换不来救赎吗?
  也是应该的吧,需要被救赎的人太多了,他不值得。
  宁晗微微偏过头,把眼泪生生憋了回去。手腕被割开的痛依稀留存,却也抵不过心脏的疼痛,绝望之后还是绝望,永无止境的。
  他不想再见卫熠,偏偏死后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
  留给他一个瘦削又孤寂的背影。
  卫熠沉默了一会儿,垂下眼帘遮住一片浓重的墨色。感觉有些事情脱离了掌控,他单纯又温暖的学长突然和他拉开了距离,原因不明。
  “学长,你生我气了吗?”
  卫熠声音温软,夹着丝小心翼翼。
  宁晗下意识地回头,看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好像稚嫩了很多,也还是他。
  他稍显脆弱的神情和弱弱的语气却让宁晗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曾经的他,那个满心满眼都是学长的温良学弟,那个让他以为拥有了全世界的清俊少年。
  不可否认,那个少年始终住在他心里,但又不是他。稚嫩的皮囊下,灵魂也不会变。
  宁晗,你早该醒了。
  看了他一眼,宁晗忍着晕眩,一言不发地撑起身子下床。
  刚刚发现卫熠,他想质问他,为什么他也会在,怎么没去忙着他的工作,去抱着他的未婚妻?
  还想问,他看到自己的尸体了吗?如果看到了,肯定会很生气吧,他的宠物又不听话了。
  然而,又好像没什么必要了,倒显得他执迷了。生也好,死也罢,都是陌路人。
  一看他不管不顾要走,卫熠就慌了,伸出去拉他。
  “学长!你想做什么?伤还没好呢。”
  卫熠略显惊慌地看着他,语气带了点焦急。
  宁晗目光落在他白皙修长的手上,脑中出现那枚闪亮的钻戒,突然胃里一阵翻涌。这双手,替别的人戴上了象征承诺的订婚戒,在他们的三周年纪念日。而他甚至没有资格去生气。
  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宁晗冷漠地:“放开。”
  卫熠身子一僵,慢慢地松开了手,垂着头一言不发,透着股落寞的味道。
  没料到他这么听话,宁晗愣了下。
  卫熠的霸道刻在了骨子里,每一次的反抗都以宁晗的失败告终。这一次,为什么呢?
  宁晗不想去想,目的达成了就要离开,去哪里都好,只要没有他。
  看着他决绝的背影,卫熠越发察觉不寻常,眼眸里墨色愈浓,染上了冷意。这不像他,卫熠想会不会摔出问题了,要不要带他去医院拍个片子。本来就傻乎乎的,别他还没骗到手,被别人抢先了。学长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和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学长会这么对他,肯定是生气了。没想到柯科在学长心里,这么重要,真让人嫉妒又恼火。
  刚走出几步,就听到跟上来的脚步声,很轻很轻,像是不想打扰他。
  宁晗不知道他还在坚持什么,有种无力的感觉,深吸一口气回头,正想说点什么,突然瞥到墙上的日历,4018年5月5日……
  这一年,似乎是他的大四?也是他和卫熠开始的那年。
  他真的死了吗?还是重生了?
  静静站了几秒,宁晗像是确定了什么,看着门外灿烂的阳光弯了唇,沉重的心情忽然轻松了很多,比解脱时还要轻松。
  因为,一切还来得及,他可以弥补,他要当一个好孩子,让爸妈有一个安稳快乐的余生。
  他还想,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而不是被一段感情绑架了一辈子。
  有些人,注定不适合在一起,无关于爱不爱。
  刚刚憋回去的眼泪,终于掉了出来,是甜的。
  宁晗缓缓回身看着卫熠,看着面前年轻了许多的,心下有些怪异的感觉。
  看,他的面容多么的单纯无害,说句重话都会担心伤害到他。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毁了他的家,毁了他的事业,毁了他的人生。
  以前是不防备,现在看着他,即使面容年轻了,眼里的占有欲也没有一点减少,他一开始的接近就不是偶然,每一句话也不简单。
  卫熠要他心里眼里只有他,只能围着他转,哪怕是最亲最近的父母、朋友,也必须断绝联系。
  慢慢地,他就成了卫熠精心打造的金丝笼里,见不得光的小灰雀。
  没错,在他的亲人、朋友眼里,他宁晗就是一只上不得台面的小灰雀,多看一眼都怕脏了眼睛,恨不得他从这个世界消失,好不再勾着他们的骄傲。
  “学长,你生气了吗?对不起,我不该和柯科吵起来的,还害你受伤,明明知道你们关系好,只是……”
  卫熠见他回头,眼睛一下子就被点亮了,像落入星辰璀璨。他欲言又止,不敢再继续说下去,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地伸出又默默收回,眼睛始终锁定宁晗。
  “学长,对不起,别生我气了,你头还疼吗?”
  卫熠悄悄往前挪了挪,离他更近了些。
  宁晗默了默,没有回答他,反而问:“卫熠,你喜欢我是吗?”
  有些事,应该不一样了。
  作者有话要说:  悄咪咪开新文~
  不知道有没有老读者,解释一下我的旧读者群被盗号的解散了,哭唧唧,新的放在专栏了,欢迎小可爱们回来~
  预收文一:《穿成顶级绿茶后我成了万人迷》
  路璀然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成了书里的炮灰绿茶。
  白天给主角受使绊子,晚上给攻们送温暖,忙得不亦乐乎,美滋滋以为只有不努力的绿茶,没有撬不动的墙角,那些优质男迟早都要跪倒在他的西装裤下。
  然而,看过小说的路璀然知道,绿茶是在想桃。主角受和攻们揭穿了绿茶的伪装,让他成为了上流社会的笑柄,被家族厌弃,下场凄惨。
  好在时间还来得及,路璀然果断和攻们断了联系,和原主受保持距离。家里有钱又有权,还不用继承家业,咸鱼它不香吗?
  路璀然消停了,被他撩的霸总&医生&运动员&歌王不适应了。
  开始:这家伙,以为欲拒还迎我就会上当了吗?
  后来:我就看看,不做什么。
  最后:好吧,你成功了!
  路璀然:都是可爱惹的祸:)
  预收文二:《失忆后我被霸总宠上天》
  盛旖光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豪门流落在外被找回的小少爷,卡内余额含着数不清的零,还多了个个高腿长的帅气老公。
  没等他多开心几天,就发现老公是个白眼狼,心里有位白月光不说,还要联合外人夺他家产。
  盛旖光捏紧拳头:老公可以再找,但钱必须留下!
  傅西迩是炙手可热的商圈新贵,几大家族都想拉拢,偏偏和盛家找回的土包子联姻了,令人扼腕叹息。
  土包子叛逆又凶蛮,除了那张脸能看,哪里都和傅西迩不般配,怎么看也长久不了。
  众人都等着盛家赔了夫人又折兵,结果傅西迩把他捧在了手心里,骂一句都不舍得。
  某一天,盛旖光千辛万苦收集了证据,气势汹汹地甩出一叠照片:别解释,离婚吧!
  傅西迩一把将人按在怀里亲得眼尾泛红,柔声道:乖,钱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盛旖光:???
 
 
第2章 
  话音刚落,就见卫熠白皙的脸上浮出一层薄红,他眼眸闪了闪,嘴唇蠕动几下,什么也没说出来,眼中隐隐带着些慌乱。
  宁晗看着他局促不安的样子,心中冷笑一声,他倒是忘了,卫熠是个演戏的高手,伪装成内向又单纯的小学弟,骗取他的同情。
  明明是被众人追捧的小少爷,偏偏在他面前像个小可怜,他还傻傻地信了。
  这次又想怎么表演呢?宁晗弯着唇,笑容温和:“喜欢我吗?学弟。”
  既然注定了要被纠缠,为什么要做被动的那个?被愚弄,被伤害,失去了自我。
  他想要的,给他就好,真情还是假意又有什么关系,这只是一场临时起意的猎爱游戏罢了。曾经作为猎物的他,这一次想要做玩家了。
  卫熠瞳孔缩了缩,垂在身侧的手收紧。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宁晗温柔的目光中,像是受到了鼓励,再次向前一步。
  “原来学长都知道了啊,让你困扰了吗?抱歉。”
  面容清俊的少年红着脸,语速极快。
  宁晗看着他的表演,唇畔的弧度扩大,声音轻轻的,温柔极了:“喜欢怎么会有错。”
  是啊,喜欢怎么会有错?错的是以爱为名的伤害,因为喜欢,所以想要得到,想要控制。这种喜欢,不过是对一个物件而已,廉价得很。
  明明他的面庞比任何时候都要柔和,卫熠不仅没有感到温暖和欣悦,心头怪异的感觉更强烈了,同样的脸和神情,他却像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一切都不太对劲,从学长醒来后,发生了什么?卫熠思索着,面上却不露声色,还是那个容易脸红的小男生。
  “学长,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因为心上人的一句话,男孩的眼眸就弯了起来,亮亮的像染上了星辉。
  凝视着他的双眼,宁晗微笑着:“当然,学长也很喜欢小熠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