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皇帝侄儿拿我毫无办法【完结】──存活确认

时间:2020-11-20 13:48:42  作者:存活确认

 

 
 
 
第1章 
  我执着酒杯,只觉得耳边剑风刷刷作响。
  刹那间,余光只见一道凛寒剑光冲我而来,仿佛下一瞬间就要刺破我的喉咙。
  谁知,那剑锋裹挟着雷霆之势而来,却将将停在我手上的酒杯上,稳得一动不动。
  我用眼神鼓励了执剑之人一番。
  那人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有着一等一的相貌和身段,当得起一句面若好女,纤腰一握。
  此刻他身子背对着我,却柔韧地一个下腰,潇洒地一剑回刺而来,这姿势属实难,不是从小被练柔韧身段的男子怕是做不出来。
  相公堂子锻炼他的柔韧性竟是被做了这番用途,世事难料啊。
  见他微微喘着气,却一脸献宝似的地不肯收剑,我叹了口气,望向那个人道:“君兰,你歇歇罢,仔细你喘气时割了本王的手。”
  君兰这才想到此处一般,连忙站起身,挽了个剑花收剑回鞘,只冲着我笑。
  看到他傻兮兮的模样,我不仅摇了摇头,又觉得有些好笑。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谁知道相公堂子里甚至能欣赏到剑法表演。
  君兰跑到我身边,蹲下身扒着我的手臂道:“九殿下,我的武功是不是有进步!”
  我笑道:“自然有,想要什么赏?”
  君兰眼睛一亮,道:“殿下去给我寻把好剑来!”
  我习惯性地叹了口气,又忍不住笑了。
  若我说我和君兰这个京都府名倌在房内切磋武技,怕是这天下无人会信。
  切磋是切磋,但切磋的是武技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但……事实真就如此。
  曾几何时,小王也想与他有些什么,最早我与他不熟,只远远见过几面,曾嫌弃他相貌太过柔美,何况他不说话时面容冰霜,端是难拿得紧。可是哪知道熟络之后我才知晓,这人绝美的皮囊里装着一个莽汉的心。
  就在这念头刚生出来不多时,就碎在他对我“砰”得一抱拳,说的那一句“九殿下此恩无以为报,容君兰逾距,哥哥!”
  不是柔弱美人倚在你怀中撒娇的那一种“哥哥”。
  是好似李逵鲁提辖的那一种“哥哥”!
  我在君兰屋中消磨到半夜,忽听窗扉叩了三下,君兰顿下剑势正要开口,却见窗透进来一个修长剪影,那人朗声道:“无量寿福,九王爷,安好安好,慈悲慈悲。”
  语调端得是动听平静,光是听听就觉得是个世外高人。
  我心道:好,屋里有个“表里不一”的,这下又来一个。
  我示意君兰开窗,只见一位道长侧窗而立,月光衬得他身姿如竹,颇有几分方外之人的模样,仿佛下一刻就要飞升了似的。
  他见窗开了,避嫌似的背对着窗,一扫拂尘搭在臂上,念了一句“无量寿福”,才道:“贫道顺路来访,惊扰九殿下雅兴了,恕罪恕罪。”
  我道:“国师大人,你有话就直说吧。”
  国师道:“今日乃是立冬,贫道自是去钦天监值守观星,不敢怠慢,哪知今年此日乌云颇多,贫道等候许久,毕竟立冬,天气严寒得紧,贫道讨了一盏君山银叶但还是……”
  我道:“……君兰,关窗。”
  “慢!”那道长一手按住窗棂,这才回过身,一副昳丽相貌映在灯下,他望着我微微一笑道:“后来,陛下召见贫道闲聊了一番。”
  我毫不买账,道:“与本王何干,关窗。”
  道长摇头叹息又道:“九殿下性子还是这般,唉,陛下问贫道‘朝中官员公卿狎妓成风,该如何呢’。”
  我冷笑道:“这等破事来问你一个方外之人,陛下还是一如既往的别出心裁。”
  道长道:“正说的是,但既然蒙陛下垂问,我自然不能以此为由推拒,于是便说‘贫道以为尘世之事皆是虚妄,四生六道轮回生死,不妨去超然净土,来去无挂才是大自在,索性贫道还有炼丹所剩火药百八十斤,何不将烟花之地直接一了百了,送他们去自在,贫道乃是修道之人,亦可提前超度了他们’。”
  我惊呆了,我一向知道这位国师玉和是个脑子不爽利的,哪成想他竟不爽利到如此这般。
  君兰原本寒着一张脸盯着他,听到此处肃然道:“道长真乃神人也。何时动手?君兰愿助道长一臂之力!”
  玉和道:“无量寿福,小友身在红尘,却道缘颇深,有造化,有造化啊……”
  两人相视一笑,仿佛相见恨晚。
  我察觉到一丝丝不祥之兆,道:“玉和,你先说陛下如何回你啊!”
  “哦……”玉和这才像是恍然大悟般道:“陛下沉默良久,道‘可惜现下那处有人尘缘未了,罢了,着令御史李南樵带人去查封京都府的青楼楚馆,若发现其中有官员公卿者,即刻回禀,待朕发落。”
  他话音刚落,只听外面一阵阵兵马之声,院外光亮晃得我一时无言。
  “无量寿福,贫道言尽于此,王爷保重。”说罢,那人道袍一翻,在君兰的小院被踹开之前,此人便没影了。
  为首的御史大夫被人颤颤巍巍地搀了进来,见是我,连连顿足。我也叹了口气,叹这时运不济,也狠狠一顿足。
  君兰静静地立在我身侧,丝毫不惧,他只是挽了一下鬓边长发,凑到我耳边说:“九哥哥,跺脚好娘啊。”
  实话说,我很不愿意见我这位皇帝侄儿。
  旁的倒还好,只是他与他的爹,我的大哥,也就是已薨的圣英太子身材样貌竟有八分像。
  看到他,我就像看到已薨的太子哥哥,只觉得膝盖发软。
  宫里的老人都知道,我封王开府前虽是皇子中的老幺,却最是乖觉灵巧的,很少犯错,这其中最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我怕太子哥哥——谢时洵。
  那时候若是我犯了错,太子甚至不需动用打骂责罚,他只要懒洋洋地斜坐在檐下那把乌木椅上,若是在今日这般的冬日,他那样畏寒的人便会穿着一件雪色白裘,尖下巴都抵到毛领子里去了,即便如此,他还是不肯放了我的过错。
  待我去了,那道视线就会从殿前的玉阶上扫下来,只这样冷冷淡淡的一眼,我就将一肚子狡辩忘到天外了,只有乖乖跪下领罚的份儿。
  唉,怎么他没了,他儿子又将此道继承了呢。
  御史李南樵李老爷子一路拉着我絮絮叨叨,十分痛心我如今的模样。我既不想听,有心走快些,但是一想到前方我那皇帝侄儿不知道怎样发付我,又想走慢些,一时间时快时慢,李老爷子不知道是走的还是气的,上气不接下气。
  步入养心殿,我心有余悸地扫了一眼玉阶之上,见那里空无一人,只有冷清月色,心下不知是松了口气还是怅然了一瞬。
  李老爷子让我在殿外候着,便进去了。
  不多时,只见大内总管程恩出了来,他神色复杂,到我跟前才压低声音道:“这么冷的天,殿下如何穿的这样单薄?这可……”
  我截断道:“哎,你只说罢了。”
  他露出为难的神色道:“陛下着您先跪下自省。您委屈一下,奴才这就进去劝一劝陛下……”
  我也露出为难神色,拽着下摆看了看地上,道:“可是程公公,您也知道小王身子弱,这冰天雪地如何跪得下去,不妨你给我去找块软垫子……”
  见程恩露出踌躇神色,我继续道:“心疼心疼小王罢,程大总管。”
  只听一声轻微的门响,有人冷道:“小皇叔,你夜夜留宿青楼楚馆,看着不似身子弱啊。”
  那声音清越疏懒,吓我一跳。
  我不情不愿地一放下摆,跪在冰冷的青石板上,口中恭敬道:“臣谢时舒,参见陛下。”
  那人闲庭信步地走到我面前,我只低着头盯着他靴子上暗色龙纹。
  他停在我面前,轻声道:“小皇叔,你可知身为亲王狎妓,该当何罪?”
  我干笑道:“这,约莫罚、罚俸三年?”
  那人也笑了一声,对他身边人道:“朕的小皇叔总是不肯吃苦的,这捡轻的自罚先让他说了,如何做得天下表率。”
  李御史突然也跪了下来,道:“依监司法,诸州七品官员以上使妓者,杖八十,不得以减!但……陛下,九王爷他……”
  “杖八十!”我猛吃一惊,忍不住一抬头,只见我那皇帝侄儿拢袖立在我身前,我望进那双含水般双眸中,无情也能看出三分情义来,这双眸子上,他着实像足了他爹。
  而这,是我后来琢磨出来的,在那时,我只望着他不由自主地道了一句:“太子哥哥。”
  一晃神,太子时洵的幻象骤然散去,才看清立在我面前的谢明澜。
  纵然见得不少了,但只一眼,我还是忍不住暗忖:唉,谢家的人撇去性情人品不说,相貌却是一个是赛一个的出挑,哪知到了他这一辈,竟是出了一个古今无二的了。
  虽说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这位皇帝侄儿的脸色好似更阴沉了。
  他一抬手,挥退了李御史和程恩,就连远处的太监宫女都被程恩带了出去。
  一时间,养心殿院内只有我与他二人。
  我复又垂下头望着青石板,平平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陛下万金之体,不该与我这般的臣子独处。”
  谢明澜似是冷笑了一下,呵斥道:“闭嘴。”
  见讨了个没趣,我也只得沉默了。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位皇帝侄儿人前人后对我的态度不大一样,若说是差在何处……
  “据说那个君兰俊美堪比卫阶,名满京都府,连朕都略有耳闻。”谢明澜道:“难怪小皇叔乐不思蜀了。”
  我暗暗补上心中那后半句:若说差在何处,可能是人后的谢明澜更为任性不讲理了起来。
  我一走神,随口而出便道:“不及陛下。”
  说完,我方觉说错了话,这话未免太过,我再大胆,也起了一身冷汗。
  谢明澜那张赛过他爹的小脸上一时白一时红,不知是惊是怒。
  不知怎的,见他这幅样子,我惶恐之余,竟还生出一丝破罐破摔的快意来,偏不愿递个台阶给他下,我倒要看看他自己怎么走下来。
  谁知谢明澜不怒反笑道:“好,好,小皇叔脾气越发大了!你笃定朕不能拿你怎样吗?”
  我跪得笔直,道:“臣不敢,臣死罪。”
  我其实从未怕过谢明澜,哪怕是天子,也没有办法拿一个不想活了的人怎么样。
  ……呃,说不定也有,有本事他把他爹请出来。
  我这样暗想着,甚至还给自己逗笑了。
  在这诡异的情境下泄露了笑意,谢明澜约莫觉得我真的疯了,转身就走。
  一枚冰冷落在我鼻尖,我抬头望向天空,只见不知何时开始飘起鹅毛大雪,颇有一番“玉花飞半夜,翠浪舞明年”的美景。
  大约是酒劲儿上来了,我还越发高兴了起来,甚至不顾那进屋去的谢明澜如何想,索性就站了起来,慢悠悠地掸了掸下摆。
  谁知那谢明澜进去后不多时,就出了来,双手捧出了一件物什。
  待他走近了,我定睛一看,顿时如五雷轰顶,方才破罐破摔的勇气都不知道哪里去了,我连忙跪下行礼,双手举过头顶道:“恭迎圣英太子灵位!”
  不知举了多久,手中终于一沉。
  我这侄儿还真把他爹请来了。
  一片寂静中,我望了望漫天大雪,又望了望怀中的牌位,雪片落在上面,我拭去一层,又落一层。可是想到他是最畏寒的,我反手扯下披风,仔细地将它放置其中,染不得一片落雪。
  茫茫雪夜,我脱了披风,里面只穿了个夹的,不到一炷香我就被冻透了。
  谢明澜穿的倒是多,兴许是随了他爹的畏寒体质,他身着雪色大氅,滚毛领子抵到下巴上,裹得严严实实,袖中似还揣了个手炉。他负手背着我站了一会儿,不知道思忖了什么,再转回来时,眸色冷得很。
  这样的眼神,若是放在太子时洵那里,我便知道此事定不能善了,但现在……
  我偷瞄了一眼怀中那块木牌。
  谢明澜开口道:“小皇叔,你今日的所作所为,若是圣英太子在此,会如何呢?”
  我踌躇了一下,想说“你学你爹什么不好?连管我也要学?”
  但牌位在此,我到底不敢放肆,只得轻咳一声道:“陛下,圣英太子彼时并未有您这现在这般的重担,陛下日理万机,臣触及国法不敢狡辩,陛下大可将我发付前朝三司会审定罪,又何必似如今这般,公不公!私不私!”
  开口时,我本是软了口气的,可是说着说着,我终是忍不住再次出言顶撞。
  谢明澜静静听完,颜色更冷,只轻轻道:“若是他这样问你话,你也似这般出言无状?”
  我平复了一下呼吸,又下意识瞥了一眼他的灵位,一张口只觉得自己口气弱了下来:“臣不敢。”
  不是之前直挺挺地说给谢明澜的那种“臣不敢”。
  是当真不敢,又怂又讨饶的“不敢”。
  突听“砰”的一声,有什么东西猛然碎在我膝边,我吓了一跳,才觉察是他的手炉,此刻已然四分五裂了。再抬眼,只见谢明澜指着我道:“那你怎么现在就敢!”
  显然,谢明澜动了真怒。
  我忙道:“陛下息怒。”
  我不是怕他,是觉得他爹尚且在此,我竟然给他气成这样,夜里太子哥哥只怕要入梦来教训我。
  谢明澜冷冷道:“难道还要朕问第二遍?”
  我只得道:“若是圣英太子殿下在此,臣今日所作所为,约莫……约莫……”
  我对着太子时洵的灵位一个头磕下去,自道:“臣弟不敢有今日这等胡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