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听说你帅,可惜我瞎【甜文】──常安十九画

时间:2020-11-20 13:43:33  作者:常安十九画

   

 
 
文案:
林晓,生了一双勾魂摄魄的秋水剪瞳,却是一名先天视障人士。
一天雨夜,一位醉酒青年被友人送到他家按摩店。
林晓:先生,麻烦您先脱掉上衣,然后趴在床上。
天团乐队队长、鼓手方驰一双桃花眼醉后风流无限,斜睨着眼前乌发雪肤的少年,又看了看霓虹灯牌上闪烁着靡靡之色的“按摩”两个字,沉思片刻后——随手拨了个“110”。
林晓:惊慌.jpg
误会!店是正经店,人也是正经人!
一次欲-仙-欲-死之后,不定期复发.颈椎病.乐队灵魂.肩颈疼.方驰馋上了林晓的手艺。
方驰:拔罐按摩针灸理疗大保健一条龙,私人定制包月包年终身会员,小师傅,考虑拓展一下个人业务范围吗?
林晓:先生,我卖技不卖身。
后来——
林晓:对,您别紧张,别这么僵硬……如何放松您会的吧?
方驰:呵。
再后来——
方驰:对,你别紧张,别这么僵硬……如何放松你教过我的吧?
林晓:QAQ!!!
乱棒打晕小师傅。
 
【沉静呆萌天然黑.眼盲受】vs【闷骚暗浪颈肩病.鼓手攻】
 
食用指南:
1v1,伪.娱乐圈背景,主角无原型!都市恋爱小甜饼,轻松无虐。
受是真.视障人士,双眼只有轻微的光感,身残志坚。
文中涉及的相关领域专业知识,如有bug,请君海涵。
此文没有任何指代性,更没有丝毫歧视特殊人群的意思,望君悉知!
 
 
 
vip作品简评
林晓,生了一双勾魂摄魄的秋水剪瞳,却是一位先天视障人士,从小跟着收养自己的师父师娘共同生活,学了一身按摩推拿的好手艺。本以为生活会在古井无波的幽暗中日复一日,可一次雨夜意外,却让他偶然结识了娱乐圈当红乐队CALM队长兼鼓手方驰,至此,两人从“按摩小师傅”和“肩颈病顾客”的关系为基础,到签订专属的“私人契约”,开始了一段爆笑轻松的“肩颈痛康复之旅”。本文行文流畅自然,语言风格简练,作者文笔诙谐而幽默,既有主角之间从相互吸引到逐渐靠近的细腻情感,又有呼吁大众关注“视障人士”这一特殊群体的人文情怀。品文之味,愈久愈深。
 
 
第一章 
  七月中旬,正值雨季。傍晚时分,空气中弥漫了一整天的暑气和燥热倏然被狂风吹散,天色阴沉,晚来欲雨。
  听见风声狂作,林晓扶着楼梯从按摩店二楼下来,将晾在门外晒衣架上的几条白布巾收回了店里。
  这个天气,按摩店里没有客人,之前预约过的几位可能眼见天公不作美,也打电话取消了今天的安排。
  林晓将晒好的白巾放进消毒柜里,摸到消毒杀菌功能启动的开关,按下去,又将定时按钮旋转到最后一档的“60”分钟上,才起身重新回到门口的电脑桌旁。
  林晓在电脑前坐下来,手指在键盘上流利地摩挲敲击,退出电脑睡眠模式,而后进入读屏软件,根据光标箭头的悬浮提示,熟练地打开音乐播放软件。
  一阵节奏明快的鼓点前奏响起,而后是吉他和弦和低音贝斯的混入,随即,伴随着键盘主调的伴奏,乐队主唱的声音从小音箱中喷薄而出,嗓音低哑撩人,直击耳膜。
  CALM,如今乐坛正当红的流行摇滚乐队,创作型天团,出道四年,爆红了三年半,成员五人,出道至今一路星途坦荡,至今一共发行了五张专辑,全部白金销量,实打实地成为了目前华语乐团的领军代表人物。
  林晓不追星,所谓的娱乐圈和他这个视障人士更是隔了天堑鸿沟,严格意义上来说,他连个粉丝都不算。
  对这个乐队有所关注,不过是因为偶然听过CALM的第二张专辑中,一首专门写给视障人士的歌曲,叫做《疯盲》,其中有几句歌词,他印象深刻——
  知道你看不见不会说只好摸索
  一步步独自走过这生命的波折
  嘶吼和咆哮被丢弃在无人角落
  去他妈的世界快乐却够不爱我
  心脏跳动的每一秒你都算活过
  林晓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心底最深处的那根弦像是被谁狠狠拨动了一下,余音震颤,直击灵魂。
  不同于以往听过的关爱残障人士歌曲中的怜惜和柔情,这首歌中的每一个音符,都像是大声向他呼喊着——
  你他妈丧个屁,给老子起来嗨!
  林晓跟着节奏不自觉地弯了弯嘴角,乐队是叫CALM,可这音乐风格也太不冷静了。
  林晓设定的是单曲循环,狂放肆意的音乐回荡在按摩店中,和门外的暴雨相互呼应,别说,还挺搭调。
  正当时,师父和师母从超市回来了,室外暴雨倾盆,老两口出门时只带了一把伞,回到家时已经浇得跟雨中徒步没什么区别了。
  林晓听见“欢迎光临”的门铃声,立刻起身,摸着电脑桌绕到门前,接过师父手里的购物袋和师娘的手杖,师父听见音乐声,笑呵呵地问了一句:“又听歌呐?”
  “嗯。”林晓应了一声,“下雨没客人,闲得慌。”说着扶着老两口,转到按摩店一层和后院相连的后门,推开门进了自家的院子,直接将老两口送到浴室门口,让他们赶紧冲热水澡换干衣服。
  而后他则拎着买回来的东西进了厨房,准备晚饭。
  林晓是天生的视障人士,十九年前才几个月大的时候,被遗弃在市眼科医院门口,赶巧被那天凌晨五点半就去排队挂号的师父师娘发现,将那个裹着他的襁褓卷捡回了家,也捡回了他这一条命。
  师父师娘一个瞎一个瘸,按理说再捡一个他这样的孩子养着,简直是给“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可据师娘后来说,当时他被裹成那么小的一团,掀开被角一看,孩子长得雪白雪白的,尤其是一双眼睛,漂亮得像黑葡萄似的冲她忽闪着,就被他这么一忽闪,师娘抱着他的那双手,就说什么也舍不得再放下了。
  林晓长在师父师娘身边十九年,也盲了十九年,到如今,不仅跟着师父学了一身按摩推拿的好手艺,对于做饭洗衣收拾房间这些日常琐事,更是熟练到得心应手,而且他性子沉静温和,这么多年和老两口相依为命,说是养子,实际上比亲生儿子还亲。
  林晓按下电饭煲的煮饭按钮,心中默默叹然,之前他们一家三口的日子过的颇为不容易,没有像样的店面,就用后院家中的西厢房充当按摩室,而现在按摩店的门市,是前几年师父师娘用这多半辈子攒下的积蓄盖的自建楼,老两口一辈子罪没少遭,福没多享,如今自己十九岁了,要是能在三十岁前,给师父师娘在市中心换个大点的店铺就好了。
  ..................
  风声如泣,暴雨如注。隔着排练室的落地窗向外望去,整个世界水茫一片,城市隐隐湮没于密实横斜的雨线之中,只留远处地标建筑的轮廓若隐若现,不甚清晰。
  “停停停停停!”
  随着最后一个Crash Cymbal音节落下,主唱钱松苦着脸,双手合十,皱眉哀求道:“各位大爷们,今儿咱们就练到这吧,再唱一遍,我就不是嗓子冒烟的那么简单了,七窍都要升烟了,饶了小弟一条狗命,来生必做爹做爷报答各位!”
  “滚蛋!”吉他手安达笑骂一句:“我们老安家就没你这么个不肖子孙!”而后捏了捏发热的指腹,转过身,朝后面靠墙的位置看过去。
  “老大,歇不歇?”
  随着这一声询问,余下的键盘手波仔和贝斯手井寒也将目光抛至身后,齐齐落在后端坐在一架电鼓之后的青年身上。
  被安达称为“老大”的男人,就是当红CALM乐队的灵魂人物,队长兼队内鼓手,方驰。
  鼓槌在他修长瘦白的指尖转了一圈,方驰闻声掀起眼皮,面无表情地扫视了队员们一眼,额前碎发遮映下,明明的一双风流多情的桃花眼此时却半点柔情和笑意也没有。
  “歇?”片刻之后,方驰嘴角勾出了一个若有似无的笑痕,慢悠悠地吐出一个字来,声调似是询问,但几个队员却整齐划一地打了个冷颤。
  卧槽队长求你别对我们笑,折寿!
  方驰单手同时转着两根鼓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吐字清晰:“下场巡演,一共就加了两首新歌,都是之前唱过一万八千遍的,就这么两首曲子,练了一下午了,刚才最后一遍安达弹错了一个中间和弦,井寒副歌慢进了半拍,波仔倒是无功过,不过明明是两首情绪欢快热烈的快歌,愣是让你弹出了上坟的既视感,也是难得——至于咱们的灵魂主唱钱松松……”
  方驰微微一笑:“怎么着,这两天是失恋了还是睡.粉被女朋友发现了?苦着一张脸跟这上演什么偶像失足的心碎戏码呢?”
  钱松小声喃喃,欲哭无泪:“队长,我单身,而、而且我不睡粉……”
  其余几个人亦是神色凄苦,被训得大气不敢出。
  方驰扔了鼓槌,反手揉了揉已经酸胀到快要失去知觉的肩颈,淡声道:“三天里连着两场巡演,从最南边飞到最北边,连夜场地彩排,知道大家辛苦,不过既然吃这碗饭,就别想着躺着赚钱,歌迷的欢呼和尖叫不是白给的,大把大把的钞票也不是白赚的,上了台,一个细小的失误就会被舞台效果无限放大,到时候被媒体抓住大做文章,丢脸的不是我们自己,是后援会那些没日没夜给你们筹划应援的姑娘们,还有每场演出挥着荧光棒陪着你们呐喊尖叫的歌迷。”
  方驰,今年二十三岁,创作型青年音乐人,十九岁那年,提前完成留学学业回国,一手组建CALM,身兼乐队队长和鼓手,在队内的分量不言而喻,很多时候,对于队员们而言,方驰一句话,比经纪人甚至公司高层一通耳提面命更有作用。
  最先提出休息的钱松脸上讪讪,抹了抹额上的冷汗,苦笑道:“队长,驰哥,宝宝错了,练练练,接着练,今天不唱劈不算完事的!”
  其他队员闻言,也迅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可方驰停了两秒,却说:“算了吧,今天到这了。”
  “别介呀哥......”
  方驰训人素来张弛有度,况且教育队员是真的,心疼这帮兄弟也不是假的,他调整了一下坐姿,让肩背尽可能的放松下来,试图缓解一下肩颈处越来越清晰的痛感,淡声说:“辛苦了好几天了,离下场演出还有一段时间,这时候调整状态最重要,休息吧。”
  说完从座椅上站起身来,活动着肩膀,在排练室空地上溜达起来。
  队员们听他这么说,纷纷松了一口气,井寒心最细,见他皱着眉不停地揉肩,忍不住问道:“怎么了,老毛病又犯了?”
  方驰的肩膀和颈椎算是旧疾了,常年打鼓落下的职业病,不想让大家过多担心,摇了下头,还没来得及说话,训练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众人抬眼望去,只见乐队经纪人张远快步走进房间,笑得宛若一个旧社会缺心眼的地主老财。
  “辛苦辛苦……哎,刚说什么老毛病又犯了?钱松睡粉了?”
  “我他妈……”一口大锅从天而降,每次被都精准无误扣头的主唱不干了:“我再说一次!老子不睡粉!不、睡、粉!不是,到底我露出了什么丧尽天良的马脚了,怎么你们一个个的都拿我当禽兽败类呢!”
  张远摆着手打哈哈,安抚道:“哎呀,你是主唱,站在舞台最中央的那个人嘛,粉丝关注度自然也最高,很正常,昨天你助理跟我汇报,说看你微博私信,一个小时冒出来八个给你发私照的小歌迷,这是什么概率,啊?这是分分钟引诱你一不小心就走上偶像失格的道路啊!你以为大家平时嘴上说说是逗你好玩呢,这是时刻给你筑牢思想战斗堡垒!”
  其余人顿时笑得毫无同情心,钱松伸手一指,直接将群嘲目标转移到嘴角噙笑来回转悠的方驰身上:“我站中央那是团队位置需要,这么说队长还是坐镇后方的灵魂人物呢,你们怎么不担心他?他微博粉丝数可不比我低!就他那张脸,还不是整天收到莫名其妙的私信!”
  方驰挑眉,轻轻瞥他一眼:“玩你的麦克风架去,女粉在我这最安全,我他妈对着小姑娘也得硬得起来啊。”
  方驰的性向在队里不是秘密,其余几个钢铁直男闻言笑得惨绝人寰,钱松也想笑,生生憋住了,抖着嘴角问了一句:“女粉安全,那男粉呢?”
  方驰转了转僵硬的脖子,淡声答道:“男粉?我留地址,他敢来吗?”
  “噗哈哈哈哈哈……”安达和波仔笑到抹泪,井寒忍不住仰天长叹:“驰哥,队长,CALM的灵魂,我一直有个问题想当面请教一下你——就,你这种骚得不动声色,浪得毫无痕迹的功底,到底是经过了多少岁月的砥砺和生活的磨练,才能练到如此炉火纯青的地步的?”
  “过奖。”方驰气定神闲:“与生俱来的气质。”
  “哎!要是让歌迷粉丝们知道,让她们疯她们狂,她们哐哐撞大墙的偶像天团,私下里居然是这个德行,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张远叹然一声,摆摆手,道:“行了,说正事,明天上午九点,回一趟公司总部,明年上半年的初步计划做出来了,高层喊你们回家吃饭,顺便聊聊人生。”
  波仔收了笑容,苦闷道:“哎,这刚七月份,连明年的工作安排都新鲜出炉了,当艺人就这点不好,不自由啊!”
  “自由都是用钱换来的,给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无度自由,让你银行存款立刻缩减到五位数,你换不换?”
  波仔“嗯哼”一声,立刻斩钉截铁道:“我这么有原则这么热爱舞台,别说五位数,六位数我也不能答应啊!”
  “这不就得了。”张远说:“行了,餐厅给你们订好了,司机也在楼下等着了,咱们先吃饭,吃完饭都回家休息,哦对,方驰跟我走。”
  “嗯?”方驰一愣:“跟你走?干嘛去?”
  “给你找了个人间天堂,专治各种腰不好,我妈亲身试过了,据说是祖上传下来的手艺,管用的不得了,你——”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