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白月光他人设崩塌了【婚恋】──逆羽Xayah

时间:2020-11-19 13:41:15  作者:逆羽Xayah

 

 
  文案:
  1
  谢长乐是一篇替身虐文里早逝的白月光。
  主角因为长得与他有几分相似,被豪门总裁当做替身,经历了一番你爱我你不爱我我还爱你的虐身虐心狗血恋情。最终两人修成正果、嫁入豪门。
  谢长乐抬头一看,距离他暴毙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再一看,坐在沙发上的丈夫正是书中“用情至深”的主角攻。
  谢长乐:……装nm的白月光!起来浪!
  2
  傅奕行和谢长乐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夫夫。
  商业联姻,塑料夫夫。外人面前习惯营业甜蜜恩爱模式,人后各睡各的房间,互不干涉。
  傅奕行对此很满意。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家里的花瓶美人变得奇怪了起来。
  3
  谢长乐为了保住小命,主动崩塌温顺可人的人设,泡吧、蹦迪、怼人,作天作地无所不为,还拼命撮合主角攻受。
  在谢长乐的努力下,傅奕行和主角终于在花园里碰面了。他欣慰地落泪:这就是爱情的萌芽!
  然而,实际上:
  傅奕行冷声道:“你最好离我夫人远点。”
  主角唇角笑意温和,但眼底却暗潮涌动:“长乐喜欢我,我也没有办法呢,傅总。”
  -
  知道了真相的谢长乐:“…………”
  “…………等等,让我想想该怎么办”
  *攻开始是真的狗,后来追妻火葬场
  *作天作地小美人×冷心禁-欲的总裁
 
第1章 白月光
  夜色浓郁。
  窗外狂风大作,吹得树枝哗哗作响,倒映在玻璃窗上,犹如鬼影摇曳。
  谢长乐是被一道惊雷惊醒的。
  他半靠在沙发上,半长的黑发有些凌乱,白色衬衫的扣子散乱,露出了一截精致的锁骨。大概是刚刚睡醒的缘故,眼尾晕开了一团胭脂红。
  谢长乐撑着一侧脸颊,扫过客厅里摆放着的古董钟。
  晚上十一点。
  已经是深夜了,别墅中没有其他人,安静得针落可闻。
  咔哒。
  在这种情况下,门锁转动的声音就格外的明显。
  谢长乐抬手扣上了解开的扣子,迎了上去:“奕行,你回来了……”
  雕花精致的红木大门敞开。
  先踏进来的是一阵冷风,谢长乐穿的单薄,下意识地打了个颤,不过他还是强撑着露出一个笑容:“奕行,我一直在等等你,你用过晚饭了吗?”
  来人的回答冷淡:“不用。”
  谢长乐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退到了一旁。
  傅奕行带着浑身寒意,看都未看谢长乐一眼,就走了进去。留给谢长乐的只有一个背影。
  谢长乐扯了扯唇角。
  还是这样。
  他都与傅奕行结婚三年了,可是两人之间的关系依旧如此,若不是他与傅奕行的名字落在同一个结婚证上,都要以为他们毫无关系了。
  两人是商业联姻,婚前互相没有过多的接触,婚后则是人前扮演恩爱夫妻,人后却睡都睡不到一张床上去。
  谢长乐有时都暗自揣测,这位傅总是不是有什么不可言说地毛病。正因如此,才会这么不近人情。
  就在谢长乐自娱自乐的时候,傅奕行已经朝着二楼走去。
  他赶紧收起了思绪,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奕行,你的胃不好,我准备了点粥,你要喝点吗?”
  傅奕行停了下来。
  他站在通往二楼的楼梯上,指骨修长的手掌按在扶手上,以他所在的位置,正好能看到一楼半隔断的餐厅。
  餐厅的欧式长桌上放着一盘盘精致的菜肴。
  不过再精致的菜肴,在冷却之后也只余下油腻与冷腥。
  显然,谢长乐一直在等他回来,这些菜连动都没动一下。
  傅奕行的眉头微微拧起,指腹规律的叩了叩:“我记得我说过。”
  谢长乐仰起头,额发温顺垂下,下方的一双杏眼干净纯粹:“什么?”
  傅奕行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声音有些沙哑:“——不要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谢长乐显然有些瑟缩,避开了傅奕行的目光:“我、我只是想……你的胃不好,外面还这么多的应酬……”
  傅奕行打断了他的话:“你是没有听懂吗?”
  谢长乐安静了下来,也许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他的眼中浮现了一层水光,顶上的水晶吊灯的光芒落下,盛满了潋滟。
  傅奕行伸手扯了扯领结:“你说得这些,”他的言语甚至可以说是有些锐利,“——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唯一的意义只能是感动你自己。”
  他的声音带着些低哑,此时缓缓道来,就如同在弹奏一曲古典乐章,最后用一个降调作为收尾:“我不需要。”
  余音未散。
  傅奕行已然上楼,只剩下谢长乐一个人站在原地。
  谢长乐觉得有点冷。
  那冷一点点从脊椎骨蔓延上来,他将手掌搭在另一侧的手臂上,修长的手指微微颤抖,他低垂着头,像是下一秒就要哭了。
  脚步声渐渐远去。
  直至傅奕行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谢长乐才抬起了头。他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委屈地哭了,反倒是面无表情。
  谢长乐:我哭了,我装得.jpg
  谢长乐收起了脸上的所有情绪,对着空气咬牙切齿:“傅奕行,你就是块臭石头!”
  又冷又硬。
  不管怎么捂都捂不热。
  前面说了。
  谢长乐和傅奕行是商业联姻,这婚姻不仅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还代表了谢家和傅家稳定的合作关系。
  谢长乐本就对傅奕行有好感,家族要求再加上他的私心,铆足了劲想让傅奕行动心。
  只是花了三年时间,都不能让这个人露出了一点暖意。就算他另有企图,可也付出了真心和行动,傅奕行却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样,有些令人挫败。
  谢长乐揉了揉脸颊,自语:“难道柔弱挂的不喜欢?”
  在婚前,他还刻意去市场调研了一番,说是,豪门总裁都喜欢柔弱小白花。
  他都装了三年了,万一不喜欢,那不是完蛋了?
  谢长乐之前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想到了,顿时呆住了。
  不过不喜欢也没办法。反正都已经结婚了,还能离咋地?他摆摆手,也上楼去了。
  当然,他的房间自然不是与傅奕行一起的。两人新婚当日就分了房,一个住在三楼一个住在二楼。
  等回到了房间。
  谢长乐将自己扔在了床上,用温暖厚实的被子盖住了自己。被子不透光,在黑暗的环境中格外的安心。
  过了一段时间,他才探出了头。
  “呼——”谢长乐轻呼出了一口气。
  这一声刚刚落下,又响起了“叮咚”一声。伴随着这一声响,手机屏幕也随之亮了起来。
  谢长乐摸过一看,有人给他发了微信,还是那种八百年没人冒泡的群聊消息。
  【@全体成员小爷我回国了,啥时候聚一聚?】
  【行啊,你挑个时间,我们肯定捧场】
  【就这周周末,老夏,你不是新开了个场子吗?就在你那里聚吧。】
  【行,保管给你们安排好】
  这是一个小群,里面的人不多,都是谢长乐高中时候的朋友。平时大伙都忙,但现在聊起来了,也不见生分。他们天南地北聊了一圈,突然有人发现了谢长乐还没在群里说过话,立刻就@了他。
  【@长乐谢少,怎么不说话?这种场合哪里少的了您啊。】
  这句话一出,原本还聊得热火朝天的群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发出这消息的是刚回国的人,他多年不在国内了,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看样子还有点摸不着头脑。
  其他人连忙出来打圆场。
  【你在国外不知道,谢少已经结婚了,家里管得严,已经很久没在这种场合出现过了】
  那个还在状况外的人疑惑:【和谁结婚了?我怎么不知道。】
  【傅氏集团知道吗?就那位傅总。】
  【哦。结婚了就结婚了呗,大家这么多年没聚了,出来聚聚总没事吧?】
  谢长乐:……
  为了维护他纯洁小白花的人设,他结婚以后就拒绝出现在这种场合了。
  虽然傅奕行并没有对他过多的要求,但谢长乐总觉得,能在三十岁不到的年纪保持六点起来晨练的习惯,肯定是一个古板且自制的人。
  他见状也不好再沉默了,只能出来婉拒:【那天我有点事……】
  输入框里的字打到一半,谢长乐的手突然一松,没握住手机。他本就是躺着的姿势,这么一滑,手机直直地就撞上了他的额头。
  啪!
  一声重响。
  谢长乐顿时眼前一黑,双耳嗡嗡作响,一股浓稠的黑暗将他包裹住,就如同溺水一般,无处可以逃脱。
  他好像在挣扎,又好像没有。在这漫无边际的绝望之中,他抓到了一团光亮。
  光亮如萤火。
  谢长乐却意外地被安抚了下来,他停止了挣扎,缓缓地垂下了手。
  他的呼吸渐渐平缓,就这么熟睡了过去。在他的身侧,手机屏幕渐渐黯淡了下去,直至熄灭。
  -
  叮铃铃——
  清晨的闹钟响彻。
  谢长乐艰难地睁开了眼睛,第一个反应就是去看时间。
  早上六点。
  还早得很,天色都没有亮透。
  只是按照傅奕行的作息,他现在已经准备出门晨练了。而谢长乐这个时候起来,正好能陪傅奕行一起用早餐。
  傅奕行用完了早餐,就会出发去公司,谢长乐则会给他系上一个标准的英式温莎领。
  三年如一日。
  就算谢长乐还没完全清醒过来,身体反应也让他挣扎着爬了起来。
  可刚掀开被子,谢长乐就停住了动作。
  昨天晚上,在被手机砸晕过去以后,他看见了一本书。
  书的名字是《替身虐恋:落跑的豪门百亿男妻》,讲述了一个小演员嫁入豪门的奋斗史。
  小演员因为长得与豪门总裁那早逝的白月光有几分相像,被当做了替身,但替着替着,小演员和总裁就出了真感情。两人经历了一番你爱我我不爱你但我还爱你的虐恋情深,最终解除了误会,修成正果。
  豪门总裁拥有了真正的爱情,小演员也成功嫁入了豪门,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如果,那豪门总裁的名字不是叫傅奕行就更加完美了。
  没错,在书中,谢长乐就是那早逝的白月光。他穿书了,还在距离他当场去世还有三个月的时候才明白过来。
  书中是这么写的:
  【谢长乐死了】
  【在一个秋日的下午,阳光微醺,他就如同一支盛放到奢靡的百合,渐渐枯萎,直至香消。】
  【傅奕行不懂如何爱人,而谢长乐花费了三年时间教导,他就如同水,温柔顺和,不知不觉间就充斥了整个世界】
  【人离不开水,就如同傅奕行离不开谢长乐,只可惜,等谢长乐死去后,他才明白这个道理】
  【于是,傅奕行就此一生,都在追逐谢长乐的身影】
  谢长乐:……然后他就找了个替身。
  所以说,他花了三年时间,就全部便宜了别人。
  在书中,谢长乐就是一个工具人,不仅用生命教会了傅奕行如何去爱人,死了还时不时地被拖出来鞭尸,给小演员和豪门总裁增加感情波折。
  谢长乐:这剧情真好,好就好在你****。
  作者有话要说:  突然开文。
  不是虐文,甚至还会有点沙雕(信我
  没有意外的话,每天早上九点更新
  百度了一下撞了名字,把名字改了一下,抱歉!
 
 
第2章 哲学道理
  等谢长乐收拾好心情下楼的时候,傅奕行已经出门了。
  佣人们正在收拾餐桌,见了谢长乐就笑:“谢少爷。”
  同性婚姻早就合法,其他人也见怪不怪,只是在称呼上有些尴尬,大家都是男的,总不好喊“夫人”“太太”。所以这些佣人都喊谢少爷。
  谢长乐微微颔首。
  他平时在傅宅表现得平易近人,佣人们也会和他开开玩笑,此时就有人说:“今天谢少爷不在,傅总虽什么也没说,但明显不适应,用完了餐上楼,下来的时候连领带都没有打好哩!”
  如果是平时听到这话,谢长乐还会开心一下,可现在他只想冷笑。
  不习惯又怎么了,还不是等他死了转头就找替身?
  佣人本还想再说些逗趣的话,可一看谢长乐并没有附和,就也止住了话头。
  等谢长乐走出去后,还听到身后的人才小声的议论。
  “谢少爷和傅总结婚三年了,一直见人就笑,今天突然不笑,还真有点吓人。”
  “就是,该不是吵架了吧?”
  “傅总性格冷淡,和谢少爷还吵得起来?”
  “也是哦……”
  声音渐渐远去。
  谢长乐:要我笑吗?对不起,做不到。
  之前维持着小白花的人设只是想要攻略傅奕行,可现在人都要死了,还顾忌这么多?
  -
  书中说,三个月之后他就会死,也没细说是怎么死的。看描述,应该是病死的。
  所以谢长乐一出了傅宅,就去了医院做了一个全身体检。
  一检查完,他就直奔医生办公室,直接了当地问:“医生,你看我有病吗?”
  医生推了推眼睛,认真地看着面前的体检报告单。半响,才开口:“不能说是没有病……”
  谢长乐追问:“是绝症吗?还能治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