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当抑郁症患者进入恐怖游戏【恐怖】──青莲门下

时间:2020-11-19 13:37:06  作者:青莲门下

 

 
  文案:
  沈怜是个花样作死的抑郁症患者,然后他进入了恐怖游戏。
  可惜怎么作都作不死,毕竟作者不想让他放弃治疗。就酱。--进入恐怖游戏 是什么体验?
  路人: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瑟瑟发抖。
  沈怜: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瑟瑟发抖,嘻嘻嘻。一一在 恐怖游戏里有什么特殊经历吗?路人:啊啊啊啊啊啊鬼啊!沈怜:我爱医患PLAY。
 
 
 
第1章 全文就新手村最恐怖(
  沈怜控制不住自己拿刀的手。
  他在浴缸里放满了热水,躺了进去。
  找准动脉的位置,竖着切下去,这样会使创口加大,救治的难度会随之加大。
  热水会阻止血液的凝固。
  其实大多数人都被影视剧骗了,割腕自杀成功的比率实在是比不上跳楼和卧轨。
  但沈怜已经懒得爬上十楼或者去寻找铁轨了。
  盐酸舍曲林是一种1.5g就能致死的抗抑郁药物,按照每片50mg的质量,30片就能让人往生极乐。他两个星期前吞了整整40片,抱着马桶狂吐,不幸被发现他的友人送进医院,得,又没死成。
  这是继他尝试安眠药酒、苦杏仁之后又一次失败的自杀方式。
  如果这次割腕还不成功,他就只能烧炭了。只不过那样的话,进房间收尸的人比较危险。
  血液流失的感觉很棒,沈怜甚至感受到了久违的幸福感和愉悦感,意识开始逐渐模糊。
  可是迷迷糊糊中,他似乎听见了有人破门而入的声音。
  他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我艹你姥姥”。
  病床上,沈怜瞥了一眼自己包扎好的左胳膊,又瞥了一眼为自己削苹果的友人。
  这人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还好没伤到肌腱,否则你就哭去吧。”
  沈怜没说话。
  “你是不是又擅自停药了?”
  “忘了吃。”
  “那你怎么没忘了找死!”
  沈怜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你知道吗?自残和自杀是会上瘾的。”
  友人把削苹果的刀递给了他:“来,再来一次。”
  沈怜放下了刀。
  于是友人把切好的苹果塞进沈怜嘴里,嘟囔道:“瞧把你能耐的。”
  沈怜嚼着苹果,口齿不清道:“你说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呢?”
  “是责任。”
  “那责任又是谁赋予的呢?”
  “我。”
  “你能陪我一辈子?”
  “不能。”他的语气温柔又冷酷。
  沈怜的面瘫脸上扯出了一抹笑:“寡人就喜欢你这种清纯不做作的,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
  友人也笑。
  “唉,”,沈怜叹了口气,“寡人累了,想放飞自我了。”
  友人笑得愈发灿烂:“我现在想打你。”
  沈怜继续叹气:“你想打我,我却想抱你。”
  他们完成了一次短暂的拥抱,为了防止压到左胳膊,姿势很是别扭。
  “我看到你留在茶几上的遗书了。”
  “哦。”
  “那仅有的一串数字是什么鬼?”
  “银行卡密码啊。”
  “……陛下您真是清纯不做作。”
  沈怜没什么诚意地拱了拱手:“过奖过奖。”
  “我去上班了,你好好待着啊。”
  “嗯。”沈怜很是乖巧地点头。
  于是他便半眯着眼睛,听着友人的脚步渐行渐远。
  人生啊。
  他沉默片刻,用仅有的一只手拿起手机,准备在便签上完善下一次的自杀计划。
  “噫。”
  他发出了一声貌似惊叹的语调,但依旧面无表情。
  手机上出现了一个对话框。
  ――你想知道活着的意义吗?
  ――yes or no.
  “真是愚蠢的问题。”
  然后他点了“yes”。
  下午十五点三十七分,那只苍白瘦削的手点开了另一个命运。
  医院仿佛还是那个医院。
  沈怜放下手机,下了病床。
  他拉开窗帘,窗外繁星漫天。
  “哇哦。”
  谁偷走了我的时间?
  他又打开手机。
  晚上九点整。
  手机上弹出了另一个对话框:请在十点前赶到门诊大厅。
  然而,沈怜突然对这个对话框不是那么感兴趣了。
  床头有一堆抗抑郁药物。
  “你是不是又擅自停药了?”
  “忘了吃。”
  “那你怎么没忘了找死!”
  沈怜给自己倒了杯水,默默吃药。
  这是三楼,窗户没有防盗网,像是勾引信徒下地狱的撒旦的陷阱。
  “跳下去吧,”,沈怜想,“走运死了就好,死不了的话就去门诊大厅。”
  他给自己裹了件衣服,把各种乱七八糟的药塞在口袋里,有点可惜友人拿走了这间病房里的所有利器,包括水果刀。
  打开窗子,夜风吹了进来,带来了一种无比熟悉的气味――血腥味。
  真棒。
  轻微的反社会人格如是想。
  他纵身一跃,仿佛要投入神明的怀抱。
  重力是个好东西。就像火车地铁的速度一样好。
  ――没死成,脚崴了。
  ――我就知道,我应该移民去荷兰申请安乐死的。
  抑郁症患者如是想。
  然后,他就看到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沈怜的第一反应是“瞳孔竟然没有散大而是收缩,是吗啡海洛因中毒,还是有机磷农药中毒?”
  眼前的人是个死人,沈怜却没有丝毫恐慌,他现在调动不起过于恐慌的情绪。
  出现在住院部门口的死尸?
  然后那具死尸慢慢扯出了一个微笑。
  沈怜一瘸一拐地走远。
  他边走边想,连尸僵带微笑,哥们你以为你是冻死的啊。
  住院部与门诊大厅隔着一个小花园,步行10分钟的路程。
  花园里的植物变得异常高大,星光很亮,却照得它们异常阴森。
  沈怜突然无厘头地联想到了那具微笑的死尸,再无厘头地联想到了植物大战僵尸。
  他终于把自己逗笑了。
  只是,这花园是进还是不进?
  自己是死还是不死?
  他摸了摸口袋里的药。
  “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口袋里还有车钥匙。
  车就在住院部楼下。
  他折返回去,上了车。
  那具瞳孔收缩的死尸已经不见了。
  车子还能发动。
  他想了想,还是没有打开车灯,而是摸黑上路。
  花园崎岖不平,车子左摇右晃,有什么东西打在车窗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前仆后继。
  应该是某种飞虫。
  沈怜扫了一眼后视镜。
  后座上有个穿着白大褂的美人忧伤地看着他。
  他继续开车,哀悼了一下自己的共情能力和多巴胺。
  那美人便撕开了自己的面皮,露出了一张血淋淋的脸。
  车子出了花园,刹车声响起,沈怜观察了一下窗外的环境,想下车时却发现车门打不开了。
  那张血淋淋的脸离他越来越近。
  沈怜微笑着从座位底下拿出一把砸车窗的小锤子。
  行车安全,有备无患。
  毕竟他还没有放弃治疗。
  锤子先是糊到了那张血淋淋的脸上。
  然后趁着那张脸被糊后糊到了车窗上。
  玻璃碎裂。
  沈怜再一锤子糊到了那张脸上,从车窗跳了下去。
  崴了的脚受到了二次伤害。
  他嘶了一声,走到了门诊大厅门口。
  他看了看表。
  九点四十分。
  沈怜的表情发生了变化。
  他的眼神开始惶恐、焦虑。
  自从罹患抑郁症后,他调动这种情绪轻车熟路。
  他提着自己的武器,跌跌撞撞地进了大厅。
  没管大厅里神色各异的众人,扑向角落里的垃圾桶狂吐。
  边吐边在心里咒骂以及感谢该死的药物副作用。
  然后他开始崩溃地大哭。
  ――只要他想,他能哭上整整一天。
  一个大汉烦躁地挥了挥手里的消防斧,“别哭了,烦死了!”
  他似乎被吓到了,打了个嗝,抽噎了一下。
  “欢迎收看主神卫视,《戏精的诞生》。”
  沈怜心道。
  或许自己的抑郁症能被类似于主神的东西治好?
  他竟然乐观地想。
  作者有话要说:
  我多次解释过关于自己的抑郁症、关于沈怜的抑郁症的事。这次改章节名时不小心把之前作话里的比正文还长的、多次补充的解释蝴蝶了。
  我也不想再动笔解释了。
  我是抑郁症,中度,省级三甲医院盖章谢谢。
  谁再开除我病籍我怼谁。苦笑。
 
 
第2章 全文就新手村最恐怖(
  大厅里亮着灯,灯光惨白,和医院恐怖片的气质很搭。
  沈怜停止了哭泣,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大厅里的人。
  加上自己,一共十二个人。
  拿着消防斧的大汉看起来戾气很重,没有人靠近那里。
  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白领坐在椅子上,沈怜注意到她光着脚,应该是脱了高跟鞋。
  而电梯边的那个洗剪吹的葬爱家族小青年目光不经意地扫过女白领,看起来心理素质强大,毕竟到现在还保持着色心。
  两个女学生站在另一个角落里抹眼泪,沈怜认识她们的校服,是这附近的一个高中。
  至于那个穿白大褂戴金丝边眼镜的青年把玩着手术刀,看起来莫名斯文败类。
  沈怜想继续观察下去,这时,一个男人冲了进来。
  他看起来很惨,考究的西装上全是血,头发凌乱,像是受了惊吓,脸色苍白。
  沈怜低头看了看表,九点五十九分。
  这是最后一个幸存者了。
  表针走过一圈,十点整。
  大厅里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亲爱的玩家们,欢迎来到恐怖游戏。”
  语调起起伏伏,雌雄莫辨,像是在朗诵散文诗,莫名得欠揍。
  “恭喜你们越过了一些小障碍,来到了美丽的新手村。”
  “美丽的”这个形容词成功点燃了沈怜的吐槽欲。
  “现在,开始新手任务。”
  “应到玩家40人,实到玩家12人。”
  加上刚来的那个玩家,整个大厅里有13个人。
  沈怜意识到了什么。
  “你们中间有一只鬼哦,请在凌晨五点前保证自己不被它杀死。”
  拿消防斧的大汉咒骂了一声。
  刚才还手拉手的女高中生下意识地分开了双手,然后又心虚地拉上。
  沈怜低下头,嘴角翘了一下。
  友情啊。
  这群人开始互相戒备,互相警惕。
  “祝您游戏愉快。”
  等沈怜再次睁眼,便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间科室。
  他对这里太熟悉了。
  门诊部二楼,精神内三科。
  这是,把所有人分散开了吗?
  或许,他应该思考一下。
  他们中间有一只鬼。
  犹大是第十三个,他想到了在最后关头冲进来的第十三个人,那个穿西装的男人。
  会是他吗?
  会是第十三这么容易想到的序数吗?
  沈怜无法确定。
  “鬼”可不会站在那里让别人杀。
  沈怜可以确定那家伙一定会挑拨和杀人。
  若是沈怜有超强的战斗力,他一定会得出“不就是鬼吗?把除我之外的12个人杀光就行了”的结论。
  可惜他是个战五渣。
  这个科室不能久待,必须转移到另外的地方。
  他想到的是五楼的监控室和负二楼的停尸间。
  监控室算是战略要地,可能不止一个人会想到,而他战斗力并不算强,更何况他还折了胳膊腿。
  至于停尸间,哪个正常人会想到在这种氛围这种环境里去停尸间?
  至于停尸间里会不会发生非正常事件,沈怜觉得可能性不到一成。
  毕竟这是“新手村”,任务发布的是一个更考验人性的内部问题。
  “就算有非正常事件又怎么样?我还怕死吗?”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像他这种人,又会害怕什么呢?
  他打开了办公桌的抽屉,熟门熟路地找到了一截铁丝。
  他的主治医师是个老顽童,号称一根铁丝开遍全医院大门,他也跟着学了几招。
  然后他突然想到,停尸间的旁边,应该是传说中的电锯间。
  说不定,他能拿到一把电锯。
  那种切尸体的电锯。
  他现在脑袋疼,精神却开始亢奋。
  他把门拉开了一条细缝,运气很好,外面没人。
  内部楼梯在走廊尽头。
  轻手轻脚地走过去,用铁丝打开了锁。
  沈怜感谢自己把医院当家的态度。
  他继续轻手轻脚地下楼。
  一楼。
  负一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