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到底是谁标记了朕【天作之合】──白糖酱

时间:2020-11-19 13:36:11  作者:白糖酱

 

 
  文案:
  诸青钰带着系统穿进耽美文了,他成了乾国的暴君
  该暴君生性残暴,鱼肉百姓,强抢美男入宫
  诸青钰的任务是成为一代明君
  白天,他兢兢业业,励精图治
  晚上,他战战兢兢,与想暗杀他的男妃们周旋
  然而,雨露期的夜晚,他被某个狗男人标记了
  一夜七次,第二天根本上不了朝
  ……
  一个月后,诸青钰发现自己怀孕了
  他不是天乾吗?
  究竟哪个不要脸的天乾伪装成地坤,还进了他的后宫?!
  眼前肚子一天比一天大,诸青钰越发生气
  别让他把这狗男人找出来,不然他要这狗男人好看!
  两年后,狗男人没找到,倒是又怀了一胎。
  狗男人:亲爱的,我一直在你身边,保护着你。
  #1v1、双洁、he#
  !!!私设如山!!!
  #天乾、地坤、雨露期、古代ABO#
  私设:天乾有兽型痕迹,日常能隐藏,强行萌宠(点头)
 
 
第1章 陛下,您这是喜脉啊
  夜色已深,御书房内灯火通明。
  “寒将军,若要开战,你有几成胜算?”诸青钰眉头紧皱,双眼紧紧盯着面前的沙盘。
  “仅有四成。”寒武锋人如其名,就算他同样发愁,面上并没有显露太多。只能从眼底的阴影看出些许无奈与愧疚。
  “太低了。四成不够。”诸青钰重重叹了一口气,双手撑在沙盘边缘,审视面前那被各种颜色圈得四分五裂的河山。
  诸青钰是携带系统的穿越者,来到这世界后成为了乾国的帝王。
  励精图治,统一九国,让乾国国泰民安是他的任务。
  如果他不能在有生之年里完成任务,他将被判定失败,灵魂将被锁在这个世界里,进入永恒的轮回。
  可乾国是十个国家中最小,地理位置最差的国家。兵马不如北方强壮,经济不如沿海发达,动植物不如南方富饶,就连地理位置都是易攻难守,比西部差得远远的。
  秦国从出现至统一六国用了五百多年时间,他如何用人生区区几十年完成这统一九国的伟业?
  诸青钰愁得头发都掉了好大一把。
  脚步声由远及近,来者已经尽可能地减轻,但因为身上挂着重物,仍发出厚重的声音。
  “陛下,臣是来为陛下诊一月一次的平安脉。”柯苡仁向诸青钰躬身行礼。
  “大晚上还诊什么。退下吧。”诸青钰正忙着统一九国的大业,哪有空理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
  但这身体就像与他作对一般,诸青钰刚说完话,他就眼前一黑,踉跄了半步。好在最靠近他的丞相苏胤含扶了他一把,诸青钰才免去摔倒在地的尴尬。
  丞相苏胤含是个极守君臣之礼的男子,待诸青钰站稳,他便迅速拉回适当距离。
  作为人臣,苏胤含躬身恳请,“陛下,龙体为重。”
  深夜陪他在御书房内兢兢业业的臣子们恳请,“陛下,龙体为重。”
  柯苡仁皱眉,他今天过来七八次,但诸青钰早上商量民生,下午讨论科举制的落实,晚上就开始军事布局。诸青钰以忙为由,次次将他打发回去。好不容易有机会摸到诸青钰的脉搏,他得确认诸青钰有没有中毒。
  “陛下,龙体为重。”柯苡仁直接跪了下来。
  见众爱卿如此,诸青钰只能允了。
  诸青钰当然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要是命都没了,他这霸业更是凉凉。
  但他今年二十出头,正是各方面巅峰的时期。当这皇帝每天吃好喝好,熬几个夜算不得什么。他觉得刚才那一晕只是近期熬夜熬得太凶导致,不是什么大事。因此诸青钰没有让臣子们退下,只让太医给他随便按个平安脉而已。
  诸青钰靠在椅子上,脉搏被柯太医按着,心中想的仍是统一九国的伟业,“若我与寒将军一同出征,能有多少胜算?”
  听到乾国君王要亲自出征,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陛下,三思。”丞相苏胤含当即提出反对意见。
  韩武锋慎重思考,道:“陛下才华出众,文武双全。若一同出征,陛下必能大震军心,以少胜多,胜率可到七成。”
  听到七成这两个字,诸青钰的心立刻有了偏倚。
  “不可!哪怕有七成胜率,也有三成危险。陛下龙体不存,乾国无君,天下大乱。”将军邴贺立刻否决,他目光如炬,质问寒武锋,“寒将军数次怂恿陛下出征,有何居心?”
  一顶谋害君王的大帽子扣在寒武锋头上,寒武锋没有半点害怕。
  “臣不过是回答陛下的问题。倒是邴将军为何三番四次阻止陛下完成霸业?”寒武锋仍是那冷冷模样,二十五岁的他如同宝剑,出鞘锋芒,入鞘沉稳。
  “你不要含血喷人,我看你就是故意引陛下出宫!”邴贺怒骂道。
  众臣为诸青钰要不要亲征一事吵作一团。
  柯苡仁摒弃杂念,专心诊脉。
  只是脉象按之流利,圆滑如按滚珠,此脉绝不可能出现在身为天乾的诸青钰身上。柯苡仁不敢相信,他又替诸青钰把了两三次脉搏。然而不管他怎么把脉,这脉象都是如此。
  柯苡仁难以置信,他觉得自己的人头要不保了,可又觉得这是一个保命的好机会。
  他有把柄在那下毒之人的手里,才会替那人试探诸青钰的抗毒体质。如今他抓到了诸青钰的把柄,他就不怕自己做过的亏心事,可以反过来让诸青钰保护他,他也不用再战战兢兢度日。
  可若背叛了那下毒之人,他那不理俗事的师傅又会否有危险?
  柯苡仁陷入纠结。
  “柯太医,我这手快要被你摸脱皮了,你摸完没有?”讨论了一.夜未曾讨论出对策的诸青钰有些烦躁,偏生平日跟个鹌鹑似的哆哆嗦嗦的柯太医还要摸个半天不离开。
  听到诸青钰的话,御书房内的众臣看向柯苡仁,柯苡仁的脸刷地红了。
  柯苡仁的皮肤很白,五官很是柔和,虽然已经二十七岁,但瞧着跟十八岁没什么差别。他是神医的徒弟,年纪很轻时便坐到极高的位置。奈何性格谨慎,做事缩手缩脚,业绩平平,一直没有晋升。
  想起师傅的教诲,柯苡仁有了决定。
  他往后退了一步,再次跪了下来,着急道:“请陛下立刻休息,您的身体出了大问题。”
  这话如同惊雷落下,震得所有人都愣在当场。
  “怎么可能,陛下才二十一岁啊。”将军邴贺喃喃,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陛下,为了百姓社稷。”邴贺觉得站着说不够份量,便也跪了下来。
  邴贺四十有余,常年日晒雨淋,皮肤晒得蜡黄而粗糙,每日勤奋练武,眼角褶子极深,一双大手满满的老茧。他为人憨厚,极其忠心,是诸青钰能相信的臣子之一。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邴贺要劝陛下早日治疗时,邴贺真诚恳求道:“请陛下多去后宫,早日诞下龙太子。”
  听到邴贺的话,御书房内超过半数官员齐刷刷看向邴贺,目光意味不明。
  “得了得了,都说些什么屁话。朕身体好得很。”诸青钰有系统,他才不信自己能出什么大事。
  就算柯太医真查出了什么疑难绝症,也不过是熬草药的古代的疑难杂症而已。再难的病,难道系统医不好他吗?
  他今晚找系统查查身体,再用积分兑换点营养液,明天照样一条好汉。
  见诸青钰这般盲目自信,邴贺急得差点要磕头了,“陛下,您忘了,您上个月才病了好几天。一个半月前,您可是几乎……”
  邴贺不敢说下去。毕竟皇帝差点要死掉这种话,是要砍头的。
  诸青钰皱眉。
  一个半月前,曾经的诸青钰在经历了长达十六年病痛之后,病死了。为了防止世界出现大乱,生灵涂炭,匆匆忙忙接到任务的系统将他送到死掉的诸青钰的身体里,稳定乾国。
  诸青钰励精图治,处理国事,而系统开始调查原身诸青钰的死因。
  这一查可真是不得了。诸青钰作为乾国唯一还活着的诸家血脉,竟然身中剧毒多年。
  时间最长的那毒更是自娘胎就携带。许是下药之人担心被发现,剂量一直很少,足够他活着长大。
  但随着九国的虎视眈眈,乾国的内部矛盾,原主诸青钰终究没能防住所有。被下了多种剧毒,身体外强中干的原主诸青钰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命呜呼。
  不过那是曾经的诸青钰,现在的他体内早就没了毒。
  至于上个月那几天,想起那件丢脸的事情,诸青钰就恼羞得一锤精雕龙案。需要八个小太监才搬得动的厚实龙案,竟然因为诸青钰一拳碎成了多块。桌上的奏折,笔墨,落了一地。
  看到诸青钰如此武力,所有臣子都跪了下去,眼里明灭,不敢发言。
  诸青钰没心情再管那统一九国的大业,挥手让所有人退下。
  柯苡仁没有走,他鹌鹑似地跪在地上,仔细还能瞧见他那哆嗦的肩膀。他显然是非常害怕,只是有不得不留下来的理由。诸青钰看了一眼,没有管他。
  见众臣退下,太监立刻传上膳食。
  诸青钰傍晚用过晚饭,但如今月亮高挂天上,子时都快完了,傍晚吃的东西早已消耗干净。
  他没有让下人伺候的习惯,挥退了所有人。吃了两嘴食物,诸青钰身体舒服多了,更觉得刚才的眩晕是血糖太低导致。
  放着只鹌鹑哆嗦总不是事,诸青钰夹着菜,不以为意地说:“说吧,我什么病。”
  “陛下,您,您……”柯苡仁终于等到了说话机会,只是您了半天,他又不敢说出来,生怕说了会被陛下砍了头。
  “得,免你死罪。”诸青钰一口咬在烧鸡上,吃得非常香。
  太医算得上皇宫里死亡率最高的职业了。原主诸青钰缠.绵病榻多年,太医怎么医都医不好,自然每年都要砍那么一两个。
  柯苡仁得了允许,这才放松下来。以前的陛下他不敢相信,但病好之后的陛下整个人都变了,如今诸青钰说不砍头,就一定不会砍他的头。
  但即使得了允许,柯苡仁还是以头贴地,最为恭敬的姿态才敢道:“陛下,您这是喜脉啊。”
  诸青钰:“……”
  没听见诸青钰回应,柯苡仁又哆嗦起来,可还是咬牙再说一遍,“陛下,您已有身孕一个月了。”
  乒乒乓乓的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
  柯苡仁趴在地上不敢起身,他听见诸青钰咳嗽的声音,听见各种瓷器掉落在地上碎裂的声音,听见太监匆忙进来的脚步声,还听到房梁上暗卫惊得踉跄的声音。
  整个御书房,乱作一团。
  作者有话要说:  为什么邴贺要求诸青钰去后宫的时候,超过半数官员看过去?因为看的这些都是皇帝的男妃啊hhhhhhhhh不过诸青钰穿来之后光顾着工作,还不知道。
  PS:生子生子,地坤是可以生子的。
 
 
第2章 怀孕算工伤
  这注定是个多事之年。
  乾国君王中毒多年,好不容易才解了毒,身体健康。老臣为了庆贺君王康复,趁着七夕大办一场盛宴。
  结果七夕盛宴第二天,乾国君王就病了,还一病七天。
  前三天,乾国君王根本起不了床,后四天虽能行走,但面色苍白,一双眼睛像淬了毒的利箭,仿佛要把每个看到的人都洞穿。一时间,人人自危,不敢靠近诸青钰。
  由于多年政务堆积,国库空虚,病好的诸青钰只能不分昼夜处理原主留下来的烂摊子。
  诸青钰超强的处理能力叫人睁目结舌,频频提出的利民新政令人眼前一亮。忠心的老臣都说,乾国君王不同了,乾国将会越来越好。
  然而,刚过了秋分没两天,柯太医夜诊,乾国君王当夜宣布病重,第二日无法上朝。
  臣子们都想到了夜诊的柯太医。
  有心人想通过柯太医打探消息,却不想柯苡仁早被保龙暗卫圈禁起来,无法联系。
  曾经的乾国君王残暴,骄奢淫逸,不得人心,臣民都恨不得这样的人渣早日死掉。但诸青钰又是乾国最后一位正统君王,暂无后代。若诸青钰死了,乾国必定被九国瓜分。兵马踏遍整个乾国,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前朝猜疑不断,风暴的中心也同样焦灼不安。
  诸青钰在窗前来来回回踱步。
  太阳已经升起,秋老虎肆虐,可诸青钰的心比这秋老虎更肆虐,得知怀孕的他恨不得把胸腔里的脾气发.泄到世界每一个角落。
  他没有病,面色红润,身体健康。
  可某件事不查个水落石出,他无法安心上朝。
  等了一天一夜,诸青钰终于等到了想见的鸟儿。
  “查出了吗?”瞧见窗台落下一个白肚皮的小肥啾,诸青钰迫不及待走近。
  这里是乾安宫,也是天乾帝王用于休息的寝宫。为了方便和系统交流,诸青钰早早将乾安宫周边的太监暗卫屏退。
  小肥啾确认四周没人偷听,才人性地点点头。
  这只有点炸毛的小肥啾就是诸青钰的系统。目前的外形是银喉长尾山雀。
  鸟雀是皇宫里最为行动自由,也是最容易探听消息的动物。
  诸青钰不喜被系统24小时监测自己的所想所思,来到这世界后就把系统从身体分离出去。的确削弱了系统的一部分功能,但隐私得到保障比什么都舒服。
  就是这系统得了身体总是溜号,七夕那天跑出宫看热闹,害得突然进入雨露期的他被不知名狗男人啃了。
  “几个天乾?那狗男人最可能是谁?”说话时,诸青钰咬牙切齿,目眦欲裂,恨不得将那个狗东西鞭尸一万次。
  他以为他只是被狗咬了,死不承认便不会有问题。哪想那狗东西还在他肚子里留了这么大的祸患。
  怪只能怪匆匆接了任务,什么都不知道就敢把他塞过来的系统,竟然连君王是地坤这种性别错误都没搞清楚。
  但现在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他必须尽早找到那个狗男人,要那狗男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小肥啾没有直接回答,它眨眨眼,语气里有人性的迟疑,“后宫里有十七个家族安插的眼线,十二个敌国派来的刺客,两个结伴而来的采.花贼,想与陛下您露水姻缘。还有一个想阉掉你报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