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和女二手拉手跑了【穿书】──穿书

时间:2020-11-19 13:21:46  作者:穿书

 

 
 
文案:
秦居然穿到了一本古早大学校园言情小说里,原主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弱惨白莲花。矫揉造□□哭鬼,万种风情却眼瞎。 
在被炮灰、女配、男主轮番虐了一圈后,最后高高兴兴和全文只会“冷着张脸”的他在一起了。
**的。 
一睁眼,就发现自己正站在讲台上,旁边一个黑色连衣裙烟熏妆的漂亮妹妹,手里正拿着一封信说:“秦居然,嘴上说着不喜欢樊川,情书写得倒是挺诚实啊?”  
众目睽睽下,秦居然勾了勾嘴角,一把拿过信封撕成两半,上前一步把妹妹往黑板上一逼,一只手指挑起对方的下巴:“怎么,宝贝儿吃醋了?”
阮南:???
全班同学:???
阮南:“秦居然,其实我根本不喜欢樊川,我只是单纯的想抢你的东西而已。”
秦居然:“巧了,我也压根就不喜欢樊川。我还想抢你。”
“我叫秦居然,居心叵测的居。我叫阮南,我太南了的南。”
-------------------------------------
原本在读那本古早小说的时候秦居然就很讨厌那个和她同名的白莲花女主,反到是被敢爱敢恨又A又飒的黑心莲女二迷得不行,她一直想着有朝一日……  
“阮南,你知道什么叫做,有朝一日吗?”  
 
【又A又飒黑心莲X出其不意虎皮尖椒】
1、双美,强强,he  
2、有些沙雕,轻松型
3、非典型穿书,无系统。主角非尽善尽美型。
 
 
第1章 
  “你要是再在外面乱说,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京望的股份休想得到一分!”
  电话那头悠扬的小提琴声传来,推杯换盏的恭维声混合着铿锵有力的骂声,秦居然感觉自己似乎都看到了电话那头那张激动红了的脸。
  一脚踩下刹车,夜里红色的信号灯透过车窗在脸上跳动,一头墨色长卷发衬得脸色格外白皙。秦居然吸了口气,一字一句道:“你对我的人身攻击暂且不提,京望的股份是我父亲留下的,这笔财产,我绝对不会放弃。”
  “人身攻击?你还有脸说人身攻击?哪个有头有脸的子孙在外头大肆宣扬自己是同性恋?就算你爸认你,我秦轩民也没有你这样的孙女!”
  激动的咳嗽声传来,佣人赶忙手忙脚乱地递水递药,秦居然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两下,冷笑了一声:“你眼里好像从小就只有你那个宝贝孙子。股份不是你说想给谁就给谁,你不用在这里威胁我,明早九点律师见面。”
  “你这是要和我打官司?以为自己办个不入流的公司就翅膀硬了是不是,谁知道你喜欢女人……”
  电话那头的骂声不减,秦居然猛蹬油门,一道白光随着尖锐的笛鸣闪过,“砰——”的一声强力撞击过后,秦居然感觉整个身体被热流裹挟了瞬间,而后便什么都听不到了。
  小提琴的乐曲,宴会上虚伪的恭维声,还有那道苍老霸道的训斥,还有新来的实习生小心翼翼的“秦总、秦总”的叫声……
  世界都清静了啊。
  秦居然有一刻感觉到了放松,前所未有的放松。
  从小品学兼优的秦家大小姐,因为出柜被爷爷逐出秦家,自己创办的公司刚有起色父亲便猝死在外,共同的股份还要被叔叔一家觊觎。还有那个讨厌的堂弟。
  怎么就出车祸了呢?应该是出车祸吧,对,应该是车祸。
  害,这下好了,便宜了他们一家子了。
  想到这儿秦居然觉得有些憋屈,出柜这么久,连一次恋爱都没有谈就死了,血亏。她已经26岁了,从毕业到创业,一路斗智斗勇走到今天,从秦小姐到秦总,最后却连唯一在乎她的亲人也不在了。走了也好吧,至少她不会在孤单了。
  秦居然疲惫地闭上眼睛,像不少喜丧的老人一样在病床上,在短短几分钟内同自己做着最后的和解。
  “秦居然,秦居然……”
  “秦居然你怎么了……”
  “醒醒呀秦居然……”
  嘶……秦居然在昏沉中皱了皱眉。
  这个实习生,怎么都不叫自己秦总了。
  真是聒噪啊。
  秦居然不耐烦地翻了个身。
  等等,她怎么还能翻身?秦居然全身一激灵,猛地睁眼抬头,刺眼的阳光混着蝉鸣从窗外散在教室中,眼前一张陌生的脸正在疑惑地看着她。
  教室中?
  秦居然迅速打量了一眼四周,正在缓缓上升的多媒体屏幕,讲台上正在整理文件看样子准备离开的老师,还有一个个单人的座位,周围像是正在准备书本的学生……
  秦居然更加惊疑,她确定自己不认识眼前这张大脸,咽了口唾沫:“你、你是谁?”
  女生皱了皱眉,伸手想摸摸她的额头,秦居然下意识躲了一下,那女生更奇怪:“秦居然你昨晚吃错药了?我是冯静啊。”
  冯静?“这是哪儿?”
  “喂别逗了行不行,这不在学校嘛。”
  “哪个学校?”
  冯静看秦居然一副比平日里还要小白莲的惊恐模样,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这是S大金融系,你是秦居然,我是你室友冯静,我们正在准备上第二节 课。想起来了吗?怎么发个烧脑子也坏了?”
  S大金融系,冯静,秦居然……怎么这么耳熟啊……
  秦居然尽力回忆了一下,之前看过的一本古早校园文的《霸道总裁俏校花》瞬间闯进脑子里,那是半年前实习生刚入职时候在走廊里不小心掉下的。
  笨拙的实习生丝毫没有发现自己掉了东西,女总裁踏着高跟鞋在身后捡起,而后邪魅一笑。
  开始看了起来。
  ……
  那自己这是穿书了?当时秦居然也就是随便翻翻,开头就被那古虐心虐身的古早味儿呛的不行,正要合上却被突然出场的“恶毒女配”一亮眼,原书中的这个女配是个和男主家境相当的大小姐,却一点儿都不像那种只会闹脾气的工具人女配,反而是敢爱敢恨,秦居然一度爱惨了她身上那股又A又飒的潇洒劲儿,全书也就在有她出场的剧情中认真看了几眼。
  “阮南呢?”秦居然脱口而出,如果自己真的穿书了,岂不是可以见到这个女生了?
  冯静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主动问起阮南,脸上瞬间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色,有些躲避道:“我怎么知道,应该快来了吧,这都快上课了。”
  秦居然注意到她的脸色变化,轻挑了一下眉:“现在是几月?”上课这个情节过于普通,秦居然需要赶紧搞清楚现在剧情发展到哪儿了。
  “9月啊。”
  9月应该是刚开学不久,发生了什么呢……秦居然还想再问几句上课铃却已经响起,旁边睡觉的玩手机的学生此刻都陆陆续续回到了座位上,冯静也像逃也是的,嘱咐她这节课别再睡觉了就坐回了座位。
  秦居然的座位在左边靠窗的第三排,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打扮,一身纯白文艺的棉质连衣裙,脚上一双干净的帆布鞋,一头墨色长发规矩地披在脑后。正准备翻翻包里找找镜子之类的,看看自己的脸是不是也变了,就听到砰的一声。
  门被几个打扮夸张的富二代推开,几个人嬉闹着走进来,秦居然下意识地往门口看去,人群中间拥蹙着一个女生,精致的黑色短连衣裙显得皮肤格外白皙,一头长卷发随意披在脑后,妆不轻,却丝毫没有廉价的烟熏感,光透过身后将她精致的侧颜勾勒出一个轮廓,冷艳的红唇微微上扬,眉眼之间尽是一股天生的高贵感。
  秦居然自己本就相貌出众,混迹商圈这么多年,将风情万种四个字写在脸上的诱惑她见过,清高冷艳的高岭之花她也见过,唯独好像没见过这种。
  仿佛一朵开在寒潭中的黑色花朵,与众不同,令人不敢有……
  非分之想。
  是阮南吧。
  秦居然不禁松了松身子,懒懒地往椅背上一靠,刚刚眯起眼睛,就感觉对方的目光冷漠地越过众人,直直地停留在自己身上。
  一种带着傲娇的挑衅。
  四目相对,秦居然只是怔了短短一秒,嘴角就不由得扬起一个意味不明的弧度。
  国民经济管理是小班,秦居然阮南樊川三人的关系闹得沸沸扬扬,如今看到大小姐阮南又来找小白花秦居然的麻烦,不禁都替小白花捏了把汗。
  只不过平时秦居然见了阮南不都是绕着走吗?今天怎么敢和阮南对视了?没看错的话,好像、还笑了?
  秦居然靠在椅背上,顺着阮南的目光大胆往下打量,美艳的面庞,姣好的身姿,直到看到她手里拿着的一枚白色信封。
  哦,知道剧情走到哪儿了。
  果然,只见阮南好像压根没听到铃声,径自当着全班人的面走到讲台上,朝正在看她的秦居然扬了一下手中的信封:“秦居然,你的信。”
  阮南拿着秦居然偷偷写给樊川的情书,当着全班人的面一字一句朗读出来,而后直接甩在秦居然脚下:“嘴上说着不喜欢樊川,身体倒挺诚实啊?”此时樊川恰好推门而入,斜挎着包懒散地看着似乎刚结束的一出闹剧,不耐烦地看了一眼正在边擦眼泪便捡信的秦居然,皱了皱眉头径自走向后排。
  秦居然想到原书中这个狗血情节点,不由地轻嘶了一声。
  阮南见秦居然竟然在这种时候走了神,不由地提高音量:“你再不上来拿,我可就要一字一句地念出来了”说着就要作势往开拆信封。
  高跟鞋声由远及近,应该是下节课上课的老师,众人一齐看向秦居然,有些着急地等待着她的动作。只见秦居然果然坐不住了,伸手将桌上的书码整齐,轻弹了一下要滚落的圆珠笔,站起身,缓缓往讲台走去。
  三排到讲台的距离,不过短短几步,秦居然一步踩上台阶,朝着阮南手里的信封扬了扬下巴,示意她可以继续说台词了。
  饶是她没穿高跟鞋,170的身高也对阮南有着绝对压制的优势。阮南并不懂这个动作的意思,也不明白秦居然今天为什么这么肆无忌惮,听着老师就要进来了,不再多想,伸手一扬信封:“秦居然,嘴上说着不喜欢樊川,情书写得倒是挺诚实?”
  话音刚落的瞬间,秦居然一只手灵巧地从她手中夹过信封,另一只手懒懒地往阮南背后的黑板上一撑,修长白皙的手指骨节分明,整个人以一种绝对压制地姿态俯身半箍阮南,微微眯眼,有些迷离的声音响起:“怎么,宝贝儿吃醋了?”
  作者有话要说:  实习生:总裁穿进了我写的小说里怎么办qwq
  开新文啦,第一次写现代文,又是一个新的挑战,知道自己有很多问题,唯一希望的就是每一本都能进步,一路走来,最重要的就是你们的陪伴啦,啾咪儿~
 
 
第2章 
  全班人像是被她这句话按下了暂停键,阮南感觉自己全身被一股干净的小苍兰香包围,像是被她的目光烫了一下,瞬间怔在原地,眼底的那丝疑惑慌乱被秦居然看了个透。
  “啪”的一声,门口女老师怀里的讲义掉了一地。
  秦居然勾了勾嘴唇,懒懒地撩拨了一下头发,不顾身后阮南五彩纷缤的目光,转头随意看了一眼门口,一个靠近门边的学生正在帮着捡讲义,老师身后跟着一个单肩挎包的男生。
  一身比较正式的打扮,金丝框眼镜微微反着光,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
  秦居然战术性后仰了一下。
  这作者笔力不太行。可能是想深入刻画一下霸总形象,可是没分清场合,导致还在大三的男主整个人就一副生人勿近的面瘫脸形象。帅是挺帅,可惜看起来比前头的老师年龄还大。
  原主是……图他长得老?秦居然不动声色地蹙了一下眉,目光同樊川对上的一刹那都没来得及收回眼中的嫌弃。
  秦居然满不在乎地走回座位,全班人这才像是反应过来,有当场交头接耳的,有在手机上三指操作聊天的,阮南身边那几个幕僚意识到自家老大刚才好像是被调戏了,一时间赶紧在群里安慰起来。
  秦居然包里的手机也震动了几下,掏出手机就看到冯静发来的三条微信:
  【秦居然你脑子糊涂啦?】
  【你怎么敢和阮南那样说话啊?】
  【什么吃醋,那是什么意思啊?】
  秦居然一声不响地将手机按灭,原书里,阮南是光明正大的抢,这个冯静就不一样了,同样暗恋樊川,可惜相貌不如秦居然,家境比不上阮南,只能当个双面间谍,暗戳戳地想收渔翁之利。
  今天这封情书之所以会出现在阮南的手中,也是她的功劳。
  秦居然将书本收拾好开始听课,她从高中起都是在国外读的,虽然都是金融专业,乍一听国内的课程还有点陌生。秦居然挺直腰背,更加集中精力,原主秦居然就是学霸设定,既然来了,无论以后会不会在这具身体里活下去,只要活一天,就得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好不容易挨到上午下课,秦居然瞅了一眼课表,下午没课,教室人走了大半,临走前阮南和樊川分别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自己,秦居然都照单无视。
  冯静走过来问:“咱们今天吃食堂吗?”
  秦居然想了一下:“回宿舍叫个外卖吧,我得收拾下东西。”
  冯静说那就一起回去定外卖吧,两人一起往外走。刚出教学楼秦居然就被这阔气的校园震了一下,到处都是绿荫复古建筑,校园面积极广,一点都不输国外那种贵族学校。
  果然,小说就是有小说的好。
  刚走到门口,冯静就问:“你不去拿车吗?”
  车?原主秦居然家境拮据,秦居然不记得她什么时候还买过车?难道是什么隐藏剧情?
  秦居然轻咳了一声,假装忘了道:“那什么,我车停哪来着?”
  冯静狐疑地看了一眼今天这个怪怪的人,有些无奈地带她往教学楼后的停车场走去。走到地方,朝一辆宝蓝色奔驰超跑扬了扬下巴:“不就在这儿吗?”
  秦居然瞬间咽了口唾沫,这车少说三百多万,自己从前都没舍得买,这、这就得到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