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就想和他谈个恋爱【娱乐圈】──厉冬忍

时间:2020-11-19 13:19:26  作者:厉冬忍

 

 
  文案:
  顾衍书和沈决在十几岁男团出道的时候就不太对付,熬过全网黑后,男团解散,各自单飞。
  一个成了顶流歌手,一个成了新晋影帝,兵分两路,整整五年没有同框。
  传言因为沈影帝恐同,厌恶顾衍书至极,所以两人老死不相往来。
  直到一档同居综艺同时邀请了两人。
  导演组让顾衍书做饭。沈决:他手金贵,要弹钢琴,我来。
  导演组让顾衍书下水。沈决:他膝盖受过伤,怕凉,我来。
  导演组让顾衍书炒个cp。沈决:他年纪小,没谈过恋爱,还是我来。
  被折磨得精神濒临崩溃的导演组:这你他妈也要来?!
  沈决毫不愧疚并感到理直气壮:“我喜欢他,七年了,上这破节目就是想和他谈个恋爱,所以我凭什么不能来?”
  导演组缓缓打出一个问号,说好的恐同呢?
  -
  节目播出,某CP大粉横空出世。
  直播间狂刷礼物冲排名,微博天天打投彩虹屁。
  因为过于嚣张,被沈决唯粉骂得狗血淋头。
  然后有一天,大粉切错了号。
  @沈决:小顾的腿不是腿,是小沈眼里的春水,小沈的背不是背,是小顾心中的玫瑰。
  小顾淡定地拿起棒槌:“听说从不炒cp?”
  小沈抱着他,低声轻笑:“追男朋友的事,能叫炒吗?”
  【年少的苦难是我们一起熬过来的,那往后余生的荣光可不可以请你一起分享】
  [1.受是流量歌手,后期有剧情安排,不会做偶像失格的事]
  [2.攻是实力派演员,不靠粉丝吃饭,而且有钱,刚且不要脸]
  [3.双向暗恋/时间设定2024年/行政区域和政策架空/无原型/勿ky]
 
 
第01章 
  注:本文时间设定为2024年,行政区域及相关政策皆为半架空,人物无原型,不支持现实考据。
  手机静静地躺在浴缸里。
  浸着一池子清水,笼罩在浴室暖黄色的灯光下,看上去走得还算安详。
  方圆盯着它沉默了会儿,然后偏头看向顾衍书。
  后者倚着门框,冷淡地回睨了一眼。
  方圆又默默转回头,俯身放掉浴缸里的水:“书啊,昨晚你不会真断片了吧。”
  说着捞出手机,甩了两下,神情里透着点难以置信。
  顾衍书没说话,直起身,走向客厅。
  算是默认。
  方圆啧了两声:“你这个酒量,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昨晚是顾衍书出道七周年纪念演唱会,办得比想象的还要成功,庆功宴上大家兴致都很高涨,就起哄着非要他喝一杯。
  方圆当时想,一杯红酒而已,能出什么问题,总不好扫了大家的兴,就没帮顾衍书拦下。
  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死活联系不到人,着急忙慌赶过来一瞧,才发现顾衍书宿醉难醒,手机也尸沉水底。
  一问,居然断片了。
  难怪这么多年顾衍书一直滴酒不沾,不然就这破酒量,指不定闹出多少事儿。
  方圆把“顾衍书禁酒”这五个字大写加粗添进自己的经纪人手册,拿着手机进了厨房。
  顾衍书从吧台拿出瓶水,瞥了眼:“往厨房跑什么?”
  厨房里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和方圆的碎碎念:“把泡了水的手机往大米里一埋,过段时间说不定还能再用。你们年轻人,学着点儿。”
  也不知道从哪听来的邪门歪道。
  顾衍书没理他,自顾自翻出止疼药,就着凉水服了一片。
  最近一年,两档音乐综艺,三场演唱会,一张实体专辑,中间还要穿插各种商演和通告。嗓子长期超负荷运作,一场演唱会下来,连吞咽都疼得厉害。
  喉头上下滚动,眉心轻蹙了一下。
  方圆从厨房出来,正好撞上。
  “嗓子又疼了?”
  “不打紧。”
  “不打紧你能把止疼药当糖吃?”
  方圆恨铁不成钢,“都说了让你缓缓,你偏不听。你才二十出头,光凭这张脸就还能再吃好几年流量饭,这么急着转型干嘛?嗓子还要不要了?”
  “马上二十五。”
  顾衍书纠正道。
  “四舍五入,三十。”
  说完躺上沙发,阖上眼。
  不打算就这个话题继续讨论下去。
  他最近瘦得厉害。躺上沙发的时候,领口处露出大片大片凹陷极深的锁骨和瘦削锋锐的肩颈线条,在落地灯的光釉下,显出一种几近透明的苍白和凛冽的骨骼质感。
  看上去像樽一碰就碎的薄瓷器。
  看得方圆心尖儿颤。
  他是真不明白顾衍书在急些什么。
  只能叹口气:“行吧,晚上还要去录节目,你抓紧时间再睡会儿。”
  然后抱着笔记本电脑在沙发边坐下,开始处理这几天堆积的工作。
  顾衍书耳根子总算清净下来。指腹搭上眉心,微微施力,钝痛缓慢地覆上他的神经末梢,带着麻痹过后的昏沉。
  他的酒量一向很差。
  以前当练习生那会儿,有次过年和室友没回家,就买了几罐啤酒,就着外卖,凑了顿简陋的年夜饭。
  那时候他年纪小,没分寸,多喝了两口。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整个人晕晕乎乎的,头疼得厉害,全然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
  只听室友说自己抱着他闹了一夜,差点闹出大事。
  后来就再也不敢随便喝酒。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居然一点长进也没。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竟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只能依稀记得自己做了个梦,梦里有个很讨厌的人在显摆他拿了影——
  “卧槽!沈决拿金宙奖最佳男主了?!”
  ——帝。
  ……
  这梦做得还挺他妈灵验。
  顾衍书被方圆一嗓子扯得头疼,手背抵上眼睑,遮住落地灯的光亮:“别嚷。”
  嗓音偏冷,赶客的意思很明显。
  方圆却还是抱着电脑蹭了过来:“书,别睡了,出事了。咱们家粉丝和沈决家的又吵起来了。”
  顾衍书连眼皮都没抬:“还没习惯?”
  “……”
  挺习惯。
  方圆顿了顿,解释,“但这次不一样。”
  顾衍书没应声。
  方圆补充:“这次吵上热搜第一了。”
  顾衍书还是没应声。
  方圆再次补充:“这次是因为沈决昨天晚上没去颁奖典礼所以你俩的CP粉死而复生了。”
  顾衍书依然没应声。
  方圆:“……”
  算了,顾衍书大概是聋了。
  转回身,选中一段文字,点击“智能朗诵”,音量条拉到最满。
  房间里顿时响起了带有独特金属质感的机械女声,以一个字停顿半秒的速度朗读了起来。
  抑扬顿挫,自带混音效果。
  回荡在空荡的客厅里,诡异得震撼人心。
  “新晋影帝缺席颁奖典礼竟是因为这个。”
  “沈决深夜现身顾衍书演唱会是为哪般。”
  “五年决裂皆为假象……”
  啪——
  “象”到一半,顾衍书终于忍不住,坐起身,伸手盖上了电脑,半耷着眼皮。
  “有话好好说。”
  敢情没聋。
  方圆趁机打开电脑,关掉朗诵,把屏幕转向顾衍书:“你自己看吧。”
  顾衍书扫了眼。
  刚才人工智障朗读的内容是条微博。
  博主[email protected]女孩集中营,金V。
  除了刚才那段用来做噱头的标题党以外,后面还跟了一段非常上头的文字:
  [姐妹们!都过来给我看!顾衍书演唱会外面拍到的这男的他妈的像不像沈决?!像不像?!沈决没去颁奖典礼的原因破案了呀!!!]
  配图好几张,是不同角度的同一个男子。
  戴着黑色鸭舌帽,帽檐压得极低,几乎和黑色口罩无缝衔接,把整张脸遮得严严实实。
  像素糊得像个座机。
  是人是鬼都看不清。
  怎么看出像沈决的?
  顾衍书撩起点儿眼皮。
  方圆打开评论区。
  [这绝逼是沈决!看图三和路人的身高差对比,身高接近一米九没跑了,再看图七背影那张,放大三倍看能看到一点小揪揪的影子。这两个特征都不算大众,除了沈决想不到第二个人。]
  [附议,而且哪个正常人会大晚上裹这么严实?又有哪个正常直男会一个人来看顾衍书演唱会?这他妈要不是沈决我把脑袋割下来给你们当球踢。]
  [卧槽!楼上解解牛逼!我嗑到了!真的嗑到了!!!昨天还在难过队长和忙内五年没有同过框,结果今天就圆了我的意难平!!!]
  [呵,楼上傻逼CP粉都给老子爬,一泡尿滋醒你们,本沈决七年老粉都看不出这是沈决,你们一群黄泉路人开天眼了?]
  [同看不出沈决。麻烦各位做白日梦的圈地自萌,谢谢,YOUNG解散五年了,我们沈影帝独美]
  [是了是了,你们影帝多牛批啊,我们小破爱豆高攀不起]
  [那必然高攀不起,沈决现在和靠粉丝吃饭的爱豆本质有壁]
  [呵,笑死姐姐了。鸟巢演唱会三场爆满解一下,实体专辑销量破记录了解一下,单曲销量蝉联榜一了解一下。我们家哥哥有实力又有人气,说靠粉丝吃饭的酸鸡可以闭嘴了]
  [笑死爸爸了,沈决什么大资源没有,至于酸你家?还真把那点儿人气当个宝了]
  [毕竟流量家也只有流量拿得出手了,不然怎么会一看前队友拿影帝了就马上跑过来吸口血]
  [沈决恐同都已经这么石锤了,某顶流家能不能别再捆绑营销倒贴卖腐了?贱不贱啊]
  ……
  “啪——”
  电脑再次被暴力合上。
  方圆气得鼻孔冒白烟:“这群人要是能把这些想象力和精力用在科学文化创造上,中国社会起码进步十年!”
  顾衍书神色毫无变化,往后倚上沙发:“所以给我看这些干什么。”
  “啊?哦。”
  方圆愣了愣,从愤怒中回过神,“没什么,就是想告诉你,你和沈决肯定八字不合。”
  “……”
  顾衍书安静注目。
  方圆:“你别用那种看傻逼的眼神看我。”
  顾衍书阖上眼。
  方圆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怨妇叨叨:“我还不是为你好。这几天肯定有不长眼的人会拿这事儿问你,我就是想让你心里有个数,只要沾上沈决,准没好事,所以咱必须划清界限……喂,张总?”
  叨叨到一半,手机响了,方圆不得不暂时停下,接起电话。
  顾衍书的耳朵得到短暂解放,头却更疼了。站起身,准备自己回卧室补眠。
  然而刚刚起身,被方圆叫住。
  “小书。”
  语气罕见的沉重。
  顾衍书回头。
  方圆神情严肃:“你昨晚是不是干了些什么不该干的事?”
  “?”
  “张总让你马上去公司一趟,很急。”
  “……”
  -
  到达U.N.传媒大楼。
  方圆第二十三次问道:“小书,你确定你昨天晚上喝多了没在浴室用手机做些什么会被马赛克的事?不然张总突然找你干嘛?你现在可是顶流男明星,万一有裸……”
  顾衍书冷冷斜了他一眼。
  方圆识趣地闭上嘴,跟着走到前台。
  前台的两个小姑娘正拿着手机窃窃私语。
  一看见顾衍书,立马放下手机,笑得甜美:“顾老师,小方哥,你们是来找张总的吧?”
  “对,张总叫我们来的。”方圆平时和公司的小姑娘都挺熟,“我们直接去他办公室?”
  “他还在开会,要不你们先到会客室等会儿,我带你们过去。”
  “h……”
  “好”字还没说出口,就看见顾衍书已经迈着两条笔直挺长的腿,头也不回地朝会客室走去了。
  方圆只能生生咽回,半道改口。
  朝两个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小姑娘笑道,“不用,自家公司,有什么带不带的。”
  末了,又想起她俩刚才窃窃私语的样子,忍不住八卦,“不过你俩刚才聊什么呢,一脸痛失人类宝贵财富的表情。”
  这话一出,刚才看见顾衍书时还满眼冒星星的两个小姑娘顿时蔫儿了下去。
  臊眉耷眼,死气沉沉:“没聊什么,就是沈决恋情曝光了。”
  “?”
  从家开车到公司的这么会儿功夫,就多了这么劲爆一料。
  “怎么个情况?”
  小姑娘委屈得像失了恋:“你不知道,沈决昨晚没去领奖,是去见女朋友了。”
  “??”
  听到这话,方圆也顾不上逗小姑娘了,连忙掏出手机,打开微博热搜一看。
  果然,顶上挂着格外醒目的一行标签。
  ——沈决恋情疑似曝光
  再一抬头,顾衍书的身影已经快消失在走廊尽头。
  连忙小跑跟上:“我去,小书,沈决昨天晚上没去参加颁奖典礼居然是偷偷摸摸约会去了。”
  顾衍书拐了个弯,语气漠然:“又是哪儿听来的谣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