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鼠疫【相爱相杀】──乱鸯

时间:2020-11-19 13:15:17  作者:乱鸯

 

 
  文案
  末世的降临,让人们失去的并不仅仅是平静安定的无忧家园,当人们付出巨大代价在这绝望的末世争出这一寸容身之所,终于得以片刻喘息之时。
  恍然回神,却忽然发现生而为人的良知早已悄然腐烂。
  麻木,猜忌,阴谋,末世之中最后的幸存者们,早已与末世之中散发着恶臭,目露凶光的丑陋怪物无异
  罗晴是出生在D区的贱民,但她更喜欢将D区的人比作在阴暗的角落中苟且偷生的老鼠,卑贱,恶心,却生命力顽强。
  如果没有遇见江翎,她恐怕永远也不会走出那片肮脏之地,可这并不意味着江翎是她的救赎。
  江翎身边的人来来去去,只有罗晴一直以来跟在她身边,见证了她血洗江家走上家主之位,也见证了她将江家的地位推向整个安全区的权力巅峰。
  江翎不见得对罗晴有多信任,却早就将罗晴看做自己的所有物。
  罗晴是她的狗,也只能是她的狗。
  阅前须知:
  1、主CP是相爱相杀的反派角色:霸道偏执狂女王和并不忠犬的下属
  2、副CP是互相扶持的正派角色:为复仇而来的大小姐和清高正直首席医师
  3、不是双洁
  4、非常规结局
  5、任性,就更五章,反正也么得什么人
  6、三观不正,满满负能量,一口下去全是玻璃碴子加刀片,受不了的慎点
  7、作者脾气不好
  8、本文非定期更新
  你看这把刀,它锋刃雪亮,用来扎心最好不过了(笑)
 
 
第1章 1章
  嘭、嘭、嘭。。。
  血水混着汗水顺着男人的额头一滴一滴的落下,男人赤裸着上身没有一处完好,他的被捆住双手吊起,脚尖勉强能够到地面,头顶晃来晃去的黄色吊灯闪的他神情有些恍惚,他晃晃脑袋,想要保持清醒。
  嘭!
  猛地挥来的棒球棍砸在他的胸口,男人听见自己的骨头咔嚓一声,大概是肋骨断了,剧痛传入他的大脑,让他忍不住痛哼了一声。
  “呦?怎么?知道疼啦?你小子不是挺硬气的吗?再叫唤两声给老子听听。”
  挥棍子的人长得又高又壮,剃着光头,脸上还有一道很长的疤,他掂着手里的棍子,口中发出戏谑的声音,紧接着,又是一棍落在他的胸口,这一次,男人咬着牙没有出声。
  “妈的,你他妈倒是给老子叫啊!叫啊!”刀疤男见男人又不吭声了,有些气急败坏,下手又急又狠,可再没能听到男人发出一丝声音。
  这仓库里的味道本就不怎么好闻,此刻更是弥漫着一股潮湿的血腥味。接近一个半小时的殴打,这个男人除了刚刚那一声痛哼之外没出过一声,别说是挨打的人,就算是动手打的人也累了。
  “妈的,嘴真硬。”最终,刀疤男也有些不耐烦了,把棍子扔给身边的人,说了句“你们继续。”然后自己退出了吊灯的照耀范围。
  在这阴暗的仓库,除了那盏吊灯,就只有一处有一丝光亮,刀疤男目光一扫,就轻而易举的确定了方向。
  刀疤男甩着胳膊,气势汹汹的走了过去,可在走到那丝光亮前的时候,却又迟疑了,他伸出手挠了挠剃的光溜溜的脑袋,瞅了瞅眼前的人,没出声。
  让刀疤男踌躇迟疑的人,看起来并是不什么凶神恶煞的家伙,至少没有刀疤男本身看着可怕。那是一个女人,打扮的穿着很随意,上身是一件连帽的休闲外套,下身是破洞的牛仔裤,脚上是运动鞋,更别说这女人的个子很矮,瘦瘦小小的,这更让她看上去像个未成年小女孩,一点都不像是应该出现在这种场合的人。
  罗晴头戴着连衣帽,歪着身子随意的倚在仓库的墙根下,耳朵里塞着耳机,屏幕上的光随着画面亮变化,映的她的脸忽明忽暗。
  她对审讯的过程没兴趣,此刻正盯着屏幕里播放的内容看的入神,那是至今保存完好的旧时代电影之一。
  影视作品这种东西对如今来说可是个稀罕物,虽然末世爆发的大混乱时期结束后,人们已经步入新时代百余年,但丧尸、变异生物和反复无常的气候仍是人们生存的极大挑战,新时代的生存环境还不至于奢侈到将大把的资源挥霍在这种娱乐性质上。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旧时代的璀璨文明在末世的摧毁下急速倒退后,不可抗的进入了一段长久的空白期,而留存下来的产物已然成了古董般珍惜的存在,现在也就只会有那些高层的大人物闲暇之余才会拿来当消遣。
  罗晴并不是什么大人物,她手机里播放的电影,是她老板偶然一次心情不错时给她的赏赐。罗晴经常看这部电影,不是因为她多喜欢,而是她羡慕那些活在电影中的人,在罗晴看来,相比于充斥着残酷与暴力的新世纪,电影中的生活环境或许就是传说中天堂的模样。
  哪怕电影的内容无聊透顶。
  “那个……”刀疤男在她面前站了一会,见对方始终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他不得已低咳了一声,试图引起她的注意。
  罗晴仍然盯着屏幕,目光盯着手机屏幕毫不动摇,淡淡开口“怎么?”
  见她既然搭理了自己,刀疤男就知道她在听了,于是说道“这小子嘴硬得很,我看今天怕是问不出来什么了,要不你再宽限两天时间,我保证他连睡过几个女人都老老实实交代出来!”
  罗晴这才把目光从手机屏幕上抬起来,落到刀疤男的脸上,这个男人比她高出两个头还多,在她面前却显得有些畏畏缩缩的,配上他那张狰狞的脸着实违和。
  “让我给时间,可以啊。”看着刀疤男脸上露出放松的表情,罗晴话锋一转“但是翎姐愿不愿意等你,我可就不知道了。”
  说完,罗晴将手机揣进兜里,朝着仓库的出口走去。
  刀疤男脸色一变,赶紧追上去“哎,看在咱俩共同在翎姐手底下做事这么多年,你就帮我说说好话呗?我保证就两天,准把他的嘴给撬开。”见罗晴脚步不停,刀疤男急的不禁额头冒汗“一天!就一天!”
  “好,那就一天。”罗晴站住脚步,回头瞥了他一眼“我就帮你这一次,一天之后再没结果,你自己看着办,你也知道翎姐不养废物。”
  “好好,多谢。”刀疤男双手合十点头哈腰的冲她道谢,笑着要送罗晴走出仓库,被罗晴拒绝了“抓紧时间吧。”
  说完,罗晴塞上耳机,离开了这个阴暗的地方。
  ……共同在翎姐手下做事?罗晴在心里轻蔑的笑了一声,我和江翎认识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就算离开了仓库,外面的空气也并不清新,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到处都充斥着腐烂的味道。
  但就算是这样,人也仍然要活着,哪怕毫无意义,也要活着。
  罗晴走向停在仓库前的那辆黑色轿车,那是江家的车,平时她要去哪里,也总是坐这辆车。司机是江翎的人,年纪三十多岁,名叫徐辉,这辆车一直都是他来开,虽然是江翎的人,但却几乎没怎么接触过江翎,反倒是跟着罗晴的时间更多。
  徐辉见她上来,打开发动机,问道“罗姐,直接回去吗?”
  罗晴刚想开口,手机突然进来了一条短信,她垂眸瞄了一眼。
  【翎姐今晚上又有宴会,怕是又瞄上哪个猎物了吧?哈哈哈……】
  罗晴毫无意义的扯了扯嘴角,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点了几下,颇为幸灾乐祸的回复了一句。
  【又有人要倒霉了。】
  发送消息后,罗晴就把手机锁屏,对徐辉说道“去D区。”
  “知道了。”徐辉点了点头,开动车子离开了仓库。
  末世爆发后,人类顽强的活了下来,在几近绝望的处境下,人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终于在危机四伏的世界中划出了一片安全区,成为人类最后的安身之所。
  安全区分为五个区域,最里层也是最为安全的中央区,中央区之外是A区,然后依次是B区,C区和D区,D区是安全区的最外围。
  其实严格来说,D区算不上安全区,它只是安全区外面划出来的一道隔离带,是与危险地带接壤的地方。
  但即便这样,在D区仍有人类生活,他们都是一些被感染,又或者得罪了某些人进而被扔到那里去的可怜人,也有一些是为了躲避仇家,自己跑到那里去的。
  D区鱼龙混杂,生存环境很恶劣,每天都有人死去,然而有趣的是,D区的人却永远死不完。
  其中一个原因就是D区的食水是免费发放的,末世中的食水本就是珍惜资源,即便安全区的人们正在努力将社会恢复到旧时代的状态,他们建了信号站,也可以使用手机,但食物和水仍然成为了画地为牢的人们最艰巨的难题。
  安全区只有那么大,人们不断繁衍生息,粮食只会供不应求,因此食物的价格在安全区内是十分高昂的,每天的工作量十分庞大,如果想吃上一顿好的,恐怕得努力好长时间。
  当然,无论在什么时代,苛刻的条件永远只针对金字塔底层的普通人。
  不过如果来到D区,这就意味着你可以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够得到末世中最难得的食物,虽然不多,但是足够支撑一个成年人活下去。并且这里的管制形同虚设,这就意味着只要你的拳头够硬,就可以在这里混的如鱼得水。
  这里简直就是暴力与罪恶的天堂。
  罗晴原本也是D区的人,她出生在D区,自记事起,她就跟着父母一起过着每天领着堪堪能够饱腹的食物,然后如同下水道的老鼠一样东躲西藏的生活。
  罗晴七岁那年的某天,她照旧跟父母一起去发放物资的地方领了食物,却被D区的一伙专门抢夺食物的人给盯上了,那伙人在一个马路上光明正大的截住了他们一家,实施暴行。
  他们不仅抢夺了食物,罗晴的爸爸被打的血肉模糊,甚至还断了骨头,罗晴的妈妈被当场强暴,哭声和哀嚎更加刺激了那伙人的神经,让他们更来劲儿。
  周围并不是没有其他人,然而那些人见了只会远远地看上一眼,就赶紧掉头离开,生怕那伙人注意到自己。
  哪怕现在想起,罗晴也不会怪他们见死不救,多管闲事只会让自己跟着遭殃,这是她七岁就已经明白的道理。
  然而就是在那些人对他们一家施暴的时候,一只变异动物冲了出来,在死了几个人之后,那伙人才注意到,然后哇哇大叫着四散逃开。
  动物似乎都有捕猎的天性,也许比起躺在地上的人,它更享受捕杀的乐趣,也正因如此,罗家人才逃过一劫。
  能活下来是值得庆幸的,无论之前遭到了怎样的对待,罗家夫妇十分庆幸,然而不幸的是,罗晴被变异动物抓伤了。
  罗晴被抓伤了,就意味着她已经被感染,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变成丧尸。
  所以她被抛弃了,没有任何犹豫的。
  D区发放的食水量从来都是固定的,哪怕刚出生的婴儿都可以去领一份食物,孩子食量小,只要保证饿不死就就行了,剩下的食物大多被两个成年人瓜分殆尽。
  因此D区的孩子很多,孩子的尸体也很多,罗晴显然也是被父母利用领取食物的工具。
  她的父母在她还没变成丧尸之前,把她带到了安全区之外的几百米,他们怕遇到丧尸,也不敢再往前走,扔下罗晴就回去了,罗晴跟着他们,被他们发现后,又被骂了回去。
  罗晴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走的,她站在原地,直到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又等了一会,自己走了回去。
  回去之后,罗晴就找不到父母了。其实她也没过想去找,不用想她也知道他们肯定又躲起来了,要不就是已经被谁给弄死了。
  罗晴的确是被感染了,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感染是什么意思,被感染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她还是像以前一样,到了时间就偷偷摸摸的去领一份食物和水,拿到东西之后,学着父母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苟且偷生。
  她的身体发热,头脑混沌不清楚,伤口又痒又痛,她抓了两下,没当回事,也从未有过危机感,只当是自己累了,就直接躺在地上睡觉,这一睡就是两天,感染竟然被她奇迹般的挺了过来。
  等她醒来的之后仍然不知道自己经历了怎样的凶险,只是觉得肚子非常饿,看了天色时间正好,就赶紧去领了食物,填了肚子。
  她第一次使用异能,是被人堵在巷子里的时候。
 
 
第2章 2章
  一个孩子没有大人的庇护,想要在D区活下来是不可能的,七岁的罗晴独身去物资所太显眼了,没过几次就被人给盯上了。
  那人一路尾随她来到巷子里,见她真的是只有自己一个,便动了恶念,上去抢了她的食物,罗晴死死地抱着不肯撒手,那人就恨恨的殴打她,根本不顾及她只是个孩子,疼痛落在罗晴身上,她被打的脱力,最终松了手。
  那人抢到了食物,松了口气,把食物塞进衣服里藏好之后,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又看向了罗晴。
  七岁的罗晴只是对上那个眼神,就明白了这个人抢了食物之后仍然不想放过她,不知道他会怎么对待自己,是像之前那伙人对她爸爸那样?还是对她妈妈那样?但无论是哪种,都不是她想要的。
  于是她在心里想,如果这个人看不见她就好了。
  这个念头刚起,随后她就见到那个人猛地瞪大了眼睛,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然后转身跑走了,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背后追他一样。
  罗晴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就被放过了,但这毕竟是好事,能活下来就是好事,哪怕活着根本没有意义。
  隐身异能是罗晴很久之后才后知后觉明白的,在她领到的食物被抢了好几次之后,她才发现自己有这样的能力。
  利用这个异能,她再也没被抢走过食物,到了后来,她又意识到这个能力还可以做一些别的事,比如不必再每天领取定量的食物,她可以去物资所的仓库里吃个饱,又比如,她可以找到那些曾经欺负过自己的人,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把刀插进他们的脖子。
  那个时候,年仅七岁的罗晴就已经明白了‘只要拥有力量,就可以为所欲为’这个新时代的生存法则。
  车子一路开到了D区的物资所,徐辉给罗晴开车的时间长了,知道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一趟D区,她也不去别的地方,就只去物资所,久而久之,徐辉也不再多问,每次一去D区就直接开到物资所。
  这样一辆与D区格格不入的车子自然引起了隐藏在D区各个角落的恶徒的注意,他们蠢蠢欲动的贪婪眼神却在看到车辆上江家的标志时立刻收了回去,仿佛突然见了光的老鼠。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