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他病弱却是攻【穿越时空】──持续修仙

时间:2020-11-19 13:14:14  作者:持续修仙

 

 
文案:
说到贺儒钰,世人都要感叹一句:
谦谦公子,温润如玉,真乃绝世无双。
只可惜命不好,自娘胎便带着病,诊断的大夫都说,他活不过弱冠。
生于富裕之家,不受饥寒之苦,
父母恩爱,兄妹安康,还有知己若干,
贺儒钰倒是觉得,自己命很好。
弱冠之年,贺儒钰病逝,满城百姓身穿丧服,点孔明灯为其引路祈福。
然后,引来了个自称系统的家伙。
 
**很后面的小片段**
幻境中,校园公告栏贴着一封告白信,对象是知名校草,而写信的,也是个男的,以丑扬名。
周围人指指点点,嘲笑讽刺不绝于耳。
贺儒钰走过去,抬手将告白信撕下来,表情难得严肃。
“你们口口声声说着恋爱自由,却在这里指责别人的喜欢,可笑否?”
事后,他将信还给主人,却被一把推开。
当幻境消失,一只手轻抚上贺儒钰脸颊。
男人气质如孤松,眉眼是极致的傲与冽,他此刻却俯下身子,在其额间落下一吻。
你是第一个站出来,真心想要帮我的。
“我不杀你。”
他缓缓开口,语调冰冷又深情。
【获得特殊礼物——】
【鬼王的爱】
—————
腹黑病弱美人攻*大佬鬼王受
1.苏文,主攻
2.受追攻,感情有拉锯,后期互宠
3.世界架空,私设如山,各种元素混搭
 
 
第1章 
  溪水潺潺,桃枝沿着枝干延展,毫不吝啬自己的盎然生机。
  屋内,男人仰面躺于床榻之上,乌发散落,有几缕垂在沿边,显出些闲适感。他双目微阖,嘴角微微上翘,哪怕正处于梦中也依旧是温润模样,直叫人看了心里也跟着暖起来,似乎什么烦心事都消散了过去。
  四周极静,如果不是他清浅的呼吸,大概就要以为这是哪副画。
  倏忽,男人鸦羽般的眼睫颤了颤,瑞凤眼睁开,迷蒙片刻后缓缓恢复清醒,顿时,画面活了起来。
  都说美人在骨不再皮,在风韵气质而不在五官长相,这在男人身上得到生动体现。
  按理说他容貌已是不凡,但是当整个人活动起来的时候惊艳感更甚,容貌上的印象反倒弱了些,连带那过于苍白的面色,也只是给人增添了些病弱书生气。
  此人名叫贺儒钰,城内知晓他的人,都会赞叹声谦谦公子温润如玉,真乃绝世无双。
  随后必然轻叹口气,略带惋惜接着道,只可惜命不好,自娘胎起就带着病,大夫都说他活不过弱冠。
  对于听到的这些言论,贺儒钰也只是一笑而过,难得来到世上走一遭,他已经比大多数人都要幸运。
  要说有什么可惜的......
  贺儒钰眼睑微垂,痒意自喉间浮现,随后便是阵剧烈的咳嗽。
  丫鬟将一早准备好的热水端进来,迅速来到贺儒钰身边给他拍背,希望能给人缓解些咳嗽。
  眼尖看到贺儒钰手上的鲜血,不禁小小惊呼,但很快便在对方的手势中禁了声。
  贺儒钰接过毛巾后赶紧掩住口鼻,咳嗽声因此小了些,但怎么也止不住。
  半晌后,他将毛巾递给丫鬟,唇瓣被鲜血染得艳红,却显得脸色更加苍白了。
  “此事无需声张。”声音低哑,却依旧好听。
  丫鬟应着,将毛巾放到旁边,用新毛巾沾水拧干后给贺儒钰擦手。
  “少爷,你又做梦了?”
  贺儒钰配合着将手中血迹擦拭干净,趁着温度未褪的时候放到被子里。
  “很明显吗?”
  “每次少爷只要做梦,都会很开心。”丫鬟看着沾染血迹的毛巾,眼中闪过些心疼,但很快掩盖下去,仰头笑盈盈道。
  “大概因为,那是个有趣的梦。”贺儒钰低笑着,无力与疲倦席卷全身,也没了说话的心思,只是摆摆手让人退下去。
  门被轻轻关起来,他靠坐在床榻上,不禁陷入自己的思绪。
  这段时间里,他总是时不时做梦,梦里都是些没有见过的景色画面,还有个穿着奇怪服饰的男人。
  那男人拿着个没见过的武器,去了很多地方。
  他看着那人跃入被黑色火焰裹挟的大殿,将个小女孩救出;
  看着那人站立与石柱之上,纵身跃下与巨大怪物迎面搏斗,弯月似的武器被甩出凌厉弧度,一招一式暗含杀意却耀眼至极;
  看着那人面对质疑嗤笑而过,事后用实力狠狠给予还击;
  看着那人被簇拥着走过长廊,众星捧月般夺目。
  在刚刚的梦里,贺儒钰站在暗处,看着对方独坐于废弃遗迹中,抬手朝明月举杯,悠悠吟出“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这股子洒脱与桀骜劲,是贺儒钰没有体会过的。
  身为贺家长子,国师弟子,被众人注视观察着,他要留意的东西很多,礼仪规矩几乎要刻在骨子里。
  而这几年因为身子弱,已经很久没出过门了。
  “还要看多久?”男人淡淡开口。
  听到这话,贺儒钰神情微怔,下意识往周围张望眼,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说得就是你。”
  这下子,贺儒钰明白过来,是对自己说的。按理说这里的人是看不到自己的。
  迟疑片刻,他走了出来,说出来到这里的第一句话。“为何一人在这喝酒?”
  “你是鬼魂?”男人双目微眯,视线在贺儒钰身上扫荡,带着股打量与比对。
  贺儒钰面色如常,来到男人面前蹲下,一缕乌发滑落肩头,“现在还不是。”
  “那就不是一人了。”
  微风拂过,将男人宽大兜帽缓缓吹起,露出那双如深海般迷人的眼瞳。
  贺儒钰一手撑着下巴,觉得这人倒是比看上去亲和,也比想象的要年轻。
  “我见过你吗。”男人挑眉。
  贺儒钰愣了下,轻轻摇头,“没有。”
  “也对,要是见过你这样的,我大概不会忘。”
  男人自顾自喝了口,随后将其递给贺儒钰。“来点?”
  贺儒钰迟疑下,他从来没有喝过酒,府中丫鬟总是将饮食管理得极好,像这类东西从来不会出现在自己眼前。
  但现在不喝,以后大概也没机会了。
  “多谢。”接过酒瓶,贺儒钰小酌口,灼辣感充斥味蕾,猝不及防被呛得不轻。
  “哈哈,你不会喝酒。”男人想把瓶子拿回来,却被贺儒钰偏身躲过去。
  贺儒钰仰头喝了大口,喉结上下滚动,一滴酒水自嘴角溢出,蜿蜒而下潜入衣襟。
  抬手擦过嘴角,将杯子扬起来递到男人面前。他没有说话,而是用行动证明自己。
  男人将酒瓶拿回来,也跟着咽下大口。
  两人交换对饮,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竟有种针锋相对的感觉。
  残月立于空中,男人将瓶口往下倒了倒,见一滴都没有后不再管。
  “付诡。”他站起身,把瓶子重新挂在腰间。
  是要交换姓名吗?
  贺儒钰眼角微弯,周身仿若有柔光亮起,他刚想开口,便感觉被股奇异能量排挤,“我叫贺——”
  只来得及说个姓氏,整个人便消散于原地。
  他从那个世界里退出。
  而梦醒了。
  回忆结束,贺儒钰倚靠坐着,抬眼望向熟悉的床帘。
  自从跟着师父学有小成后,他就不做没有意义的梦。那里似乎是个真实的世界,原本以为别人是看不见自己的,没想到会出现个例外。
  本就是因为付诡来到那世界,对方能看到似乎也符合情理。
  按照推算,自己还会跟他有段交集。
  但这有可能吗?
  明天,自己就是弱冠了。
  贺儒钰想将枕边话本拿起来,但手上无力,竟然连拿起本书都做不到,最后只能遗憾放弃。
  这是本个人传记,上面讲了笔者游历天下的所思所感。
  笔者写得很传神,但到底没有亲眼看到来的惊艳震撼。
  贺儒钰想起在梦中看到的景色,那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属于大自然的瑰丽与壮阔。
  真美啊。
  说到底,能看到那些景色,还多亏了付诡,要是真的有缘......
  鸣钟声响起,自城中央最高处散播开来,传入每家每户,提醒着他们一天结束,第二天来临。
  疼痛感渗透至全身,仿佛骨缝里都冒着森森寒意,贺儒钰连指尖都动弹不得,生命迅速流逝,带着想法有变得迟缓下来。
  往事种种如云烟飘过脑海,他想起儿时被父亲抱着抓阄,想起与母亲一同布施,节日送兄妹礼物,跪于国师大殿向师父学习术法……
  还有那位自从卧病不起,便每天都会见到的,名为付诡的人。
  要真有缘见到……指不定还能做个朋友。
  有点不甘心。
  钟声漫长而悠远,他眼睫微颤,瞳孔缓缓扩张开来,一滴泪自眼尾滑落,消失不见。
  床沿处的书掉到地上,屋外丫鬟似乎有所察觉,赶紧打开门探看情况,不觉悲从中来。
  “少爷!!”
  风从外面灌入,将书页吹得哗啦啦翻动,也将塌上青年的衣袂吹得飘飘而起。
  这一刻,他真成了幅画。
  白花花的纸被放入盆中,火焰升腾而起,将它们燃烧殆尽。
  送葬队伍从贺府出发,走路前往墓园。
  路过一户人家,发现那门敞开着,几人找来丧服披上,没有的也穿上了白色衣服,他们手持孔明灯,在队伍离去的时候,将孔明灯点燃放飞。
  贺公子是个好人,如果不是当初他开粮布施,自己家里可能就活不到现在了。只希望贺公子在下辈子,能够活得长长久久,不要再受病痛折磨。
  当队伍路过第二户人家,孔明灯从院中缓缓飘起,微闪的灯芯将夜空照亮。
  第三盏、第四盏……
  无数孔明灯被放飞而起,红而亮,橘而澈,在空中似星星之火,但聚在一起,却宛若燎原一般。
  贺父仰望那被照亮的夜空,眼角褶皱跌起,嘴角颤抖着上扬又颤抖地压下,表情似喜似悲,似哭似笑。
  -------------------------------------
  姓名:贺儒钰
  性别:男
  年龄:20
  能力:治愈
  特殊天赋:亲和力(初好感加成),阖城的祈福(幸运值加成),功德圆满(???加成)
  -------------------------------------
  【符合条件,正在安排复活,目前修复进度:0.001%】
  阖城收复周围领土,扩大疆域。
  【修复进度:1%】
  时过境迁,桑田化为沧海。
  阖城不再,牧羊族落迁移至此。
  【修复进度:34%】
  光影如梭,泥泞小路被铺上沥青,随着城市化进度展开,高楼逐渐覆盖至各个地区。
  【修复进度:100%】
  【修复完成,开始尝试唤醒。】
  【起床了~起床了~太阳公公晒屁.股了~】
  好吵。
  贺儒钰眉头微蹙,难得睡得如此好,没有病痛与疲倦,谁还在这里叫他。
  嗯......叫我?
  意识到不对劲,贺儒钰想要睁眼,眼皮却如千斤重一般,浑身很僵硬,好像很久没有活动过似的。
  【唤醒成功,能量告竭,进入沉睡。祝您玩得愉快v】
  等等!
  听着脑海中的声音,贺儒钰想要叫住对方,可惜晚了步。后面他又喊了几声,但还是没有回应。
  已经走了吗。
  阵阵低吼传入耳边,有些熟悉,比起人类更像是......像是什么?
  大脑缓慢转动,贺儒钰想要回忆起来,但总是隔了层纱雾似的,怎么也抓不住头绪。
  那低吼声越来越近,因为无法睁开眼睛,甚至身体都动弹不了,他只能将心神集中在听觉上。
  利器剐蹭硬物发出的尖锐声响,打斗声,后面局面似乎变得混乱,他就无法辨别了。
  咚咚。
  有人在敲东西?
  离的很近,似乎就在自己上方。
  是谁。
  吱呀,物品被搬开。
  轻微的风抚上贺儒钰脸颊,有道视线出现,他能清晰感受到在被打量。
  低笑自耳边响起,磁性而好听。
  “所以,你叫贺什么?”
  最后一块拼图被放入,瞬间,贺儒钰将所有事情都串联起来,那些低吼声,明明就是之前在梦里经常听到的那些怪物发出来的。
  而在那里,自己只将名字告诉了一个人。
  仿佛窍穴突然贯通,原本与身体间的隔阂产生裂缝,贺儒钰眼睫颤动下,缓缓睁开眼睛。
  高空中悬挂的半弧形残月与男人手中武器交相呼应,付诡立于祭坛高台之上,俯视着面前的巨大木棺,巨大兜帽将其笼罩住,那双深海般眼眸却充斥着迫人寒芒。
  躺于棺木中的人偏头望向付诡,眼中晕染出淡淡情绪,他张了张嘴,缓缓说出三个字。
  “贺......儒钰。”
  我叫,贺儒钰。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贺儒钰是攻,他身子弱但性子不弱,个人觉得还是偏强强v
  古穿今,玄幻灵异都有点,私设贼多。
  ————
  预收文《成为男主的反派师尊》
  现代修真小说《无上魔尊》中,
  御魂仙尊,孤魂一缕,住在男主诏阎的项链里。
  这仙尊开始端得副正人君子模样,掏心掏肺对男主好,也获得男主百分百的尊重与敬意。
  好不容易把人培养成惊艳绝伦的天才,然后背后捅刀将男主给毁了,让其坠入魔道受无尽苦难,美名曰就喜欢看天才沉沦挣扎的绝望落魄。
  理所当然,最后被男主干掉,成为其重要踏脚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