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宿主他是万人迷【系统】──8823

时间:2020-11-19 13:06:30  作者:8823

   =================

 
  文案
  当洛远书还是一位君王的时候,他身边的那些人总是对他特别亲近,他从来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劲,作为一位勤勉的君王,他觉得自己受到臣民的爱戴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然而等他成为一个系统的宿主,开始经历那些千奇百怪的任务,他渐渐发现一个问题——
  在他身边出现的男人,好像都过于亲近自己了。
  一个两个就算了,为什么一个个的都那么喜欢对他动手动脚?
  其中最过分的那个男人,当然就是秦鹤玹!
  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秦鹤玹对他的态度那么冷淡,平日里也总是摆着一副冷漠脸对他爱答不理,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洛远书一回头,总能发现秦鹤玹在看着自己,目光缱绻而温柔。
  洛远书受到了惊吓:“二十二,你确定绑定系统、经常进出模拟世界是没有副作用的吗?我怎么觉得秦大鸟脑子坏掉了。”
  秦大鸟,洛远书友情赠送给秦鹤玹的昵称。
  二十二号系统一脸绝望地看着迟迟不开窍的自家宿主,陷入自我怀疑:说好的这两人适配度99.9%呢,为什么,为什么都到这个程度了,陛下还没有开窍!
  帝王攻X帝王受,1V1,HE
  1.攻受会穿梭在各个世界,在每一个世界两人都会有新身份。
  2.受自带万人迷体质buff。
  3.在一个世界和一个世界之间,会有攻受两口子吵架拌嘴秀恩爱的种田日常。
 
  ==================
 
 
第1章 惊喜
  清晨,阳光升起,第一束阳光逐渐照耀在小木屋的木门上。
  暖暖的阳光刚一触碰到门上那片复杂的龙纹雕刻,镂空的花纹瞬间泛起一阵金光,从这片淡淡的金色光芒中走出一位身穿红衣的稚嫩少年。
  少年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一张娃娃脸再配上头上两颗小丸子,将他整个人衬托得更显稚嫩,身上的红衣古装也不知道是哪一个朝代的服饰,比起常见的古装显得更为跳脱活泼。
  少年如一阵风般跃进了门里,他像是一个没有实体的幽灵,身体跃然穿过了紧闭的木门,等少年进到屋里,他径直小跑向里屋,那里有一张古雅的华床,透过薄薄的幕帘,依稀能看到一个安睡在床上的侧影。
  少年兴冲冲地跑向那边,伸手就要掀开帘子,还未等少年的手触碰到帘子,帘子后面传来慵懒的男音,微微带着一点刚睡醒还没开嗓的低沉音调:“二十二,退下。”
  红衣少年悻悻然收了手,一脸乖巧地静静等候在一旁,等里面窸窸窣窣的声音结束,一只纤长的手掀开了帘子。
  洛远书站在那里,目光清冷而又温润地看着红衣少年:“什么事这么着急,平日里你都是等在外面,等我睡醒了才进来,今天怎么一大清早地就跑进来了?”
  被叫做二十二的红衣少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的期待和兴奋:“因为我给陛下准备了惊喜,惊喜已经被送过来了,我一得到消息,迫不及待地想尽快告诉您!”
  洛远书微微蹙眉,惊喜?
  洛远书露出一副不太相信的表情,笑着问:“你确定是给我准备了惊喜,而不是惊吓?”
  洛远书一笑,左眼眼尾下面的那颗泪痣随之动了一下,再加上洛远书本就微微上挑的眼尾,将这一张本就举世无双的俊美容颜衬得更加绝世出尘,二十二瞬间看呆了。
  他的宿主长的也太好看了!
  二十二回神,赶紧收敛了一下心神,微微撅嘴不满道:“陛下您说的这是什么话,好像我经常编谎话骗你似的,惊喜就是惊喜,怎么可能会是惊吓嘛!”
  不怪洛远书会怀疑,他在这个地方受到的“惊喜”已经太多太多,每一个对于洛远书来说实际上都是惊吓。
  洛远书是在一月前来到这个地方的。
  这里是一个被二十二称作主神空间的地方,在二十二的描述里,这是属于创世神的空间,是一个独立于其他世界,无穷无尽没有边际的世界中转站。
  一个月前的洛远书还是一个不相信世上真有神仙鬼怪的无神论者,身居其位,的确经常需要用到神喻天象之类的东西,然而就是因为这样,这位年轻的帝王才更不相信世上真有妖魔鬼怪、神仙妖怪。
  这份深信不疑,在一个月前的那天晚上被彻底打破。
  那一个晚上,是一个如往常一样的月夜,月明星稀,连云朵都少的可怜,被困在宫里的洛远书登高望月,在阁楼上倚栏远眺着皇宫之外的风景。
  宫外那一片本该亮着灯火的民居,现在已经变成漆黑一片,自从迟酉国的士兵驻扎进翊南国,没有百姓敢在夜晚亮着灯。
  就连总是灯火通明的皇宫,也在迟酉国的士兵驻扎皇宫内院后,变成现在这副鬼样子,寂静、阴森、冷清,仿佛整个皇宫只剩下他这么一个活人。
  洛远书感受着巍巍宫墙里的寂冷,最后还留有一丝乐观的自我安慰:现在这么安静也不错,总比吵吵闹闹的惹人心烦好。
  亡国之后,洛远书的心里并没有多少愤懑和不甘,早在很多年前,洛远书就已经预感到了这一天,现在洛远书心里唯一遗憾的事情,就是直到这一刻,他都没能亲眼见一面迟酉国的那位君王。
  倒不是洛远书有多么想见那位传言中的狠戾帝君,只是觉得两人好歹要见上一面吧。
  洛远书和迟酉国的君王隔空斗了那么多年兵法,虽然最后的结果还是洛远书输了,但是洛远书并不觉得这是一件丢脸的事情。
  就如同先前说的那样,洛远书早就预感到了这一天。
  三年前,迟酉国年轻的新帝登基,敏锐的洛远书从安插在迟酉国的探子递来的情报中,察觉到了迟酉国新帝的野心和意图。
  那时候的迟酉国是十一个国家里第二强大的国家,拥有非常雄厚的兵力和物资,如果新帝真有统一其他十国的想法,完全有实力完成征战和吞并。
  洛远书深切地知道,要想在这乱世中安稳保住自己这一个小小的翊南国,不能只靠独善其身,所以早早地联络了周边几个国家,一起商议修缮边境防御之事。
  可惜的是,那时候的邻国中只有誉東国的君主听取了洛远书的建议,两国之后开始私交甚密,联合起来修缮了边界防御,以及悄无声息地加强了国内的军事力量。
  三年后,一切如同洛远书当初预料的那样,蛰伏了三年的迟酉国,以所有国家都猝不及防的速度和手段,在十五天内吞并了第一强国——元国。
  洛远书虽然早就预料到迟酉国会吞并其他国家,但是他没料到迟酉国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元国,而且仅仅用了十五天就完成了一系列的操作,简直匪夷所思。
  迟酉国的现任皇帝,到底是怎样一个可怕的存在啊!
  洛远书感觉到了事情比他预想到的还要紧急,为了尽可能保住自己这个小国,洛远书之后一直有在偷偷援助周边国家,希望能够与其他几个国家联合起来抵御迟酉国的吞并。
  可惜的是,在迟酉国的百万大军面前,所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在延缓被吞并的速度而已,并不能改变最终的结局。
  洛远书最后也是看开了,为了百姓免受战争之苦,在周边的邻国接连沦陷后,他主动向迟酉国递交了战败书,打开皇城之门迎接迟酉国的大军入驻,只求他们能善待自己的臣民。
  率兵亲征的迟酉国皇帝在收到洛远书的战败书后,没有进入洛远书所在的翊南国,直接领着兵绕过翊南国直攻下一个国家,因此洛远书才没能亲眼见到迟酉国皇帝一面。
  洛远书倚靠着石栏,披散下来的长发随风微动,望着天上无比明亮的月亮,以及月亮旁边因为月亮的光辉而黯淡的几颗星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他的视线从夜空下移到阁楼下面,下面有一队士兵正在巡逻,是穿着迟酉国戎装的士兵。
  细长的眉眼扫过那队巡逻士兵,洛远书看着其中一个人的身影,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起了誉東国的君王,这个人的背影真的好像那个人。
  洛远书摇头失笑,自己在想什么呢,誉東国的君王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皇宫里,更不可能会穿着迟酉国士兵的衣服。
  就在洛远书望着阁楼下面失神的这会儿工夫,原本无风的夜晚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刮起一股妖风,呼的一下吹在洛远书身后,差点将他吹落阁楼,幸好洛远书及时抓住了栏杆边缘。
  站在不远处的老太监惊呼一声,颤颤巍巍地跑了过来,老太监身边还站着两位监视他们一举一动的迟酉国士兵,看到这一幕也赶紧过来救人。
  在这两位士兵伸出手去拉洛远书之前,又有一道强劲的风席卷而来,瞬间将本就摇摇欲坠的洛远书吹落,坠下高高的阁楼。
  完了,这个高度。
  他不想就这么摔死!要抓住点什么,无论什么都好,要抓住点什么!
  就在坠落的途中,洛远书的脑海里响起一串毫无感情的机械声音:
  ——“欢迎绑定二十二号系统。”
  想象中的剧烈疼痛并没有出现,洛远书睁开眼睛,缓缓坐起身环顾四周,周围没有熟悉的宫墙,有的只是一望无垠的空旷田地。
  “……”
  洛远书懵了。
  时间回到现在,洛远书看着自己面前这个二十二号系统的实体影像,明明已经清楚对方只是一个假装有感情、其实毫无真实情感的系统影像,洛远书却还是看不得二十二的委屈表情:“……说吧,什么惊喜?”
  或许正是因为洛远书会对人心软,主系统才会给洛远书分配这么一个性格的小系统。
  二十二的眼里瞬间亮起了光:“这个我不能说,要您亲自去找。不过我可以给您一个小提示,惊喜应该会出现在您常去,并且非常显眼的地方。”
  洛远书失笑:“应该?”
  二十二小声嘟哝道:“没办法啊,联系不上三十三这个家伙,我没办法知道那个人的准确传送地点,应该是那个人还没醒,现在还没跟三十三建立连接,所以三十三还不能出现在主神的空间里,我才没办法跟三十三联络。嗯没错,一定是这样。”
  二十二现在说话的声音很小,语速又很快,洛远书只能依稀听到几个词眼,完全没听清楚二十二在说什么。
  洛远书简单地扫了一眼屋内,屋里没有太多的东西,只有几样必要的家具和摆件,没有看到任何多出来的事物,所以惊喜应该不在这里:“是要我自己去找?”
  二十二忙不迭地点头。
  嘿嘿,那个人据说跟自家宿主有99.9%的适配度呢,两人一定会一见钟情!
  二十二幻想着美好的未来,自己帮自家宿主解决了终身大事,一定会得到更多的信赖!
  作者有话要说:  二十二:他们两个一定会一见钟情!
  秦鹤玹、洛远书:一见钟情?不存在的。
 
 
第2章 狂暴
  主神的空间是由主神说了算,二十二号系统只是一个小系统,有了主神的许可才能在这个空间里获得除了数据之外的形态,比如现在这个红衣少年的模样。
  二十二在这个空间里获得的权限仅包括跟洛远书有关的事,负责指引洛远书,除此之外,二十二可没办法感知到空间里的其他变化,自然也就不知道这个惊喜落在了哪里。
  它只是刚刚收到了主系统的信息,说那个人已经被送过来了。
  洛远书平日里的活动范围也就那么几个地方,他简单地想了一下,立刻猜到一个地方,长腿一迈就往屋外走去,待走到门口才回头看了一眼二十二:“还不快跟上来。”
  二十二迈着欢快的步子赶紧跟了过来。
  洛远书径直往那片田地走了过去,很快他就注意到了二十二口中的那个“惊喜”——绿泱泱的田地里跪立着一个人。
  那人身上穿着一套玄甲戎装,戎装上满是伤痕和血污,人似乎已经昏迷了,单手撑扶着洛远书种在那里的几根竹子才没有倒下。
  明明只是在一片小秧苗之间扶着几根小竹子,愣是被这个男人扶出了将士在沙场扶剑不倒的气势,洛远书只是这么远远看着,就已经能感受到男人周边满是肃杀之气。
  ……果然是惊吓,不是惊喜。
  洛远书通过田间分隔的小道来到百尺竹的旁边,伸手将这个人搀扶在自己怀里,洛远书正打算将人带回自己屋里察看伤势,然而就在他转身的那个瞬间,洛远书的周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所在的空间一下子由主神空间里的田地,变成嘈杂的闹区街道,怀里的那个人和二十二也不见了,只有洛远书自己一个人站在那里,茫然四顾。
  洛远书还没有来得及搞清楚现在这个情况是怎么一回事,他的脑袋里传来一阵诡异的刺痛,洛远书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仍然阻止不了身体向后跌倒的趋势。
  幸运的是,洛远书背后有人及时伸手揽住了洛远书的腰身。
  洛远书抬起头往上看,还没等他看清扶住自己的人是谁,他马上又被另外一个人抓住了手腕,一把拽进一个陌生的怀抱里。
  抱着他的那个人语气严肃地警告着刚刚扶了一把洛远书的那个人:“你别碰他!”
  等脑袋里奇怪的疼痛缓解,洛远书挣脱开怀抱,稍稍后退一步,这才得以看清面前那个抱着他的男人。
  洛远书不认识这个人,但是他的大脑很快出现了面前这个人的所有信息:施于行,男,二十三岁,执行官“狂暴S22”身边的监看官。
  而这个所谓的执行官“狂暴S22”,就是洛远书自己。
  准确一点来说,不是洛远书本人,而是洛远书现在替代的这个角色。
  洛远书很快明白了过来,自己这是又一次进入了系统安排的模拟世界,这里已经不是主神空间,也不是洛远书原先生活的那个古代,而是一个有着现代科技的全新世界。
  洛远书现在替代的这个角色本名叫洛南洲,男,二十一岁,十六岁时担任了狂暴执行官这个身份,根据危险等级判定,洛南洲与狂暴属性适应性良好,危险等级为S级,在历任S级狂暴执行官里是第二十二位,所以编号为S22。
  这些信息,全都在一瞬间出现在洛远书的脑海里,洛远书很快搞清楚了自己现在的境地,他有些无语地闭上眼睛,安静地消化了一下脑子里新得到的信息。
  这次的任务来的猝不及防,二十二怎么没有提前跟他说一声,难道现在这个情况也算在二十二所说的那个惊喜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