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以讹传讹【甜文】──Your唯

时间:2020-11-19 13:05:37  作者:Your唯

 

 
  文案:
  都说封总对发小一往情深、求而不得,他发小本人也深以为然。
  封总:你们都有病。
  为了摆脱这些神经病,封成安找新人周羿羿当契约情侣,日久生情。
  结果其他人非说周羿羿是替身,强行给他加戏当渣男,搞得他跟周羿羿分手告终。
  然后,他重生了。
  周羿羿无辜卷入霸道冷酷总裁与富贵不淫白月光的恩怨纠葛,当了那个替身。
  分手费也不要了,他走就是了。
  然后,他重生了。
  双重生,1V1,HE,双向痴汉,搞笑的~
  重生前受追攻,重生后攻追受
 
 
第1章 
  寸土寸金的S市中心,拔地而起的那座最高的商业综合大楼里,20—30层都属于封神集团。
  “封总到楼下了!”
  “报!封总进电梯了!”
  “谁又在办公室吃辣条了?三令五申不能吃带味道的!”
  “抽风机,快点!把味道散了!”
  “上来了!”
  “别乱跑,回座位!都回座位!”
  ……
  会议室里坐着十来个青春洋溢的俊男美女,好奇又好笑地看着玻璃窗外那些慌乱的人。
  他们听说过封神集团大老板封成安的传言,都说这人是个黑面阎王,但搞成现在这样会不会太夸张了?
  二十五楼的电梯终于传来了叮的一声,门缓缓打开。
  整层办公室肃穆安静,只有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声、哗哗的翻文件声、沙沙的写字声、咔嚓咔嚓的复印机声……
  封成安先从电梯里走了出来。他穿着西装三件套,烟灰色的,和他拄着的文明杖同色。他前几年遭遇了车祸,当时为了救人,左半边身体受了重创,左腿有点儿跛,他就一直拄文明杖了。
  封成安的身后跟着七、八个人,无论男女都西装革履、一丝不苟。
  封成安走了十来步,忽然停下来。
  办公室里的员工们大气也不敢出,看似埋头苦干,实则耳朵都竖起来,密切关注大boss的一举一动。
  封成安右侧的特助于嘉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低声道:“封总,会议室里是公司打算签的新人,按惯例带来给您先掌掌眼。”
  封成安是个工作狂魔,恨不得事事都亲力亲为——当然,对于这么大一个集团的大老板而言,这是挺有难度的,他只能是尽量。
  公司近几年重心在娱乐业上,封成安索性从集团总部搬到娱乐部来长驻了。而对于娱乐部而言,艺人是重中之重,这部分封成安是肯定要亲手抓牢的。
  封成安欲言又止,最终收回目光,继续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一众高层跟去封成安的办公室,开了个短暂的早会,很快就散了,只留下了于特助。
  于特助问:“封总,现在安排那些新人过来见面吗?”
  封成安签完一份文件,把钢笔帽套好,抬眼看他,面无表情地问:“路友为什么还在上班?”
  于特助怔了下,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封成安看的方向不是会议室,而是坐在会议室旁边位子上的企宣部员工路友。
  路友,男,入职公司两年,去年结了婚,今年他老婆怀了一胎。
  按封神集团内部条例,但凡男员工的配偶怀孕,男员工和怀孕的女员工一视同仁,要休十二个月的带薪陪产假。强制性的,不想休也得休。
  为了这个,路友本来还想瞒着公司消息,是无意中被人说破的。
  “公司最近事情有点多,路友说他太太的胎很稳,所以——”
  “让他放假。”封成安打断了于特助的话。
  于特助犹豫了一下:“封总,我和他谈过,这是他本人的意愿,他很不想休假,怕回来就没他位子了。”
  “公司的位子给有能力的人,不是给出于生理优势不必亲自生育而多出一年工作时间的人。男女平等是基本国策,从你我做起。”封成安平静地说。
  “……”于特助头疼道,“但他——好,我等下就去和他沟通。”
  封成安收回目光,端起桌面上的茶,说:“让新人过来吧。”
  新人们坐在会议室里各怀心思,忽然有人过来和气道:“请各位依次跟我去见封总。”
  周羿羿排在后面,看着一个个去了,又一个个回了,回来后大多数神色都有点儿微妙,也不知道遭遇了什么。
  他正琢磨着,就被叫到了,忙起身跟了上去。
  周羿羿进去封成安的办公室,礼貌道:“封总您好,我叫周羿羿。”
  封成安从办公桌后站起身,向他伸手:“你好,封成安。”
  周羿羿不卑不亢地和他握手,很快松开了。
  “请坐。”封成安做了个请的手势。
  “谢谢。”周羿羿坐到办公桌前的椅子上。
  封成安也坐回去,平静地开口:“为什么你高三的时候突然成绩下降?”
  周羿羿一怔,轻轻地“啊”了一声。
  封成安没有说第二遍的意思,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周羿羿和他对视了十来秒,等回过神来时脸上一热,赶紧低下头,笑着道:“封总您——您还查那儿去了啊?”
  封神签艺人会不会过于认真了?高三成绩也要管的吗?可我都大二了!
  “其他人我不知道。”封成安淡淡道,“你拿过我的助学金,我有资格问。”
  周羿羿又是一怔,抬眼看了他好一会儿,挠了挠脑袋:“封总——封总这你也知道了?”
  他高中的时候是拿过助学金资助,也确实是封成安搞的助学活动,但周羿羿一直以为这种活动对于有钱人来说是做了撑场面的,不会真一个个细看。封成安不应该就签个字拨款,其他都交由底下人去运作吗?
  见封成安没打算接这话,周羿羿讪笑道:“我高三的时候,其实也没特殊原因,就是突然成绩下降了,学不进去了。”
  “哦。”
  封成安没继续这个话题,起身绕过办公桌,向周羿羿走来,顺手从桌上的纸盒里面抽了一双一次性手套戴上,问,“介意我捏你的脸吗?”
  周羿羿下意识跟着起身,轻轻地“啊?”了一声,然后说:“哦,不介意。”
  封成安就用戴了手套的手轻轻地捏住了周羿羿的下巴。
  随着封成安凑近的脸,周羿羿呼吸都不顺畅了,下意识吞咽了一下口水。
  说实话吧,他是gay,而封成安是他的天菜。
  更确切点说,封成安已经在他的梦里给他当了好几年的情人了。
  他对封成安是一见钟情。
  那个时候封成安还没有遭遇车祸,左边脸上没那几道蜿蜒疤痕,左眼也没受伤,不是现在这眸色比右眼珠淡一些、近乎弱视的样子。
  但是,就算这样,也半点没有影响到封成安的盛!世!美!颜!
  啊!
  不如说!更帅了!帅得独一无二!传说中的撕漫男!打破了次元的存在!都不敢相信是现实存在的!啊啊啊啊啊啊!
  \封成安/\封成安/\封成安/\封成安/
  “……”
  封成安沉默地盯着周羿羿的舌尖看了三秒钟,问,“你吐舌头干什么?”
  周羿羿回过神来,差点儿咬到自己舌头,赶紧闭上嘴,舔了舔嘴唇,干笑道:“下意识,下意识——这不看医生的时候都要‘啊’一下吗,封总你捏我下巴,我身体本能反应。”
  ——周羿羿,你这样不行的!要死啊你?!
  他在内心狠狠斥责自我。
  封成安看这小年轻奇奇怪怪的,不由微微地皱起眉头,轻轻地推了推小年轻的脸,左右侧边都仔细看完了,确定没动过刀子,就放开了。
  封成安不喜欢整过容的艺人。
  倒也不是绝对无法接受,他公司里不少艺人陆续微调过——但每一个调整方向都必须由他来做决定。
  他嫌弃大多数人的审美。
  眼前这周羿羿倒是不需要调,本身条件已经很好了。
  封成安松开周羿羿的脸,摘下手套扔到垃圾桶里,再抬头时,一怔。
  一秒钟之后。
  “你流鼻血了。”封成安平静地说。
  “啊?”周羿羿愣愣地看着他。
  待在门口的于特助急忙过来,看周羿羿脸一眼,赶紧从桌上抽出几张纸巾塞给他:“你流鼻血了,没事儿吧?”
  周羿羿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用纸巾捂住鼻子,手忙脚乱地解释:“不是,我——我最近、上火!荔枝吃多了!”
  于特助:“……啊,这样啊。没事,你先别解释了,先把鼻血止住。”
  放心吧,我不会误会你是对着我们封总流鼻血的,那你得是什么毛病啊。
  于特助这么想着,看了一眼自家封总那能令小儿止夜啼的阴郁阎王脸,飞快地移开了目光。
  真是多看一眼都要做噩梦。
  两日后。
  于特助眼观鼻鼻观心地等在泳池旁,他的老板正飘在水面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跟死了似的……
  封成安正在冥想,忽然听到吵闹声。
  于特助低声道:“封总,是隋少。”
  封成安心中一咯噔,缓缓睁开眼睛,起身上了岸。
  封成安正低头系浴袍带子,隋时冲了进来,愤怒咆哮:“封成安,我受够你了!”
  我也受够你了。封成安在心中默默回应。
  隋时吼道:“我欠了你什么啊你非得这么对我?!我真的不喜欢你!强扭的瓜不甜!你有点良心吧!你小时候我对你那么好,不是为了让你恩将仇报来肛我的!”
  于特助:“……”
  我不存在,我不存在,我不存在。
  封成安第数不清多少次地认真解释:“隋时,我也对你没有那种意思。”
  他说的时候已经知道自己又说了句废话。
  果然,隋时冷笑三声:“你以为我会信?”
  我求求你信。
  封成安放弃这个脑子不太好的发小,转头看于特助:“怎么回事?”
  老板你能不能不要当我什么都知道?我要早知道了我不早就说了吗?
  于特助正为难着,隋时已经自动嚷嚷开了:“封成安,这是我第十八个被你搞走的女朋友了!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你这样,我就会跟你搞基,我-死-也-不-搞-基,我就算搞基也不跟你搞,我就算是gay我也是1——但是你不要觉得你甘愿当0我就会跟你在一起!我就是跟于嘉搞基我也不会跟你搞!”
  于特助冷漠地想:我谢谢你这么赏识我。
  封成安沉默地看着隋时,内心一片荒芜。
  这人的脑子没救了。
  这实在是一件令他无比难过的事情。
  作者有话要说:
  七夕快乐w比心~><
  封总很英俊的,但是那种很阴郁阴沉看起来像冷血无情变态反派(……?)的style。(仅指外貌)
  Ps:重生前的戏份很长。
 
 
第2章 
  隋时发了一通火,气冲冲地走了。
  封成安已经没有了泡水的心情,他问:“隋时第十八个女朋友怎么回事?”
  就在刚刚,万能的于特助已经火速打听出来了:“这回是祝少雇了小三去勾引女方,女方对比认为隋少太纨绔,比不了小三上进,于是和隋少提了分手。”
  “叫祝玖来见我。”封成安说。
  祝玖进去二十五楼封成安的办公室,谄笑道:“七叔,最近身体怎么样?”
  “很好,承蒙挂记。”封成安在心里补了一句:如果你们和隋时不给我找各种麻烦的话,我好得不能再好。
  祝玖过去桌前,见封成安示意才坐下:“七叔,找我什么事啊?”
  “我是不是说过,我对隋时没有意思,不要再去打扰他谈婚论嫁。”封成安问。
  祝玖猜也是为了这事儿,不由得叹了声气。他试图狡辩,底气却明显不足:“我没啊,不说他那女朋友自己移情别恋了吗?”
  封成安不说话,就这么盯着他看。
  祝玖咽了口唾沫,悻悻然道:“七叔,那、那什么,唉……唉,七叔,不是,你别这么情圣行不行?你都为了隋时这样儿了。”
  话说出口,他就破罐子破摔了,梗着脖子,一拍桌子,道,“七叔,隋时欠你一条命,他不能这么没良心!他没良心,我们都有!”
  封成安心想:可是你们没有脑子。
  “七叔,人活一世,就图个痛快!你不要信那什么‘爱他就默默祝福他’,都是骗人的!”祝玖越说越激动,“七叔,你喜欢他,就上他!好多小说里都这么写的!你把他睡爽了!巧取豪夺,日积月累,烈男怕缠郎*&¥#*#”
  封成安默默地闭上了眼睛,反复深呼吸,在内心默念:吸气、气沉丹田、吐气、吸气、气沉丹田、吐气……
  祝玖义愤填膺、慷慨激昂地发表了一通自我看解,见他七叔闭目不语,瞧着就像要发火的样子,瞬间怂了下来,坐回椅子上面,咳嗽两声,小声嘀咕:“七叔,我业余时间看的小说,没影响工作。”
  封成安这才再度睁开眼睛,淡淡地说:“我再说一次,我对隋时没有那种意思,你们不要再去打扰他谈婚论嫁。”
  祝玖明显不服气,但迫于威压,只能不情不愿地点头:“哦。”
  封成安说:“你对其他人也强调一遍。谁再这么做,就是和我对着干。”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